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53 風起云涌

九鼎記VIP第五十三章風起云涌 郡,槐城的一家酒樓里。 一名穿著布衣的男子正坐在靠窗的桌子旁,喝著酒,吃著菜。在他的腰間,正系著一柄長刀。 “客官,你的大盤羊肉!”旁邊小二端著盤子跑過來,將菜肴放在桌上,“客官請用。”隨后轉身便離去,可是他走開的時候卻碰到了這名男子左臂。詭異的是……那左臂的袖子卻被小二帶的飄起來。 獨臂! 他的左臂是斷的! 這男子看了看自己左臂,隨即不在乎的繼續喝酒、吃肉。斷臂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過去,他曾經絕望過,瘋狂過,可時間撫平了一切,苦修二十年,再度擁有強大實力,他比二十年前天子驕子的自己,更加沉穩,更加可怕。 “昨天下午,怎么楚郡的楚城里,鐵衣門派出了一支上百人的精英高手隊伍,趕往徐陽郡呢。那隊伍為首的是鐵衣門的長老‘魏蒼龍’。十年前,他可是曾名列《地榜》的高手。”在這獨臂男子身后不遠處,一桌上幾個武者開始談論起來。 獨臂男子冷笑一聲。 魏蒼龍? 這天下高手曾不出窮,不進步,那就將會被后進者替代。魏蒼龍十年前曾名列《地榜》,可也僅僅是派第七十一名,而現在,早就被更強的高手替代。當然,能在《地榜》上短暫停留,也代表那位鐵衣門長老實力。 “鐵衣門派遣高手去徐陽郡干什么,難不成,鐵衣門,想控制徐陽郡?” “這你就錯了。你們可知道。昨天那徐陽郡火焰山一帶。傳出消息。有赤鱗幼獸出世!而且還在一個叫‘金家莊’地莊子里吃人。被不少武者發現。一路殺到火焰山里呢。那只是一頭高近一丈地幼獸!知道赤鱗幼獸現世。意味著什么么?”那名年輕武者得意道。 獨臂男子卻是身體微微一顫。 赤鱗幼獸? “赤鱗幼獸出現。就代表有黑火靈果。有黑火靈根!后天巔峰高手。一旦吃了黑火靈果。據說就能成為先天強者呢。”年輕武者說道。頓時這句話引起嘩然一片。“就是那黑火靈根。吃了。都直接成為一流武者!” 獨臂男子飲了一杯酒。目光更加深沉。 赤鱗幼獸?黑火靈果? “小二!結賬!”獨臂男子淡漠道。 “好嘞,客官。”小二連跑過來,“一共是六吊帶二十個大錢。” 隨意扔下大概七錢重的碎銀子:“夠了嗎?”常年接觸銀子的小二,這手一掂就連道:“夠了,夠了。” 獨臂男子當即直接走出去,牽了馬,朝火焰山一帶趕去。 “黑火靈果!我勢在必得!”獨臂男子目光冷厲。 在酒樓中發生的一幕很平常,槐城是距離火焰山很近的一代,所以幾乎是第二天消息就傳到了這邊。這消息是一傳十,十傳百,越來越快,瘋狂朝四面八方幅散開去。 許許多多的武者,或是為了爭奪黑火靈果。或是為了爭奪黑火靈根。 甚至于為了看熱鬧。 大家都知道,火焰山將會在以后的一兩個月內,非常熱鬧。整個揚州,乃至北邊的青州,這兩州高手都有時間,來得及趕往火焰山。那么多高手聚集,將會是一個難得的盛會。或許會看到很多厲害高手。比如《地榜》高手,《潛龍榜》《雛鳳榜》高手。 一支商隊緩緩的行進在官道上。 像這種大量商人聚集的商隊,一般會邀請很多護衛。而護衛的實力也分高低,實力強者,就可以愜意地在馬車里。不到必要,他們懶得出手。 吱呀,吱呀。 車輪滾滾,在一貨車上,一名穿著樸素,赤腳的青年左手抓著自己的斬馬刀,閉目盤膝坐著。 沒人敢打擾這個青年。 當初其他護衛們瞧不起這個穿著樸素,還赤腳的青年。曾有兩名護衛要敲詐這青年,哪想……其他護衛們只看到血光一閃,那兩名護衛便已經轟然倒地,他們的喉嚨都被割破了。這群護衛這才駭然。 對方拔刀,殺二人,收刀。 他們竟然都沒察覺! 拔刀之快,出刀之迅猛,太過駭人。從此這些護衛們再也不敢來惹這個赤腳青年。 “剛才在客棧歇息的時候,你們聽到了嗎?那徐陽郡邊境火焰山,有赤鱗幼獸出現。那赤鱗幼獸一旦長大,再吃了黑火靈果,那可足足有三丈多高,五六丈長……”其他護衛們一邊前進,一邊談論著這消息。 原本閉眼養神的赤腳青年,眼睛睜開了。 “黑火靈果?黑火靈根?”赤腳青年眼睛瞇起來,好像一條孤狼的冷厲眼神。 隨即,他嘴角泛起了一絲笑容:“這些護衛說的不錯,這一次肯定會吸引成千上萬的武者過去!