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71 最強

前世,靠內勁輔助,就能靠身體抵御子彈。 如今,身體比前世強大了太多,單純論防御程度,滕青山的身體絕對能和一些特殊金屬合金比擬!論身體防御力,滕青山比之未蛻變的‘赤鱗獸’相差無幾。而論力量,滕青山更是遠超未蛻變的赤鱗獸! 可以說是人形妖獸! “哼,原來你是先天強者。”銀發老者舔舐了一下嘴唇,目光幽冷,“十七歲的先天強者,千年來整個九州,除了你之外才僅僅一個人!你竟然是第二個。” 他話剛說完。 面容冷漠的滕青山冷笑一聲,腳下一蹬,轟的一聲,大地震裂,滕青山整個人化作一道黑色閃電飛竄了出去。同時手中的輪回槍帶著刺耳的尖嘯聲,瞬間劃過數丈距離,直刺銀發老者。 人似奔雷,槍似閃電! 一槍出,空氣尖嘯聲令人耳朵都疼。滕青山雙眸凌厲,完全鎖定對手。 如影隨形槍法——十八萬斤巨力! 銀發老者臉色微變,腳下一點,往后飛退。同時手中戰刀飄逸地一閃,帶著一縷寒光。 “蓬!” 強烈地勁氣爆炸開。沙石地面轟出了一個大坑。周圍沙石都被狂風卷了起來。滕青山這一槍剛被擋下。滕青山長槍一拉又是一送。眨眼功夫。又是一記猛烈到極致地‘如影隨形’槍法! 槍法如其名。快似幻影!猛似奔雷! “蓬!”“蓬!”“蓬!” 連續三槍! 槍槍凌厲到極致。狂猛到極致。周圍一片飛沙走石。那崩飛地碎石甚至于將旁邊地山壁都射出一個個窟窿。在飛沙走石、狂風呼嘯當中。滕青山整個人不斷前進。而那銀發老者不斷后退。 很明顯,銀發老者完全處于下風! “好凌厲勇猛的槍法!這滕青山竟然將先天真元,控制的這么完美。這先天‘虛丹’之境,他竟然已經鞏固了。”銀發老者大吃一驚,“而且他這槍法,一槍連一槍,我的速度是快,可是,根本逃離不了他槍法包圍!” 如影隨行槍法,生生不息,連綿不絕。一旦被槍法盯上,將難以逃脫。 “呼!” 那槍尖直接尋銀發老者頭部,銀發老者嚇得連拼命用刀繼續擋。他不敢不擋,因為,他的刀比滕青山的槍要短,他還沒殺到滕青山,滕青山就殺死他了。 “蓬!” 清脆的聲音響起,那戰刀爆裂開,碎裂的刀片崩飛開,在戰刀崩裂一瞬間,銀發老者一咬牙,臉上變得漆黑,眼睛卻是變得發紅,腳下一閃,快的驚人,竟然逃脫出滕青山槍法追殺。 狂風停下,沙石落地。 靜了下來。 滕青山感到自己全身似乎每一個細胞都興奮起來,上一次殺死孟田,只是使用十八萬斤巨力。連《莽牛大力訣》也沒同時使用。而且僅僅一招,就勝利了。連熱身都算不上。而這一戰…… 滕青山感到沉寂已久的血液沸騰了。 “滕青山!別以為弄碎我的刀,你就贏了。”在不遠處的銀發老者臉色難看,“那刀,其實是‘王隕’的兵器!對于刀法,我并不怎么精通。現在,我就讓你知道,我‘鬼狐’司馬慶的真正實力!” 說著,銀發老者雙手上戴上了黑色的半透明手套。 “‘鬼狐’司馬慶?”滕青山眉頭一皺,自己根本沒聽說過這個名字。 其實對于先天強者,滕青山知道的本來就很少! ‘鬼狐’司馬慶,其實在各大宗派宗主等一些先天強者圈子里,名氣還是不小的。‘鬼狐’司馬慶,雖然只是先天‘虛丹’境界。可是,這司馬慶能夠輕易改變容貌、聲音等等,偽裝成別人。 司馬慶,狡猾、陰險,又擅長改變容貌、聲音。在輕功上,也極其擅長。所以雖然仇敵很多,可很難殺他。 “哈哈……原來那戰刀不是你的兵器,難怪這么弱!連我幾槍都接不下!”滕青山愈加興奮,“來吧,司馬慶,你的兵器呢?” “這就是我的兵器。” 司馬慶邪異笑著,身體恍若鬼影,接連九閃,出現一竄幻影,瞬間就竄過十余丈距離,飄逸地劃過一道弧線便朝滕青山靠近過去,面對司馬慶的靠近,滕青山手中長槍無情地凌厲一刺! 宛如銀色閃電! “嘩!”司馬慶的右手仿佛鬼爪,表面帶著灰色光芒,竟然從一旁拍向滕青山的槍桿。 “找死。”滕青山一記‘火上澆油’的運勁手法。 輪回槍槍頭立即產生一股強烈反彈勁,猛烈砸向司馬慶那抓來的右手。 “好玄妙的槍法,連使用先天真元,都達到‘入微’境界,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不過,他死在我手上!”司馬慶暗贊一聲,右手卻玄妙地變拍為抓,五指巧妙地仿佛撫琴一樣,撫過滕青山的槍桿。 滕青山只覺得接連幾股奇異勁道,作用在輪回槍上,減弱了攻擊力。 “不好!”滕青山臉色微變。 