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73 靈根奇效

大中小 按→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九鼎記第三篇第七十三靈根奇效 黑火靈根乍一看就似人參。天地文學www.tDwXbO0k.c0m。 只是靈根主要是透的。只有那些根須是乳白色。 “就這個小玩意。就能孕育出“黑火靈果”。”滕青山心底贊嘆。其實滕青山不知道……這黑火靈根。不單單是孕育出“黑火靈果”。其實連那“赤鱗獸”的誕生。都和這黑火靈根息息相關! 黑火靈根。通過根須。吸收周圍天地間的火行力量。不斷的吸收。最后。經過特殊變化。在黑火靈根中生奇特的透明能量! 這種透明能量。非常神奇。 因為它。才誕生出赤鱗幼獸。赤鱗獸。才和這“黑火靈果”息息相關。 連成長階段。都幾乎一致! 九州大地上。許多人都認為“黑火靈根”雖然奇特。可是卻遠不如“黑火靈果”。這就大錯特錯了!黑火靈果蘊含的“神”的能量。可以增加人的“精神”中的“”。令人的“神”變的強大。更容易踏入先天。 黑火靈根不同! 黑火靈根。蘊含的其實是一種“生命特性”的能量。這種能量。能孕育出生命“赤鱗獸”。也能孕育出“黑火靈果”。 很是奇特! 歷史上有人吃下“黑火靈根”。僅僅發現體質變。身體瞬間擁有萬斤巨力。其次。他們便沒有發現了……這不能怪們。因為。他們連人體的潛力都沒有全開發出來。怎么開發天地靈寶“黑火靈果”的能量? “不知道。效果怎樣。” 滕青山在水里洗了一下。而后。便咬了一口黑火靈根。 “咔嚓!” “嗯?好硬!”這黑火靈根外皮很硬。一咬破。里面的肉質卻很嫩。入口即化。一股熾的力量瞬間涌入喉嚨中滕青山不管三七二十一。(天地文學)連咬兩口。而后連根須一口嚼碎。吞下了肚。 “這股能量就是強。以我的身體承受還是沒問題的。”歷史上。可沒人因為吃黑火靈根死的例子。 滕青山身體如此強。更不可能出事。 滕青山立即盤膝坐下。呼吸一下子變的緩慢。整個人精神完全內斂。滕青山仔細地感受全身肌肉筋骨氣血內腑等任何一處的變化那股火熱灼燒的能量沿著喉嚨進入食道。隨后迅速地開始擴散 這股能量迅速地融入五臟六腑脈筋骨肌肉身體等任何一處。乃至于皮膚表層都自然吸收到這股火熱能量。 “轟!” 這股能量也朝上方伸。迅速地充斥滕青山頭顱。臉部皮膚眼睛耳朵等等。都受到這能量地融入。 “好神奇的能量。”以滕青山對體的感知。清晰察覺到原本早就修煉到極致。無法再提升的身體。仿佛一棵大樹被神奇生命之水澆灌迅速地再一次長高一。自己的肌肉纖維變更加強勁。 特別是骨頭。竟然有一股股強烈地火燒感! 這股感覺。持續了大概盞茶功夫。旋即。便緩緩消散了。 那黑火靈根化為的奇能量完全融入滕青山身體的每一處。 “呼!”滕青山起。拔出了插在身側地面上的輪回槍。 “喝!” 滕青山身體力量瞬間完全爆發。臂肌肉瞬間變粗了一號肌肉虬結在一起。蘊含著無盡巨力。滕青山手中輪回槍猛地一! 地一聲爆炸巨響。輪回槍可怕的力量令空氣瞬間壓縮。待的長槍停。那壓縮到極致的空猛地爆裂開。仿佛一道道無形炮彈將前方地竹林轟炸出一大片。許多青竹直接被炸裂開。 “咦。天地文學。我倒是提高了接近兩萬斤氣!”滕青山對力量的控制很是精確。能清晰感覺自變化。 “傳說中。剛吃“黑火靈根”不是增加一萬斤力氣嗎?”滕青山心中略微一思考。回憶剛才吃下黑靈根感覺。“。對。就好像前世鐵砂掌一樣。在練的過程中。擦拭一些藥酒。才能吸收藥效。如果平常人也不練拳腳。擦拭藥酒只浪費!” “一個道理。黑火靈根的龐大能融入體內。要想完全吸收。必須主動訓練。好去吸收它我因為身體本來就練到極高地步。無法再提升。急需吸收外界能量這才一頓猛地吸收。遠超常人!” 常人身體對“黑火靈根”能量沒強烈需求。自然吸收的少。 滕青山身體需求強。吸收多些。 “不過。看感覺。乎有不少能。潛伏在體內。”滕青山對自己感覺很相信。一些天地靈寶的能量。完全發揮是極難的。不可能自己吞入肚子就百分百吸收。