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63 遭遇

//一個單身木乃伊的地盤查看文章九鼎記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第六十三章遭遇2009092900:45火焰山山腳下,營帳連成一片。 正午時分,大多數武都在吃著午飯,也有一些人吃完后,在樹蔭下乘涼。 嗯,那青湖島少島主‘古世友’出來了!烏心中一喜,他一直盯著青湖島一方營帳所在處,立即悄然迎上去。此刻那古世友持著一桿長槍,依靠在一棵低矮大樹旁,閉眼養神。 這烏剛要靠近,在古世友旁邊的兩名高手立即冷眼看向他。 可烏絲毫不怕,反而繼續前進。 須知,少島主‘古世友’休息的地方,周圍十余丈內都不敢有其他人靠近,唯恐惹得‘青湖島’高手們不高興。 快滾開。其中一個高手低聲喝道。 少島主。烏卻喊道。 古世友睜開眼睛,淡淡看了一眼烏,臉上浮現一絲笑意:我似乎不認識你! 烏壓低聲音道:少島主,我這有一個大秘密告訴你! 什么秘密?古世友心中一動,走了過來。 烏嘿嘿一笑。在古世友身前。小聲說道:黑火靈果所在地地秘密!古世友眼睛瞇起。目光如同冰冷刀鋒鎖定這烏。 烏卻憨憨一笑:少島主。我是一個小人物。現在。連一本兵器秘籍都沒有呢。連內勁秘籍都是不入流地。 古世友略微思忖。便說道:你想要何種兵器秘籍。 最好彎刀地!烏連說道。我手上這種。 烏將腰間地彎刀給古世友看。 彎刀……古世友笑了。如果你說地是真地。嗯。我地護衛那。剛好有一本人級秘籍《狂風刀》。這本秘籍內有配套地內勁心法。 烏心中狂喜。 人級秘籍? 他在天下間闖蕩,所練的一本秘籍,是不入流的內勁秘籍。至于刀法,更是偷看別人練,隨意地學些招式。他這樣的實力……在武中算是最低層次。就是有幾手莊稼把式的三流武,都能威脅到他。 你先帶我去,如果真的有黑火靈果,秘籍我給你。古世友說道。 其實是不是有黑火靈果,我沒十成把握。烏又說道,丑話得說在前面。 古世友頓時臉色一沉:你耍我! 不,不!烏連道,我無意中,偷看到那歸元宗的冀鴻統領、滕青山都統,還有一個女子,他們三個悄悄進入了一個隱秘的地方。而且他們進去前非常小心,顯得很是神秘。他們三人,不去找黑火靈果,卻進入那么隱秘的地方。十有,是黑火靈果所在地。 古世友臉色這才好看些。 歸元宗……古世友隨即又看向烏,那隱秘地方,在哪? 少島主,那秘籍……烏連道。 當然會給你。古世友哼了聲,一本秘籍,我還沒放在眼里。到了那,我自會給你。 烏嘿嘿笑道:少島主,你地位高,我就一個小人物,你給了我秘籍,還怕我欺騙你? 古世友略微沉吟:那也好!走,先隨我進賬……待到下午,一起進山的時候,你帶我們過去! 是,是。烏連應道。 心底烏卻是狂喜:哈哈,我烏總算得到一本好內勁心法,好的刀法秘籍了!我也能咸魚翻身了。那王老三上次辱我,他娘的,等我刀法成了,一定找他報仇!隨即乖乖地進入青湖島的營帳中。 下午,峽谷底部一共有四個人,除了‘烏’外,就是古世友,一名略胖的中年人,以及生就一雙三角眼、禿頂的老。歸元宗黑甲軍軍士也就第一天,潛伏在草叢中蹲守那精瘦漢子出現。而后來,為了不暴露,黑甲軍軍士們也不敢總是在這。 一旦被人現,黑甲軍人總是在峽谷,容易引起懷疑。 所以,還是裝作在外面搜索的樣子。 看,就那!烏朝上方一指。 隱秘洞穴,在那?那三角眼、白禿頂老仰頭一看,隨即整個人一躍,仿佛一頭老鷹,到了崖壁上,抓著藤曼,略微一查看,便現了旁邊隱藏在藤曼后面的大洞穴,禿頂老朝下方點點頭。 哈哈,還真有一個隱秘洞穴,這么隱秘,還真可能是真的。 頓時肥胖中年人拎著烏,在崖壁上點了數下,便飛到洞穴中。古世友也緊跟而入。 烏也未曾進來過,他們一行四人只能小心謹慎地不斷前進,先是沿著裂縫下到地底,隨后透過水霧,來到巖漿流岸邊。他們也不敢胡亂闖入旁邊陰暗不可測的隧道,只是一路朝前進。 不斷前進,直至到了那巖漿湖! 