這司馬慶一擋下這一槍,整個人立即朝滕青山靠近過去,完全爆發實力的先天強者‘司馬慶’,能有鬼狐之名,這速度、靈活性上太強了。滕青山也來不及收槍, 經到了身前,帶著灰色光芒的一爪朝自己面孔襲來。 關鍵時刻! 滕青山那左手動了,那蘊含著驚人力量的鐵拳,仿佛離弦之箭,猛地砸出! 退步崩拳! “蓬!”凌厲的一拳砸在司馬慶的手掌上,司馬慶臉色一變:“好厲害的近身拳法!”一般用兵器高手,特別像用長槍的,一旦被近身,那就慘了。可是司馬慶不知道……滕青山過去就是形意拳宗師! 他最擅長的,就是拳法! 右手一爪被阻擋,司馬慶臉色一沉,他空閑的左手猛地拍擊向滕青山胸膛。 “找死!”滕青山猛地一聲暴喝,也不抵擋那一掌,就是一腳直踹!腿部比手臂要粗壯的多,瞬間腿部爆發的力量更加驚人。 腿影如同奔雷,攜帶著可怕到極致的力量,一腳踹出! 司馬慶見勢不妙,嚇得雙手同時朝下方滕青山的一腿拍擊過去。 “蓬!” 司馬慶只感覺到雙手一麻。 司馬慶整個人被那股沖擊力震得拋飛起來:“我的手!我的手!!!”在半空中,他慌忙連控制先天真元流過已經麻木的雙手,在落地的時候,他的雙手已經恢復了知覺,他心中滿是驚恐:“滕青山,他,他的一腳之力,怎么比拳頭攻擊強這么多?” 一般用先天真元攻擊。 不管是用腿,還是用拳頭,一樣爆發出那么多先天真元,威力應該相差無幾。 可是,滕青山是肌肉筋骨的力量。 腿部先天比手臂占據力量優勢,大腿骨頭天生比手臂骨頭要粗!肌肉也要更壯!瞬間能傳遞爆發出更強力量。當然,控制兵器上,手臂則是比腿部更占優勢。 “這滕青山拳法也厲害,看來,要殺他,只能靠靈活性游走,同時施展十八鬼手!”司馬慶瞬間冷靜下來,他也發現了,單純直線奔跑速度,他不比滕青山快。不過,在閃轉騰挪上,他要明顯占據優勢。 靠靈活性,殺死滕青山! “呼!”滕青山腳下一蹬,大地龜裂開,宛如飛馳的隕石,瞬間劃過十余丈距離。 “咻!”槍似游龍,直刺面門! 司馬慶笑著再一次閃身,同時右手五指朝滕青山的輪回槍拂去,欲要故計重施。可是這一次,這司馬慶剛剛卸去滕青山一槍之力,滕青山的第二槍就來了! 呼!呼!呼!…… 連綿不絕的槍影,一槍接一槍,瘋狂刺向司馬慶。快若閃電的長槍,產生可怕的空氣爆裂聲,周圍一片狂風呼嘯、飛沙走石。滕青山和司馬慶周圍,那是昏天暗地。而滕青山則是瘋狂地一槍接一槍。 “這,怎么無法靠近!”司馬慶只感覺到雙手十指都隱隱作痛。 “上一次,我麻痹大意,從‘如影隨形’改為‘火上澆油’,斷了連綿不絕的意境。讓你有可趁之機。現在我槍法生生不息,槍的速度,可比你移動速度快上十倍。”滕青山一桿長槍耍起來,猛烈之極。 司馬慶急躁了,他都無法近身! “逃!”司馬慶暗道。 “哈哈……”見到對方想逃,滕青山大笑起來,“受死吧!” 同樣的如影隨形槍法! 只是,槍法威力,陡然激增! 十八萬斤巨力!外加《莽牛大力訣》第九層內勁爆發六萬斤巨力! 瞬間增加六萬斤巨力! “蓬!”司馬慶整個人朝一旁山壁跌飛過去,他輕易雙手插入山壁,同時整個人迅速地朝絕壁上方飛速攀爬。 “想逃!” 滕青山也是一躍而起,那堪比神兵利器的左手猛地刺入山石,猛地一抓借力,整個人再度躍起十余丈高,這攀爬高山,滕青山明顯比司馬慶要快,騰躍高度也更高,僅僅三次騰躍,到了山中央。滕青山就追上了司馬慶。 “受死!” 輪回槍猛地刺入! “不好!”嚇得司馬慶騰躍起來。 “轟隆隆” 二十四萬斤,身體力量、內勁力量完全爆發!這一槍比一般炮彈威力還可怕,那山壁整個轟然巨響,碎石爆裂亂飛,一片灰塵彌漫,一個足有四五丈(十米有余)長寬,三四丈(七八米)深的大坑出現了。 一槍之威,竟然強到如此可怕地步! 大量巨石亂飛,每一塊都蘊含可怕的沖擊力,其中數塊巨石撞擊在司馬慶身上,司馬慶無處借力,從高空落下! “哼!”滕青山人在半山腰,仿佛一只蜘蛛,隨后雙腿一蹬,整個人仿佛炮彈轟向下落的司馬慶。滕青山下沖速度可比司馬慶快多了。 “不!”司馬慶在半空中,無處閃躲。 滕青山俯沖向司馬慶,身體力量從腰部猛地爆發,瞬間傳遞到右手上,輪回槍一瞬間化作一道銀色閃電!帶著一股可怕的爆炸聲,那瞬間鉆動的輪回槍,產生的爆炸聲比之雷響有過之無不及! 銀色閃電! 劃破長空! “不!”司馬慶瞪大眼睛,只能拼命雙掌擋在身前。 鮮血飛濺! 五行槍法——毒龍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