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九鼎記67 骨肉消融

巖漿湖邊上的一群頂級高手們都蓄勢準備,大家都想\7冒出去吸引人注意力,然后自己再沖出去。大家都抱著這個想法,所以,大家都彼此注意著,卻沒有一個人飛過去。 “嗯?”滕青山猛地轉頭。 “呼!” 青湖島人馬所在方向,一道灰色身影飆射向巖漿湖中央。 “去死吧!”沒有人留手,大量暗器一瞬間劃破長空。 “哈哈……”一陣大笑聲,那灰色身影前亮起一陣刀光,只聽得金屬撞擊聲。大量的暗器便跌落到巖漿流中,迅疾地融化,成為巖漿流的一部分。 “杜九!”滕青山目光凌厲,瞬間辨別出那道身影身份,那一襲灰袍的正是青湖島此次來的第一高手‘杜九’,“嗯,他的背上?”杜九的刀法,明顯要比雷神刀‘吳越’差上一絲。他無法完全擋住四周來的暗器。 他的背部,衣服上有著窟窿,可是窟窿后面,卻是暗金色。 “難道是暗金神鐵的內甲?”滕青山看得暗驚,這暗金神鐵,絕對不比‘萬年寒鐵’差。雖然暗勁寒鐵在鋒利上,比紫光寒鐵略差,可在柔韌性上更勝一籌。更加適合于制造防御戰甲。 可是那價格太昂貴,一般人舍不得。而且,也很難弄到那么多暗金神鐵。 那杜九同樣扔出一本書籍,腳下一踩,借力躍向巖漿湖中央! “杜老九!”冀鴻臉色一變。 “上!”冀鴻猛地一聲低喝。 “呼!”“呼!” 滕青山和冀鴻幾乎一瞬間同時躍起。帶起一陣勁風。飛向那湖中央地黑色大石頭。 呼!呼!呼…… 抓住這一瞬間地不單單是滕青山二人。其他如‘黑白’二老等人。幾乎十余名強者同時躍起。而且反應幾乎一致地。在飛起地同時。一個個擲出手中地暗器。目標都是一個人。在最前面地——杜九! 杜九在最前面,擋住他,其他人才有希望。 “咻!”同樣的,一顆石子從滕青山手中射出。 “哈哈,你們一個都別……”杜九得意的很,手中兩柄短刀迅疾地擋下一個個暗器,在杜九看來,他沖在最前面,自然第一個采摘到黑火靈果。到時候,即使猛地將黑火靈果扔向自己一方人馬所在處。 那黑火靈果也是穩穩得到了。 正當杜九心底美滋滋的時候,“鏘!”一枚石子撞擊禿頂老者‘杜九’的手中短刀上,杜九笑容陡然凝滯了。 那顆石子蘊含的可怕力量,令杜九右手虎口瞬間崩裂,鮮血直流,整個人也因為石子中蘊含的強勁沖擊力,撞擊地整個人身體都一偏,身體這一歪,可就令杜九身體的背部朝向下方了。 肚皮朝上! 這一偏,可就要命了! 須知,他這一偏。第一,飛行軌跡改變了,他現在落下的位置,是滾熱的巖漿流。 而且! 他是肚皮朝上,想扔出東西,借力逃命都沒法子。 “不!”杜九那三角眼中滿是驚恐,猛地一扭腰,借助強大內勁總算轉過來,他總算肚皮朝下了,有機會逃了!可他這一轉身,他就看到已經到眼前的熾熱巖漿流了! 整個臉對著巖漿流,杜九就這么地撲在巖漿流湖面上。 他沒有任何反應的機會! 從被石子撞偏飛開去,到他翻身剛好撲在巖漿流湖面上,不足一個呼吸時間。 “啊!”杜九僅僅發出半聲慘叫,隨即慘叫聲噶然而止! 在巖漿湖上的高手們清晰看到那一幕,清晰看到《地榜》高手‘杜九’,青湖島島主的師傅‘杜九’整個人趴在巖漿流湖面上,頭部埋進巖漿流中,瞬間,便是一團大火,燒的很快,眨眼功夫,骨肉盡皆消融不存在了。 只剩下那戰靴緩緩下沉,還有那暗金色的內甲,在巖漿流中緩緩下沉。 一個高手,瞬間只剩下戰靴、內甲,尸骨無存! “師祖!”在邊上的‘古世友’一聲疾呼。 “誰,誰害死了師祖!”青湖島一群人怒火沖天,都急了。 可是……剛才一瞬間投擲暗器的人太多太多,不但是飛起的高手,連周圍一大群高手都擲出了暗器。在密密麻麻的暗器中,辨別哪個是誰投的。不可能! 甚至于,沒幾個人能靠眼睛看清那顆石子軌跡! 石子,太快! 一代高手‘杜九’,縱橫過百年,就這么死了! 巖漿湖邊上的高手們僅僅是心里感嘆一下,隨即目光就落在了湖中央的黑色石頭上。因為此刻,一群高手幾乎同一刻落在了那黑色大石頭上。