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68 爆發的赤鱗獸

第三篇第六十八章爆發的赤鱗獸 九鼎記VIP第三篇第六十八章爆發的赤鱗獸 祝賀歪歪書吧網站整體升級成功!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那個老者在咱們徐陽郡倒是有些名聲。旁邊有人他叫王隕!是咱們徐陽郡范巫城的一個有些權勢的高手。不過……他在咱們范巫城。也就只能上排名前幾。可現在。竟然和《的榜》高手們廝殺沒想到這王隱藏著這么強的實力。” “范巫城內只能排前幾?可他能冀鴻統領青州善水宗的長老“戚艷”相差無幾。這算是接近《的榜》了。” 其他武者聽了也贊嘆唏噓不已。 一個小城內都無法排第一的武者。實力可想而知。按道理。最多算是不錯的一流武者。 “隱藏的夠深!” 不少人暗暗記住了“王隕”這個名字。從今天起。王隕的大名就會迅速的傳播開。 黑白兩位長老聯手對付滕青山。冀鴻銀發老者“王隕”以及那名陰狠的女人“戚艷”三人也彼此廝殺。 在場所有人都沒注巖漿湖。 汩~~ 偶爾有氣泡冒出。熱氣幅散。這一很是常見。就在巖漿湖熾熱的巖漿流深處。一龐然物正隱藏在這熾熱的巖漿流底部。巖漿流緩緩流動著。那可怕的高溫。卻是根本傷不了這龐然大物一絲。 高過兩丈。長足有五丈的龐大身軀還有一條兩丈多長的可怕尾巴。 正是赤鱗獸! 赤鱗獸本來就是火行妖獸。體內的就是火的力量!一旦它吞下“赤火靈果”再一次蛻變。到時候。它將能夠口吐火焰。那火焰威力將比這巖漿流要可怕。能輕易的融金化鐵。連先天強者也畏懼三分。 至于巖漿流對于鱗獸而言它就喜歡熾熱的環境。 從小。它是在熾熱環境下孕育而生。在巖漿流底。對它而言就是洗澡。熾熱對它一點影響都沒有。 在巖漿流底部。它至于能睜開眼睛! 那瞳孔表面的透明隔膜。能輕易承受如此高溫。 完全不同于人類的眼睛。不但能適應高溫。還能在黑暗中。卻像白晝一視物。 它在潛伏著! 作為妖獸它聽力也強的可怕。它的一雙耳朵清晰的聽到上兵器撞擊聲。甚至于能根據聲音。辨別每一個人所在方位。 沒人知道赤鱗獸藏巖漿湖底部。滕青山他們六個人還在廝殺。萬卷書屋W.Wjuan.n提供閱讀## 法。”黑長老和白長老二人目光交流一下。都難掩彼此心中震駭。雖然他們二人。在《的榜》中一個排名第六十九。一個排名第七十。 算是末尾。 可畢竟二人都是《的榜》高手。而且還是在狹窄空間內。 “我的身份不能暴露!”銀發老者“王隕”閃開那戚艷的一刀。““王隕”的生活習慣動作笑容。我是花費了近一年功夫才琢磨清楚。才完全替代他以他的身份生活。過意的日子!一旦我的“王隕”身份暴露。到時候。魏巫崖肯定殺過來!只能跟這群小家伙。多玩玩了。” 王隕一柄長刀。大開大合。威力極大。 就在六大高手彼此廝殺時—— “轟!”平靜緩緩流動的巖漿河流猛的爆炸開! 巖漿四濺連遠在巖漿湖邊上的高手們都驚呼的避讓。可還是有少量巖漿濺過去那熾熱的巖漿落在人身上。那熾熱溫會令衣服瞬間著火。還灼燒皮膚肌肉。可憐被濺上的武者們都痛的慘叫起來。 “啊!”嗤——” 還有肉香味。不過他們還好。只是部分小傷。 在黑色大石頭上的六個人。慘了 “什么東西!”六個人都是大吃一驚。 面對那濺起的巖漿。六大高手都迅疾的閃避開。可是緊接著。他們就看到了一個碩大的頭冒出了巖漿湖面。單單那頭就足有八尺(兩米)長。如此駭人的大頭顱。都比一般成年男子要高了。 “赤鱗獸!”滕青臉色一變。 遠處一片驚呼聲誰都沒想到。鱗獸竟然隱藏在巖漿湖底。 這頭龐大的赤鱗獸冒出頭。通紅的仿佛燈籠一般的大眼睛盯著這六人。那巨大的嘴巴一—— 一大竄巖漿流仿佛利箭一樣迸射向黑色石頭上的六個人。 “這個赤鱗獸。竟然能吞吸巖漿?還能吐?”滕青山震驚不已。赤鱗獸早就習慣高溫。連脆弱的眼球都能抵御。更別說口腔喉嚨了。噴發的巖漿。成扇形。覆向整個黑色大石頭。 六大高手同時躍起。 “轟!” 整個赤鱗獸龐大的軀完全從巖漿流中沖出。那足有兩丈多高。