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66 眾矢之的

“嗤嗤~~”緩緩流動的巖漿,時而幅散出一陣陣熱氣。 在場的武者有幾個過去親眼看過巖漿? 沒有! 連滕青山,兩世經歷也是第一次親眼看到巖漿。這巖漿的威力,將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武者,完全震住了。那七名厲害的武者的結局‘尸骨無存’,讓所有蠢蠢欲動的高手心都冷了下來。 “好驚人的溫度!”滕青山也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這巖漿湖大部分區域,都是表面金黃色巖漿。只有最核心,才是刺眼的白色巖漿。很明顯,白色巖漿溫度達到不可思議地步。不過,就是那金黃色的巖漿,里層溫度估計更高!” 滾熱,熱到能眨眼功夫融化骨頭。 “大家往前沖啊,搶黑火靈果!” “搶靈果,殺!” 那些遠遠在外層,看不到巖漿湖發生一切的武者們,還高喊著,試圖往前沖。 滕青山眉頭一皺瞥了一眼遠處喊殺的武者:“這群搗亂的武者,恐怕各大宗派高手死的越多,他們這些閑散武者才會越高興!”就在這時候,青湖島少島主‘古世友’朗聲喊道:“諸位,這黑火靈果,咱們爭奪。不過,也不能讓外面那群武者搗亂!大家聯手,外圍的人凡是朝里面沖,朝里面擠的,一律殺!” “老朽贊同!”鐵衣門的‘魏蒼龍’第一個喊道。 “贊同。”冀鴻也點頭。 凡是里層的各方人馬都同意下達命令,命令麾下部分人員專門應付外圍,防止外圍有人朝里面沖。 …… 須知,通道僅僅數丈寬。真正能短兵相接的武者,只是少數。 一些小門派、閑散的武者,數量上的確占據絕對優勢。可是,那隊伍可是排到數百丈外了,絕大多數武者在后面,只能高喊。根本無法參戰。而能夠參戰的武者,實在太少。根本無法威脅到各大宗派的精英高手!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各大宗派,隨便派出些精英,將主要通道一擋,輪流上! 頓時,那些妄圖制造混亂,占便宜的武者們不敢動了。 誰動,殺誰! “殺啊!”后面有武者喊。 “你娘的喊什么喊,要沖你去沖。”在前面的武者火了,“你們在后面,坐著看戲,老子拼命?” 誰也不傻!誰也不會為別人拼掉自己寶貴的小命。 “這些武者,沒有統一指揮,怎么能贏?”滕青山看得出來,能交戰場地就那么大,“即使那數千名武者,都不惜姓命和各大宗派高手廝殺。各大宗派加起來近千人。也能將他們殺光!更何況,這些人,大多只是來看熱鬧的。誰愿意丟掉姓命?” 極短時間,混亂的局勢得到了控制。 滕青山一瞥巖漿湖周圍:“各方勢力,加起來近千人。能瞬間參戰的只有兩三百人。” “統領大人。”滕青山看向冀鴻。 “別急,現在誰出頭,誰就是找死!”冀鴻嗤笑道,“沒有絕對無敵實力,還是先忍著點!” 滕青山、關綠站在冀鴻身后。 就在各大勢力高手都在思忖著搶奪方法的時候,忽然,一道幻影飆射向巖漿湖中央,速度極快。幾乎條件反射的,圍在巖漿湖邊上的諸多高手,幾乎過半人都一瞬間扔出了手中的暗器! 或是飛刀之類的,甚至于隨意撿起的石頭。 呼!呼!呼! 大量暗器仿佛一陣旋風,席卷向那道幻影。 “轟隆~~~” 只覺得一連竄的模糊青色刀光亮起,將那道身影完全包裹,只聽得‘鏘’‘鏘’‘鏘’……一陣密集的撞擊聲,抵擋這么多暗器,也令那道身影速度略微緩慢下來。須知這巖漿湖足有數十丈寬。 從邊上,飛到中央,有十余丈距離! “那可就是近三十米!一個一流武者,沒人打擾,全力倒是能勉強飛上去!”滕青山看向那道人影,“可是他,本來能飛上去的,只是受諸多暗器影響了。” “是雷神刀‘吳越’!”一道聲音響起。 正是雷神刀‘吳越’! 名列《地榜》第九的超級強者! 那披散的長發,凌厲的眼神,隨風而飄的空蕩蕩袖子,那一柄閃爍著寒光的長刀。完全說明了他的身份——雷神刀吳越! 藝高人膽大!雷神刀‘吳越’竟然膽敢在諸多高手眼皮底下,奪那黑火靈果! “可惜,一代高手就要就此喪命。”看到這一幕不少人暗自嘆息。 即使是《地榜》高手,一旦掉進巖漿中,也會尸骨無存。 “不對!”滕青山眉頭一皺,遙看那在半空中的雷神刀‘吳越’。 “咻!”那吳越眼神中沒絲毫驚慌,他左手從懷中閃電般取出一本書籍,旋轉著朝前一扔。書籍盤旋著,而吳越那矯捷的身影落下時候,一腳踩在書籍上。 “呼!” 書籍被踩得猛地墜入巖漿中,“蓬!”巖漿流表面憑空就是一團火焰,書籍化為飛灰。 而吳越也借那一踩之力,又飛了數丈,直接落向巖漿湖中央那一塊黑色大石頭。 說來緩慢,實則快捷迅速! “不好!”冀鴻、魏蒼龍、古世友、杜九、黑白兩位長老……一大群高手們臉色都是一變,以《地榜》第九的實力,吳越一旦能立足,腳下有憑依。那數十丈外的眾人,將根本無法威脅到他。 即使很難威脅到,大家也不遠眼睜睜看著他成功。 “呼!”“呼!”“呼!”…… 大量暗器再一次席卷向那雷神刀‘吳越’,在巖漿湖邊上的滕青山,手中也拿著一柄飛刀,目光凌厲盯著那道身影:“吳越!雖然我對你有好感,可是……關鍵時候,我也不能再留手了。” 就在滕青山看準機會,準備要出手時—— “啊!”低沉,從喉嚨中迸發出的慘叫聲響起。 只見那雷神刀‘吳越’一腳剛踩到那黑色大石頭上,“呼!”那右腳便冒出了火焰,著火了!那雷神刀‘吳越’甚至于都來不及上前兩步,采摘下黑火靈果!只見那雷神刀‘吳越’就在右腳剛落在石頭上的同時—— 一蹬! 竟然又迅速地飛竄向漿湖湖邊方向,手中長刀也迅即撥開眾多暗器。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 “滾開!”吳越一聲咆哮,猛地一揮刀,他所飛的方向武者們立即暴退,吳越直接一個翻滾,而后盤膝落地,同時抓起自己右腳。只見那右腳的鞋子早就燃燒掉了,而右腳的皮肉也燒地通紅,鮮血淋漓,隱隱還看到腳趾骨。 所有人都驚呆了! 滕青山也吃驚看向巖漿湖中央的黑色大石頭:“那吳越,一腳落上去,然后立即一蹬腳,返回去。就這過程,他腳在那黑色石頭上,絕對不足一秒!就這短暫時間,就將一個一流武者的腳,燒成這樣!” 所有人傻眼了! 那黑色石頭上,燙到這么可怕地步,怎么辦? 滕青山目光落在黑色石頭周圍,那汩汩不斷冒起的白色巖漿:“是了!那個黑色石頭,似乎是堵在巖漿地底通道眼上!周圍正不斷冒出白色巖漿,那白色巖漿,溫度高到不可思議地步。而這黑色石頭,成年累月和白色巖漿接觸,怎么會不高溫?” 鋼鐵導熱,是很夸張的。 那黑色石頭,估計是類似于‘萬年寒鐵’那種稀有的礦石材料。肯定擅長導熱!否則,不可能燙到如此地步。 “白色巖漿燙到極致。這黑色石頭,外表看很普通,可是石頭表面溫度,最起碼有幾百度!”滕青山如此推斷。 …… “快,將寒鐵戰靴給我!” 遠處古世友的聲音傳來,此刻,不少高手都開始換靴子了。 “那石頭燙成那樣,普通的皮革靴子一上去就著火燒掉,得靠咱們黑甲軍的戰靴啊。”冀鴻笑著說道,黑甲軍高手有統一的重甲裝備,不單單身上,連腳上、脖子、頭上都有裝備。 頭盔、護脖、戰靴,那戰靴也同樣能抵御刀劍。 滕青山、冀鴻、關綠三人,都是穿著戰靴!冀鴻、關綠二人的戰靴,甚至于混有玄鐵,滕青山腳上戰靴,也混有千年寒鐵材質。這種珍貴材料的戰靴,那些高溫,不可能燒起來。連融化都不可能。 “那雷神刀‘吳越’孤家寡人一個,穿的是普通的革靴。這踩上去,還真夠倒霉的。”冀鴻笑著。 滕青山環顧著周圍,周圍不少高手都在換靴子,好的鋼鐵戰靴穿起來,很重。對腳的壓力較大。所以除了軍隊,一般內勁高手,都是穿舒服的革靴。 “青山、關綠!”冀鴻壓低聲音道,“現在大家都蠢蠢欲動,咱們這點實力,絕對不能當出頭鳥!不過……大家都快忍不住了。一旦都沖起來。關綠,你在這。青山跟我殺過去!搶奪那黑火靈果、黑火靈根!” 關綠眉頭一皺:“我……” 冀鴻臉色一沉,關綠便不吭聲了,只是看了滕青山一眼。 冀鴻環顧周圍,其他高手們同樣蓄勢,冀鴻壓低聲音道:“青山,等會兒可要拼一把!如果得了黑火靈果,宗主很可能就給你!如果咱們只是得到黑火靈根……那玩意,宗主也看不上。所以,咱們最重要就盯著那黑火靈果!” “是。”滕青山手持輪回槍,低沉應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