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45 血人

《》第三篇 第四十五章血人 (為方便您閱讀,請,并) 對這仿佛能刺破天際的凌厲一槍。那孟田只是看似隨II下方劈出一刀。 呼!思路中文會員。 妖異血紅色刀光再閃一次。鏘的一聲。孟田便借力撲向后院中央正在廝殺的黑甲軍眾人:“哈哈!”一聲張狂大笑。血紅色刀光便朝百夫長“杜洪”劈去。杜洪不由色變。手中長槍根本來不及阻擋。 “咻!” 黑夜中。一縷寒光射穿長空。_青山盯著遠處的孟田。左手剛剛射出一柄飛刀。 飛刀速度之快。孟田臉色微微一變。 “鏘!”孟田手中的血月刀立即一轉。擋住這飛刀。 “杜洪。速戰速決。殺光他們的人!”滕青山一聲暴喝。整個人仿佛一頭猛虎撲向那孟田。手中長槍帶著冰冷的寒芒。直刺孟田。 “是!都統大人!”杜洪高聲應命。隨后嘶吼一聲。“兄弟們。殺光他們!” 甲二十二人。現在已經倒下二人。 不過…… 對方最I纏的八名內勁高手。被之前滕青山剛進入后院的時候就一口氣殺光。現在石客棧這一方的剩的高手。面對全身穿著重甲。相互輔助的黑甲軍軍士們。也是一籌莫展。_劍砍在對方身上。對方沒事。 可他們都只是穿著軟甲。怎么斗? 要殺黑甲軍的人。除非從重甲關節裂縫。或者從臉部等地方動手。那些地方都太小。 “噗哧!”“噗哧!”“噗哧!”…… 黑甲軍軍士戰成兩排。不斷前進。一名名石客棧的高手倒在長槍下。_朱崇石麾下的數十名護衛們也弓箭在一旁射殺。一時間。滕青山這一方反而占據了優勢。_于孟田下人馬死傷極多。 不談這些人廝殺。滕青山和孟田也廝殺的興起。 “轟!” 輪回槍猛然砸來。強勁的力量速度引起一陣氣爆聲。 孟田腳下一蹬。整個人便竄上了石客棧三四丈高的屋頂。而滕青山的輪回槍直接將石客棧的墻壁給砸的崩裂出一個大窟窿。滕青山一抬頭。同樣是一躍而起。宛如一頭雄鷹撲向獵物。 “這個滕青山真的不足二十歲?”孟田有些懷疑朱家十三少爺的情報了。“每一招看似簡單直接。卻讓人難以抵擋。_似是直刺。卻隨時都能旋轉改變攻擊方向。_明一記!砸。可他卻能瞬間收槍改變攻擊!” “不足二十歲。槍法卻好似滔滔江水。大氣磅礴。讓人難有抵擋之法。”孟田有些急了。“哪一個老怪。能教導出這樣的徒弟。_過幾年。恐怕我都不是他對手!” 他卻不知道。 滕青山當初創造槍法。花費精力最多的就是“混元一氣”槍法。這是最強防御槍法。在長槍一拉一轉之間。可以瞬間轉化為任何攻擊槍法。_混元一氣槍法為“中樞”。滕山根本不怕攻擊有停頓。給敵人機會。 唯一會有破綻的一招。就是毒龍鉆! 一旦施展毒龍鉆。槍法有瞬間的失控。可是“毒龍站”這絕招。連蛟龍都能傷。如果這招都殺不死敵人。滕青山也只有逃跑了。 踏!踏!踏! 孟田迅疾的在屋頂上飛奔。滕青山也閃電般在后面追著。 “哈哈。滕青山。看在你不足二十歲份上。如果你能擋住我這一招。我今天就饒你一命!”孟田起了愛才之念。 “大言不慚!”滕青山冷喝一聲。 孟田臉色一變。他自持是名列地榜的超級高手。是有身份的前輩。而且也八十多歲了。才這么說的。 “那就接我“血月舞”吧!”一聲狂笑。原本飛逃的孟田陡然轉身。就是閃電般一記刀法。 滕青山目光銳利。手中長槍心隨意動。一記“如影隨形”槍法直接刺去。 呼!呼!呼!呼! 幾乎眨眼功夫。孟田的身影完全模糊了起來。滕青山只是看到。那一道道刀光從周圍各個方向覆蓋過來。上方側方前方后方側下方……一瞬間。滕青山就好像被刀光牢獄所困住。 血月舞。孟田名震天下的絕招。 可以在一瞬間。出足足七七四十九刀。每一刀都有開碑裂石的可怕威力。 鏘!鏘!鏘!鏘! 一陣急促的撞擊聲接連響起。每一次撞擊都產生強烈的氣爆。震的周圍的磚瓦都裂開。飛了起來。 孟田后退。而后站定在一條屋頂大梁上。 滕青山也站在木梁上。心底暗驚:“好驚人的速度。這孟田的速度。比小云可要快多了。_虧我的“影隨形”槍法。如今已經悟出“生不息。連綿不絕”的意境。可以一槍快似一槍。每一槍都相連!否則。單單這五萬斤的力氣。估計是擋不住了。” 滕青山驚訝。他卻不知道……孟田是何等的震驚。 “他。他擋住了?我的血月舞。