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4 黑夜血戰

天黑了下來,路上蚊蟲也多了起來。 他娘地,這徐陽郡的蚊子,比咱們江寧郡的,怎么好像要狠不少啊。滕青虎猛地一拍自已臉,拍死一只蚊子。夏天還要夜里趕路,最痛苦的就是蚊子太多。 嗨,咱們這邊還算好的。據說啊,在南邊蠻荒中,那夜里的蚊子才叫狠呢。有一種毒蚊子,就是咱們武者的手被咬上一口,整條手臂都要麻木!如果多咬上幾口,都能被活活毒死!杜洪感嘆道。 滕青虎大驚:這么厲害的毒蚊子?你以為蠻荒那么好闖的?蠻荒中人跡罕至,所以能誕生千年靈芝,參王,還有很多天才靈寶。一些奇特妖獸等等,甚至亍許多厲害武者死去留下的秘籍、兵器等。這么多寶貝,如果蠻荒好闖,里面早就都是人了。杜洪感嘆說道。 滕青虎贊同地點頭。 比如滕青汕剛得到的金蠶絲背甲,那金蠶,就是蠻荒中獨有的。 深山老林,人跡罕至處,更容,易誕生妖獸,天才地寶。滕青山暗暗點頭,連自已老家旁的,大延江中都能夠藏有一條蛟龍,那浩瀚無邊、人跡罕至的蠻荒,怎么可能沒厲害妖獸? 大家快點!還有二十里地,就到三石客棧了。想吃烤肉,大口喝酒的。就熬一會兒,熬到那三石客棧,再歇息!那吳譚老者大聲喊道。 大家都打起精神,再熬一會兒。一片響應聲,護衛們興高采烈地談起晚上吃什么,喝什么了。 ,近一個時辰后,車隊終于趕到了三石客棧。 客官,各位客官,里面請!看到外面出現一個大商隊,頓時涌出三四個店小二,熱情地幫忙。 那位管家吳譚吩咐道:小二,令這些護衛們到你們客棧的后院,在后院多準備幾張桌子,什么好酒好菜,讓他們自己點!吳譚回頭看了那群護衛,喝道:各位兄弟可得注意點,別喝過頭了。吳老,放心吧,這住客棧不是一次兩次了,咱們不會耽誤大事的。其中一個護衛領頭人笑著道。 頓時七八十名護衛,牽著大量戰馬、馬車、貨物,都弄到客棧的后院去了。畢竟貨物、戰馬都是貴重東西,特別是黑甲軍的戰馬,要看緊。 青山兄弟,走,咱們進去先吃飯。朱崇石笑著和滕青山說道。 朱崇石和他的夫人、孩子們以及幾名仆人,和滕青山他們黑甲軍一群人一同步入客棧。 一步入客棧! 滕青山目光一掃,注意到客棧的一邊,坐著五桌客人,那些人或是赤膊,或是袒露出胸膛,在大口喝酒,肆意說著。他們桌子上,或者椅子旁,都放著刀劍等兵器。加起來也有二十幾號人。 當滕青山他們這群全身穿著重甲黑甲軍軍士一進入客棧整個客棧溫度都似乎降低了,原本肆意談笑的漢子們聲音都降下來了,朝這邊看了幾眼,一個個都將兵器摸了摸,或者放到順手的位置。 在外行走,一言不和,拔刀相向,血濺五步,這是很常見的。 滕青山眉頭一皺,客棧雖然不小,可是這下面就十張桌子。對方占了五張,只剩下五張桌子。黑甲軍眾人每人穿著重甲,一般四人就要占一張桌子,即使擠擠,都顯桌子不夠。 你們這些人。杜洪一身重甲,冷漠看向另外一些人,朝旁邊擠擠,讓出一張桌子來!你說什么!一名赤膊的高大漢子猛地一拍桌子,就站了起來。 佩瓦奶嘩!二十名黑甲軍軍士統一的轉頭看過來,冷漠看著那人。 那高大漢子嚇得心底一顫。 鏘!鏘!……那二十幾名漢子都立即握住兵器,只是一個個都心懷戒懼。 他們看得出來,來人身上能穿著重甲,一旦打起來,他們吃虧。 別惹事。一名披散著頭發冷峻漢子將那高大漢子一把拽地坐下來,同時拱手道,各位好漢,那五張桌子,你們的確是不夠,我們讓出一張桌子來。這披散著長發的漢子明顯很有危險。 對方其他漢子雖然不甘,可還是讓出一張桌子。 即使是六張桌子,滕青山他們這一方,也是勉強擠擠。 掌柜的,快點土菜上酒。那管家吳譚點了菜肴,便立即吩咐道。 好勒,馬上就來。那掌柜親自端著菜譜立即朝后院跑去。 滕青山他們六桌人坐在那,旁邊的二十幾名漢子連說話聲音都小很多。 很快……一盤盤菜肴,一壺壺好酒,不斷地送上來。滕青山他們吃的,明顯比那些走天下闖蕩的漢子們要好的多! 青山兄弟,大家早點吃,吃完后也可以好好休息,現在已經不早了。明早還要趕路。朱崇石說道。 滕青山點頭。 此刻外面天早就漆黑一片,那管家吳譚,取出了銀針和蘭云珠,檢驗飯菜有沒有毒。