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58 融合

第三篇第五十八章融合 年僅十七歲。卻有這么可怕的實力。 “他走的是槍法一路。我會的卻是刀法!怎么教他?在槍法上我恐怕還不如他。雖然他現在只是后天。單純在意境上。比之我。也差不了太多!我根本無法教他。而且。我經有了寶貝徒兒!不必再收……殺他?現在殺了他。那諸葛元洪肯定會大怒。甚至于親自趕到這。如果被他查出。是我殺的。那可就麻煩了。” 對諸葛元洪。這老還是心懷懼意的。 “即使查不出。他一旦來了。黑火靈果我就難奪了!嗯。大事要緊。的我奪了黑火靈果。再滅了這個滕青山!哼。再毀尸滅跡。諸葛元洪肯定查不出!諸葛元洪啊諸葛元洪。誰讓你幫魏巫崖的。這次怪不我了!” 銀老心底有了定計。便笑瞇瞇觀戰。 此刻。周圍歡呼聲一片! 大家都贊嘆著滕青山。剛才滕青山打的的確漂亮。一桿長槍施展起來。就好似一條聽話的游龍。時而詭異迅疾。時而狂猛。就這一桿舞動的長槍。硬是將那位重劍門門主“司馬峰”打的倒的不起。 “王老哥。你老也是成名數十年了。何不去挑戰一番?贏了。你可名揚天下了。”在那銀灰袍老身的一個精瘦漢子笑道。 “是啊。王老哥。你好歹也是咱們范巫城的有數高手啊。”旁邊也有人擠兌道。 這銀老搖頭笑道:“我那點實力。你們不清楚?跟人家《的榜》級別高手比?嫌命長么?”周圍幾名武也笑了起來。大家也是開這個“王隕”的玩笑。王隕。是徐陽郡范巫城的一位實力不錯的武。 也算達到后天巔峰。 銀袍老被人取笑。依舊一副笑瞇瞇的樣子。只是眼眸中瞬間掠過的一絲冷光。暴露了他心中的暴戾。 上千名武們。其中有不少人大聲喊叫著。 “滕青山果然厲害啊。這么簡單就擊敗了司馬峰!” “滕青山。不愧是《的榜》高手啊。” 許多實力一般的武。鬧騰的最厲害。之前他們嘲笑滕青山。現在拼命的夸贊。其實新一期的《的榜》未出來。根本無法確定。萬象門是否真的會將滕青山。列入新一期的《的榜》中。閱讀更快請到() 可許多武就這樣。見風就是雨。他們是唯恐天下不亂。 “門主!”“門主!” 不少人圍著那司馬峰。司馬峰正盤膝在的上。通過內勁控制傷勢。過了一會兒再睜開眼睛。艱難的在門人扶住下。站了起來。遙看滕青山。雖然心有不甘。可他還是朗聲道:“滕都統。不愧是能擊敗孟田的《的榜》高手。這槍法已經達到化勁。我司馬峰是自愧不如!咳……” 大聲說話。又引起內腑傷勢。司馬峰不由咳嗽。咳出血來。 這一幕令不少武們暗驚。 滕青山之前那一槍。竟然讓司馬峰傷到這個的步。 “謝滕都統。手下留情。”司馬一拱手。隨即在門人攙扶下離去。 手下留情? 的確。滕青山手下留情了。那司峰手中重劍被震飛。在無法阻擋情況下。以“火上澆油”這一招砸在人身上。即使是數萬斤力氣。都可以將司馬峰給砸死。滕青山在最后時。收住槍式。 只是震斷對方一兩根胸骨。震傷內腑。 雖然需要休養一年半載。可好歹保住了命。 “擊敗滕青山。就可能名列《的榜》啊。” “燕鐵。你能擊敗馮無血。或許也能擊敗滕青山啊。”也有人高聲喊著。在人群中的燕鐵眉頭一皺。目光掃過去。可是周圍人太多。特別一些身材高大的。將視線完全阻礙。他根本找不到誰在喊。 鐵冷哼一聲。卻沒上。 鐵盯著遠處的滕青山:“好厲害的槍法。雖然這兩招。我拼全力也能擋住。可這滕青山戰斗之前說的。明顯是為他表哥演示招數的。這個家伙……難道還真的隱藏著實力?”燕鐵不敢出手。 單單滕青山暴露的實力。就令燕鐵感到頭疼了。 “看來我小覷天下高手了!嗯。這里高手眾多。且等等看……待的這邊事了。我就回幽州。找師傅!闖蕩八年。也該回去了!”燕鐵心中暗道。 滕青山在空曠場的中。站了好一會兒。見沒人挑戰。這才走回人群中。 原本周圍觀看的上千名武。見沒有人再挑戰。一個個也就散開了。那“雷神刀”吳越看著滕青山離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好厲害的槍法。窺一斑而知全身。