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64 殺死他們

第三篇第三篇第六十四章殺死他們! 頂老者一窒,說不出話來。㈦星閣。 “冀鴻!”古世友笑著開口,“我師祖這么隨口詐你一下,你就說出來,那藤曼是你們編織的!嗯……看來,如今知道這黑火靈果在這的,就你歸元宗和我青湖島的!那這就好辦了,你歸元宗就別跟我們爭了,我們青湖島,事后定會重謝你們。” 冀鴻臉色一沉:“少島主,這話說的不好聽!怎么,我歸元宗,像缺銀子的嗎?” 那禿頂老者臉色冰冷喝道:“冀鴻,我跟你好說,你別給臉不要臉!我杜九,就在這明說了,這黑火靈果、黑火靈根都是我青湖島的。你歸元宗,一片葉子都別想得到!你如果還糾纏……” 禿頂老者三角眼中寒光閃爍,同時‘鏘’的一聲,拔出了腰間的兩柄短刀。 “冀鴻,奉勸你一句,還是乖乖轉身回去。”禿頂老者左右手各持一柄短刀。 冀鴻臉色難看,滕青山和關綠彼此相視一眼。 “‘生死刀’杜九!《地榜》排名第十七,青湖島島主的師傅!”滕青山很清楚對方身份,論實力,滕青山絲毫沒在乎過這個生死刀‘杜九’,排名前二十,滕青山一桿輪回槍絕對能將其擊殺。 只是…… 對方是青湖島島主的師傅!如今青湖島島主,那可是先天強者,稱霸揚州的梟雄人物。 誰敢殺他師傅? “杜老九!”冀鴻有些惱怒。 “冀鴻。看在咱們年輕時也有一番交情份上。我給你退路。你可別以為我不敢下手!你們三人中實力最強地應該是那‘滕青山’吧。哼。殺死孟田。實力是不錯。不過。跟我比。差遠了!”禿頂老者冷漠道。“我數到三。你們再不走。別怪我無情!” 生死刀杜九。那絕對是蠻橫、冷酷地一個人物。 天下間誰不知? “統領大人。”滕青山、關綠都看向冀鴻。 冀鴻咬牙。 滕青山心底卻有些焦急:“如果這冀鴻,真的將黑火靈果讓給對方。那黑火靈根,就難奪了!我有把握殺那杜九,可是……冀鴻卻不知道,我有這份實力!”對,冀鴻是不清楚滕青山真實實力。 “一!”杜九冷漠喊道。 眼前形勢,逼迫冀鴻一咬牙,喝道:“咱們走!” “走?”滕青山有些急。 “冀鴻,冀統領!那就謝謝你們歸元宗了。 不過……我不想我們一出去,就聽到黑火靈果所在處消息亂傳播。(七#星#閣首&發)如果消息真泄露,我只能懷疑你們。”那古世友聲音傳來,“那就破壞感情了。” 冀鴻的確抱著出去后,就泄露消息。 反正對方抓不住他把柄。 可聽古世友這么一說,冀鴻猛地掉頭,盯著古世友、杜九三人:“杜老九……這做人可不能太過分!今天你們夠狠,不過……哼,這做人這么過分,是要遭到報應的!” “報應?”杜九一雙三角眼,陰毒的目光掃過滕青山三人,“就你們三個!” “師伯祖!”關綠低聲道。 “統領大人!”滕青山也急切喊道,一副氣急的樣子。滕青山只是十七歲青年,十七歲,正是火氣十足的年紀,再沉穩的年輕人,這時候忍不住怒火也正常。 滕青山可不想就這么回頭,那黑火靈根他是勢在必得:“最好能現在動手,如果冀鴻不同意,那奪取黑火靈根,我只能暗地里進行了。” 冀鴻臉色一沉:“青山,關綠,我們走!” 滕青山、關綠二人只能忍著,跟在冀鴻身后。 古世友、杜九他們三人都笑了,那站在一邊的烏卻是陪笑著。 “杜老前輩,果真厲害,歸元宗的人竟然就這么走了。”烏奉承道。 禿頂老者臉上浮現一絲得色。 自從他的弟子達到先天,而后成為青湖島島主后,他的地位也水漲船高。加上又是名列《地榜》高手,在青湖島上,他地位極高。這飛揚跋扈慣了,誰敢惹他? “哈哈,大當家,前面就是黑火靈果所在了!”一陣很細微的笑聲從遠處傳來。 青湖島一方的三人都愣住了。 都轉頭看向另外一個方向。須知,那巖漿湖是朝兩邊流淌的,滕青山他們是從左邊的巖漿流喝道,走到巖漿湖那。而此刻發出聲音的,竟然是右邊方向。 “這一邊,有人進來了?”禿頂老者怔住了。 “烏。”古世友看向烏。 “我,我不知道啊。”烏連搖頭,這可是他第一次進入地底,怎么知道另一邊盡頭是什么呢? 禿頂老者壓低聲音道:“現在別管其他,咱們先過去。” 頓時,青湖島三人悄悄地朝右邊前進,明顯比左邊更寬敞,通道雖然曲折,可是因為太寬敞,令青湖島人才走了數十丈,就看到了遠處另一方人馬。 