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43 《地榜》高手

些馬賊強盜們分開大道,讓車隊就這么離去。 沒人敢阻攔! 這次,他們大當家,這個在徐陽郡也算有頭有臉的人物,丟了大臉面!這大當家嚴令,今天發生的事情不得外傳。 不過…… 今天周圍可是有整整五千馬賊,而且馬賊們一個個嗜酒,怎么可能不外傳出去? 好事難傳播,這壞事傳千里啊! 徐陽郡范巫城第一幫派‘巫山幫’五千馬賊搶劫不成,反被打劫了價值上百萬兩銀子寶貝。這個消息,仿佛風一樣迅速傳遍了徐陽郡各城各大勢力! 那巫山幫,一次搶劫就能派出五千馬賊。其實力之強大,可想而知。 論真正實力,比之滕青山老家宜城的‘白馬幫’都要強上一些。不過,這次栽的太狠! 那些寶貝,很多都按照低價算的,真實價值大概在七八十萬兩銀子左右。不過這傳播謠言,是越傳越夸張的! 徐陽郡非常地亂! 巫山幫能立足。還能有這么龐大地勢力。不能說巫山幫差。只能說滕青山太狠。千軍萬馬。都根本阻攔不了滕青山。要抓其首領。仿佛探囊取物般地容易! 因為巫山幫地失敗! 加上黑甲軍本身地名氣。徐陽郡內地幾大幫派。以及一些宗派。都沒敢來搶掠。 車隊緩緩行進在官道上,七八十名護衛騎兵加上二十余名黑甲軍軍士,護衛著貨物前進,一路上沒有任何強盜土匪膽敢搶掠。 “都統大人,都說這徐陽郡亂!都統大人上次立威,我們這兩天,一次搶劫都沒遇上啊。”杜洪笑著說道。 “哈哈,如果再來,青山他再敲上一筆啊。”滕青虎哈哈笑道。 隨著上次滕青山出手,展露出驚人的實力,使得在車隊中,滕青山地位愈加的高。 那次,滕青山獲得的金票銀票加起來是十三萬兩!景玉佛、勁弓、戰刀、金蠶絲背心等雖然更珍貴,可暫時無法換銀子。 黑甲軍軍士們都羨慕的很,不過他們也沒想過分銀子。 畢竟…… 這是滕青山靠個人實力弄到的。在黑甲軍,如果一支黑甲軍隊伍掃平一伙強盜,即使軍官沒出力,得到的金銀,都是軍官占大頭。更何況這一戰,黑甲軍軍士們一人都沒有出力。 可是,滕青山還是分了些銀子。 兩名百夫長,一人一萬兩銀子。 二十名士兵包括伍長,一人一千兩銀子。 這筆銀子,比大家一年得到的月俸都還要多了。黑甲軍軍士們荷包鼓了,當然更加擁護滕青山。至于那七八十名車隊護衛眼饞,可滕青山卻懶得分一兩銀子。 這是黑甲軍的好處! “提高黑甲軍的優越感!這樣,也會產生更強歸屬感。”滕青山很明白這一點,瞥了一眼那馬車,此刻那朱崇石已經呆在馬車里,陪他的三個孩子了。想到孩子,滕青山不由心底一疼。 他如今還記得前世那記憶。 “狼,等我們離開組織,我們一定要生一對孩子,一男一女。” “嗯,好。” “到時候我們讓他們學畫畫、學鋼琴……過平常人的生活!不讓他們學殺人了,這樣的生活……我真的厭倦了。” “嗯,快了,我們會脫離組織的,會的,小貓!” “小貓!”滕青山還記得前世的妻子,那個外表冷酷似機器,可和自己在一起卻很柔軟的女人,他到如今真正唯一愛過的女人。原本按照他的計劃,等他突破到ss級,他就能脫離組織。 和小貓生兒育女了。 可惜,小貓死了。等小貓死了,他瘋狂報復red織時,才領悟‘黯然一刀’,而后全身心投入武道,才終于踏入宗師境界。可惜,一切都晚了。 “小貓……”滕青山喃喃道。 甩甩頭,努力將這份前世愛戀深藏在心底最深處。滕青山刻意地讓自己忘卻這一切,畢竟這是自己的新生。只是偶爾會有觸動聯想到。 “今生,我有爹娘,有妹妹,有族人,我已經很滿足了。”滕青山心境很快平復下來,“追尋武道的巔峰吧!傳說中的禹皇,能五斧劈開一座高山。秦嶺天帝,一掌能令百丈寬的江水斷流。我現在距離他們,還差的太遠太遠,武道之路,漫長而坎坷,值得我用一生去探尋!” 滕青山的一顆心,堅定如磐石! 馬車車輪‘吱呀吱呀’的滾動著,寬敞的馬車內,這一輛馬車內只有朱崇石和他的兩名妻子,至于孩子,則是和仆人待在了后面一輛馬車里。 “老爺!”