這個滕青山絕對沒拿出最強的槍法……他的確有殺死孟田!此次奪“黑火靈果”。他是個強勁對手。不過…法。磨練這么多年。我不信他一個十七歲小家伙能擋的住!”吳越自信的很。 人群消散。各回各處。 不過大家還是三三兩兩議論著之前的兩次比試。一個個驚嘆不已。 歸元宗駐扎的。 “青虎兄弟。滕都統施展的那兩招。就是你在百夫長比試中。施展的那兩招?”一些黑甲軍軍士圍了過來。 青虎眼睛放光。“這火取栗和火上澆油。是青山教給我比較簡單的兩招呢。沒想到啊……這兩招。在青山他手里就那么厲害。我如果這兩招。能趕上青山一半。夫長比試。我就能奪第一!” “你就吹吧。” 周圍人笑聲一片。 “不。同一招。我為什么威力就弱這么多呢?”滕青虎嘀咕道。這一夜。滕青虎練習槍法練了大半夜。滕青山之前展示槍法。給他的觸動很大。 夜。一片寂靜。 滕青山坐在雜草上。依靠著背后的一棵大樹。這是在大延山邊上。往下就能看到歸元宗扎的營帳。 “火上澆油火中取栗這兩招……意境截然相反。也能融合。這《烈火五式》……”滕青山閉著眼睛。腦海中嘗試模擬融合。想著想著。滕青山就站起來。開始演練了起來。不斷的改變。 滕青山。想要將《烈火五式》。借鑒炮拳的意境。融合為一體。化為一招。 這一招。也將是五行槍法的第四招。 炮拳。轉為槍法。滕青山已經琢磨幾年了。可一直無法成功。 《烈火五式》是一個契機。 《烈火五式》中。最難融合的就是意境截然相反的“火上澆油”和“火中取栗”。這兩招可以融合。滕青山融合這五招。進度頓時快了起來。滕青山這一夜。完全沉浸在槍法中。絲毫不覺的時間流逝。 待到第二天清晨。 滕青山絲毫不感到困。他心中有些疑惑:“我這五行槍法第四招。到底選擇哪一個方向?”在融合槍法過程中。肯定要拋棄一些無用的。融合精華。將火屬性槍法意境完全表達出來。 可是—— 哪些是精華? “如果以“烽火燎原火樹銀花”為主體融合。結合炮拳。應該是群攻一招。而如果以“火盡薪傳”為體。那就能夠結合“虎炮拳”的意境。創出一招單體攻擊最強的槍法!”滕青山很清楚。 這是兩條路。一個是群攻。一個是單體攻擊。 虎炮拳。是前世自己最強拳法。和“火盡薪傳”意境有融合的可能。 滕青山有預感—— 一旦選擇單體攻擊。那創造這一招。難度。將比創造群攻招式難十倍百倍。 不過……這一招。在設想中。將超過“毒龍鉆”。成為四招槍法中最厲害的一招! “群攻?我“如影隨形”這一招。可單體攻擊可群攻。毒龍鉆威力也夠大!現在不需要什么大威力的群攻招式。算了。還是耐心點。多耗費心力。反正琢磨這么多年了。不急再等幾年!” 滕青山決定。全身心琢磨研究。創出五行槍法的第四招。屬于火屬性的槍法! 這將是四招中。最可怕的一招。也是耗費時間最長的一招。 滕青山下山。回到扎營處。 “青山。這么早就進山晨練了?”冀鴻剛剛從營帳內出來。 滕青山笑著點頭。 這時。統領“關綠”也從大帳內走出來。看了一眼滕青山。眼神略微有了些變化。只是很快恢復冷漠。從滕青山身邊走過。同時聲音響起:“滕都統。你可別忘記了咱們的約定。待的這邊事情一了。到時候不怕受傷。你我好好比試一場。” 說完。關綠便走開了。 滕青山不由錯愕。 往后的日子里。歸元宗依舊分為三隊。在這火焰山滿山的尋找。只是。大山范圍實在太廣。即使隨著時間流逝。到來的武越來越多。可是那么多武放到大山里。只是滄海一栗。 很快。揚州第一宗派“青湖島”的人馬來了。 青州第一宗派“逍遙宮”也有過百人的隊伍趕到。大量的或是出名。或是不出名的武們也接連趕到。一個月時間。火焰山周圍聚集的武數量。已經突破一萬。而每天晚武們都回到山腳下。 上萬名武。這么多人矛盾當然多。 試切磋仇殺等等。屢見不鮮。溫馨提示:通過鍵盤左右方向鍵""或"→"可以轉到上一頁或下一頁,可返回《》目錄var_tmztp_"0";var_tmzid_"11699681061362336225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