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75 強強激戰

第三篇第七十五章強強激戰 九鼎記VIP第三篇第七十五章強強激戰 祝賀歪歪書吧網站整體升級成功!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鱗獸瞬間辨認出那個人類,就是它心底最想殺的一個 這二十多天來,并非沒有武者進入地底搜索。那些來地底,特別是進入隧道中搜索,碰到這赤鱗獸的武者們,都成為了赤鱗獸的腹中餐!它剛剛完成蛻變,鱗甲完全變成赤紅。實力大大提升。 它有十足把握,殺死眼前人類! 赤鱗獸四蹄悄無聲息地走出了老巢,一雙比銅鈴更大的紅色雙眸,蘊含的是毫不掩飾的殺意! “嗯?它看到我?”滕青山見這赤鱗獸朝這邊走過來,特別那眼神中的殺意,令他心底一驚,隨即冷然一笑,“不過……這頭赤鱗獸,恐怕還不知道我也看到它吧。”滕青山看了赤鱗獸一眼,便不看了。 裝作看不到赤鱗獸,暗中蓄勢! 赤鱗獸悄無聲息地靠近,當距離滕青山十丈時!它的瞳孔瞬間收縮—— “近了,近了!”滕青山全身放松到極致。 滕青山只感覺到那赤鱗獸瞬間化為一道龐大的紅光撲來—— “嗬!” 滕青山猛然一聲暴喝。雙目暴睜。原本放松到極致地身體仿佛弓弦一樣瞬間迸發出駭人地力量。滕青山腳下巖石地面低沉轟鳴中化為碎粉。驚人力量沿著雙腳瞬間傳到腰部中樞。**地**猛地撐起。隨著滕青山一個轉身—— 力道瞬間傳遞到雙手。雙臂肌肉虬結。撐裂了袖子。露出強勁**隱隱有著一絲**色地**雙臂! “咻!” 一道銀色閃電。刺向那龐大地紅光! 身體二十一萬斤巨力!《莽牛大力訣》第九層!完全爆發! 如影隨形槍法!二十七萬斤爆發力! “鏘!” 刺耳的金屬撞擊聲! “轟!” 滕青山的輪回槍和那紅色利爪撞擊在一起,崩裂的壓迫到極致的空氣,仿佛無形的氣刀崩飛向四周,只聽得連綿地轟鳴聲,碎石崩飛,周圍隧道石壁上出現一道道深溝,灰塵覆蓋起來。 “吼”赤鱗獸整個身體都被震地后拋一丈多遠,龐大的身體在地面上一個翻滾,隨即迅捷地就爬起來,赤鱗獸雙目變得赤紅,仿佛發瘋一樣,暴怒地吼起來,再度朝滕青山撲來! 它已然蛻變! 妖獸之威,不容人侵犯! 那強大撞擊也令滕青山猛地連退三步:“好一頭妖獸,它的爪子大,那爪子就好像四柄鋒利的神兵!竟然和我輪回槍硬碰硬。”剛才瞬間交戰,滕青山發現,妖獸的武器是它的利爪!而且赤鱗獸能極短時間用利爪抵擋輪回槍,說明,它的反應速度也極快! 力量強,反應快,防御強! 這就是赤鱗獸! 面對赤鱗獸**撲來—— “孽畜!”滕青山暴喝一聲,人如閃電,也沖上去,輪回槍直指赤鱗獸! “轟!”“轟!”“轟!”…… 輪回槍,一槍連一槍,快似閃電,每一槍都勢大力沉,蘊**可怕巨力!而且,每一槍都蘊含驚人的漩渦力道,當生生不息的槍法連接起來,即使是厲害如赤鱗獸,也感到它龐大的身軀陷入在一個無形的大漩渦中! “蓬!” 