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51 幼獸

第三篇第五十一章幼獸? 九鼎記VIP第三篇第五十一章幼獸? 祝賀歪歪書吧網站整體升級成功!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本月光就很微弱。在峽谷中。更是近乎于漆黑一片。 滕青山站在峽谷底部。站在原的一動不動。 他在用耳朵聽! “這妖獸跑到哪去了?”滕青山耳朵聽了許久。除了風聲枯枝落葉被風吹的聲音外。察覺不到妖獸在奔跑。 “這頭妖獸應該就生活在火焰山。長期在這。肯定很熟悉。要找到它。怕是有難度。”滕青山定下心來。進在峽谷中。仔細的觀察著峽谷周圍。想要尋找到一些蹤跡。然而。在這峽谷中。搜尋了許久。將峽谷周圍搜尋一個遍。滕青山都沒找到那妖獸的蹤跡。 “沒想到。讓這妖獸給逃了!”滕青山無奈的很。 不的已。滕青山選擇回去! 而。在滕青山跳下懸崖。落到峽谷底部的落腳點上方。大概二十丈處的崖壁上。正有一處凹陷下去。而那頭妖獸的四蹄利爪。輕易的插入巖石中。龐大的身體蜷縮在這凹陷區域內。 從外面。根本無法發現這頭妖獸躲在在這。 這妖獸那隱隱有著暗紅光芒的冰冷雙眸。偶爾掃視下方峽谷一眼。 這一躲。就是整整兩個多時辰。到了第二天黎明前最黑暗那一刻。峽谷中一片漆黑。這頭妖獸才閃電般躍下。落入峽谷中。而后數次飛竄。就離開了峽谷。 金家莊練武場。點燃了一支支火把。武者們都聚集在這。 “那怪物是什么東西?比野牛都還要壯。那密集的鱗片。我砍了一刀。反而將我手掌震疼了。” “那是一頭妖獸!那鱗片絕對是刀槍不入。我看。就是玄鐵那些材料打造的鎧甲。也遠遠比不的這妖獸的鱗甲!”武者們在贊嘆著。 “如果宰了那頭妖獸。剝了它的皮。做一身鱗甲。哈哈……那絕對是寶。” “別做夢了。就你那點本事。也想殺了那妖獸?” 一群武者們似乎很興奮。對他們而言。能見識到一頭妖獸已經夠了。至于能不能殺死妖獸。大多數實一般的武者根本沒敢想過。 武者們興奮。金家莊的族人們就焦急無奈了。 那金氏族長臉上滿是急色。看著那肆意談論的一群武者們。不由大聲喊道:“各位大人!不知道有沒有哪位大人。殺了那黑色怪物?”他喊了一聲。可是武者們彼此興奮談笑著。根本沒理會那位族長。 在族長身側的一位漢子急了。大喝一聲:“你們這群武者!我金家莊面臨大災禍!請各位幫忙。可各位殺不了妖獸。還在這談笑。你們還有……” “閉嘴!”金氏族長連喝道。 “族長。”那漢子急眼睛都紅。 整個金家莊族人早被這妖獸折磨的快瘋了。現在武者們還在的意。他們心里當然難受不舒服。 “嗨。小子!”一名背負著長刀。臉上有著紅色胎記的大漢嗤笑看著那位急怒的漢子。“怎么。咱們這些兄弟說話。都惹的你不高興了?”頓時跟他一伙的其他武者們。也都似笑非笑看著那名金家莊漢子。 那金家漢子拳頭緊握。臉色難看。 “他娘的。老子的拳頭。你們忘記了?”一道輕佻的聲音響起。“沒那個能力殺了妖獸。還欺負人家普通山民?你們算什么武者啊。我看啊。買一個豆腐。撞死算了!”那段侯笑吟吟走過來。 那幾名武者頓時臉色漲紅。彼此相視一眼。沒敢再出聲。 段侯的實力。在剛來這金家莊。他們幾個就親身體驗過了。 “秦狼兄!”段侯陡然大喜。朝遠處喊道。 遠處滕青山的確剛剛落入練武場。見到段侯跑過來。便走過去:“段兄!” “看秦狼兄這么晚才到。應該是去追殺那妖獸的吧。不知道秦狼兄有沒有追到?”段侯詢問道。這話一出。聚集在練武場上密密麻麻的大量金家莊族人們都期盼緊張的看向滕青山。 被上千人盯著。滕青山也是心中悸動。那一雙雙充滿期盼的眼眸中。滕青山能夠理解。這些金家莊族人們。多么渴望妖獸被殺死。 “那妖獸太過狡猾!我沒能殺死它。”滕青山搖頭道。 金家莊上千名族人眼眸都暗下去。他們都快絕望了。 “不過那妖獸也被我傷了。以這妖獸的智慧。估計。近期是不敢來金家莊了。”滕青山又說道。這句話周圍金家莊眾多族人們臉上都露出喜色。 “這位大人。你說。那妖獸近期不敢來了?”那金氏族長跑過來。 一旁的段侯說道:“老伯。