一名綠裝美婦人不安地說道,“咱們進入徐陽郡已經整整 ,估計還有兩三天就能走出去了。到了楚郡,咱們可是……老爺的那些兄弟們,會沒一點動作?” “大姐說的對,我也心里有些害怕。”另外一名紫衣美婦人說道。 朱崇石依靠著,吃著水果,笑道:“哈哈,你們兩個婦人,別擔心,咱們剛從海外歸來。直接從東海進入江寧郡城。僅僅才停留幾天?這又立即趕往楚郡!我那些兄弟,和我一樣都是獨自發展。收集消息沒那么快……恐怕,就是到現在,我那些兄弟,最多也就兩三個人,知道我回來!” 江寧郡城,是靠海的一個城池。 這也是朱崇石為什么會停留在江寧郡城的緣故。 “老爺,一旦他們知道,會怎么樣?”綠衣美婦人忐忑道。 “你不是猜到了嗎?”朱崇石說道,“我和孩子們,他們還不敢殺。畢竟,是朱家子孫!我爹他最恨的,就是親子相殘。一旦他們那么做,以我爹的消息網,肯定知曉的一清二楚。到時候,爹不可能讓殺兄弟的人當家主!甚至于會被剝奪家產,趕出朱家!” 兩名婦人心中一松。 的確,她們那位被尊稱為‘財神’的公公,威懾力是很大的。 “他們不敢殺我和孩子,可毀掉或者搶奪掉我的貨物,卻還是敢的。”朱崇石眉頭一皺,“如果貨物被搶奪走,那等到十年期滿,我成為家主的可能性估計只有兩成。” 他的兩名妻子也明白,貨物的重要性。 她們丈夫,在海外數年,就是為了這貨物。 “有這貨物,那十年期滿,我奪得家主之位,最起碼有九成把握!”朱崇石自信一笑。 揚州十三郡,南邊最富裕,北邊最窮。不過即使是最窮的‘楚郡’,在整個九州大地上,都算是比較富饒的。 北部官道上,人煙稀少,難得有一個客棧。 官道上,荒郊野外的客棧稀少。這是因為孤零零一個客棧在那,很容易被強盜土匪打劫。凡是能在荒郊野外開客棧的,都是有背景有實力的! 是徐陽郡北部官道上的一個客棧,在它的南邊、北邊六十里內,都找不到另外一個客棧。 內的一間屋子里。 “孟老!”一名穿著土黃色短衫的漢子步入屋子,連道,“朱九爺的人馬現在距離咱們這,只有大概五十里路!不過現在都下午了,到天黑,他們估計都趕不到咱們這客棧啊。說不定,他們就在野外過上一宿,到時候,老爺的計劃不就?” 屋子里,正有一名眉毛極粗的中年人,他正擦拭著一柄狹長的略帶弧度的長刀,長刀本身通體為血紅色。 “哼,擔心什么。”這中年人哼了聲,“叁石客棧,地圖上肯定有,九少爺就是在海外呆上幾年。可畢竟是富家少爺。就是天黑多趕上十幾里路,熬到咱們這,也很正常的。就是九少爺沒過來,咱們也一樣可以趕過去動手!” 那短衫漢子連恭維笑道:“有孟老出馬,肯定馬到功成。不過孟老,這徐陽郡盛傳,朱九爺他請的黑甲軍人馬中那位都統,是個厲害高手!”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那中年人冷漠道,從頭到尾,這中年人都是盯著手中長刀,根本沒看短衫漢子一眼。 “是,是。”短衫漢子連退去。 對方的態度,短衫漢子心里沒有一絲憤怒。因為這位孟老……那可是他的老爺‘朱家十三少爺’麾下第一高手。 別看對方模樣看似中年人,可實際年齡卻都已經八十多歲了。 只是因為內勁渾厚,善于養生,才能保持如此容貌。 “有孟老出手,貨物肯定能奪走。如果那些人,到了客棧。哼,孟老都不需要出手。”短衫漢子走出屋子,自信的很。這一家石客棧,就是在兩天前,他們剛剛買下,專門在這等朱崇石他們的。 孟老,本名‘孟田’。 如果翻開近期的《地榜》,就會知曉,這孟田,乃是《地榜》排名第六十一的強者! 別因為這‘六十一’而瞧不起。 須知,就連黑甲軍四大統領都沒資格名列《地榜》。這天下間后天巔峰高手太多太多,凡是能名列《地榜》,哪一個沒有駭人的絕招?就是那些初入先天的高手,面對能名列《地榜》的,都要警惕。 雖然內勁上遠遠不如先天,可地榜高手,可都有壓箱底的招數。 能夠讓一名《地榜》高手效勞,那位朱家十三少爺,也的確是有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