黑甲軍軍士們同樣檢驗了一下,隨后才開始吃起來。 在外走天下,特別是荒涼野外的客棧,必須得小心。 客棧后院一間大房間內,聚集了數十了人為首的正是那位孟老。 掌燈吧!孟老淡然道。 是。那店小二打扮的短衫漢子點頭,立即端著一個油燈走出了屋子,走過后院,來到大廳,和掌柜的對視一眼,而后換掉那個洲網熄滅的油燈。 油燈悄無聲息的燒著。 短衫漢子看了一眼大廳內的眾人,眼眸中掠過一絲冷意,心中冷笑:來到客棧,根本不需要孟老出手,你們就死定了!,客棧大廳,內的一群人,吃的正歡。 青山,來,干。那朱崇石笑著舉杯。 滕青山也一口喝盡杯中酒,一陣火辣竄入肚子里,舒坦的很,忽然滕青山鼻子一嗅,眉頭不由一皺。 須知……滕青山連氣血流動都能控制,臟腑器官有一絲問題都能察覺,他早達到內家拳的一個極致。而現在滕青山鼻子一嗅,就察覺到空氣中混著一股無色無味的氣體,這股氣體可以麻醉人的神經。 閉住呼吸,用毛巾沾水捂住口鼻!滕青山猛地一聲暴喝,有人施毒!有毒!大廳內頓時一陣喧嘩。 滕青山霍地站了起來,手持輪回槍,目光掃向旁邊的三名店小二。 真的有毒。最先昏迷的是朱崇石的小女兒,而其他人也感到了一些頭暈。幸虧滕青山提醒的快,他們只是吸入少量,否則,早就昏迷過去了。 體質越好,就越難中毒。 比如要讓一頭大象昏迷,所需要的麻醉劑是人類的很多倍。 而滕青山的體質,那可比大象強多了,別說就吸入一點點,就是吸入多些,也很難讓其昏迷。如果滕青山再控制氣血運轉,根本不可能中毒。 都統大人!一個個看向滕青山。 保護好朱九爺,快到后院去!滕青山下令道。 殺!后院傳來暴喝聲。 頓時一陣廝殺聲從后院傳來。 哈哈,黑甲軍都統,滕青山,不愧是絕頂高手!這么快就能發現這無色無味的,隨風一夢,!一陣大笑聲,頓時這客棧樓上也沖出來十幾人,一個個都手持弓箭,朝樓下瘋狂的射殺。 滕青山一抬頭,看著那群弓箭手:群戰中,弓箭手威脅很大,必須得先除掉他們!,,哼!滕青山整個人一躍而起,直接躍上二樓。 殺死他!就在二樓的廊道上,那些弓箭手們都拔出了腰間的戰刀,揮舞著朝滕青山殺去。 噗!噗!,,噗!,……,仿佛旋風一樣,滕青山閃電般連殺十余名弓箭手,這時候其他黑甲軍軍士已經保護著朱崇石一家,沖向后院去了。 滕青山殺死十余名弓箭手后,一腳踹飛旁邊的房門,直接沖入二樓的一房間,而后整個人蓬的一聲直接撞碎大窗戶,躍入正在混戰的廣闊后院中。 鮮血遍地! 那些護衛已經有幾十號人倒在地上了,很多人身上都插著箭矢。 原本護衛們已經陷入絕對下風,幸好黑甲軍軍士從前面大廳趕過來,和對方的殺手們廝殺起來。對方的人馬很多,竟然有近百號人。 竟然有不少內勁高手!不好,這樣下千,我黑甲軍軍士怕都要死去大半!就這么一會兒,就有兩名黑甲軍軍士倒下了,當然,對方倒下人更多。 一落入后院,滕青山環顧周圍的瘋狂廝殺,瞬間鎖定了幾人。 噗!,,噗!,,噗!滕青山長槍詭異之極,不管殺誰,都只需要一槍!滕青山一口氣連殺八人,這八人都是對方中的內勁高手。不過在滕青山的,如影隨形,槍法面前,他們毫無反抗之力。 好身手!一聲大喝。 轟!一道身影從一間屋子內竄了出來,宛如一道閃電,可怕的速度甚至于引起一陣狂風,緊接著便是一道耀眼的血紅色刀光。 滕青山只感到,整個人都被這刀光給壓制住了,如同陷入冰窟一般。 高手,比岳松、諸葛云他們強上十倍!單單這可怕的一刀,就讓滕青山心中熱血,終亍遇到真正的高手了!,,呼!長槍呼嘯著,仿佛一條蛟龍吞噬向那道光! 如影隨形槍法五萬斤巨力! 一出手就是五萬斤巨力! 鏘!刀光和槍影凌空撞擊,只見那高手身影仿佛旋風一樣一轉,輕易卸去滕青山的螺旋勁,同時飛上了旁邊的屋頂。那孟田也是大驚:好可怕的槍法,那槍法竟然好似蘊含看不見的嵌渦,連我的刀意都受到影響!下來!滕青山一聲暴喝,手中長槍猛地一砸旁邊的墻壁。 轟!那墻壁仿佛紙糊的一樣轟然側塌,碎石崩飛,泥土飛揚,那孟田立即飛起。 滕青山目光銳利如刀,一抖長槍,原本砸墻壁的長槍,瞬間化為刺式,啾!宛如一道閃電,刺向人在半空的孟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