滕青山身軀撞擊在旁邊石壁上,將石壁撞得裂開,粉末嘩嘩落下。 而滕青山卻仿佛無事人一樣又迅速地沖向赤鱗獸! “蓬!”赤鱗獸龐大身體也是一次次和旁邊隧道山壁撞擊,沒法子,隧道寬度也就那么大。赤鱗獸這么巨大的身軀,在這陰暗隧道中和滕青山廝殺,根本無法大范圍移動。二人都局限在這狹小地方! “這妖獸,一次蛻變,力量竟然增加這么多!”滕青山也震驚的很。 不到必要,滕青山真的不想使用‘毒龍鉆’。 因為一旦使用,特別對象是‘赤鱗獸’這龐然大物,恐怕就是穿透也難殺死!那……以赤鱗獸的反應速度,會直接給滕青山一爪子!到時候,滕青山將面臨巨大危險。 ‘如影隨行’槍法,威力比毒龍鉆小些。 可勝在連綿不絕,毫無破綻! “吼”憤怒的赤鱗獸咆哮起來,它真的怒了!它已然蛻變,竟然對付不了一個人類。**的赤鱗獸,宛如一個移動的鋼鐵堡壘朝滕青山一次次沖擊,那兩只前爪的八根爪刃,就是神兵! 它要將滕青山撕裂! 一人一妖獸! **一次次對戰,此刻的赤鱗獸身高近兩丈七八,長度也有五六丈,如此龐大身軀蘊**驚人力量。而滕青山身高七尺六寸(一米九),看似弱小,可同樣蘊**絲毫不下于赤鱗獸的力量! 一人一妖獸,都是力量至強! 蓬!蓬!蓬!蓬! 他們所戰經過地方,薄的山壁轟然倒塌,厚的山石也被震裂,碎石震得亂飛,強烈氣壓壓迫的氣刀,也肆意飛著。 一人一妖獸從一開始所戰斗地方,滕青山的‘如影隨行’槍法連綿不絕,構成無形的龐大漩渦,完全將妖獸壓制,每一次碰撞,滕青山都能前進,而妖獸也不得不后退。此刻,赤鱗獸已經退到了老巢門口! “就這時候!”滕青山眼睛一亮。 這里是赤鱗獸老巢, 多了!滕青山可以躲避對方利爪,施展絕招了。 “呼!”**運轉《天涯行》功法,身體力量也爆發到極致,滕青山一竄就竄到了赤鱗獸的一側,隨即毫不留情地力量灌入右臂,手中輪回槍瞬間化為了錐子,極速刺向赤鱗獸后腦位置,在靠近一瞬間—— 輪回槍猛地產生一個外旋轉的強烈勁道,由內而生,輪回槍勁道強的,令滕青山都無法握住槍法! 槍似銀色閃電! “吼”赤鱗獸,在滕青山閃到它側邊時,便察覺到危機,憤怒地咆哮起來,同時龐大身體也努力閃躲,而且它那條在隧道中根本無法夠到滕青山的尾巴,此刻也化作一道影子,仿佛一條長鞭抽向滕青山! “嗤——” 輪回槍的槍尖,乃是紫光寒鐵打造,鋒利無匹! 艱難地刺透表層鱗甲,而后刺入鱗甲下密實的肌肉,鮮血頓時從碎裂的赤紅鱗甲表面滲透出來! “不好。” 在滕青山刺槍的同時,赤鱗獸的尾巴便到了滕青山身前。 來不及拔槍抵擋! 滕青山只來得及左手抓住輪回槍,而右臂化游龍,以形意十二形龍型來勉強抵擋,那強勁**的右臂瞬間如滑溜的蟒蛇,拳頭、手臂和那龍尾猛地碰擊。 “蓬!” 滕青山整個人仿佛炮彈撞擊在老巢內部山石中,一聲巨響,那一面山石被轟成了一個大窟窿。 “我的身體早已經剛柔并濟,可還是受傷了,論鱗甲防御,我比這赤鱗獸,要差不少啊。”