我闖蕩天下,風餐露宿,已有八年,那些所謂的后天巔峰武者,盡皆不我一招之敵!這一次,高手云集,也該是我‘燕鐵’苦修八年,名揚天下之時!同時名列《潛龍榜》《地榜》,師傅他知道了,一定 吧!如果再得到黑火靈果……” 想到這,這赤腳青年不再猶豫。 赤腳青年背起旁邊的包裹,而后整個人一躍。 一腳將騎著戰馬的一名護衛給踢飛,他自己坐在戰馬上,猛地一抽馬,戰馬便飛速奔騰起來。 “我的馬!”那護衛連喊道。 一塊硬物砸在他腦袋上,護衛低頭一看,正是一兩黃金。 “真小氣。”護衛低聲咒罵道,“我的戰馬也花費了近百兩銀子,也不多給一點。”那護衛飛跑著,也暫時地跑上貨車,坐著貨車了。 “兄弟,那個殺神,能給你金子,你就算走大運了。不給你,你又能怎樣?”其他護衛嬉笑道。 “那個殺神,去哪里啊。”“誰知道,他走的好,在這邊,老子心里總是發毛!” 護衛們半途離去,商人們是不管的,也沒法管。更何況商人們是到中途付一半銀子,到目的地再付另一半銀子。也不怕護衛逃掉,他們反正不吃虧。 不管是想得到黑火靈果、黑火靈果的,還是湊熱鬧的。亦或是想趁高手云集,一舉出名的,一個個得到消息后都趕往火焰山! 有一些行走天下,風餐露宿的苦修者,他們為的就是一舉成名,這次是良機! 也有功成名就,心中渴望達到先天的成名人物! 也有背負著深仇大恨的,想要急劇提高實力,復仇的! 有湊熱鬧的! 有一些隱世絕世強者的弟子出世,想要名傳天下的! 總之,形形色色的人物,都趕往火焰山。 徐陽郡,樺城的一座豪宅府邸內。 這里正是歸元宗在樺城的一個駐點,滕青山他們便暫時呆在這。 “這兩天。火焰山那邊還真是熱鬧。”滕青山站在樓閣窗戶處,喝著酒,目光時而掃視遠處的街道,“火焰山那邊,竟然有那么多武者到了,這才兩天,就有數百人聚集!那邊,竟然一連開了三個客棧!” 人太多,而厲害的武者們是不計較金錢的。 客棧可以趁機賺一筆大的,所以火焰山一帶接連又建了三座客棧。 “不過那頭赤鱗幼獸,的確狡猾!這兩天根本不出現,我進入火焰山搜索了三次,都沒有發現赤鱗幼獸蹤跡。”滕青山也想方設法去探尋,可一直沒找到赤鱗幼獸,赤鱗幼獸顯然也感覺到了危險。 不過滕青山肯定一點——赤鱗幼獸再沒吃到黑火靈果,是不會離開它的老巢的。 “表哥還真勤奮。”滕青山瞥了一眼遠處下方庭院,表哥滕青虎正再練習槍法《烈火五式》。 “嗯?”滕青山眼角余光,發現遠處街道中出現了大量身穿黑色重甲,騎著黑色戰馬的人影,其中也有很多,并沒穿重甲。 為首的兩人,滕青山一眼認出來! 那銀色長發,目光冷厲的正是第一統領‘冀鴻’,而那位面色冰冷,穿著黑色勁裝的女子,正是第四統領‘關綠’。 咚!咚!咚! 滕青山立即下了樓梯,走往前門處,而這個駐點的負責人‘楊塔’已經在大門處等待了。 “兩位統領大人。”那楊塔恭敬道,“這些戰馬,交給我的人吧,大人們進來歇息。”他一揮手,立即一群仆人跑過去牽馬。 浩浩蕩蕩一群人,在冀鴻、關綠帶領下走進來。 “統領大人。”滕青山向眼前二人拱手。 “哈哈,青山!”冀鴻一看滕青山,臉上便露出笑容,走過來一拍滕青山肩膀,“你這次可是給咱們歸元宗爭臉了,竟然擊敗孟田,哈哈……對了,我問你,那孟田,真的被你殺死了?” 孟田死的尸骨無存,而且當時周圍沒人,根本沒人知道,是不是滕青山殺的。 “當然是被我殺的。”滕青山說道。 “好,好。”冀鴻笑意更濃,隨即轉身,“這位是關統領!這次我和關統領,奉宗主之命,帶領三十名黑甲軍精英,以及三十名核心弟子高手過來。雖然這次赤鱗幼獸出世,引得大量高手聚集,可咱們歸元宗,對那寶貝,可是勢在必得!青山,到時候,你可別留手!” 不管是擊敗孟田,還是殺死孟田。 滕青山至少擁有《地榜》實力,一個《地榜》高手,在爭奪黑火靈果時候,可以發揮很大作用。 “是,統領大人。”滕青山應道,忽然瞥向冀鴻身后的時候,滕青山一怔,他目光鎖定在一名穿著重甲的虎背熊腰的男子臉上,那黑甲軍精英高手,也疑惑看著滕青山。 “這位兄弟,你,你是不是叫李金福?”滕青山依舊清晰記得,當年那個扛著一百二十二斤狼牙棒的李家莊的天才。(手機,電腦.還可以下載電子書TXT,CHM,UMD,JAR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