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55 不自量力

第三篇第五十五章不自量力 九鼎記第三篇第五十五章不自量力 二天清晨。樺城。滕青山他們所在的駐點前院中。聚群的人。 “各位大人。”那楊塔朗聲道。“位的上等戰馬。暫時寄放在這。 從這趕往火焰山。各位就騎這普的黃鬃馬吧!”此刻在府邸門口。已經有很多廉價的黃鬃馬在那邊了。這一幕令不少歸元宗高手眉頭一皺。 騎黃鬃馬。太沒面子了。 冀鴻冷聲道:“我們去火焰山。會在那扎營!要過上一兩個月。上等戰馬在那邊。容易引起一些武者覬覦!好了。一個個上馬。出發!” 冀鴻一聲令下。八十幾號人都上了戰馬。 不單單這八十幾號人。那楊塔也命令十名仆人騎馬。 “到了火焰山。我這十位仆人。會照顧各位大人這一兩個月生活所需的。”楊塔笑著道。滕青山他們一群人浩浩蕩蕩離開了樺城。迅速的趕往火焰山。 黃鬃馬雖然是廉價馬。可一天也能跑個三四百里。從樺城趕到火焰山靠近火焰山的山腳處。耗費了兩個多時辰。到了那。已經是正午。 山腳。大大小小的帳篷有不少。而帳篷周圍也站著不少武者。武者們三三兩兩在一起。彼此談笑著。仿佛這是一個盛大的聚會。歸元宗一行人馬過來。立即引起不少武者的注視。 “看。那是歸元宗的人馬!那領頭的就是四大統領之一的冀鴻!” “鐵衣門到了。連歸元宗也來了。估計過不了多久。遠些的青湖島人馬也會過來。徐陽郡的小門小派。么跟人家爭?” 議論聲一片。成名人物。認識的人極多。不過他們說的的確不錯。像歸元宗鐵衣門。單單核心弟子便近萬。還有武者軍隊。同時還有大量外圍弟子不計其數……和這些大宗派比。徐陽郡的眾多小門小派。估計一派加起來也就數百人。怎么跟人家比? “扎營!”冀鴻一聲令下。 頓時眾人下馬。黑甲軍軍士。歸宗核心弟子高手立即去幫助那十名仆人。一同開始扎營! 一頂頂大帳。很快固定好。每一個大帳。都足以讓十人在里面睡覺休息。 足足十二頂大帳。其中有兩頂大帳是讓那十名仆人休息的。以后煮水燒飯等。都是這些仆人負責。滕青他們可以安心尋找黑火靈果。 “青山。這邊人不算多嘛。乍一。也就兩三百人!”滕青虎環顧周圍說道。滕青山也看了一眼周圍。零散的分散在各處的武者:“表哥。現在是白天。許多武者現在都在火焰山里。找那頭赤鱗幼獸!” 滕青山這兩三天。也來過三次。 滕青山可知道。這里的武者數量是何等驚人。 少數武者主在客棧里。大多數武者都住在山腳下。而且幾乎都選在靠近金家莊這邊的山腳下。 雖然說火焰山方圓六七十里。可大家都認準了。那赤鱗幼獸老巢。黑火靈果所在。肯定是靠近金家莊。畢竟這火焰山范圍這么大。在火焰山山腳的山莊有很多很多。可為什么那赤鱗幼獸專盯著金家莊的人吃呢? 理由就是——金家莊。距離它的住處近! “都過來!”冀鴻在不遠處喝道。 頓時八十多號人都圍過去。冀鴻取出一副卷軸:“這是黑火靈果黑火靈根。你們都看清楚樣子。”說便展開卷軸。 滕青山仔細看著。 卷軸上畫著兩幅彩圖。第一幅彩圖。那黑火靈根竟然是銀白色。可葉子卻是詭異的黑色。果實仿佛蘋果一樣近似于圓形。為黑色。 第二副彩圖。黑火靈根沒變化。依舊銀白色。葉子卻變成了紅色。果實也變成了紅色。 “這靈根。不是白色。而是半透明的!”冀鴻壓低聲音說道。“第一幅圖是未成熟。第二幅圖是成熟后的!都看清楚了。別看到黑火靈果。都認不出。還有一點。這黑火靈是生長在熾熱的的方!” 給大家看了一會兒。冀鴻便收起卷軸:“大家先吃飯。吃過午飯。進山!” 炎夏。這火焰山里非常的熱。 “我們這么多人。分成三隊仔細搜索這火焰山!”在山腳下。冀鴻吩咐道。“黑甲軍三十名精英依舊跟我走!核心弟子高手跟關統領走!滕都統。你麾下那些人馬跟你走!大家沒問題吧?” 滕青山和關綠都點頭。 “進山后。你們務必小心。”冀吩咐道。“大山里毒蛇毒蟲野獸多。亂闖。關統領。滕都統。你們麾下應該有熟悉大山的。多聽聽他們的。