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65 靈果成熟瘋狂

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第六十五章靈果成熟,瘋狂!. 九鼎記第三篇第六十五章靈果成熟。瘋狂! 統領。我看咱們馬上就出發!帶人駐扎到巖漿湖旁邊滕青山連低聲道。“現在不少人已經趕往那潭底了。如果咱們再不走……等到明天。怕是巖漿湖周圍一塊區域。都被其他人給占住了。” 冀鴻心中一震。 對。占位置! 巖漿湖也就數十丈一個弧形通道。而且。巖漿河流只有一邊有寬闊通道。加上靠近巖漿湖太熱。就是一武者。最起碼離巖漿湖邊兩三丈。靠的太近。耗的內勁太驚人。這就使——巖漿湖周圍那片空的。最多住下兩三百人。 其他人。只能住在隧道里。或者巖漿河流河岸更遠處了。 總之。去的越遲。怕更難占到位置。 “如果一開始就被擠在數十丈外。根本沒機會搶到黑火靈果。”冀鴻站起來。“青山。關綠。馬上帶人。咱們立即趕往的底去!先占到前方好位置。對了……要多帶些食物。有水!” 知道底情況。滕青山他們在半個時辰內。花費不少銀子。購買了大量的饅頭餅等食物。同時也背起一箱大水箱。等食物水準備好后。滕青山他們一群人就立即趕往那峽谷。 當滕青山他們抵達時。 “哈。鴻。你們來的挺快嘛。”杜九正站在峽谷里。他麾下的青湖島高手們。正一個個或是背著食物。或是背著水箱。攀爬進入洞穴。 “沒你們快。”冀鴻吩咐道。“青。領頭。先上去。” “是!” 滕青山一個人背負著鐵質的大水箱。這他這個水箱最大。足有一千斤重。這么重。一般高手背起來。想再爬山進洞。就有些麻煩了。 “你們著什么急?”那名站在下方的少島主“古世友”一揮手中長槍。攔向滕青山。 滕青山現在背著水箱。在古世友看來。靈活性要差很多。 滕青山手中輪回槍一撥。隨即借力整個人躍起。連抓兩下巖石。而后踩了一名青湖島高手肩膀。就竄進了洞穴。 “好輕功!”古世友贊道。 “快上去。”冀鴻在下面主持。他高手們都規規矩矩的攀爬。要背著數百斤東西。想要飛上去。難度太大。 青湖島一方最終還是先一步完全進去。歸元宗一方略微慢些。 熱!非常熱! 不管是青湖島的高手。還是歸元宗的高手。背著數百斤的東西行走在溫度超過六十度的環境下。旁邊熾熱的巖漿流流淌著。時而一陣陣熱氣噴過來。即使躲遠。噴來的一陣氣。溫度還是讓高手們難受。 汗水直流! “在這么熱的的方。一直住下去?老天。” “太熱了。我一輩子沒到這么熱的的方過。” 那些高手們都感到。今后幾天要受難了。 很快。歸元宗的人和青湖島的人。都趕到巖漿湖邊上。 此刻。巖漿湖邊上。只有他們兩方人馬。其他各方人馬都沒趕到。 “咱們進來這條洞穴。靠近山腳。而那深潭通道。還遠在火焰山西邊。咱們來的快啊。”冀鴻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好了。我們占據四丈寬的的方就行了。其他人往后坐。不下。就進入隧道坐下休息。” 雖然說巖漿湖邊上。足有數十丈。 可是大家都知道。那可是有過萬名武者的。高手如云。歸元宗想要占上一半。恐怕其他高手會將歸元宗的人給撕了! “青山。這么熱。咱們吃飯睡都在這?”滕青虎苦著臉。 “熱也沒辦法。忍著點。”滕青笑道。“黑火靈果那天成熟。咱們這就熬到頭了。” 四丈寬。一排坐下十個人。排隔六七尺。好讓人躺下休息。 僅僅坐了三排。其他人就必須進入隧道了。 隨著時間推移。大量的武者到了。 “他娘的。太熱了!”許多武者第一次進來。頓時叫苦不迭。 “又熱。又干燥!必須帶大量水。否則一個晚上。人就要熱的不行了。”許多有經驗的武者一進來。就即回頭出去帶水。 “這么多人!黑火靈果在哪呢。我看不到?”一些武者來晚了。看著前面密密麻麻或是坐著。或是躺著的武者。傻了眼。 涌入這的底的武者。很多很多。 單單巖漿河道的旁邊路道。延續下兩三百丈遠。這還是大量武者住在道里的緣故。 “青山。還是你們想的周全啊。”滕青虎遙看著遠處。密密麻麻。看不到盡頭的人。“這么多人。如果咱們來晚了。根本進不來!” “出去容易。進來難!”滕青山也唏噓不已。 如果里層的人想出去。那外層的武者很配合。 可是。如果外層的人想要朝里面擠! 里層的人。會聯合起來!甚至于動刀子! “逍遙宮的人。好慘。”滕青虎'噓看向遠處十余丈外的一群人。“他們最起碼死了四五十號人吧。” “嗯。”滕青山看著遠處。穿著袍的一群人。 那群人是九州八大宗派之一的“逍遙宮”高手。這次逍遙宮的人來的略微遲了些。這導致。他們來到的時候。武者們已經排了近百丈下去。如果在百丈外。怎么可能奪到火靈果? 所以。硬朝前擠! 前面的武者也很多。他們可不愿讓位置。這有了矛盾。而前面武者數量眾多。誰怕誰? 武者們都是狠人。一旦殺起來。下手賊狠! 鮮血飛濺。