四五丈的仿佛一座小山般的龐大身軀。讓遠處的武者'都驚呼起來。 赤鱗獸那可怕的大嘴巴張開。直接罩向那位來自青州的高手。也是六人中唯一的女人“,艷”。戚艷那有著疤痕的臉上。驚恐的扭曲起來。她怒喝一聲。手中的彎刀劈向襲來的赤鱗獸。 赤鱗獸略微一閃避 彎刀劈在赤鱗獸額頭的鱗甲上。只在那密集鱗片上留下一道白印。赤鱗獸卻是趁機一口咬“戚艷”。 “咔嚓!” 那仿佛鋸子一樣的交錯的鋒利牙齒。將戚艷直接一咬。戚艷的身軀被咬的直接分成兩截一截掉下巖漿。化為飛灰。而另一截直接被這赤鱗獸給吞下肚了。這一幕幾乎所有武者膽寒! 一個照面。戚艷身! 而滕青山他們躍起五人。此刻也落下來。就在們落下。無法借力的過程中。 “呼!”赤鱗獸龐大的身軀轟然撲向五人! 須知。整個黑色石頭表面才一丈多長寬。而赤獸卻是身高過兩丈。長四五丈的龐然大。它這么一撲滕青山五個人只感覺到一座小山壓過來而且赤鱗獸一雙前蹄。鋒利的利爪竟然抓過來! 它沒敢抓滕青山! 在它眼里眼前個人類。滕青山是最有威脅的一個! 利爪上的爪刃。仿佛四柄利刀同刺來。分別罩冀鴻統領和那位白長老。 “鏘!”“鏘!” 赤鱗獸這龐然大物一撲。將五大高手都撲的震飛出去。其中招到利爪攻擊的冀鴻統領和白長老更慘。冀鴻手中長刀震飛了右臂更是被絞成碎塊。鮮血飛濺。而白長老的一條左腿也被的斷裂開。 “滾開!”“滾!” 其他三人都發出了烈攻擊那長老在被撲飛出去的同時。猛的一劍刺在那鱗甲上。可惜。沒一點裂。 滕青山和那銀發老“王隕”二人。卻都發出了猛烈的攻擊! “轟!”滕青山的輪回槍帶著一股令人色變的空氣刺耳呼嘯聲。砸向赤鱗獸。在即將碰到赤鱗獸一間。威力瞬間激增! 而那銀發老者“王隕”手中戰刀。裂長空。猛的劈在赤鱗獸的身軀上。 “吼~~” 赤鱗獸發出疼痛的吼叫聲。龐大的身軀被打的翻滾起來。 滕青山和銀發老者“隕”的攻都令他受傷了。 “好小子。”銀發老者瞥了一眼青山。旁人離的遠。加上滕青山那一招是在最后一間爆發最強威力。 時間極短。遠處的人根本發現不了。也沒那個眼力判斷一槍威力多大。可是這銀發老者卻能判斷出。 “天下間。后天強者中。這滕青山最起碼能排列二十。”銀發老者心中暗道。 赤鱗獸被二人劈的一個翻滾。 滕青山銀發老者被那一撲的沖擊力。加上反震力震的朝湖岸上飛去。 這被撲飛的五人中滕青山銀老者黑長老都是有所準備。借著反震力完全能飛到巖漿湖岸上。可是白長老和冀鴻就慘了他們是重傷。倒著飛向岸邊方。僅僅飛了不遠。就要往下墜。 “老白!”黑長老凄厲喊道。只能眼睜睜看著斷一條腿的白長老。無力掙扎著。最后進巖漿中燃燒起一團火焰! “統領大人!”巖漿湖湖岸上。關綠等一群人驚呼起來。 “統領!”滕青山也是臉色一變。 白長老慘。冀鴻同樣情況糟糕! “我。就要這么死了嗎?”冀鴻倒飛著就要往下墜。他根本沒法子。甚至于冀鴻都感覺一陣火熱從,背傳來。 “統領!”一聲大喝響徹在冀鴻耳朵邊。 冀鴻轉頭看去。 只見一道槍影劈來。仿佛打一個沙袋。這一條槍影抽打在冀鴻的腹部—— 冀鴻整個人被抽的拋飛起。一直飛到遠處的巖漿湖岸上。待的落在的上。冀鴻顧不的喜悅。他震驚看著巖漿湖上空的滕青山:“青山!” “青山!”那關綠震驚了。 巖漿湖湖岸上。不'人盯著那滕山。有震驚的。有欽佩的。也有快意的…… 滕青山抽了冀鴻一下。整個人受到反震力。反方又朝黑色大石頭方向緩緩飛去。 這股反震力明顯不滕青山在距離黑色大石頭還有三丈距離位置。就要往下墜了。下可是就熾熱的巖漿! “青山!”滕青虎急切喊道。 “都統大人!” 黑甲軍軍士們急切喊道。 滕青山猛的一轉身。面朝黑色大石頭方向。隨即笑著猛的揮舞起輪回槍。直接朝下方的巖就是一砸! 輪回槍的扁平菱形頭拍擊在巖上。一股強大的反沖力作用在滕青山身上。滕青山仿一頭雄鷹。再一次撲向巖漿湖中央的黑色大石上。 那黑色大石頭旁邊。鱗獸碩大頭顱冒出巖漿湖。那一雙冰冷的紅色瞳孔正盯著那飛撲的滕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