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59 古世友

夜。(點墨站。)() 來到火焰山已經一個月零三天了,上萬名武者齊聚在山腳下,令這火焰山山腳下滿是帳篷,一束束火把,不計其數。此刻滕青山、關綠、冀鴻三人在帳篷里,商議著。 “來的高手越來越多了。”冀鴻皺眉道,“單單《地榜》高手,我認識的,就有六個!《潛龍榜》《雛鳳榜》的高手加起來超過十個。而且許多高手,雖然不是《地榜》,可實力相差并不算太大!青山,關綠,咱們現在麻煩了!” 是麻煩了! 如今氣勢最強的分別是‘青湖島’和‘逍遙宮’,這兩大宗派,可都是名列九州八大宗派。 和這兩大宗派比,歸元宗要差上不少。 關綠皺眉道:“師伯祖,青湖島、逍遙宮,派出的高手是多,可都是在明里。我最擔心的,是暗里的高手!畢竟……現在已經聚集了上萬的武者。逍遙宮和青湖島,也都是過百人而已,誰知道,有沒有一些超級強者,隱藏在人群中。” 冀鴻點點頭。 “統領大人,黑火靈果,會不會令先天強者過來?”滕青山忽然說道。 “先天?”冀鴻一怔,笑著搖頭,“黑火靈果對先天強者也沒用,而且……你看,逍遙宮、青湖島,有派出先天強者嗎?這天下間的先天強者太少、太少!一個個可都顧及先天強者的臉面,如果有先天強者來,咱們直接讓給他!他有臉拿么?” “先天強者,就是要靈果,進入蠻荒中去找,不更容易?蠻荒中人跡罕至,寶物眾多!有本事,進蠻荒嘛。”冀鴻說道。 滕青山有些明白了。 蠻荒。對普通武者而言是禁區。可對先天強者卻并不算什么。或許。只有妖獸那些怪物。才能威脅到先天強者吧。當然……滕青山這個雙臂擁有十八萬斤地人類。也應該算是一個人形怪物。 “一個月零三天。”滕青山皺眉道。“黑火靈果。距離成熟也快了吧。” “嗯。”冀鴻也擔心道。“這么長時間。那赤鱗獸應該有兩丈高了。估計。最多十天半月。黑火靈果就要成熟。到現在。還沒有一個人發現黑火靈果所在處。一旦赤鱗獸吃了黑火靈果。蛻變后。赤鱗獸完全可以屠殺我們!” 蛻變地赤鱗獸。鱗甲連先天強者也難攻破。 那時地赤鱗獸。才是真正可怕地妖獸。 “師伯祖,估計,就是有人找到所在地,也會保密,不會外傳。”關綠說道。 滕青山、冀鴻、關綠三人也沒辦法,只能等待。 有機會,就奪,沒機會,只能忍著。 “黑火靈根!”滕青山對那黑火靈根,是很渴望的。那是他強化身體的機會。 就在三人聊著的時候。 “有人挑戰古世友!兄弟們,快點。”外面黑甲軍軍士聲音響起,這令滕青山他們三人立即出了大帳,只見西邊聚集了一圈圈人,乍一看,最起碼已經有數千人了。火焰山的武者大半都趕過去了。 “我們走。”冀鴻有些期待。 “古世友!”關綠眼睛一亮。 冀鴻看了一眼滕青山笑道:“青山,這個古世友,應該是整個九州當中,年輕一代,唯一能夠和你一比的高手!這次別人挑戰他,你得好好看看。” “還沒見過他出手。”滕青山心中好奇。 這古世友,是揚州第一宗派‘青湖島’的少島主,如今二十八歲,名列《潛龍榜》第一,《地榜》第四十八!可以說整個九州年輕一代的第一流人物。整個九州大地上,崇拜他的年輕人,以他為目標的年輕人很多。 “名列雙榜!”滕青山等歸元宗一群人很快擠出一大塊位置。 一般武者看到歸元宗的人,會自動讓開。 而滕青山、冀鴻、關綠三人當然站到最前面,看得最清楚的位置。 滕青山一眼分辨出來,那足有數十丈長寬的空地中央,一身青衫,手持黑色長槍的冷峻男子,正是如今潛龍榜第一人,青湖島少島主‘古世友’。而他的對手,則是一個使用長棍的中年人。 呼!呼!呼! 棍影如狂濤,席卷向古世友。 古世友站在原地,手中黑色長槍一瞬間化為數十道黑色幻影,每一道槍影都擋掉一條棍影。 “嗬” 那中年人猛地躍起,雙手持棍,帶著開天辟地般的可怕氣勢,從高空猛然劈下。 “好凌厲的招式。”滕青山暗贊。 “蓬!” 地面出現一個足有一丈深,數丈寬的大坑,泥土碎石飛濺。而那古世友早就躲閃到一邊去了。 “怒海十三棍!”中年人大喝一聲。 一棍比一棍快,一棍比一棍重! “統領,這個中年人是什么人,好厲害、好霸氣的棍法。”