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9 遠行

//大地飛揚,旌旗飄揚,俠客無敵,亮劍必贏查看文章九鼎記第三篇第三十九章遠行()2009092021:37晨的風,是涼爽。 騰青山正帶領麾下二十余人行進在軍營內的道上,旁邊諸葛云、諸葛青以及青雨三人在送行。 哥,從這里到楚郡,有近兩千里路,路上危險多,你得小心啊!青雨在騰青山身旁,眼中滿是不舍。 騰青山笑著摸了摸青雨腦袋:小雨,你不放心你哥? 我哥是最強的。青雨立即一抬下巴,自信說道。 騰青山心里是樂意好好闖蕩一番的,至于自己妹妹小雨,在不久前,青雨已經加入了歸元宗。不得不承認青雨的天賦不錯,修煉內勁秘籍僅僅七天,體內便產生內勁。雖然無法和一些當天就能練出內勁的天才比,可畢竟青雨十四歲了。 小云,青青姑娘,我這次出去,我妹妹就麻煩你們照顧了。騰青山轉頭看向二人。 這點不用說。不過你在外面,可別大意。那徐郡可是最亂的一郡。諸葛云也囑托道。 說話間,騰青山他們一群人已經到了黑甲軍軍營的北門口。 透過北門,騰青山已經看到北門外一車車貨物,乍一看有不少,單單看到的就有八車了。 小雨,你們幾個別送了。.騰青山囑托道。 嗯。青雨.也看向騰青虎,表哥,路上多聽我哥的!別惹事啊。 青山是都統,我當然得聽。騰青虎嘿嘿笑著。 在旁邊一直沒吭聲的諸葛青,忍不住說道:青山大哥,路上小心! 騰青山看了一眼,笑著點點頭。 而騰青虎見狀,咧咧嘴轉頭看向門外。 走,我們出去!騰青山一聲令下。 麾下兩位百夫長以及兩支小隊軍士,都牽著戰馬走出了大門。等走出來,騰青山才看清楚,這里停放的擺放貨物的貨車足足有十車。還有兩輛寬敞馬車,周圍還聚集著近百號人。絕大部分人身上都穿著仿佛蛇鱗一樣的護甲。 哈哈,這位應該就是騰青山,騰都統了吧!一名頭發斑白的老者上前打招呼道。 騰青山點點頭,瞥了那近百名護衛,笑道:你們朱家富甲天下,有了這名多護衛。看來路上,我麾下兄弟們也會輕松啊。 這也是我家老爺的一些人手,哪比得上黑甲軍!這老者笑道,老朽吳潭!我家老爺在那邊! 騰青山已經看到,不遠處一名魁男子,身后跟著兩名護衛走了過來。 騰都統!那魁男子直接拱手笑道,我剛來江寧郡幾天,就聽聞了騰都統的大名!黑甲軍最年輕,最前途無量的都統!我原本還在想,要想見到騰都統一面,怕是難了。可沒想到諸葛叔叔他這次竟然就騰都統來幫我保這一趟貨!也讓我能提前得見騰都統啊!我心中也是喜不自勝! 這位就是朱九爺吧?騰青山知道對方身份。 富甲天下的財神朱童的第九子——朱崇石。 喊什么九爺?憑空將我喊老了,騰都統看得起我,稱呼我一聲兄弟便是。朱崇石笑著說道。 騰青山心底暗贊,那位財神朱童教育兒子也有手段,這朱崇石談笑間都讓人如同沐谷春風,心里舒坦。騰青山最討厭遇到那種自認高人一等,將別人呼來喝去的紈绔子弟。 騰青山和朱崇石交談間,便兄弟相稱了。 很快,車隊前進了。 出了城門,行進在官道上,速度略微快了些。 爹,我想騎馬! 剛行進不久,那馬車車窗就探出一個小男孩腦袋,對著騎馬的朱崇石喊道。 你都沒學過,騎什么馬?好好和你娘呆在車里。朱崇石喝道。 那小男孩吐了吐舌頭,就縮進車里了。 朱兄這次拖家帶口?騰青山有些驚訝,詢問著和他并行的朱崇石,從這趕到楚郡,一路上危險可避免不了啊。何不讓嫂子、孩子留在老家。 青山兄弟你有所不知。朱崇石笑道,我這次是拖家帶口,從海外歸來。難不成將家人留在海外,當然得一起回來。 海外?騰青山有些吃驚。 朱崇石點點頭,并沒細說。 騰青山知道對方有秘密,便轉移話題,好奇道:朱兄,我還沒出過海,這東海海外,有什么? 這東海,無邊無際。朱崇石感嘆道,沒出海,你永遠不知道,這大海是多么的可怕。在大海中,也會有不少海島。有的海島空無一人,有的海島卻是有大量的人。有的是野蠻未開化的。當然也有不少咱們九州子民住過去的。 騰青山默默點頭。 來到歸元宗這么久,騰青山也對這個世界地理知識有所了解。 