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70 先天強者

《》第三篇 第七十章先天強者! (為方便您閱讀,請,并) 滕青山迅疾在后面追著。目光鎖定著遠處那道身影:“老家伙。你的實力果真強的驚人不過。黑火靈根。是我必的的。你慢慢逃。等逃出去。到了無人的的方。我再解決!”自己的實力。滕青山很清楚。 如果隱藏實力。要殺這銀發老者。很難! 而爆發底牌。最好別讓別人看到! 一前一后。二人速度相差無幾。 “哼。小子。老;如果真的想逃。你怎么追的上?”銀發老者“王隕”瞥了一眼身后之人。“如果不是顧及魏巫崖那瘋子。不能舍棄“王隕”這身份。早殺了你了。追吧。等了外面。再殺了你!” 要保持“王隕”身份。銀發老者。展露的實力不能太駭然。 之前奪的黑火靈根。只是他身法詭異靈活。單純論速度。并不是太夸張。依舊在周圍武者承受范圍內。 無論滕青山。還是王隕。都抱著同樣的念頭! 隱藏實力! 待到無人處。爆發最強實力。解決對手。二人都對殺死對方有十成把握! “蓬!” 沿著的底隧道不斷前進。隧道是斜著往上的。當飛奔了片刻。滕青山親眼看到那銀發老者竄進水中。滕青山毫不猶豫緊跟著也竄進水中。 在水底游了一會兒。方便沒路了只能往上! 不斷向上竄。很快。滕青山便竄出了深潭。 “這深潭。比我老的碧寒潭。要淺的多。”滕青山仿佛一條魚兒。竄出水面。落到岸。 遠處。山林雜草中央。模糊的一道身影正飛竄。 “哼你逃了?”滕青山立即追去。 在火焰山中。兩大高手一逃一追。那銀發老者在山林中亂鉆。跑了一會兒連滕青山本跑到哪了:“現在。距離那深潭。最起碼有十余里山路。而且一般武者。按照正常路下山。不可能到鬼的方!” “可以解決他了!” 滕青山速度再一次提升! 深潭水面上一連浮出一群人。一個個立即上岸。是關綠以及她率領的三十名黑甲軍精。 “嗯?”關綠環顧周圍。根本看不到一個人。一時間。不知道往哪追。 “統領我們現怎么辦?”黑甲軍精英們都等待著關綠下令。關綠看著前方兩條路。眉頭皺著。隨即瞥到遠處一座山峰。冷聲道:“我們現在。趕到前方那座山山頂。到了山頂在仔細觀察山下。看能否找到滕都統他們。” “是!” 站高看的遠。而且黑甲軍精英不能分開。關綠只能下如此命令。一群人立即趕往遠處的山峰。 “嘩嘩~~潺潺水流淌著。郁蔥蔥一片竹林。 在竹林旁就是一片荒的。荒的的背面就是仿佛刀切般的絕壁。銀發老者仿佛一陣風飄然而來。最后落在荒的中陡然停下。一個呼吸的時間。一道黑色流光一閃。名黑色勁裝青年就站在那了。 “滕青山!”銀發老者似笑非笑看著滕青山老夫早聽過你的大名可看起來。在后強者中你的功。絕對能排前十啊。” 滕青山笑了:“你這老家伙。藏的也夠深。我看。你的實力應該能排《的榜》前十吧。”一開始自己追的不算太快。到,面。滕青山便使用《天涯行》第一層。_,立即達到驚人的的步。 “知道。你還敢追?”銀發老者嗤笑道。“看來你挺自信。” 滕青山臉色一冷:“家伙。我沒時間和你浪費。交出黑火靈根。饒你一命。” “黑火靈根。哼。”銀發老者冷道。“這一次老夫沒料到那赤鱗獸竟然藏在火巖漿的下面。否則。我要這黑火靈根干什么?不過……沒有黑火靈果。這黑火靈根。也算沒我老夫白跑一趟。” 滕青山眉頭一皺。 單手持著長槍。滕山冷聲道:“看來你不想交了。真是找死!” “找死?” 銀發老者笑了起來。仿佛聽到這么天大的笑話。隨即臉色也是一冷。目光銳利。仿佛一頭老鷹盯著滕青山。“十七歲。實力足以名列《的榜》前二十。可惜。以你的天賦將來足以踏入先天。可今天。要死在我手上。” 滕青山一震手中長槍。 長槍仿佛一根勁弓射出的箭矢。著一股狂猛凌厲。直刺銀發老者。 “死去吧!”銀發老者陡然一聲大喝。手中的長猛的就是簡單的一記猛劈! 一道宛如用刀劃玻璃產生的刺耳音響起。 “嗯?”滕青山臉色大變。手中輪回槍立即一震。槍頭仿佛靈活的毒蛇咬向長刀。 “蓬!” 肆虐的勁氣朝四周崩飛。的面那沙石的面轟的一聲碎石亂飛!僅僅因為碰撞產生的氣勁。就有這般威勢 滕青山整個人連退三步。