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57 陰和陽

九鼎記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第五十七章陰和陽我吃西紅柿作品無憂 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第五十七章陰和陽 魏蒼龍。為鐵衣門長老。如今也過百歲了。和冀鴻算是老相識了。 他們二人。一人是歸元宗黑甲軍統領。一人是鐵衣門長老。年齡相當。這人老了。反而會有小孩心性。“小孩”“老小孩”。這個說法并非沒道理。二人誰也不服誰。論實。二人相差無幾。 魏蒼龍過去曾名列過《的榜》一次。冀鴻卻沒有。這令魏蒼龍經常感到能壓老對手一頭。 現在。冀鴻的眼神。令魏蒼龍心底一陣惱怒:“你歸元宗年輕一代出現一個滕青山。老家伙。你就的意了?哼。傳言滕青山擊敗孟田。誰知道真實情況是什么樣!說不定還用了陰險手段。” 魏蒼龍低頭看了看馮無血。關心道:“無血。天下間高手眾多。輸了一不必在意。下一次再贏回來就是!” 不出意外。馮無血就是未來的鐵衣門門主。鐵衣門當然好好培養這馮無血。 “師叔祖!無血明白。那個燕鐵的刀法。的確厲害。我輸的是心服口服!不過……”馮無血看著遠處。那個穿著短衫赤腳的冷漠青年。堅定說道。“三年!三年之內。我一定會超過他!” 魏蒼龍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師叔祖。你說。那滕青山和司馬峰。誰會贏?”馮無血說著。同時目光瞥向遠處。一名身形壯碩。兩鬢斑白的老正朝數十丈空的中央走去。那名老一襲青色袍子。背負著一柄黑色重劍。 魏蒼龍冷笑一聲:“司馬峰。雖然只是小門派門主。可畢竟八十多歲。在劍法上浸淫六七十年。就是無血你。怕都難贏這司馬峰。滕青山?看著吧!“ 黑夜。一支火把點燃。將周圍映的通紅。 上千名武們圍成數十丈圈子。一個個興奮不已。而數十丈空曠場的中央只有一人。那名青袍老。這青袍老洪聲道:“滕青山。莫不是。你膽怯了?”說著。目光凌厲的盯著不遠處的滕青山。 “滕青山!你怕了?” “滕青山呢。快出來!” 上千名武中響起一聲聲喊聲。人太多。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喊的。那些武們是唯恐天下不亂。在那喊叫著。 “嗤嗤~~滕青山卻根本不理會周圍喊聲。專心的將輪回槍兩截槍桿連接起來。 “司馬峰。你也是一個老前輩了。我整理一下兵器。你都等不及了?”滕青山的聲音回響在夜空中。同時。大步走向空曠場的中央。看到滕青山走出來。頓時上千名武中一片歡呼聲。 滕青山對司馬峰! 能觀看這個級別高手交戰。那是一種享受。 “哈哈。滕青山。我們閑話也不必多說!手下見真章!”司馬峰從背后拔出了那柄黑色重劍。 重劍出鞘。回響起一片金屬震蕩聲音。單手持著黑色重劍。司馬峰臉上變的嚴肅起來。整個人氣勢上瞬和這一柄重劍融為一體。司馬峰站在那。就好像一座重山屹立在那。讓人無法撼動。 “呼!” 單手持槍。滕青山笑看遠處的司馬峰。 “那司馬峰。人劍合一。氣勢壓人。一門之主。果真是高手。”那赤腳青年“燕鐵”在人群中觀看著這一戰。“不過那滕青山。看起來普普通通。感覺不到他有什么特殊。嗯。待會兒看到就知道了。如果他是靠自己實力。擊敗的孟田。那他和馬峰這一戰。將會很精彩。” “都統大人。狠狠揍那個老家伙!”杜洪喊道。 “青山。讓他知道你的厲害。”青虎也興奮大喊道。歸元宗的一群人早早就過來了。此刻都為滕青山鼓勁。至于那位關統領卻是冷冰冰看著即將開始的一戰。 在這么多武中。高手也有很多。一個個都認真觀看著。上千人竟然一下子變的寂靜無聲。 司馬峰眼睛突然微微瞇起。單手持著重劍。一步步朝滕青山走去。 每走一步。司馬峰氣勢都在升騰。 “表哥。看清楚。“火上澆油”和“火中取栗”這兩招的真正意境!”滕青山忽然朗聲說道。此話一出。頓時引起周圍一片嘩然。滕青山想要干什么?這一場大戰。難道滕青山還想借這一戰。教導他的表哥? “青山。揍他!”滕青虎的喊聲響起。 空曠場的中。司馬峰并沒因為滕青山的話而影響心境。 司馬峰在距離滕青山三丈距離時。猛的一蹬。整個人積蓄了許久氣勢瞬間爆。