九州浩瀚廣闊,子民亻乙萬。 而在九州的西方,那就是沙漠之地,偶爾也綠洲,域諸多小國。 而在北方,便是廣闊的草原,再往北,就是北海了。 在東方,那便是最為浩瀚的東海。 在九州南方,被稱為南荒南蠻蠻荒,無邊的南荒中毒蛇猛獸極多,那里可以說是人類的禁區!因為,那里有太多無窮無盡的危險,甚至于一些可怕的妖獸。不過傳說中……許多武者追求武道,前往南荒進行苦修。在南荒中,也有不少武者死去遺留的秘籍、珍寶等。 不過…… 最繁華最富饒,高手最多,宗派最多的依舊是九州大地! 那些海外小島,西域小國,根本無法和九州大地上高手們相比。 海外島嶼上居住的人,生活窮苦。朱崇石感嘆道,在海外各島漂流數年,我是一輩子也不想再出海了。 朱兄,漂流海外,是為經商?騰青山問道。 經商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我從小就想走遍天下各地。朱崇石感嘆道,西域沙漠各國,我二十歲之前就逛過,那蠻荒,距離咱們揚州近。就在揚州南邊!其實也沒什么,就是各種小山丘陵等,大量不知道長了多少年的大樹,還有各種毒蛇毒蟲猛獸,我在蠻荒最外圍退留了一個多月,和一些闖進去冒險的武者交流了一下,也就沒再進去。 朱崇石環顧周圍,哈哈笑道:闖蕩了這么久,還是咱們九州大地,最是富饒啊。 騰青山必須得承認! 他之前預計的太美好,車隊前進速度,比他想象的還要慢!雖然說那些貨車是有馬匹拉著,可這官道的路,都是土路。小坑、石子、土塊什么的,太多。這貨車前進速度,自然慢的。 估計人小跑,就能趕上貨車速度。 一天,大概也就前進一百二十里左右。 一路艱辛,騰青山他們連續過了兩郡地界,在趕路的第十一天,騰青山他們終于進入徐陽郡地界。 之前天色還好,可突然狂風驟起,烏云密布,雷聲轟鳴,盡皆著就是暴雨!傾盆般的大雨,讓趕路的車隊苦不堪言。 好大的雨啊,周圍能有一個躲雨的地方就好了。朱崇石苦笑道。 雨一下,這土路變得泥起來,車隊前進速度當然更慢。而且被這暴雨砸在身上,也不舒服。 鏘!鏘!鏘!…… 那些穿著重甲的黑甲軍軍士,雨滴砸在他們身上,就發出震動撞擊聲。 青山。騰青虎騎在旁邊,哈哈,讓你穿重甲,你不穿,看,現在被淋濕了吧。騰青虎等人全身套著重甲,就臉和手是露在外面的。頸部內部還有著護脖,剛好將雨水完全阻擋,無法淋濕他們。 騰青山笑笑。 黑甲軍人馬包括騰青山一共二十三人,其他人都按照命令全穿著整套重甲,唯有騰青山,僅僅穿了內甲,護腿、護臂,其他都沒穿。對騰青山而言……這寒鐵重甲單單論防御力,怕還不及自己的身體! 而且,如果穿著全套重甲,那將影響靈活性等多方面。 朱兄,周圍可沒什么能躲雨的,大家忍忍吧,這夏天暴雨來的快去的也快!不過……你也讓你的人警惕著點。現在咱們進入徐陽郡境內。徐郡可是極亂的一郡。馬賊極多。我黑甲軍的威名,怕是震懾不了徐陽郡瘋狂的馬賊們! 嗯。朱崇石也鄭重點頭。 黑甲軍,在江寧郡可以橫著行。 可在其他郡,得看你黑甲軍來多少人。如果人少,人家可不在乎一起滅了你。只要手腳干凈點,不留下把柄就成。 騰青山他們猜測的不錯,就在他們車隊剛進入徐陽郡境內沒多久,他們的訊息就被徐陽郡內一伙勢力不小的馬賊得知了。 讓開,都給我讓開! 嘴里喝罵著,一名精瘦的獨眼男子正跑向不遠處一座宅子里。 四爺!那宅子門口的兩名漢子立即笑著打招呼。 大當家,大當家!這精瘦獨眼漢子一把推開大門,便大聲嚷嚷了起來,有肥羊啊,大肥羊! 嚷什么!一聲大喝。 一名赤裸著上半身的光頭漢子走出堂屋,他的胸口有著兩道猙獰的傷疤,此刻,他不滿地看向這精瘦獨眼男子:小四,你說有肥羊?一般事情,讓手下兄弟們做就是。 大當家!這次可絕對是筆大買賣啊!得要大當家你拍板!那精瘦獨眼漢子眼睛放光,那商隊,還請了歸元宗黑甲軍的人保護貨物呢! 哦?光頭大漢眼睛一亮,黑甲軍?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