那個妖獸跟人一樣很聰明!它這次受了傷。吃了虧。近期是不敢再來的!”段侯是親眼看到。那怪物悄無聲息的劃掉 門。潛入屋中的。這么有智的怪物。不可能吃。敢第二天再來。 “大哥哥。大哥哥!”忽然一個人影一下子沖到滕青山身邊。抓住滕青山的褲腿。 滕青山低頭一看。這是一個看起來才六七歲的孩童。 這孩童仰頭看著滕青山。眼中滿是淚水:“大哥哥。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殺了那個怪物。為我爹娘報仇!求求你!” “二娃。快松開。”那金家族長道。他將那孩童拖到一旁。其實是害怕滕青山不滿而殺了這孩童。畢……武者當中。沒有人性的也是有的。 “我求求你了。大哥哥。”那個孩哭泣道。 那金家族長連說道:“這位大人。咱們金家莊這一個多月。死的很多族人。二娃他的爹娘。就是在一個上。被那怪物給吃掉的。二娃幸虧沒和他爹娘住在一屋。否則。當天也要被吃掉。” 滕青山看到那個孩童。心中微微一顫。 在前世。他就是孤兒! 這么小。就沒了爹娘! “你們心!”段侯對著金家莊族人拍著胸膛。“咱們武者人多勢眾。今天人不夠多。以后肯定還有更多更強的武者來。那妖獸肯定有死的一天。”那些金家莊族人聽了。只心底略微好受。 “秦狼兄。你認識那妖獸是什么妖獸嗎?”段侯詢問道。“我也知道很妖獸。可就不認識這種妖獸。” “我也不認識。”滕青山搖頭道 滕青山在歸元宗時間太短。并沒有去尋找有關妖獸的書籍閱讀過。 “秦狼兄。你追那妖獸。有沒有發現特殊的的方。或許。能夠判定這妖獸是哪一種妖獸。”段侯說道。 滕青山也不隱瞞:“那妖獸可以突然全身變的通紅。速度激增。一下子將我甩掉了。” “全身通紅?”段侯一怔。隨即眼睛亮了。 這練武場上。那鐵衣門高手“濤”也聽到滕青山和段侯的談話。當聽到“全身通紅”的時候。濤臉上露出一絲狂喜:“全身通紅?這……這難道是赤鱗獸?對!關于赤鱗獸的記載。在赤鱗獸年幼的時候。就是黑色的!等赤鱗獸成年吞了“黑火靈果”。鱗甲才會變的全身紅色。才會有三丈高!” “赤鱗幼獸。”濤暗自思忖著。“事情不能外傳。否則。黑火靈果就難奪了。” 就在這時候—— “哈哈。是赤鱗獸。是赤鱗獸!”一道大笑聲響起。濤臉色大變。此刻大笑的正是段侯。 “段侯。”濤連沖過去。瞪了一眼。 “你瞪我干什么?”段侯旋即便笑起來。“哈哈。我懂了。你是想讓你'鐵衣門獨占那寶貝?” “別說了。”濤壓低聲音道。 滕青山在一旁。心中疑惑。追問道:“段兄。你說赤鱗獸。是什么?” 那濤立即瞪向滕青山。可滕青山無視他。 段侯笑著說道:“有人不想讓我說。我偏要說!秦狼兄。這赤鱗獸是一頭極為厲害的妖獸。傳說。它足有三丈多高。五六丈長。看起來猶如一座小山。而且全身赤紅。就是先天強者都難以攻破它的鱗甲!而且能口吐火焰。火焰能融金化鐵!” 滕青山聽的大驚。 三丈多高?那可就是兩三層樓高的龐然大物。而且先天強者都難破其鱗甲。口吐融金化鐵的火焰?這的確是可怕的妖獸。 旁邊的濤暗恨。 可是段侯的實力他清楚。他在追殺赤鱗獸時候已經受傷。絕非段侯對手。更何況旁邊還有一個能傷赤獸的神秘高手“秦狼”。 “不過。那是赤鱗獸成年體。在籍中。對赤鱗獸幼時記載。只是鱗甲為黑色。緊急關頭能全身變的赤紅。就這兩句。太簡短。我之前都沒想到。這是赤鱗獸。現在知道了。是赤鱗幼獸。還沒長大的赤鱗獸!”段侯詳細說道。 滕青山聽的心中哭笑不的。 這么一個防御變態的妖獸。竟然只是一頭幼獸。 “不過赤鱗獸再厲害。咱們也無法收服它。真正讓武者心動的。是和赤獸伴生的靈寶“黑火靈果”。”段侯眼睛發亮。不停說著。“秦狼兄。當那赤鱗獸長大。只有吃了“黑火靈果”。才能最后蛻變。蛻掉黑色鱗甲。長出赤紅色鱗甲!成為可怕的妖獸!咱們武者可以搶在它之前。奪了那黑火靈果!” 滕青山心中一動。 那赤鱗獸。吃了黑火靈果。才變成連先天強者也忌憚的妖獸。 如果人吃了呢?(手機,電腦.還可以下載電子書TXT,CHM,UMD,JAR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