汨汨白的刺眼巖漿,以那塊湖中央的黑色巨石為中心,如泉水般不斷朝外冒。沸騰的熱氣,令在巖漿湖邊上的四人都是一頭熱汗。 肥胖中年人驚喜看著黑色石塊上的‘黑火靈果’,大T哈,是黑火靈果!就是黑火靈果! 那禿頂老臉上也浮現一絲冷笑:哼,那歸元宗走了大運,竟然搶先現!不過,這黑火靈果是咱們青湖島的。就在這時候,一道聲音響起三位大人,我有一句話得說一聲。一道略顫的聲音響起。 三人轉頭看去,說話的正是泄露消息的烏。 這人不必留了。禿頂老已經準備出手。 這種知道秘密的人,死了,才是最好的保密辦法。 青湖島三位大人!之前小的,唯恐大人們殺小人滅口。所以,小人留了一手。烏尷尬一笑,如果小人今天晚上不能活著回去,那……這黑火靈果藏處的秘密,肯定會被現,傳開去! 古世友三人臉色都變了。 三位大人饒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烏連道,我一旦回去,這消息絕對傳不出去! 哼。那禿頂老冷哼一聲。 在這個年頭,誰也不是傻瓜!禿頂老、古世友他們三人,任何一人都能輕易殺死烏。可是現在,卻不敢了。誰也不知道……烏到底暗地里弄了什么手段。一旦到時候真的消息傳播。 他們可就白忙活了。 我們青湖島的人,當然不會不守信。禿頂老冷哼道,不過,在黑火靈果成熟前,你必須呆在我青湖島營帳。 行,行。烏連點頭。 師伯,師祖!古世友看著那黑火靈果,眼中有著一絲熾熱,那歸元宗也知道黑火靈果在這。到時候……歸元宗的人,跟咱們搶奪這黑火靈果,怎么辦? 他們敢!那白禿頂老冷哼一聲,三角眼中冷光閃爍,小小歸元宗,也敢和我青湖島爭?如果他們真的不識相,直接對他們下辣手。搶奪黑火靈果,他們就是死,也是實力不如人。死了三個人,他們歸元宗,敢跟我青湖島叫板? 古世友和那略胖中年人只能點頭應是,這次對外宣稱是古世友帶領人馬,其實這支人馬中第一高手,是古世友的師祖‘杜九’。 這時,滕青山、冀鴻、關綠三人正沿著大裂縫上,抓著連在一起的藤曼,迅速地朝下滑。 一片漆黑。 三人接連落地,聞著那硫磺氣息,三人熟悉地步入白霧中。 青山,我看啊,再過幾天,那黑火靈果就差不多成熟了。冀鴻一邊走著,還說著,臉上滿是笑容。顯然心情很好。 嗯,小心地熬過這幾天,黑火靈果咱們就有希望奪到手。滕青山他們不斷前進。 巖漿緩緩流動著,熾熱的氣流朝四周沖擊著。 古世友擦拭了額頭的汗水:師祖、師伯,咱們先回去吧。 以后每天來兩次。那白禿頂老說著也轉身,這三人便和烏一起,沿著回頭路走,可剛走幾步,就現前面彎角處,滕青山、冀鴻、關綠三人身影出現在視線范圍內。青湖島一方古世友三人怔住了。 滕青山他們三人也愣住了! 烏看看兩邊的人,傻眼了! 他們竟然這時候進來!古世友沒想到,對方也這時候進來。 青湖島一方三人雖然吃驚,可好歹心里有準備。 可滕青山三人,可一點沒心理準備。在他們眼里,都是掌中之物的黑火靈果,關鍵時候,青湖島的人竟然摻雜進來了。 青湖島的人,竟然也進來了!冀鴻臉色大變。 這下,麻煩了。滕青山眉頭皺起。 哈哈……那白禿頂老笑了起來,冀鴻,你們運氣不錯嘛!竟然也能現這里。不過……這地方,我青湖島已經現了半月有余。 這先來先得,這黑火靈果,就該為我青湖島得到! 古世友、肥胖中年人站在禿頂老兩側。 杜老九!冀鴻卻是怒道,你在半個月前就進來了?我問你,你怎么下的那足有百丈深的裂縫? 禿頂老一怔,他們是順著那藤曼下來的! 杜老九,你撒謊也不眨一下眼!你說先來先得!那藤曼就是我們的人編的!冀鴻聲音很大,盯著那禿頂老。烏看著雙方爭吵,暗道:這藤曼都是人家編的,你青湖島的人怎么可能比歸元宗的人還更早進來?撒謊,都一下子被人戳穿了! 禿頂老臉色頓時難看了。 藤曼是我們的人編的,第一進這里的,當然是我歸元宗的人。冀鴻冷漠道,你剛才可是說了,先來先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