高手有這么多,而黑火靈果,僅僅有那么一顆! 歸誰? 所以,殺吧! 柄長刀劈向滕青山,滕青山身體一偏,躲到另外一名)F同時一腳踹向前面那名武者。而前面那名武者迅疾地一閃,手中長劍竟然刺向了一名兩鬢斑白的中年人。 黑色大石頭,長寬一丈有余。 也就是說,大概三米長寬的石頭上,站著十幾個人。那會是什么場景? 滕青山一桿長槍九尺六寸,一揮長槍,就能覆蓋整個黑色大石頭表面。所以說,這場混戰,極為慘烈,極為精細。 “老二,咱們走!”一名老者猛地一個鐵板橋,躲過一刀,隨后腳下猛地一蹬,便旋轉著朝巖漿湖湖邊飛去。短短幾個呼吸時間,這名老者身上已經中刀了。他這還是運氣好的。運氣差的,就慘了。 一柄厚背大刀猛地砍向滕青山。 “找死!”滕青山火從心來,這個手持厚背大刀的光頭壯漢竟然接二連三專門對付自己。滕青山手中長槍一震,仿佛一條長龍,猛地砸在后背大刀上。 勁氣四射! 硬碰硬! “什么!”在滕青山的輪回槍槍桿砸下的一瞬間,那光頭壯漢臉色大變! 在這只有一丈多寬的地方,這么多人廝殺。大家都很少硬碰硬。因為,這些高手一次撞擊,都是數萬斤沖擊力的相撞,這種撞擊產生的反震,都會令人不由自主往后退去。實力厲害的退的少。 實力差的,退的多。 地方小,退一步,很可能就退進巖漿流中。 那光頭壯漢措手不及下,被震得雙腳離地,往后飛拋。而滕青山僅僅退了一步。其實以滕青山實力,連一步都無需退,只是,偽裝還是要的。滕青山避讓開另一名高手的一劍,手中長槍就是朝那光頭大漢一送—— 輪回槍,足有九尺六寸! 光頭壯漢臉色大變,人在半空立即一個旋轉,可剛轉身,他眼角就發現一道幻影射來。 “不!”光頭壯漢忍不住喊道,他連用厚背砍刀格擋。 “蓬!” 輪回槍在刺來一瞬間,槍頭一震,變刺為砸! 猛地砸在光頭壯漢胸膛上,令這光頭壯漢仿佛一顆隕石,轟的一聲,就被砸進巖漿流中。“轟!”一團火焰升起,代表著又一名厲害高手的死去。 “走!” 又有三名受傷的高手,飛離中央的黑色大石頭區域,包括鐵衣門的‘魏蒼龍’!從戰斗到現在,短短片刻,已經近十名高手,或死或者逃離了。 僅僅片刻,上面高手只剩下六個人。 歸元宗有二人——滕青山、冀鴻。 逍遙宮有二人——黑、白二位長老。 一位灰袍銀發,用刀的老者。滕青山根本沒聽說過此人。 第六個人,是一個臉上有著疤痕的老女人。一柄彎刀,使用的神出鬼沒。 “老白!”那黑長老和白長老眼神交流一下,就明白彼此想法。他們知道,此刻在黑色石頭上的六人,對他們威脅最大的就是歸元宗一方。因為歸元宗一方也有兩大高手。他們也是兩個。 至于另外二人,都是獨行的。 “嗤!” 一柄黑色長劍刺向滕青山,滕青山長槍一縮,猛地將這黑色長劍蕩開,可緊接著那柄白色長劍就從身后刺來。 顯然,這黑白兩位長老,想要合力對付滕青山。 一寸長一寸強,不過,在地方狹小,彼此靠的近。那使用長兵器就有些吃虧。許多人在空間小、人密集的地方,槍法威力會下降。 “呼!” 這時候,一道寒光也掠向滕青山,正是那名臉上有著疤痕的老女人,滕青山臉色大變:“這三個人,想要先對付我!”滕青山曾殺死過孟田,聲名在外,大家當然想先要對付《地榜》高手。 “青山,小心。”冀鴻連一揮手中長刀,劈向那名老女人。 滕青山目光一寒,手中的輪回槍一瞬間迅疾如游龍,槍頭和槍桿都可以來防御,只見那兩柄黑白劍影如霜,滕青山的長槍則是靈動迅疾,即使兩方同時有人攻擊,他都能迅疾地擋下對方每一擊。 “看,那滕青山好強啊,一桿長槍竟然能匹敵逍遙宮的‘黑白’兩位長老!” “黑白兩位長老,那可都是《地榜》高手啊,聯手,竟然不能短時間內殺死滕青山。這滕青山的槍法,防御還真厲害。” 一個個人震驚的很。 “黑白二長老、滕青山他們五個人,都是名聲在外,不過那個銀發老頭,什么人物,竟然也能和他們斗的不相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