他竟然全擋住了!”孟田感到體內血液一陣上涌。欲要吐血。 四十九刀。一刀快似一道。這對身形移動速度揮刀。都 i苛刻要求。 “哈哈……滕青山。老朽佩服。看來過不了多久。你也能名列《地榜》。不過我孟田說話算話。今天。我饒你一命。”說著這孟田一笑。便朝遠方黑暗中沖去。可是一道銳嘯聲響起! 一柄飛刀! 孟田不的不停下。全力防御這一記飛刀。 “孟田。你想走。也要看我準不準你走!”滕青山整個人幾乎和飛刀同時飛出。當孟田擋住那一記飛刀的時候。他就看到滕青山已經從高空撲來。 居高臨下。輪回槍勢大力沉的一記猛劈! 雖然劈拳。轉為槍法沒有成功。_以滕青山在劈拳上的領悟。這一施展下來。依舊仿佛一座高山轟下般。 “轟隆隆”槍法帶著可怕的氣爆。 田抵擋一記飛刀。來不及躲。只能將血月刀在頭頂一橫。 “鏘!” 腳下的瓦木頭碎裂。孟田直接被這一槍給砸的掉下去。 那二十幾名在石客棧的漢子們。在廝殺一開始。就立即跑出了客棧。他們站在外面遙遙看著動靜。此刻正看到滕青山和孟田在屋頂廝殺。隨后掉下去。 “大哥。聽到了嗎?一個叫孟田。一個叫滕青山。” 那披散著長發的漢子點頭道:“孟田。是名列《地榜》的超級高手。沒想到咱們兄弟在這荒郊野外的客棧。還能見到這一場大戰。不過。那位叫滕青山的。也真夠厲害。竟然絲毫不處于下風。” “剛才咱們還想跟人家動手。還真是找死啊。”那些漢子們都有些后怕。 看人家手段。估計就滕青山一人。就能殺光他們所有人。 “大哥。你說他們誰會贏?”一群漢子都盯著石客棧。此刻石客棧中巨響不斷。滕青山和孟田顯然在里面廝殺。 “應該是孟田!聽剛才他在屋頂說的話。明顯是愛才。并沒有施展出最強絕招。”那披散頭發的漢子思著說道。“而且。孟田他能名列《地榜》。那肯定擁有著壓箱底的可怕招數。一旦施展。那滕青山估計要敗!” 就在他話音剛落時—— “呼!” 一道人影撞碎了客棧窗戶。竄到了外面。顯的有些狼狽。正是孟田。 可怕的寒光從客棧的墻壁中穿出。仿佛是鉆墻機器。隨即。轟的一聲。那滕青山整個人就撞碎了墻壁。碎石亂飛。可滕青山那雙凌厲的眼眸依舊盯著那孟田。 “噗!”長槍槍頭反射的寒光。已經到了孟田身前。 “鏘!”孟田身體飛拋開去。 “滕青山。難道你真的求死!”孟田惱怒喝道。 滕青山冷然盯著他:“你若能殺我。就把你的手段拿出來。否則……明年今天。就是你這位《地榜》高手的祭日!” 孟田目光一寒。他不是不想殺滕青山。而是他的壓箱底絕招一旦施展。對他身體損害不小。_以不到生時刻。他是不想動這一招的。而滕青山那大氣磅礴的凌厲槍法。也讓孟田真的沒其他辦法。 “是你找死!”孟田咬牙切齒。 “嗤嗤~ 詭異的。孟田皮膚一下子變地漲紅。甚至于身上毛孔等各處。還滲出了顆顆血珠。_瞬間。這些鮮血就紅了孟田身上單薄的汗衫。孟田整個人一下子變成了血人。全身通紅。駭人的很。 滕青山不驚反喜:“終于能看到能立足《地榜》的高手。真正的實力了!” 血人。血紅的刀! “死去吧。”孟田暴虐吼道。 一道血紅色影子瞬間劃過十丈距離。速度之快。滕青山也是大驚。 “嗤!” 血月刀快到極致的一刀。甚至于引起空氣震蕩。刀影模糊。讓滕青山視野范圍內完全模糊了。他竟然看不清刀的真身! 滕青山的耳朵一動。 眼睛耳朵結合。滕青山瞬間判定刀的位置。體內的內勁瞬間洶涌起來。令滕青山出槍速度再提升一個臺階!滕青山也結合《烈火槍訣》。再度完善五行槍法。每一槍都可以通內勁刺激要穴。使的出槍速度激增!不過平常滕青山不需要那么做。而今天。他終于做了! 同樣五萬斤的力量。不過。卻有內勁輔助。出槍速度瞬間快了六七成! “呼!” 輪回槍就是一道閃電!刺向那模糊的紅色刀影! 破天際! 輪回槍和血月刀幾乎一碰便分離開。血月刀和輪回槍都受到影響。都改變了方向。_田和滕青山都躲避方的兵器。只是……滕青山的輪回槍。長九尺六寸。_那血月刀卻才尺有余。 此刻。長兵器是有利的。 血月刀還未碰到滕青山。思路中文會員。而輪回槍卻“噗哧”一聲。旋轉著刺入了孟田的左臂中。 將此章節以下網摘: 作品九鼎記由思路()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