滕青山瞥了一眼自己的右臂,右臂上出現了一條大的傷口,傷口翻開。不過以滕青山控制氣血能力,沒有流出一滴血,傷口完全封閉住了。 赤鱗獸的龍尾奮力一抽,如果滕青山硬抗,恐怕傷的更重。 畢竟赤鱗獸防御太強,全身都是兵器! “吼”赤鱗獸背部傷口淌出大量鮮血,它憤怒咆哮地張開血盆大口! 一個人類,竟然令它重傷了! 必須死! 那血盆大口中陡然**出一道完全白色的火焰!火焰還未到,滕青山就驚得連一蹬山壁,猛地朝另外一側躍去。 “嗤嗤”那面山石完全化為了碎末。 滕青山驚得臉色大變:“赤鱗獸口吐火焰,能融金化鐵!融金化鐵,果然不虛。不過這頭赤鱗獸,似乎疲倦的很!”滕青山也發現,那赤鱗獸**一口火焰后,口鼻中就喘息起來,似乎很疲倦。 “吼”看到滕青山,它再度憤怒起來。 “不跟你斗了!”滕青山目光一瞥,在這老巢旁邊就是巨大的黑色鱗甲,滕青山猛地竄過去,右臂猛地抓住,猛地一拽,直接圈在肩上,整個人就仿佛一陣風,從老巢旁邊被赤鱗獸火焰融化出的洞口竄了出去。 滕青山竄出老巢后,目光一瞥,便發現左側邊上有一條狹窄小通道:“嗯,就是它!” “吼”憤怒地赤鱗獸猛地撞開那山石,也跟了過來。 “哼。”滕青山朝那條比較狹窄的隧道中一鉆,一下子便竄出十余丈外,那赤鱗獸憤怒在洞口處咆哮著,撞擊、抓裂了數丈深厚,赤鱗獸停止了無用功。這只有一丈高的隧道,它龐大的身軀根本無法進去! 它毀掉數丈深,滕青山都跑到數十丈外了。 “吼”赤鱗獸在那憤怒的咆哮幾聲,最后只能離去。以它的智慧,它明白,它雖然剛剛蛻變,可是距離它的巔峰還有距離。如果它**蘊含的火屬性能量夠多,那就不會吐出一口火焰就疲倦了。 扛著那卷成一大團的鱗甲,滕青山迅速地攀爬在大裂縫中,很快就竄到了洞穴口。 看在身上的破爛,滕青山看了看身側卷成大團的黑色鱗甲:“這一團鱗甲,圈在一起,都有一人高!完全展開,估計得蓋住一個庭院。”回想起剛才一戰,滕青山也明白,“那赤鱗獸應該是剛剛完成蛻變!高度大概才兩丈七八,并非書籍記載的過三丈。而且那吐火,僅僅吐一次,就似乎沒后繼之力了。” 那白色火焰威力,很可怕! “論威力,這白色火焰,比之碧寒潭的蛟龍吐出的黑色寒氣,估計很接近。不過那蛟龍可以接連不斷地**,我跳下山崖,那蛟龍還發泄地吐寒氣。顯然,那寒氣,蛟龍不在乎!”滕青山推斷出來。 那頭蛟龍應該生存了很久很久,**能量很強。 而赤鱗獸,剛剛蛻變,太年輕,**能量少。 “和那赤鱗獸廝殺,我的力量不弱于它,只是它鱗甲太強。毒龍鉆,估計沒傷到要害。”滕青山心底明白,如果真的拼命,現在還很年輕的赤鱗獸,他也有五六成把握殺死赤鱗獸。 可赤鱗獸也有可能殺死他。 不值得拼命! “得了這鱗甲,也算大功告成,可以回江寧了。這玩意也夠重,這么一大團,都過萬斤了。”滕青山看著身側圈成一團的黑色鱗甲,隨即抱著竄出了洞穴,一躍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