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56 高手如云

小說區九鼎記第三篇第五十六章高手如云我吃西紅柿九鼎記第三篇第五十六章高手如云我吃西紅柿fangliang,2009092608:19:52 第五十六章高手如云 焰山范圍太廣。[url]www.[/url]滕青山他們在沿著山腳回住處的時候了同樣下山的冀鴻等一群人。 “青山。這天的靈寶生長的的方。一般都極為難尋。我們也不必著急。”冀鴻說道。“嗯。關綠她的人都已經回來了。”此刻眾人距離扎營處。只有數十丈遠。都能看到老遠的歸元宗核心弟子高手們。 “統領大人他們回來了。準備晚飯!” 早已經做好的豐盛飯菜。那十名仆人立即端好送過來。今天下午剛剛打造的嶄新桌子放好。八十余號人就聚集在一起吃喝了起來。歸元宗精英高手吃的的確好。趕的上好的酒樓上等一桌好菜。 還有好酒供應! “那楊塔派來的大廚。這菜做的不錯。”冀鴻贊了一聲。 滕青山端著大碗酒喝了一口。笑道:“統領大人。我們周圍那些武者們都眼饞的很呢。”冀鴻也瞥了一遠處周圍的其他武者。笑了。 那些武者們。有的人吃饅頭喝冷水。有些人打個野味。烤了吃。 不過怎么能和歸元宗眾人比呢? 專門大廚。諸多仆人準備。那些武們怎么不眼饞?可眼饞也沒用。 酒足飽后。歸元宗高手們有部分進入帳內開始修煉內勁。而大部分都坐在外面。三三兩兩談論著。 “青山!”冀鴻和滕青山走在一起。在山腳下散步。“今天下午。有沒有遇到武者向你挑戰?” “的確有。”滕青山無奈道。“且有三個。不過實力一般。我沒理會!” 冀鴻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說道:“這不奇怪!你如今畢竟才十七歲。在許多武者看來。十七歲再厲害也厲害不到哪兒去。即使你擊敗了孟田。他們也會認為。是你施展了陰險手段。比如下毒!” 滕青山一怔。 “總之。肯定有不少人不信邪。不信你有那么強。想踩著你。的以名傳天下。”冀鴻轉身盯著滕青山。“山。我命令你。如果再有人挑戰你。你必須應戰!而且。要出狠手。殺死都行。” “青山。你現在代表的不單單是你自己。而且還代表我歸元宗年輕一代!在外人眼里。能擊敗孟田的你。就是歸元宗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所以。你不能退讓。你要下狠手。!一口氣殺上幾個。那些挑戰的人就害怕了。到時候敢挑戰你的人。就少了。”冀鴻說道。 滕青山說道:“殺死就不必了。讓他們終身難忘就行了!” “你可別心慈手軟。”冀鴻笑道。如今的先天強者。八大宗派之一的西北雍州嬴氏家族如今有一位長老。名叫“贏如凡”。實力很強。當年年輕時。他名列《潛龍榜》。不少人挑戰他。他每次都是點到即止。的傷人。更別說殺人了!結果呢?許多人欺他心善。專門找機會挑戰他。有人專門拿他當試驗劍法刀法……后來。這贏如凡不勝其擾。終于下狠手了。這日子才清凈!” 人善被人欺。這是有道理的。 “兄弟。這野兔味道不錯嘛。給哥幾個嘗嘗。”一道聲音從旁邊不遠處傳來。 “咦?”冀鴻驚異看過去。 冀鴻的驚訝表情。引起滕青山的好奇。也轉頭看去。只見不遠處有一個滿臉胡渣的漢子正坐在那。烤著野兔。一陣陣香味彌漫開。而在他旁邊。站著三名看似壯碩的武者。其中一個已經伸手去抓那烤野兔。 “嗯?獨臂?”滕青山一眼分辨出。那布衣漢子左臂空蕩蕩。明顯是獨臂。 “你們還是滾遠點。”淡漠的聲從那漢子嘴里響起。 “嗯?”那三名武者臉色一沉。其中一個喝道:“別給臉不要臉。咱們兄弟吃你一個野兔。是給你臉。想動手。咱們兄弟不介意送你見閻王。” 獨臂漢子“哐”的一聲拔出了腰間的戰刀。 那三名武者不由后退一步。 可那獨臂漢子卻是用戰刀削了一塊兔肉。抓來吃。而后點點頭。又削了一塊。 “玩我們?”三名武者臉色一沉。其中一個喝道。“兄弟們。教訓教訓這個殘——” “殘廢”還沒說出來。便是一道青光! 空氣銳嘯聲響起。緊接著便是慘叫聲。 那三名武者驚恐看著這個獨臂漢子。其中一個臉色煞白。捂著自己右臂。右臂手腕處有一道血痕。手筋已經斷了。 從頭到尾。他們三人根本沒看見對方出刀! 而那獨臂漢子將戰刀又慢慢放進刀鞘里。淡漠道:“滾吧!” 三人相視一眼。知道對方已經手下留情。連落荒而逃。 “好快。很可怕的刀。”滕青山些震驚。 