滕青山有些吃驚,原本以為這一戰會是古世友能輕易獲得勝利,可誰, 戰者竟然能夠將那古世友壓著打,的確是難得。 “這人,我也不認識。”冀鴻疑惑說道。 隨即冀鴻感嘆一聲:“這天下,一些苦修高手,如那吳越,一埋頭就是二十年。這一爆發,就能排到《地榜》前十,這使用長棍的中年人,應該也是一個苦修多年的高手!” 滕青山暗暗贊嘆。 許多苦修高手,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選擇一些大場合,公開一戰,一舉便揚名天下。 “蓬!”又是重重的一棍,古世友整個人都忍不住連退十余步,他震驚看著眼前的穿著樸素,看似山民的中年人。 “哪冒出來的高手!”古世友心底納悶的很,他名列《潛龍榜》第一,又是《地榜》第四十八,挑戰他的人當然很多。他也樂得接戰,不過,他凡事出手,必定令對手重傷、殘廢,乃至死亡。 當然,還有更多為了名利,不怕死的高手來挑戰。 今天這中年人就是一個。 只是人家,實力似乎比他還強。從一開始,那中年人就完全占據了主動,一棍比一棍可怕,那霸道之極的氣勢,完全壓制住了古世友。 “蓬!” 勉力又擋住一棍,古世友不由飛起,而后落地連退幾步,他連喊道:“停!” 那面色蠟黃的中年漢子持著那根長棍,看著古世友。 “這一戰,我認輸了。”古世友平靜說道。 周圍頓時一片嘩然。 中年漢子笑著道:“少島主的槍法,也是了得,我到現在,也沒傷到少島主。” 古世友笑道:“到現在,還不知老哥性命。” “我,華赤柱!”中年漢子笑道,這一句話說的特別大聲,周圍武者們頓時議論聲一邊,提到這‘華赤柱’。能讓古世友直接認輸,這‘華赤柱’實力毫無疑問。看來《地榜》上又要多一個高手了。 古世友笑笑,隨后便走回自己陣營。 “少島主!”那些人都圍過來。 “走,我們回去。”古世友吩咐道,隨即古世友低頭看看自己的一雙手掌,手掌泛紅,血珠滲透出來。 “好可怕的棍法。”古世友暗自驚嘆,他知道,如果他再不認輸,恐怕下一次,他的長槍會被直接給震飛。現在他的雙手已經疼的麻木了。 又一個新冒出的強者,擊敗了《地榜》高手。這令圍觀的武者們很是興奮,那‘華赤柱’的大名,將會很快傳遍天下。而眾多武者們心中也羨慕華赤柱,同時也渴望自己哪天也能如此。 能名傳天下,即使死,也甘心啊。 第二天上午,滕青山帶著手下在火焰山里仔細尋找著。 “那華赤柱的棍法,還真霸道!而且看樣子,他還沒爆發出最強實力。”滕青山一邊走,反而暗自驚嘆著,他已經動了,和華赤柱一戰的決心,“那古世友,雖然很拼,可應該還有保命絕招沒用。而且近萬武者觀看,他認輸一點都不感到難堪!這人……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仰頭看天,天色已經不早。 距離中午,大概還有一個時辰。 “青山,咱們找這么久了,那個赤鱗獸到底躲在哪啊?上萬人找,都找不到。連黑火靈果也找不到。”滕青虎無奈說道。 滕青山也皺眉思索著。 忽然,滕青山回憶起第一次,自己追那赤鱗幼獸,那赤鱗幼獸攀登上一座高山,然后從山崖上往下跳。 “不對!” 滕青山心中一動,“我追赤鱗幼獸,赤鱗幼獸感覺到身處危險當中,他肯定要選擇一條安全的路來跑。周圍的山峰很多,為什么專門選了那一座?而且,它跳下去后,我緊跟著下去,慢不了幾秒,怎么就找不到了?難道那峽谷有特殊之處?” “跟我走!”滕青山一聲令下,立即朝當初那峽谷趕去。 峽谷中。 “這黑火靈果藏的還真神秘,入口,竟然是在這個地方。誰能得到?”一個精瘦男子從峽谷的另一面較矮的崖壁藤曼覆蓋下爬了出來,這藤曼覆蓋下方竟然藏有一個洞穴,這精瘦男子臉上滿是得意。 如今,這個黑火靈果藏處,就他一人知道。 “哼哼,我不說出去,每天盯著,這黑火靈果就是我的了!雖然我實力差,即使奪不過那赤鱗獸,最起碼,我還能吃到那黑火靈根,到時候,我也是一流武者了。”那精瘦男子得意地很。 可是他的臉色忽然變了,他怔怔看著遠處一群人,那為首的手持著一桿長槍的黑衣男子正盯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