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九鼎記69 孽畜

第三篇第六十九章孽畜!!! 九鼎記第三篇第六十九章孽畜!!! “呼!” 一道幻影飛速從巖湖邊極速飆向巖漿湖中央的黑色大石。滕青山六識敏銳:“嗯?是那個銀發老者!他竟然還來!”被赤鱗獸撲飛的五大高手中。一個身死。一個殘廢。黑長老也有驚懼了。 唯有這個叫“王隕”的銀發老者。又飛過來! “一個后天武者。不足為慮!”滕青山一落的便竄向黑火靈果。 而碩大頭顱靠在黑大石上的赤鱗獸。赤紅的瞳孔盯著滕青山。陡然。瞳孔中掠過一絲戲謔的眼神。赤鱗獸那白森森牙之間。一道長長的紅色幻影竄出。仿佛閃電。瞬間劃過那一顆黑火靈果! 就這么一霎那! 黑火靈果消失了! 只剩下那透明的靈根。根植于黑色大石裂縫中。 “孽畜!!!”那飛在半空的銀發老者“王隕”猛的一聲怒喝。 “找死!” 滕青山臉色難看。的一聲低喝。手中輪回槍瞬間化為一道閃電。直刺向巖漿湖中的赤鱗獸頭顱。 “吼~~那頭赤鱗獸發出意的一聲吼聲。隨即迅疾沉入巖漿中。 輪回槍刺入巖漿流。隨即又收回。 “這個赤鱗獸。是故意的!”滕青山有著一絲惱意。“它之前撲飛我們五人的時候。完全有足夠時間。吃掉黑火靈果。可是它沒有!它故意等我過來。讓我感覺有希望到火靈果。然后突然吃掉黑火靈果!” 赤鱗獸的舌頭。就好像毒蛇吐芯一速度極快 一竄。一卷。黑火靈果便沒了。 滕青山根本來不及 “這一切明顯都在赤鱗獸控制當中。哼!看來。我上次傷害它。它還念念不忘啊。”滕青山也體會到這赤鱗獸。不下于人類的智慧。“不過對我而言。火靈根比黑火靈果更重要!” 這些念頭。只是在腦中一閃。 滕青山隨即看向那植在黑色大石中的“黑火靈根”透明的黑火靈根。有著特殊光澤。隱隱流竄著神秘的能量。正是這些能量。才能孕養出“黑火靈果”這樣的寶貝。 “黑火靈根蘊藏神秘能量。七星[閣手機]站:Wap.Qi性e常人吃了。可以瞬間擁有萬斤巨力。不知道我吃了。將其中能量完全發揮。能達到哪一般境界。”就在滕青山欲要拔出黑靈根的時候 “呼!”一道刀光劈向滕青山。 正是落的的銀發老者“王隕”! “哼!”滕青山一聲冷哼。就單手持著輪回槍。反手就是往后一戳。用槍桿末端戳向那發老者“王”。而滕青山的左手去拔黑火靈根! “蓬!” 長刀和滕青山的輪槍槍桿猛的一。 強大的碰撞。產生震耳欲聾的可怕氣爆聲!崩裂的氣勁。產生一股狂風。朝四周波及開整個巖漿湖熾熱的湖面都產生一道波紋。 滕青山整個人被震的不由連朝前方沖了三步。 “高手!絕對的高。比孟田強多了。”滕青山吃一驚。隨即心底反而興奮起來。滕青山大笑著。同時整個人閃電般一個旋身。輪回槍劃過一道圓弧帶肉眼可見的氣勁直接砸向銀發老者腦袋。 滕青山清晰感覺到槍桿中傳遞過來的詭異震蕩勁道:“好厲害的高手!不顯山不露水的榜》中根本有此人。不知道哪冒出來的。估計是苦修數十年很會隱忍的高手吧。”滕青山手長槍卻迅疾的很。 “咻!” 滕青山一拉槍桿。一道銀光閃過。槍頭便猛的刺向前方。空氣銳嘯。宛如一道奔雷襲擊而去。 “鏘!” 銀發老者剛擋下這一便感覺到這一槍中蘊含的奇特螺旋勁道。仿佛要將手中的戰刀給卷飛。銀發老者心底一沉:“哼。不能在這和這小子浪費時間!速戰速決!”只聽一連竄的刺眼刀光起! 呼!呼!呼! 九道刀光亮起。可同時就是閃電般的槍影! 每一道槍影和一道刀光撞擊! “哼。” 就在交手的一瞬間銀發老者一個矮身。仿佛一條魚兒猛的一竄。就到了黑火靈根旁邊。最詭異的還是他的左手。輕而易舉的一揮手。以滕青山的視力也只是勉強看到一道影 黑火靈根沒了! “哈哈。滕青山。果然是年輕一代高手。老朽潛數十載。也只是能略勝一籌罷了。”一聲大笑聲。銀發者人影已經到了巖漿湖中央。 “留下黑火靈根!” 滕青山一聲暴喝。也是一蹬黑色大石。竄向巖漿湖邊。只是心底滕青山震驚的很:“這個老家伙。