肯定有許多能量潛伏起來。 吸收只是部分。 “能量潛伏在身體處。用《虎通神術》。應該能促進身體再度吸收。”滕青 自點頭。“等回去。就開始繼續煉《虎形通神術》。形通神術》是從內部細微角度吸收體內能量。 應該能用來。開發黑火靈根蘊含地潛力。 “回去!”滕青山手持一桿輪回。化作一道幻影。迅速竄行在山林間。幾個飛躍。就消在遠處。 滕青山朝火焰山山腳扎營處趕去。 涼風吹拂。滕青山'情大好。 “咦?”滕青山遙看前方一只隊。密密麻麻正是歸元宗的人。“關統領。你怎么在這'”滕青山身體一竄。就飛過去。 關綠正帶著人馬。焦急尋找滕青山。 許久都沒找到人影 可這時。那熟悉的聲音響起。那道身影更是一竄就到了眼前。關綠心不由一陣喜悅。看著滕青山。便板著臉喝道:“滕青山。你追殺那王隕。到底跑哪去了?我們找了周圍一大圈。都看不到你地影子!” “關統領。”滕青山笑道。“我是追那王隕。跑哪。我追哪。我自己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殺了他沒有?”綠詢問道。 “沒有。那老家伙。太狡猾。”滕青搖頭道。黑火靈根都已經被自己吃了。當然不能承認自己殺了王隕。 關綠搖頭嘆息一聲:“惜了。黑火靈根被他弄跑了。算了。一個黑火靈根。影響也不大!你……你身上破破爛爛。沒受傷吧?”滕青山此刻的衣服。比乞丐裝還破。受到那么多刀氣攻擊。 身體沒事。衣服可受難了。 “沒事。”滕青山搖頭。 “逞強。”關綠哼了一聲。隨即命令道。“滕都統已經回來。回營地!” 當即這一群人浩浩蕩蕩趕回去。 回到山腳下。冀鴻見到滕青山安全歸來。也是大喜。對于黑火靈根沒到。并沒太介意。這一次滕青在巖漿湖中救了他一命。冀鴻對滕青山的態度可是提好幾個層次。傍晚時分。歸元一群人好好大吃了一頓。 漆黑的夜。 一堆篝火旁。滕青山冀鴻關三人聚集在這。 “這次的事情。只剩下最后一件。找尋赤鱗獸蛻下的黑色鱗甲!”冀鴻說道。“青山。關綠。我看……這最后一件事情。隨便安排十幾二十個人留下去找尋。找到是好事。找不到就算。咱們三人。還是先帶領大部分人。回江寧吧。” 關綠皺眉道:“赤鱗獸下的鱗。特別大。足以制作不少件戰甲!而且。每一件戰甲。要比一般重甲輕。而且防御要更強。對這“黑色鱗甲”。咱們還是重視好。” 冀鴻自從斷臂后。已經沒有那股斗志了。 他現在就想會江寧。好好休養。隨便教導一下后輩弟子。好頤養天年。他。太累了! “那赤鱗獸鱗甲。應該比我地寒鐵內甲。防御還要更高一些。”滕青山說道。“比統領大人的玄鐵戰甲。微差些。不過……那鱗甲明顯薄。估計重量也輕的多。而且柔韌也更好!” 一般各種重甲。關節處處理很麻煩。 可是赤鱗獸的鱗甲。外面是鱗甲。里層可是皮。穿在身上。不用擔心關節處有縫隙。 “你們倆的意思是。認真奪那赤鱗獸鱗甲?”冀鴻看二人。 關綠點頭。 滕青山也點頭。 有些東西是金錢都難買到的。如玄鐵。如更高的萬年寒鐵暗金神鐵等。而這赤鱗獸鱗甲也是。 “唉。我老了。”冀鴻見狀笑了。現在還是要靠你們年輕人。” 冀鴻緊接著道:“過。赤鱗獸吞下“黑火靈果”。會再一次生長。變的更大。同時逐漸變……這一個過程。估計還有一個月時間。而變成功的赤鱗獸。那將變非常可怕。連先天強者也忌憚!從它那奪鱗甲。很危險。” 關綠連道:“赤鱗獸。不可能總呆在老巢。等它不在老巢。再去偷!” “小心點。應該沒事。”滕青山說道。“它體積龐大。到時候。我們尋一個小地方一鉆。'就沒辦法追了。” “你們啊……” 冀鴻當了這么多年統領。也明白。有潛力的后輩是需要經歷一次次磨練。總是在保護中很難成長。 “好吧。我就帶所有黑甲軍軍士先回去!三十名歸元宗核心弟子高手。留給你們倆!那三十人。輕功上要比黑甲軍軍士好的多。讓他們幫助你們……記住。不要輕易涉嫌。一切要謹慎。小心!” “是!” 滕青山關綠應命 謝謝書友對天地文學的支持和厚愛。看小說,每天都來天地文學,體驗至尊享受,感悟生活真諦,詮釋別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