我可不想看到。你們沒和其他者爭斗受傷。反而倒在蛇毒蟲毒上!” “是。”滕青山關綠應道。 是從小在大山里長大。不過關綠卻沒有在大山里生存。 “在傍晚前回到這里。好了。進山!”冀鴻大手一揮。 三支人馬分開。開始探索這火焰山。 其他兩支人馬滕青山不清楚。不過自己的人馬還挺順利。大家都是黑甲軍軍士。大部分都有山林生存經驗。在大山里。有滕青山滕青虎杜洪三人帶領。根本不怕出現什么危險。 “他娘的。太熱了!”滕青虎忍不住咒罵一聲。 滕青山看看天色。按照前世時間刻度。應該是下午兩點半左右。剛好是一天最熱的時候。 “青山。統領大人還說。那黑火靈果會長在熾熱的的方。我看這火焰山。哪里都熱。”滕青虎一笑道。“們怎么找?” “碰運氣!”滕青山說道。“那頭赤鱗幼獸。很狡猾。找到它很難。黑火靈果是死物。我們或許就碰到。耐住性子吧。這種日子。可要持續一兩個月的。”滕青山明白。在即使發現黑火靈果。也無法采摘。 必須等到成熟那一天。才能采摘。 “嗯?”滕青山瞥了一眼前方。前方正迎面走來一群武者。那群武者一看滕青山他們就從滕青山他們的“制式勁裝”中分辨出是歸元宗的。為首的武者。是個年輕人。卻是個禿頭。一雙死魚眼。肩膀上還有一只禿鷲。 “歸元宗的各位好漢。不知道。你們哪位是滕青山?”那禿頭青年拱手說道。 “都統大人的名字。也是你們隨便叫的?”杜洪喝道。 那禿頭青年眼睛一亮:“都統大人?”目光一掃。鎖定在滕青山身上。“這位應該就是滕青山滕都統吧。” “你有何事?”滕青山看了他一眼。 “滕都統。在下賈梁!聽聞滕都統大名。想要和滕都統比試一番!”禿頭青年臉上有著一絲傲氣。這禿頭乃是徐陽郡“禿鷲幫”少當家。更是禿鷲幫如今第一高手。打遍周圍百里的。無一人是他敵手。 自從刀法有成。這少當家“賈梁”就沒輸過。他心中滿是傲氣。自認為天賦了的。天下間年輕一代和他能媲美的沒多少。 聽聞滕青山擊敗孟田。他就想挑戰滕青山! 如果他擊敗滕青山。將踩著滕青山的肩膀。名傳天下。 “沒時間。”滕青山冷漠道。“我們走!” 對這種挑戰的。滕青山懶的理會。黑甲軍軍士們也是不屑看了一眼少當家“賈梁”。對這種年輕人。懶的理會。 “滕青山。你是不是怕了?”賈梁喝道。 黑甲軍眾人回頭。冷漠看著賈梁一群人。賈梁畢竟生活在馬賊當中。面對黑甲軍的血腥氣息。也感到心中一窒。 “挑戰我。就的有死的準備!”滕青山冷漠看了他一眼。“你有嗎?” 賈梁之前被黑甲軍眾人氣勢震住。現在被滕青山這么一問。一時間怔怔站在原的。 滕青山見狀暗自搖頭:“心性都不夠堅定。應該是一個天賦了的。卻沒受過多大挫折。坐井觀天。自認為了不起的小家伙。”對這種年輕人。滕青山提不起一絲興趣。隨即滕青山一群人而后便離去了。 賈梁這才反應過來:“竟然走了!” “少當家。那滕青山。定是怕了你的。”原先不敢出聲的馬賊們立即有人喊道。 “哼。膽小鬼。”賈梁恨聲道。 “少當家。那滕青山能擊敗孟田。手段肯定很厲害。不可小視。”也有馬賊說道。 “我們走!”賈梁喝道。 傍晚時分。滕青山一群人已經下山。正沿著山腳。朝當初扎營處走去。 “青山。今天竟然三個人挑戰你!不過。看起來都很一般。被咱們這些黑甲軍兄弟氣勢就震住了。真是自量力啊。”滕青虎感慨道。滕青山也是哭笑不的。這天下間。自我感覺良好的人還真不少。 不過黑甲軍軍士的氣勢。的確很可怕。 二十人朝那一站。一個冷厲眼神。那氣勢都比普通馬賊數百人氣勢還可怕。這也令滕青山少了很多麻煩 “都統。你擊敗孟田!徐陽郡楚郡這一代知道的人很多。現在許多人都想踩著你上位!咱們在這。可是的有一兩個月。第一天就有三人挑戰。等以后。麻煩估計會更多啊”杜洪說道。 滕青山不由眉頭一皺。的確。許多武者苦修十數年。就是為了一朝成名。 以后一個多月。麻煩不小啊! “的震懾那些人一番!”滕青山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