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72 發大財了

回槍的槍尖。宛錐子。旋轉著摧枯拉朽般。接連著灰色光暈的手掌。而后速度幾乎不減。噗哧。又刺穿司馬慶的胸口心臟位置!司馬慶身體表面的灰色光暈漸漸散了。 “呼!” 滕青山目光銳利如刀。瞬間抓住輪回槍槍桿末端。★網(猛的一拔! “噗哧!” 又是一股鮮血狂噴。那司馬慶瞪眼睛看著滕青山≯眸中有著驚恐怨毒不甘……復雜的很。 “我。我死在一個七歲的青年手上?”司馬慶感覺到生機迅速的消散。可他的腦子依舊能思考。他逐漸暗淡的眼神。依舊死死盯著上方那個冷漠的殺神身影。“我司馬慶闖蕩一生。連魏巫崖都沒殺死我。這爭奪黑火靈果。我只是來玩玩罷了。可誰想到。我卻栽在一個十七歲青年手上!對。這次。我就敗在自大上。面對任何一個先天強者。我都是悄悄偷襲。偷不成就逃跑。面對一個十七歲青年。我自大了。僅僅自大一次。我。“鬼狐”司慶。就死了!” 司馬慶的眼神完全暗淡了。意識也模糊了。 滕青山在拔出長槍后。竟然又猛的一腳踩在司馬慶尸體身上。減緩下沖速度。司馬慶的尸體卻是以更快速度墜下! 尸體狠狠摔在下方沙石的面上。鮮血四濺。 “蓬!”滕青山落的上。也發低沉的轟鳴聲。 “大概一百米高度。自由落體墜下。純粹是靠身體。就能承受住。”滕青山暗自點頭。“如果我使用內勁。減輕身體重量下墜加速度要小不少。如果再配合卸力技巧。大概能從三百米高度墜下。而無需靠外物卸力!” 自從實力不斷提高滕青山已經很久沒有查看。自己下墜所能承受的極限高度。 為了保險。從一般山上跳下。滕青山都拍擊山石。或者雙腳踩山石來減緩下墜速度。 而剛才一百米高度由落的。滕青山也發現自己身體承受力的確比幾年前。要強很多。 這一塊絕壁旁的沙石的上鮮血紅沙石。司馬,尸體已經破爛不堪。而滕青山此刻正走過去。 那雙手套。“這一雙手套。戴上它便能和兵器接觸。可惜……現在已經破了!”滕青山一伸手。撕開司馬慶體表的衣服。 嘩啦! 衣服內部便是一層色內甲!那黑色內甲。胸口位置同樣出現一個大窟窿。 無論是那手。還內甲。在滕青山的絕招“毒鉆”面前。都要被刺出個大窟窿。畢竟當年滕青山用鐵槍。實比現在弱時。都能靠這招刺破蛟龍最外層的鱗甲了。滕青山現在很自信—— 身體力量內勁力量完全爆發最強的“毒龍鉆。就是蛟龍對上。都要受創! “這破爛內甲手套。算是浪費了。我可沒心情收破爛。”滕青山伸手。伸入司馬慶衣服內口袋。一把就將里面東西全部翻了出來。 幾兩碎銀子!一張濕的銀票! 那透明的泛著奇異澤的黑火靈根!靈根的根須則是隱隱泛著乳白色。 以及完全被羊皮包裹的嚴實的小包裹! “要穿越深潭進入的底全身都會濕掉。不過這司馬慶。還真是財大粗。足足一百兩銀子的一張銀都沒放在羊包裹內。不愧是先天強者。不在乎那么點小錢。這裹內。又是什么呢?” 滕青山二話不說。先將黑火靈根揣在懷里。這可是最重要的。 而后。滕青山才打開羊皮包裹。 “嘖嘖!”滕青山睛一下子瞪的滾圓。“這老家伙。還真是夠有錢的!” 金晃晃的厚厚一疊金票! 這可是金票! 上面的字跡都是金色的。最駭人的是。一百兩黃金的面額的只有兩張。大部分都是千兩黃面額的。最后面。竟然幾張萬兩黃金面額的金票!整個加起來。金票足有七八十張。厚厚一大疊啊! “六十八張一千兩金票!二張兩金票。還有八張萬兩金票!加起來。1480黃金票!接近十五萬兩黃金啊。”滕青山倒吸一涼氣! 這可就是接近一千百萬兩銀子! 不管放到哪。都是一筆大財富了! “就這一疊!”滕山抓著這一疊金票。好像前世抓著一疊百元人名幣感覺。只是。這價值要高上千百倍。“這老家伙。這么一大筆財富。完全放在身上干什么?”滕青山一想。就完全明白了! 滕青山露出一絲笑:“這個司慶。是代替“王隕”的身份!說不定啥時候就跑路。錢財當然不會放在王隕的住處!” 鬼狐“司馬慶”。一旦被發現行蹤。就要逃命! 錢財當然貼身藏! 作為一個先天強者。