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62 獨占

漿湖,刺眼的白色巖漿汨汨翻滾。 滕青山從旁邊黑暗的隧道中走出來,杜洪連道:“都統,追到那小子了嗎?” “這里面隧道,岔道太多,就是一個迷宮。而且一片漆黑……”滕青山搖搖頭,隨即吩咐道,“好了,暫時別管那人了。現在已經發現‘黑火靈果’,不過顯然距離黑火靈果成熟,還有些日子,咱們先回去。” “嗯,這事得稟報給統領。”杜洪也點頭。 “將來得到這黑火靈果,你說宗里會給誰呢?”滕青虎說道。 杜洪道:“是都統大人想到這峽谷有古怪,才趕過來的!這可是都統大人立了大功。而且都統大人實力是咱們歸元宗年輕一代第一人。無論是從潛力,還是從功勞考慮,都應該給都統大人。” “對,說的對。”滕青虎連點頭。 “黑火靈果都還沒到手,想這些事情干什么。”滕青山笑著沿著來路走,“我們回去。” “在這個地方一會兒,我就感到口干舌燥的。”滕青虎一擦額頭,滿是汗水。 即使離的遠些,在這地底區域一般都有六十度左右,如此高溫,出汗當然快。幸虧都是厲害武者,如果是普通人,熱的暈過去都很正常。 ……沿著黑暗幽深裂縫,滕青山他們抓著藤曼,迅速地朝上面攀爬上,一口氣便攀爬了上百丈距離,而后一躍就上了那洞穴通道平臺上。 三人接連躍出裂縫。朝洞口走去。 “等一會兒。別急著出去。先透過縫隙。朝外看。看有沒有外人。如果沒有外人。我們再出去。”滕青山說道。杜洪和滕青虎都點頭。他們都明白……這洞穴通道。是一個大秘密。 三人走到洞口。滕青山透過藤曼枝葉縫隙看向外面。 峽谷中除了黑甲軍地人。竟然還有兩個普通武者。 “等一會兒。”滕青山說道。 滕青虎、杜洪二人也都靜靜等待著。滕青山發現……那兩名普通武者。顯然對歸元宗人馬有些畏懼。很快就離開了峽谷區域。 “走,下去。”滕青山當先,一掀開藤曼,直接一躍而下。 十余丈的高度,厲害的一流武者還是敢跳的,這也不會暴露滕青山實力,只會讓那些黑甲軍軍士愈加佩服滕青山。 十余丈,直接落地。 滕青山輕易卸掉沖擊力。 只見滕青虎抓著藤曼,一躍而下。當朝下方滑了數丈遠,他才一用力抓緊藤曼,待得停下,這才一躍而下,踩了一下崖壁,輕松落地。 “呼!”杜洪竟然學滕青山,也從洞口一躍而下。 “老杜。”滕青山一驚。 不過當落地時,杜洪直接矮身,同時貼地一滾,總算卸去了沖擊力。 “都統大人就是厲害啊,這么高,我老杜也沒辦法完全卸力,還要打個滾呢。”杜洪哈哈笑著,旁邊滕青虎走過來,故意揶揄道:“老杜,我都是靠藤曼的,你就直接躍下來,太不給我面子了吧,你說,該怎么辦吧。” “今天晚上的酒,我多分一壺給你,行了吧。”杜洪哈哈說道。 “一壺?”滕青虎連搖頭,“不,你今天晚上別喝酒了,你的酒歸我!” 冀鴻是嚴令約束喝酒的量的,因為下午需要搜索,所以中午喝酒很少,晚上喝酒到是多些。可依舊有約束,百夫長最多一人三壺酒。 “全歸你,三壺?” “怎么,嫌少,要不明天你晚上的酒,也給我。” 滕青山也不管那二人,直接吩咐其他黑甲軍士兵:“第一小隊暫時就呆在這峽谷里,最好藏起來,躲在那些亂草叢中等等。給我盯著那洞穴口!如果發現那名之前被我帶進去的精瘦男子出來,你們就抓住他。” “是!”第一小隊軍士應命。 “都統大人,如果那人要逃呢?”第一小隊說道。 滕青山淡漠道:“那就打斷他的腿!如果跟你們生死相搏,那就無需留手了!” “是。”那些軍士松了一口氣,有滕青山這句話,他們也不必畏手畏腳了。 中午時分,關綠帶領的人馬先回到大營,冀鴻是之后回來。當這兩方人馬一到,早早趕回來的滕青山,立即請關綠、冀鴻來到大營內,三人秘密商議。 “你說什么!”冀鴻臉色露出震驚之色。 關綠也吃驚看著滕青山,這些天來,還沒人傳出有誰發現黑火靈果所在地。 滕青山點頭道:“是的,就在今天上午,我剛剛發現黑火靈果生長的所在地。那地方,的確是熾熱的很。”巖漿流所在處,當然熱的要命。 “快,仔細說說。”冀鴻大喜。 滕青山立即開始詳細說起,旁邊冀鴻、關綠二人聽得也露出喜色,聽聞那黑火靈果竟然是在火巖漿所在處,也是有些吃驚。 “不過那個帶路的小子,逃入隧道里,我沒找得到。那里面一片漆黑,就是一迷宮。”