剛才一瞬間每一刀最起碼都蘊含十萬斤沖擊力。而且在那種情況下。還能施詭異到極致的身法。連我都沒來及反應!” 對。就是詭異! 滕青山甚至于認為。單論身法靈活。即使自己爆發所有實力。怕都難以和對方相比:“這個老家伙。應該能在《的榜》排名前幾。是不可錯過的對手!”滕青根本不可能放過對手。不但是要和對方一戰。 最重要的。是黑火靈根。滕青山勢在必的! 這銀發老者飛竄的方向。竟然是湖島一方。 “攔住他!”青湖島少島主“古世友”一聲暴喝。身后諸多高手。整齊劃一。有部分人統一取出長槍數十道槍影仿佛網一樣罩向銀發老者。銀發老者一落在湖邊。便立即靈動的一閃。 仿佛一條魚兒。竄入了青湖島高手人群中。 “啊!”“啊!”“啊!”…… 一連竄的慘叫聲。血飛濺。銀老者便輕易沖了青湖島一方人馬。 “殺了他奪了火靈根!他就一個人。敵不過咱們的。”有人高喊。可明顯后面那些看戲的武者們。多數都不想貪這黑火靈根。雖然這黑火靈根能輕易造就一個一流武者。還能改善體質。 可是。普通武者的了也保不住。 一竄過青湖島的礙。那銀發老者就好像魚兒入海。靈活迅疾的飛竄離去。 “休逃!” 滕青山一聲暴喝。速度瞬間飆升三四成也迅的追了出去。 兩大高手一個逃一個追。眨眼功夫消失在眾多高視線范圍內。如今熾熱巖漿湖中央。已經沒了黑火靈根黑火靈。當然。巖漿流某一處底部或許潛伏赤鱗獸。可沒人敢惹赤鱗獸。 “沒想到死這么多高手啊這次真是夠精彩的。” “嗯。逍遙宮白長老都死了。那善水宗戚艷。也被赤鱗獸給吃掉了!咱們徐陽郡的李老先生也掉進巖漿湖死了。青湖島的“生死刀”杜九。也死了……死的頂高手。一雙手都數不過來啊。” 一個個嘖嘖贊嘆著。 高手死。才能滿足那些武者們看戲的心理。 人為財死。鳥為食! 不過厲害的頂級高已經不屑“財”了。能讓他們瘋狂的。是天的間誕生的靈果靈。是珍貴罕。可以打造神兵利器的材料。 “那王隕還真強。竟然能奪到黑火靈根!那滕青山。似乎比他弱一籌啊。” “滕青山不弱只是那王隕身法異靈活。真正廝殺二人誰輸誰贏。還難說呢。你沒看到那黑白二位長老。聯手沒壓制的住滕青山。這份手段。嘖嘖……據說。滕青才十七歲呢。” “十七歲就這么強。見鬼啊!” 這一次黑火靈果爭。誰想最后竟然被赤鱗獸奪了去。 其實也是赤鱗獸運氣好。黑火靈果剛好生長在巖湖中央。這樣。它才能潛伏進來。否則。在那么多武者包圍下。怕。數十個一流武者。聯手就能壓制這頭赤鱗獸了。畢竟。它還真正變。 這一次黑火靈果爭奪。沒有勝利方。 冀鴻額頭滲出黃豆般大的汗珠。忍著斷臂之痛。喝道:“好了。黑火靈果已經被那赤鱗獸了。咱們先回去。赤鱗獸蛻的鱗甲……以后看運氣慢慢找。” “統領大人。青山他……”滕青虎焦急道。 冀鴻看了他一眼。擠出一絲笑容:“青山的槍法。在防御上極強。那個王隕。雖然深藏不漏。可是想要敗青山。也不那么容易的。而且。咱們這些人。也沒人能是那個王隕對手。” 這個時候。各方人也都一一離去。偶爾也有人冀鴻打聲招呼。 “師伯祖!”關綠忽然道。 “嗯?”冀鴻看著他。 “我帶著黑甲軍三十名精英。去幫滕青山。”關綠說道。 冀鴻思忖一下。關實力不錯。黑甲軍擅長合擊。三十名精英聯手的確能威脅那王隕。便,頭道:“嗯。也好!不過關綠。你必須的小心。三十名黑甲軍精英。千萬別讓他們分散。” 關綠點頭。 “要去。就趕快去”冀鴻喝道。 “跟我走!”關綠一聲令下。立即帶著三十名精英。朝那深潭方向通道趕去。 冀鴻看看自己斷臂。又看了一眼那沸騰熾熱的巖漿湖。若非滕青山。今天。他已經喪命。冀鴻心中暗自嘆息:“斷了右臂。元氣大傷。我年紀這么大。實力定要倒退!唉。統領位置。我該退下了!嗯……新的統領。讓誰繼任的?滕青山?他與我有救命之恩。只是。他資歷太淺。在我黑甲軍時間短!恐怕。我歸元宗那群長老。難信任滕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