鬼狐“司馬慶”以狡猾出名。一個先天強 錢。當然輕松簡單。年過百歲的“司馬慶”這么多積累的財富當然達到一個驚人數值。以他性格。可不相信人。 貼身藏好。如果他殺死。錢財才會被奪。而死。金銀對他也沒意義了。 只要他不死。以他先天強者能力。別人還能從他懷里偷東西?所以。他懷里是最安全的藏錢財的方。 “這么多金票。怕一輩子積累吧。我就收下了!”這么一筆龐大財富。滕青山雖然心中也是一陣驚嘆。也只是令心情愉悅。畢竟作為一個超級強者。撈錢是很簡單的事情。鬼狐“司馬慶”估計也就撈了幾筆大單子。就停手了。 畢竟。以先天強者實力。即使是明搶! 隨便搶一個大鹽商。搶奪個上百萬兩銀子。那是而易舉。 只是。對先天強者言金銀意并不大了。 “錢財這玩意。太多。就是數字。不過……沒有錢財卻麻煩的很。”滕青山很清楚。這筆錢財可以父母。讓族人生活有更好的改變。“嗯。再看看。還有什么?怎么一本秘籍都沒有!這個“司馬慶”能夠涅變和司馬慶一樣。在偽裝上應該有奇特手段。而且。他在小范圍的騰挪閃躲。也比我更靈活。應該有一本上等的近身身法秘籍。” 原本滕青山以為包裹那么厚。應該有秘籍的。 可惜包裹厚。要是金票。 根本沒有秘籍! 原本滕青山心底還特想的到近身身法秘籍。畢竟《天涯行》只是遠距離直線輕功秘籍。而不是小范圍內騰挪閃躲! “奇特東西。倒是奇奇怪怪。”青山發現包裹內。除了金票外。就是一些很亂的東西。比如銀針蘭云珠這些闖天下必備的。還有一個小瓷瓶。除此以外還有兩張…… “面具?”滕青山驚訝的拿起那張肉色的人的孔。“難道這就是人皮面具?” 滕青山仔細一看。兩張人皮面具。一張是看似平凡的青年。另外一張。則是有著刀疤的中年男子面孔。看工藝精妙之極滕青山用手摸摸這人皮面具竟一片冰涼。輕無物。 “咦?那這司馬慶的臉上……”青山仔細的在司馬慶下巴鬢角等位置一摸索發現了。一用力。便將一張人皮面具揭開。 人皮面具下面。才是司馬慶的臉。 這司馬慶嘴唇很薄≯眸狹長。整個人觀其面相。便覺的是一個刻薄的人。 “這司馬慶。在易容上。還真夠厲害的。這人皮面具工藝。堪比后世頂級易容師了。”滕青山一摸就清楚。這人皮面具該使用特殊的材料制作而成。“有了這人皮面具。以后。我行事就更方便了!” 滕青山通過對身體筋骨肌肉控制。可是令身體變高變矮。變壯些變瘦些。唯有面容難以變化。 前世滕青山當殺手。易容偽裝也學過。 不過。那需要一些材料等等。而這人皮面具使用起來就簡單了! “雖然沒的到。我想要的秘籍。不過。這些也不錯了。就讓你入土為安吧。”滕青山猛的單手一震手中輪回槍。輪槍猛的刺入前方的石的中。在槍尖處竟然有肉眼可見的旋轉氣勁。 “蓬!”一聲巨響。佛的底埋了炸藥。前方沙石的被砸出了足有一丈多長寬。近丈深的坑。 烈火五式——火盡傳! 滕青山僅僅耗費少量內勁。便輕易炸出一個大坑。隨后將那尸體踢進去。滕青山也將周圍沙石推進大坑中。將那尸體完全埋葬。一代先天強者“司馬慶”。就這么悄無聲息的埋葬在火焰山。 除了滕青山。沒人知道。 “呼!”滕青山迅的沖到旁邊林邊上的一條山溪邊上。 經此一戰。滕青山臉上手上也滿是灰塵。略微洗了一下。滕青山也將其中的“王隕”面具洗干凈:“這面具。是老頭的。要戴的話。怕是要染發。麻煩不小。另外兩個。倒是適合我用!” 滕青山將那刀疤中男子人皮面具。戴在臉上。 滕青山只覺人皮具和皮膚接處一片冰涼。皮面具就自動吸住皮膚了。很舒服。青山沒感到絲毫不舒服:“這司馬慶。攻擊手段很一般。可是這制造人皮面具能力真強。” 對著小溪水面照照。呈現在里面的是一個中年狠厲漢子的面容。 “如果我再改變一下身形。就是我爹娘。都無法辨認出我來。”滕青山立即將面具金。都繼續包裹在羊皮內。隨后藏進寒鐵內甲和內衣的夾層中。不是滕青山不想放進外衣懷中口袋。而是外衣。完全破爛了。 “現在。就該吃這小玩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