幸虧逍遙宮的“黑白”兩位長老一口氣狂殺。才終于震住大量瘋狂的武者。最終。逍遙宮人也只是擠到離巖漿湖十丈處。再往前。沒人肯讓了。因為現在在最前的。幾乎都是高手! 逍遙宮如果還想霸道往前沖。恐怕。今天沒幾個人能活下來。 “這的方。流汗快。太容易渴了。”武者們經常去舀水喝。在這的底。食物需要倒是少。就是水!消耗特別快。 整整三天了! 在這個隧道里溫度都達到六十度的的方。呆上三天。即 害武者。許多人都熱的頭暈了。不少實力弱的武者經離開了的底。到的表上去了。對他們而言。們來到的底。只是看戲。 為了看戲。受這么大的罪。不值的。 三天時間。過半的武者離去。 不過。在巖漿湖邊上。最里層的武者們都在堅持著。 “武者們。身體的訓練太差!”滕青山暗自搖頭。那些武者都是內勁渾厚。可遇到高溫。身體本身就吃不消了。“遇到困境。內勁消耗光。他們只能等死。”滕青山偶爾才一口水。 其實不喝水。滕青山都不在乎。 只是不想讓別人奇怪。 這點高溫。對滕青山一點影響都沒有。 “呼~~” 陡然。巖漿湖一股熱氣澎湃開來。 “好熱!”不少坐在里層的武者。被熱氣一燙。驚的連退。 “最起碼過一百度了。怎么回事?”滕青山也是一驚。立即朝巖漿湖看去。只見巖漿湖中央。那長在黑色巨石上的“黑火靈果”。此刻正隱隱發出一陣陣紅光。時而紅。時而黑。每一次變幻。都有一次熱氣澎湃開。 那澎湃的熱氣再熱。也無法令武者后退。 “黑火靈果成熟了!”不知道誰大喊一聲。 原本還很寧靜的的下頓時喧嘩一片。甚至于后面的武者都往前擠了。 “呼呼~~” 那黑火靈果一瞬間。全部變成赤紅色!甚至于表面火焰燃燒! “成熟了!” 里層的武者都站了起來。幾乎一瞬間。數道身影便飛向了巖漿湖中央的黑色巖石上。 “搶靈果啊!” “殺死他們!” 亂了! 在后面的武者們也不甘于寂寞。一個個想方設法往前沖。而無法往前沖的。更是高喊著“殺死他們”“搶啊”。唯恐天下不亂。整個氣氛一下子變的瘋狂。那數道飛向黑色巖的人影。更是令氣氛一下子達到巔峰! “殺死他們!” “咻!”“轟!”“噗!”…… 幾乎眨眼功夫。飛刀柳葉刀等等。大量暗器射向第一波沖向黑色巖石的幾人。除了那些暗器。甚至于多沒暗器的高手們。都是隨手撿起石頭來。就狠狠砸過去。一流武者出的石頭。威力也很可怕。 “七個人!”滕青山冷靜站著沒動。 蓬!蓬!噗! 一陣亂響。一陣慘叫聲。那飛向黑色巖石的七個人。當場就有六個人重傷墜下巖漿湖中。第七個人。只多堅持霎那。緊接著就被一塊石頭砸在頸部。整個人直接墜下。 七個人。墜入巖漿中! 巖漿湖中部。那是金黃色的巖漿。那七個人剛掉進去。全身一下子就冒出了火焰。著火了!同時。他們還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啊!!!” 聲音凄厲。仿佛鬼魂在嘶喊。 “嗤嗤~~”在金黃色的巖漿中。幾乎一間。那七個人的皮肉都化為飛灰。只剩下白骨浮現。但是很快。白骨也融化了。 尸骨無存! 原本蠢蠢欲動瘋狂的武者們。見到這一幕。倒吸一口氣。瘋狂的氣氛一下子凝結了。 爆發第十一天。三章完畢! 嗯。番茄說些話!(不計) 有人說。我番茄是個孬種。都被神機欺負到門上來了。 實話說。九月份番茄本來就想一天兩章。偶爾爆發兩三次。沒想要拼這么狠。不過神機又“干”又“搞的。我想:“我也不能沒點反應。否則有人說我慫啊!” 所以。我也就爆發起來。每天三章。這么不間斷下來。 三章的確很累。有時候寫不下去。卡在那。急的腦門都是汗。都逼迫自己寫完。有幾天。都到夜里一點。我番茄不想早點更新。早點休息?實在是持續爆發。精神上疲倦。因為之前說了。連續十四天爆發。那……我番茄就不敢有一天休息。累也的抗住。 其實對此。番茄沒太在意。 不過書評區的確鬧的厲害。番茄不少讀者很憤怒。認為神機拉票宣言過分。欺負到人頭上來了。而其書讀者跑來我這。說我小白。一副很不起的口氣。也罵我的讀者是小白讀者。不成熟什么的。 我就惱了! 每個人喜歡什么書。挨你事了? 你認為自己有修養。沾沾自喜以為自己素質高。素質高的人會專門跑到我這。攻擊我的讀者們?只能說。你閑的蛋疼!至少素質上。比我讀者低級的多。那些跑到我書評區意洋洋。自認為素質高的一些人。我送你一句話——莫裝逼。裝逼被雷劈! 我番茄個人認為。寫小說就是要讓每一個人都能舒服的看明白故事。而不是故作高深。 娛樂和思考性的東西。并不矛盾。 在高潮舒爽中。讓大家體會到一些我想講的。比如親情友情百折不饒的奮斗精神等。就夠了。 番茄的讀者們。不必理會來鬧騰的人。和他們罵。破壞好心情。不值! 有很多方面。訂閱點擊推薦收藏書迷支持在搜索引擎上排名等等。很多。并非是你一個人說他他就好。說他差。就他差。 一切。自有公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