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0 血石坡

“我們的人看得清清楚楚,黑甲軍軍士一共二十三個!”精瘦獨眼漢子連道。 這大當家摸了摸自己光頭,眼睛瞇了起來,臉上漸漸浮現笑容:“就二十三個?哼哼……咱們的兄弟一人一個吐沫就能將他們淹死!不過,能請動黑甲軍,看來還真是大買賣。對了,那商隊的詳細情況,說來聽聽。” 精瘦獨眼漢子賊笑道:“大當家,這商隊除了黑甲軍的人保護,他們又請了另外的護衛。大概有七八十個。至于貨物……有足足十車。滿滿的,每車都好幾個箱子。同時還有兩輛馬車,里面應該是細皮嫩肉的富商和女人吧。” 大當家沉默了起來。 精瘦漢子知道,自家大當家看似粗魯,實際上心思卻很細膩,現在明顯在思考怎么對付那商隊。 許久…… “那七八十名護衛解決容易!我麾下兄弟們,調遣五百名弓箭手,兩輪弓箭,就能滅了那些護衛!”大當家皺眉道,“最麻煩的還是黑甲軍那二十三人!連人帶馬,一個個都披著重甲。刀劍難傷,要殺他們,損失的兄弟絕對不少。” “他們再厲害就二十三個,咱們有的是法子啊。”那精瘦獨眼漢子說道。 大當家睥睨了他一眼:“我當然知道!殺他們法子多,可你記住,一旦要滅黑甲軍的人,必須全部殺光。不能有一個漏網之魚,一旦漏掉一個,知道咱們容貌,查知咱們身份,等黑甲軍大軍來報復,就糟了!” 全部殺光,歸元宗在千里之外,難查誰是兇手。 可有漏網之魚,就麻煩了。 “黑甲軍的馬匹,那都是好馬!你看清楚馬的毛色了嗎?”大當家詢問道。 雖然戰馬身披重甲,可依舊不可能全部保護住。 比如馬耳朵,還有馬腿!馬尾巴! 這些都能看出馬的毛色來。 “當時沒太注意。”這獨眼漢子有些尷尬,忽然想起什么,連道,“哦,對了,我記得,有兩匹馬的馬蹄是白色的!對,那很好記。” “是青鬃踏雪馬!”大當家點頭道,“那是黑甲軍百夫長乘坐的戰馬!看來這次至少有兩個百夫長。不知道,有沒有都統級別軍官在!” “有都統又怎么樣,不就后天高手?”獨眼漢子道。 “你懂什么!”大當家喝道,“都統本身不算什么,可他的坐騎是赤血馬!以赤血馬爆發的速度,那都統想逃,咱們怎么攔得住?別說他,就是那兩匹青鬃踏雪馬,飛奔起來。也就我的‘追風’,能夠趕上。其他人一個都追不上!” 大當家摸了摸自己光頭,吩咐道:“你讓二當家他們都過來!” “大當家,做了?”獨眼漢子眼睛一亮。 “當然做!這么多護衛,還請黑甲軍的人,這貨物,最少也得幾十萬兩銀子。”大當家目光冷幽,“就是有赤血馬,我都讓他沒法活著離開!” …… 天色昏暗。 官道上一片馬嘶聲,慘叫聲。 黑甲軍的兩支十人小隊,騎著戰馬,化作兩道狂風,瘋狂地在強盜馬賊團伙中沖殺,那幻動的冰冷槍尖,刺破一個個強盜脆弱的身體。這黑甲軍戰馬一旦飛奔起來,軍士們在馬上只需要借力用力,一刺就能輕易將馬賊身體刺穿。 滕青山、杜洪、滕青虎三人騎著戰馬,在官道中央。凡是有馬賊沖過來,三人隨意動槍,便刺死了馬賊強盜。 “這數百名馬賊,也敢打劫咱們,真是找死!”杜洪冷笑道。 “估計大家都沒辦法殺的盡興。”滕青山淡笑道,身為都統,滕青山很清楚黑甲軍軍士的可怕。 黑甲軍每一名騎兵,都可以說是移動的堡壘,不管是士兵還是馬匹,都穿著重甲。其次,普通軍士的戰馬都是價值千兩白銀的烏紋馬。在馬賊團伙中,一般就是團伙首領才能騎這等馬。 戰馬力量本來就大,黑甲軍軍士每一個都有超過千斤力氣,不少人還修煉《莽牛大力訣》。 加上十人為一個隊,彼此輔助,十人沖殺,可以說是絞肉機。 兩支十人小隊沖殺了數次,馬賊便死了過百人,其他馬賊們倉皇而逃! “都統大人,其他馬賊已逃!”兩支十人隊回來了。 戰馬、騎士的重甲上都占有鮮血、碎肉等,一片血腥氣。殺敵過百,無一人受傷!這就是黑甲軍!歸元宗最可怕的軍隊! “嗯,沖洗一下鎧甲,等會兒出發。”滕青山吩咐道。 “是!” 黑甲軍軍士們都開始沖洗重甲。 “那些馬賊竟然惹咱們,還真不知道死是怎么寫的。