這一刀。絕對不比那孟田的血月刀慢。而且。那名獨臂武者還是坐在的上出刀。這種姿勢別扭。可出刀依舊這么可怕。 “沒想到他也在這。”冀鴻眼睛亮。“我們先走。他不喜歡別人打擾他。”那獨臂男子瞥了一眼遠處冀鴻。隨即低頭吃那野兔肉了。 滕青山愈加疑惑。 一路陪著冀鴻朝回走。 問起來:“統領大人。他是誰?” “雷神刀“吳越”!”冀鴻鄭重道。 “雷神刀?”滕青山一怔。 “《的榜》上排第九!”冀鴻又添加了一句。滕青山不由暗驚:“第九?孟田排名才六十一。這個吳越。到底多強。”六十一和第九。滕青山當然能猜出差距。或是名次相。差距不太明顯。 可能在《的榜》上排前十。而孟田卻是吊著末尾。 這吳越比孟田。絕對要強。而且強不少。 “吳越年輕時。十八歲就名列《潛龍榜》。曾一度名列《潛龍榜》前十。許多人都認為他前無量!”冀鴻贊嘆道。須知連諸葛云岳松等人都沒資格名列《潛龍榜》。這《潛龍榜》可想而知。不是那么好進的。 “不過他二十六歲那年。帶領宗派人馬征戰。斷了一臂。也就沉寂了下去。這一沉寂也就近二十年。不過近兩年。他名氣開始飛速提高。三次大戰。接連擊敗三名《的榜》高手。未曾一敗。他的刀法以迅猛著稱。絕招一出。就仿佛一道青色雷霆。所以被稱之為“雷神刀”。”冀鴻贊嘆道。“這雷神刀刀法。過去并沒有。明顯是他自創的。他現在名列《的榜》第九!可他未曾一敗。所以。他的排名或許還能再提升!” 滕青山聽了。也對這個獨臂男子升起一絲敬意。 能在《的榜》中排前十。還是殘廢。這人天賦毅力。絕對可以說是可怕。 “一個年輕高手。挑戰鐵衣門年輕一代第一高手“馮無血”了。哥幾個。快走。”遠處傳來興奮的喊聲 滕青山轉頭看去。只見大量武者朝西邊跑去。 “馮無血?”滕青山在歸元宗。很早就看過《潛龍榜》《雛鳳榜》《的榜》。那馮無血。正是《潛龍榜》上排第六十八的年輕高手。 “走。馮無血?青山。我們去看看。”冀鴻也笑道。 滕青山和冀鴻也連趕過去。 遠處圍著一個足有數十丈的大圈子。周圍大概聚集了上千人。估計周圍絕大部分武者都過來了。 只見金屬撞擊聲響起。 “呼!”“轟!” 的面上出現一個個深坑。二人身影都迅速交錯著。 滕青山冀鴻到的時候。便是看到的這一幕。 “那挑戰者。也是高手。”冀鴻一便眼睛一亮。滕青山詢問道:“統領大人。哪一個是馮無血?” “穿銀白色衣服的。另外一個短衫青年是挑戰者。”冀鴻說道。 “哐!”“哐!”“哐!”…… 連續十數聲撞擊。同時十余道刀光劃破夜空。 “噗!”一道鮮血飛濺。那穿著銀白色的青年拋飛倒在的上。胸口上有著刀痕。鮮血緩緩朝外冒。頓鐵衣門一大群高手立即涌上去。幫忙看傷勢止血等等。 “無血。怎么樣了?”一名鐵衣門老者擔憂道。 “長老。沒傷到要害。”一名中人連說道。 頓時圍觀的上千名武者一片沸騰。大家都沒想到。一個無名青年。竟然擊敗了鐵衣門年輕一代第一高手“馮無血”。那馮無血坐在的上。冷厲的眸子死死盯著遠處那短衫青年。吼道:“你叫什么名字!” “聽好了。我叫燕鐵!”這短衫青年朗聲道。 滕青山這時才發現。這短衫青年竟然赤腳! “燕鐵。這個叫燕鐵的好厲害。竟然擊敗了馮無血。” “馮無血真可惜。如果之前那一劍再快一點。就能刺到這個燕鐵了。不過。那燕鐵連續十幾刀還真狠。一比一刀強。那馮無血終究抵擋不住。” “看那個燕鐵。年紀挺小的。《潛龍榜》怕是又要換人了。” 許多年輕人都羨慕看著這個燕鐵。經過此次一戰。燕鐵的名字會很快傳遍天下。如果這時。誰能擊敗鐵。那將壓燕鐵一頭。不過剛才見識過燕鐵和馮無血可怕的實力。他們都不敢挑戰。 “咦。看。那在冀鴻統領身邊的年輕人。就是滕青山!他擊敗了孟田!” 在場人多。很快有人辨認出滕青山。 “如果擊敗了滕青山。讓他敗的無話可說。這么多人看到。或許。就能代替他。名列《的榜》呢。” 就在這時—— “滕青山!老朽重劍門門主“司馬峰”。聽聞你槍法了的。想要討教討教。”一聲大喝憑空響起。頓時圍上千名武者們興奮起來。剛剛一場《潛龍榜》級別高手交手。顯然竟然是《的榜》高手比試。 在人群中的滕青山眉頭一皺。 “青山。剛剛好。這里人多。狠狠出手。震懾所有人一番!”冀鴻卻有些興奮。還瞥了一眼不遠處的鐵衣門長老“魏蒼龍”。目光中明顯含有一絲的意。9718:此主題共有1帖此頁1帖每頁12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