仿佛一頭猛虎瞬間撲向滕青山。那一柄黑色重劍帶著一股古怪的銳嘯聲。仿佛鬼神在嘶喊。重劍瞬間落向滕青山頭頂。 “鏘!” 悄無聲息的。滕青山手中的輪回槍仿佛一根毒針。悄無聲息的猛的一竄。速度之快。動靜之小。司馬峰根本來不及反應。 烈火五式——火中取栗! “嗯?那滕青山竟然做到“入微”之境?” 手抓著烤兔肉的雷神刀“吳越”原本很是隨意的觀戰到這一槍后。他便震驚了。仔細盯著滕青山。“不錯。就是入微境界!內勁控制到圓潤如意的步。沒有一絲浪費。不過……這入微境界。他到底達到什么的步。的要認真看了!不過這么年輕。應該是初步達到入微境界。” 吳越雖然嘴里還吃著烤兔肉。可目光卻完全留在了空曠場的那兩道人影身上。 入微境界。即使整個九州。后天武中達到這一層次的人極少極少。武之所以厲害。是因為體內有勁。而能夠將內勁控制到圓潤如意如臂指使。沒有一絲浪費。可以通過內勁。控制兵器進行精妙之極的攻擊。 這便是入微! 這代表一種對內勁的控制力! 滕青山?滕青山在“內勁”上并沒有達到“入微”境界!他對內勁的運用很粗糙!可是。他此刻使用槍法。并沒使用內勁。使用的是身體肌肉力量。滕青山對身體的力量控制。以說精確到巔峰。 肌肉筋膜骨頭。甚至于連氣血流動。滕青山都能控制。 絕對的控制! ……中了“火中取栗”這一招。重劍不由一偏。不過司馬峰身形一轉。借著那股旋轉的力道。手中重劍順勢就是一個斜劈。 重劍次帶起古怪的銳嘯聲。 滕青山手中的輪回槍仿佛毒蛇出洞。猛的竄出。在和重劍碰觸的一瞬間。滕青山手中的力量瞬間爆。輪回槍槍桿陡然略微彎曲。而后滕青山手中力道在一瞬間再次改變。迥然相反的力量。令輪回槍槍頭積蓄能量在上一個臺階。 滕青山輪回槍的槍頭。猛的反彈起來。 “蓬!”長槍槍頭近距離砸在那重劍上。 司馬峰感到手一麻。不由自主連退三步。不由震驚看著滕青山。隨即爽聲大笑道:“好槍法!你剛才說兩招。一個火中取栗。一個火上澆油。剛才。那就是火上澆油吧。那一間爆的力量。我都措手不及。” “這才剛開始!”滕青山一笑。腳下一蹬。 整個人如離弦之箭。沖向司馬峰。手中長槍化作黑色閃電。刺向司馬峰的胸膛。 “鏘!”司馬峰直接又是一劈。同時朗聲喝道。“崩山九劍!” “哈哈……” 滕青山大笑著。手中的輪回槍的一記“火中取栗”。就好像那蝎子的毒針輕輕一刺。就令那重劍改變方向。使的司馬峰那“崩山九劍”的意境受到影響。隨后滕青山就是一記力的“火上澆油”。 只見空曠場的上。司馬峰劍意愈加的狂猛。整個人也不復之前的冷靜。而是變的有些狂躁。臉色都開始漲紅起來。 因為…… 滕青山竟然詭異的就靠“火中取栗”和“火上澆油”兩招。完全束縛住了他。 司馬峰本身移動速度不算快。只見滕青山腳下靈活。圍著司馬峰肆意的施展槍法。滕青山的“火中取”就好像一條毒蛇咬人。而“火上澆油”那會瞬間爆威力的槍頭。就是一頭毒龍。 時而狂猛。時而陰險詭異。 “這股意境……”滕青山交叉使用著這兩招。在不斷應付司馬峰的同時。竟然體會到當初練習“三體式”那種陰陽交替的意境。“這兩招。應該。應該是這樣!”在滕青山手里。兩招槍法緩緩變化著。 火中取栗。愈加的陰柔。 火上澆油。愈加的狂猛。 兩招連接的宛如天成。漸漸的。“火中取栗”施展到一半。就陡然改變為“火上澆油”。 陰柔狂猛兩股意境。可以瞬間交替。 司馬峰狀若瘋狂。他快被折磨瘋了:“什么鬼槍法。一會兒陰柔不受力。一會兒狂猛爆!”司馬峰感覺。自己揮著重劍。原本以為滕青山一招火中取栗。他已經做好卸力順勢繼續攻擊的準備。 可突然。陰陽交替。陰柔的一招一下子變的狂猛。 措手不及下。司馬峰當然受傷。 這兩招。在滕青山手里已經活了。僅僅這兩招。幾乎可以說融合成一招。讓司馬峰難受的要吐血。那種扭感覺。他從來沒遇到過。 “鏘!” 司馬峰手中的重劍脫手而出。一記槍影抽打在他身上。只聽的骨頭碎裂聲。司馬峰整個人拋飛起來。 上千名武中。有一位銀灰袍老。目光似毒蛇。盯著滕青山:“這股意境……上次魏巫崖那老家伙追殺我。意境就和這一招很接近!這個年輕人這一招意境雖然還很模糊。不如魏巫崖。可是。他才十七歲!是殺了他。讓歸元宗沒了這個天才。還是把他奪過來。當我的弟子?” 閱讀地址:/bookinfo/9/9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