我才殺十一個馬賊,身體剛活絡起來,還沒盡興呢,他們就逃掉了。” “你別在得意了,老子我才殺六個,你這沖在最前面的,就是占便宜啊。” 一片議論聲,大家都不在乎剛才一戰。 車隊的其他護衛們都暗自驚顫,黑甲軍強大的武力,令他們心驚。 “青山兄弟。”那朱崇石笑著走來,“我看,那些馬賊估計認為你們是普通的重騎兵,沒認出來,你們是黑甲軍啊。哈哈……如果認出來,就這么點人,怎么敢過來搶掠。” “嗯。”滕青山點頭,“徐陽郡,距離咱們江寧郡一千多里地,這些沒見過世面的馬賊,不知道我的人是黑甲軍,也不奇怪。對了,朱兄,天色暗下來了,咱們還是早點趕路,前面就是徐陽郡的‘范巫城’了,今天,咱們也能住進城內好點的客棧了。” “哈哈,這些天,住在野外,都難得洗一個澡。這大夏天的,一身臭汗啊。今天得好好洗個澡。”那朱崇石笑道。 一般一城和一城之間有兩三百里距離,有的更遠。 這車隊一天才行進過百里,自然有不少時候是住在野外。當然……這官道上,路邊偶爾也會出現一兩個客棧的。不過荒郊野外的客棧,條件很差。 在城內舒舒服服住了一晚,吃完早飯,車隊繼續前進! …… “老爺,按照地圖上寫的,前面五里地,就是血石坡!血石坡坡上和坡下,相差近兩丈,這么大的坡路。如果在坡下躲藏著大群馬賊,咱們是根本看不到的!這里可是馬賊們經常埋伏的地方。咱們可得小心。”吳老提醒道。 旁邊的一名護衛笑道:“吳老,你別擔心,這個地方大家都知道馬賊經常埋伏,有準備了。即使有馬賊打咱們主意,也不會選那地方吧。” “實則虛,虛則實。”朱崇石瞥了身側護衛一眼,“這血石坡,既然經常有馬賊埋伏,說明那地方很適合埋伏!適合埋伏,馬賊們當然會選!”朱崇石看向旁邊的滕青山,喊道:“青山兄弟,還有五里地,就是血石坡了,可得小心點。” “朱兄放心,我們在前,有馬賊,我們也會將其殺退!”滕青山笑說道。 …… 血石坡下,此刻正聚集著浩浩蕩蕩的強盜馬賊,特殊的是,只有部分馬賊騎馬。 “等人到了,按照我吩咐的做,懂?”那大當家看向周圍幾人。 “放心,大哥,咱們這么多人,而且,大哥你這計劃那是天衣無縫啊,哈哈……他們休想能逃掉一個!”周圍其他幾位大當家都笑道。“咱們這里就有三千兄弟,單單用人就能埋掉他們。” “用人埋?兄弟的命,就不是命了?”大當家喝斥道,“記住,要學會用腦子!”這位大當家,認定自己的計劃絕對沒一點問題。 “讓所有兄弟都安靜下來,別吭聲。”大當家吩咐道。 …… 滕青山騎著馬,走在最前面,前面一里地就是血石坡了。 “嗯?”滕青山耳朵動動。 滕青山身體無論是筋骨、臟腑、六識靈敏等等,都達到人體一個巔峰。那血石坡下可是聚集著三千人,三千馬賊即使再聽話不吭聲,依舊發出不少聲響。 “有人,而且,很多很多!”滕青山耳朵辨音。 “停!”滕青山一伸手,車隊停下。 “青山兄弟,怎么了?”那朱崇石走過來,一里地,那三千人都不吭聲,平常人怎么能聽得到聲音? “朱兄,那血石坡下的確藏有馬賊,而且,藏的馬賊很多很多。我無法確定數量。但是……為了安全著想,咱們還是繞道吧。”滕青山說道。 “繞道?”朱崇石眉頭一皺。 要繞道,那可足足得多走三百多里路,這等于要多走近三天。 “馬賊太多,那我們殺敵,將無法保護你們。”滕青山說道。這時候根本不能派人去探查,因為……一里遠,現在自己轉頭走。對方或許還沒發現。可去探查,對方將肯定發現自己的蹤跡。 朱崇石回頭看看車廂,點點頭:“那好,咱們就繞道!”頓時隨著朱崇石一聲令下,整個車隊其他人都很聽話,也都轉頭要繞道。 不過…… 那支馬賊團伙,可早盯著滕青山他們,半途都有不少監視的人,隨著他們要半途而逃。 “咻!”一道響箭升空。 “哈哈,各位,還是留下吧!”一聲大笑聲從遠處傳來,仿佛奔雷般響徹在半空,只見那血石坡下浩浩蕩蕩出現大量的人馬,“你們還是別逃了,另外一邊十里地,也有我兩千兄弟等著你們,你們沒路可逃!”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