滕青山說道,“我已經命令一隊人馬,悄然潛伏在峽谷中,靜靜等候。一旦那人從洞穴出來,絕對逃不掉。” 冀鴻聽得連連點 “哈哈,青山,這次你做的好!”冀鴻高興地一拍滕青山肩膀,“只要解決那個逃掉的人,那這消息就咱們歸元宗知道!到時候,黑火靈果、黑火靈根,就是咱們的掌中之物!” 關綠也看了看滕青山。 她不懂,為何,滕青山總能立功勞。 “咱們現在必須保密!”冀鴻連道,“不能讓別人知道……這樣,這午飯,咱們還是照常,一切照常。等到下午出去搜尋的時候,青山,關綠,就你們兩個跟我悄悄進入那洞穴,好好看看。” 冀鴻、關綠二人并沒看到黑火靈果,這種事情不看看,也不放心。 當天下午,滕青山、冀鴻、關綠他們帶著人馬進入火焰山,很快,滕青山、冀鴻、關綠他們悄然來到那峽谷所在。 “統領大人,都統大人。”那一小隊人馬立即從草叢中走出來。 “發現那小子了嗎?”滕青山說道。 “沒有。”為首的伍長搖頭。 滕青山卻不知……那個精瘦漢子是永遠不可能再出來了。 “嗯,估計陷入迷宮,沒找到出路。”滕青山隨即吩咐道,“嗯,你們先休息一下。第二小隊,將飯菜拿出來,讓他們先吃飯。”第二小隊成員從包裹中取出帶來的還熱著的飯菜,遞給第一小隊軍士們。 而滕青山、冀鴻、關綠三人卻是走向那低矮崖壁。 滕青山環顧周圍,沒人,這才指向洞穴處:“就是那!” “果真藏的巧妙,在崖壁上,而且還有藤曼遮蓋!”冀鴻笑了起來,“諾大一個火焰山,普通的小山峰不計其數,誰會攀爬崖壁去找,就是注意崖壁,怕也難找到這個隱秘的洞穴,好了,青山,你在前面。” 滕青山背負著輪回槍,一躍便是近十丈高,腳下再一點,就到了洞穴口,迅速竄進去。 “青山的輕功,真不錯。”冀鴻贊道。 關綠卻是哼一聲,也同樣一躍而起,竟然也有八九丈高,一點崖壁凸出的石頭,也飛起竄進洞穴中。冀鴻看看周圍,也迅速進去! 幽深的大裂縫,那濃濃的水霧,還有那熾熱的巖漿流,都讓冀鴻、關綠二人驚嘆不已。特別是巖漿流的高溫,令冀鴻、關綠二人忌憚,都離那巖漿流數丈遠。不是他們不敢靠近,而是他們不愿多浪費內勁! 要靠近,耗費內勁越多。 誰能像滕青山一樣,走在巖漿流邊上,都不在乎。當然,滕青山也同樣跟隨冀鴻他們,距離巖漿流遠遠的。 “哈哈……果然是黑火靈果!”巖漿湖邊上,三人遙看巖漿湖中央的黑火靈果。 “青山,你是立了大功啊。”冀鴻高興地笑道。 “從今天起,我們每天上午、下午各進來看一次,一旦成熟,就立即采摘。千萬別被那赤鱗獸給搶了先!”冀鴻嚴肅道,“這地方生長著黑火靈果,赤鱗獸肯定是經常來這。而且,赤鱗獸應該到成熟期了,足有兩丈多高……單個的后天武者根本威脅不了他。唯有先天強者,或者一群后天強者,才能對付它。” 就這樣,滕青山他們看起來還是和往常一樣,只是每天,冀鴻、關綠、滕青山三人都會悄悄的,小心地潛入洞穴兩次。上午、下午各一次。畢竟,滕青山他們也無法確定,那黑火靈果什么時候會成熟。 就這樣,過了三天。 烏是一個喜歡闖蕩天下的武者,火焰山無數武者聚集,這樣的盛事他當然來參加。不過對他而言,每天晚上各種挑戰或者仇殺等等,讓他興奮。至于日間尋找黑火靈果,就有些無聊了。 “就我這實力,得到黑火靈果,也保不住。”烏尋找了一會兒,便尋了一座山峰山頂,愜意地躺在一棵大樹下,吹著山風,睡午覺了。 “有說話聲音?” 烏睜開眼,一個翻身便爬到壓邊,朝下方峽谷看去。果然,有三個人在一起。 “不是歸元宗的冀鴻統領,那個,是滕青山……還有那女的……”烏眼睛一下子亮起來,立即縮頭,透過雜草悄悄朝下看去。只見,滕青山、冀鴻以及那女子先后迅速地竄進另外一面崖壁的洞穴中去。 每次這三人都要環顧周圍,似乎看有沒有人。 “咦!這么小心翼翼,而且,那地方那么隱蔽!難道,那里就是……”烏眼睛亮了起來,臉上笑容越加燦爛,“我烏混了這么多年,看來,也要轉大運了啊!” 928零點了!從9月28開始,這月票投一張算兩章,前十天番茄每天努力爆發三章,不過番茄忍住沒要月票,所以現在落后不少!兄弟們,吹響號角,發起沖鋒!月票砸給番茄吧!一張算兩張啊,就看在番茄堅持十天爆發,每天不間斷份上,月票別留在手里了。砸吧! 向第一,沖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