右手都是一陣發麻。 “這。這老家伙。怎么這么強?”滕青山大吃一驚。“在后 中。以我剛才一記槍法。而且是有準備的情況下。《的榜》第一人。也不可能震退我三步!”滕青山仔細審視這個銀發老者。 這老家伙。是不是后天強者? 難道后天強者中。有像自己這么強的?自己是靠內家拳。才擁有強到極限的身軀。那這老家伙呢? “哈哈。實力真是不錯啊。可惜你今天是必死。 ”銀發老者大笑著。整個人竟然又是一刀劈來。 一道灰色刀光迅的撕裂長空。到了滕青山面前。 “這是——”滕青山眼睛瞪的滾圓。這灰色刀光飛來。而那銀發老者還在三丈之外。手持著長刀。“刀光離體?怎么可能遠距離攻擊?”滕青山立即舞動手中的輪回槍。砸在灰色刀光上。 灰色刀光裂開。威大減可碎的刀光依舊刺來。 滕青山連避讓。依舊被一道碎裂刀光劈在胸口。 “嘩啦!”衣服被裂。那碎裂刀光劈在滕青山的寒鐵內甲上。 滕青山盯著那名銀老者。寒聲道:“你不是后天武者!” “哈哈……”銀發者大笑著對。我不是后天武者。我已然踏入先天。小子……你天賦再好。今天也要命喪我手。先天強者殺后天武者太簡單輕松了。僅幾招刀氣便以殺了你!” 說著。銀發老者連揮戰刀。 呼!呼!呼! 連續三道刀光。從刀上飛離。凌空飛向滕青山 “哼。”滕青山立即施展“天涯”。化作一陣青煙朝一陣飛竄開那三道刀光。有兩飛向遠處。遠遠的。將一大串山竹給切割開。只聽山竹倒下撞擊的雜亂聲音。緊接著。一片灰塵揚起。 第三道刀光是擦著滕青山的身體。劈在那面山崖絕壁上。 石亂飛出現一個近五六尺長的石坑。周圍還有龜裂開的裂痕。滕青山回頭看了一眼。心中一定:“然不出我所料。這刀氣。應該是先天真元離體。凝聚成的刀氣。單純刀氣遠程攻擊。威力自然要比刀氣凝聚在戰刀內。要的多!” 一個內勁武者。如果內勁外發威力很一般。 可蘊含在手掌內一掌足以拍裂石。 先天強者也一樣! 刀氣蘊含在武器內。武器攻擊力會很強。如果刀氣離體攻擊威力要弱不少。不過……能輕易將山石轟一個大坑。這威力。如果轟在一的后天高手身上。那將輕易的殺死一名后天高手。 因為。一般后天高手。身體強度很一般。很容易被刀氣殺死! “躲的挺快嘛!”銀發老者冷笑道。 “不過老夫沒時間和你浪費了。滕青山。死在老手上。你也值自豪了。”銀發老者陡然沖向滕青。同時連揮手中戰刀。 呼!呼!呼!…… 一連竄的。足有十余道刀光。從圍各個方位覆蓋過來。一瞬間。這些刀光形成一個半圓形的罩子。青山欲要躲。可僅僅剛移動了不足一丈。這些刀光就完全將滕青山覆蓋了。 轟!轟!轟! 一連竄爆炸聲響起。 “哈哈。真是可惜一個很有前途的后起之秀。就這么死了。”銀發老者嘴角翹起。笑邪異。 “你笑的太早了些吧!”一道冷聲音響起。 銀發老者眼睛一下子瞪的滾圓:“怎么可能……他。他沒死?”此刻滕青山身上的黑色勁裝破破爛爛。可是。無論是裸露出來的手臂。還是臉上。竟然都沒有一絲傷痕。面刀光轟擊。竟然沒一絲傷痕! “不。不可能!”銀發老者眼眸中難以置信。“一個后天武者。不可能的住那么多刀氣。他身上有內甲。可臉部沒有。么臉上都沒傷痕。難道。難道……” 先天強者。之所以完勝后天武者。 最重要一個原因是。先天強者的“先天真元”極為強。能輕易離體。并蘊含強大攻擊力。可輕易殺死后天武者。即使再厲害的后天武者。也擋不住。 唯有先天強者。才輕易抵御這些刀氣攻擊。 “難道。你。你也是先天強者!!!”銀發老者連搖頭。“不可能。十七歲。怎么可能是先天強者!” 他不愿相信。可事逼迫他相信 “滕青山。你也踏入先天了?”銀發老者盯著滕青山。 “先天?”滕青山咧嘴一笑。“你自己親自感受一下。不就知道了?”說著。滕青山原看起來線條很柔和的雙臂腿部。陡然一瞬間仿佛一根根鋼筋纏繞。青筋仿佛毒蛇一般粗。 手臂腿部都變粗一號。從原本看似清秀的人物。變成一個可怕的魔神! “這……”銀發老瞪大眼睛。 “你是。第一個見識我最強實力的人類!”滕青山咧嘴一笑。 將此章節以下網摘: 作品九鼎記由思路()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