雙方彼此相距大概五十丈! “是青湖島的!快逃!”對方一群人,其中一人猛 大喊,頓時那群人毫不猶豫落荒而逃! “殺死他們!!!”禿頂老者一聲怒喝,立即飛速沖過去。古世友和他師伯,也立即飛速趕過去。遠處一群人逃命速度都只是一般,而青湖島一方,那都是后天中的絕頂高手,飛速拉近距離。 原本一肚子火,正沿著路回頭走的冀鴻、滕青山、關綠三人,當然聽到了這兩聲大喊。 “是青湖島的!” “殺死他們!” 滕青山、冀鴻、關綠三人彼此相視! “有另外一批人。”關綠怔怔說道。 “回去!”冀鴻連一聲低喝,三人立即轉身,又朝青湖島一方那邊趕過去。 一路飛奔。 “前面正在廝殺!”雖然道路曲折,可是滕青山已經聽到不遠處的廝殺聲。論速度,歸元宗三人比青湖島三人,相差無幾。不過青湖島三人正在和對方廝殺,自然慢了下來。很快—— 滕青山他們已經看清楚遠處廝殺的場景。 “大當家,你快逃!”其中一個壯漢嘶喊著,竟然在中刀的時候,還死死抱住青湖島那位師伯的腳。 一蹬腳,這位師伯冷漠的一腳踩裂那壯漢的頭顱,紅的白的緩緩流出。隨后那位師伯也飛速繼續殺過去。 “三弟!”那位大當家已經跑到數十丈外了,他回頭一看,眼淚都流下了。 “大當家,快逃。”其他人也不要命地攔截,那位大當家顯然輕功很不錯,立即飛速奔逃。 古世友急躁地要追,可是那些人都不怕死地攔截過來,這些馬賊都是亡命之徒,一個個手段也陰狠。或是用石灰粉,或是扔暗器,甚至于不顧性命地纏住他們。即使是《地榜》高手,面對這些馬賊精英不顧性命攔截,速度也是受到影響的。 鮮血飛濺,青湖島三人終于闖出了那十數人的阻攔,他們已經看不到那位大當家的影子了,只能一路朝下追。 “三岔口!”青湖島三人站在三岔口,看著前方兩條道,不知道往哪邊追了。 “哈哈,杜老九。那個馬賊首領,輕功比你們差了不太多。有一群亡命之徒為他攔截,他早逃掉了。”這時候,冀鴻他們三人也到了,冀鴻只覺得心里暢快的很:“人算不如天算!你青湖島,注定沒那個命!” 看著歸元宗三人,青湖島三人只是哼一聲,便轉頭走了。 “竟然還有一條通道!”滕青山驚嘆一聲。 關綠冰冷道:“還有一條通道就對了!咱們來的那條通道洞穴,只有一丈高點。而那赤鱗獸現在應該有兩丈多高,幼時,它能從咱們來的那條通道進來。可長大了,它就沒法從那進來了。所以,肯定還有一條更寬敞的通道!” 滕青山也驚醒。 赤鱗獸肯定要來吃黑火靈果,所以,定有一天能容赤鱗獸進來的通道。 “之前竟然沒注意到這點!”滕青山暗道。 “不過也好。”滕青山心底暗喜,“到時候魚龍混雜,我更好下手。以我的手段,在一片混亂下,弄到黑火靈根,十拿九穩。” 一名扎著三根小辮子的壯漢從潭水湖面中冒出頭,他雙眼通紅:“三弟,阿虎……你們,啊!”這些生死兄弟,為了他這個大哥都失去了性命。 這壯漢雙眼通紅,咬牙切齒,恨聲道:“青湖島!此仇不報,我死也不安!嗯……黑火靈果,這黑火靈果,你們休想獨占!” 傍晚,滕青山一大群人正在山腳下吃飯。 就在這時候,原來傳來聲音——“聽說了嗎?有人在火焰山西邊,那個有飛猴石的山峰下方,深潭里發現一個水底通道。沖入地底通道,最后能發現一條寬闊的地底隧道。走上兩三里地,就發現巖漿流,再走上兩里地,就是黑火靈果所在了。” “飛猴石?上次咱們搜索還路過那,那深潭我還進去洗了一個澡。那個大深潭?潭底有一個水底通道?” “傳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少人都已經開始過去看了呢。” “怎么馬上也過去看看。” 滕青山、冀鴻、關綠三人相視一眼。 “這另一條通道的通道口,竟然是潭底。”冀鴻感嘆道。 “這消息,那就是那位‘大當家’泄露的,短短兩三個時辰,這么多人都知道了,傳的還真快。”滕青山感嘆道,關綠臉上也點頭道:“看來……這黑火靈果、黑火靈根,誰想要獨占,難了。” 當這消息完全傳播開,就決定了一件事情。 黑火靈果的爭奪,將是一場混戰! 一個個明里的高手,暗里的強者,等黑火靈果成熟,就會真正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