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8 命令

第二篇第三集暴雨襲殺第三篇第三十八章命令!葛青和青雨出去,庭院內只剩下滕青山他們三人 “六月十二,就要招收新人,所以過幾天,就要決出最弱的八名百夫長了。青虎大哥,我可是很擔心你啊。”諸葛云揶揄笑道,滕青虎卻是自信十足,“少宗主,過幾天,比試開始,你看著就是!” “哦?”諸葛云驚訝地轉頭看向滕青山。 滕青山臉上也露出笑容。 表哥的實力,自己最清楚,贏不了百夫長中的翹楚,可是中上層次,還是有的。 接下來的日子,黑甲軍內部百夫長之間、伍長之間都開始了一輪輪比試,一場場高手比試,讓校場熱鬧非常。而滕青虎,作為一個伍長升為百夫長,自然有很多百夫長認為他是軟柿子。 所以,比試一開始,就有人挑戰滕青虎。 可滕青虎一口氣憑借‘火上澆油’‘火中取栗’這一兇狠一陰險的兩招,非常干脆的連勝三名百夫長。頓時那些百夫長們明白,這滕青虎可不好惹。 夏日的傍晚,依舊燥熱。 依舊一襲黑袍地冀鴻來到了宗主‘諸葛元洪’地書房外。剛走到門口。書房內便傳來聲音:“二師伯。進來吧。” 推門進入。 諸葛元洪正拿著一張紙看著。 “宗主。你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冀鴻詢問道。 諸葛元洪淡笑道:“我那位好友‘朱童’地九兒子。拜托我一件事情。” “朱童。咱們揚州地朱財神?”冀鴻有些吃驚。這天下間揚州鹽商和禹州商人最是出名。而如果說。無數年來天下間哪一個商人名氣最大。那無疑是三千多年前。富豪甲天下地‘范蠡’范財神! 當然范蠡早死了。 而如今這天下間,最出名的無疑是揚州鹽商第一人‘朱童’,如果說朱童到底有多少錢,估計沒幾個人說清楚。 朱童的父親,只能算是一個小商人。而朱童十歲時,就開起了‘鳳陽酒樓’,僅僅三年,鳳陽酒樓幾乎遍布整個揚州,為他賺了大量錢財。憑借這基礎,朱童開始逐步滲入各個行業。 朱童做事有個規矩。 一步步來,每一次都只做一個行業,當在一個行業里面成功后,才會進入新的行業。 六十年過去,這朱童擁有了無盡家財。 最要命的是…… 這朱童,堪稱‘財神’的家伙,本人還是一個先天強者在耗費大量精力在經商的同時,還能成為先天強者,就連諸葛元洪,也是贊嘆不已,欽佩不已! 這天下間崇拜‘朱童’的人太多太多。 “朱童的老家,是在青湖島的勢力范圍。什么事情,他的兒子,不請青湖島幫忙,反而請咱們幫忙?”冀鴻疑惑道。 面對這堪稱‘天下第一富商’的朱童,就是歸元宗,也得鄭重對待。 “哈哈,這位財神,他經商上的天賦,歷史上,怕也沒幾人能與其相比。可擁有無盡錢財,他也有無奈啊!”諸葛元洪笑道,“他有十六個兒子!女兒就罷了,嫁到外面去。貼些嫁妝就行了。可兒子就難辦了,他這個做老子的聰明絕頂,十六個兒子,個個都很了得。朱童那無盡財產,怎么分?各個都想爭做朱家的家主!” 冀鴻頓時笑了:“分家產?哈哈……有趣!大的宗派,有爭奪宗主,他朱家,也有家主之爭啊!” 一個大家族,肯定只有一個兒子繼承家主位置,一旦繼承家主位置,那幾乎擁有絕大多數財產。 而其他兒子們,只能分到很少一點。 當然以朱童的財產而言,即使很少,已經很多了。 可那些兒子們,能自足的有幾個?人的貪婪是很可怕的。即使嘴上說不貪,心里有幾個放著億萬家財,不在乎? “宗主,那朱童可是先天強者,壽命長的很,還不用擔心這些吧。”冀鴻說道。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而且,這位財神,對賺銀子沒興趣了,他準備全身心研究武道。所以,他得選一個繼承人。”冀鴻說道,“他的十六個兒子,每一個都很聰明。那朱童定下了規矩,給他們兒子一筆銀子,十年時間,誰十年后,賺的最多,誰就是家主!” 冀鴻嗤笑道:“這辦法,挺蠢的,那朱童,就不怕有一些宗派,插手他家的家主之爭,暗中支持某一個兒子?” “蠢?一個十歲就能賺得百萬兩銀子的財神蠢,天下間可沒聰明人了。”諸葛元洪淡笑道。 冀鴻不由尷尬。 的確,天下間誰敢說朱童蠢?就是人家朱童真的做一件蠢事,肯定也會有人說,朱童做這事情別有深意,不是一般人能明白的。 “他的九兒子,請宗主你干什么?”冀鴻疑惑道。 “他請我,派點高手,幫他保護一趟貨!”諸葛元洪說道,“聘金十萬兩銀子!” 這個價格,請歸元宗高手,并不算高。 “宗主,你答應不答應?”冀鴻詢問道。 諸葛元洪點點頭:“當年我去拜訪那朱童,見過他的十六個兒子 都是狠角色。他的九兒子,人緣較好,是一個看似年,可實際上心機……深的很。我有感覺,朱家未來的家主,應該是在朱童的大兒子、九兒子和那十三兒子三個中的一個。” 諸葛元洪的智慧,九州大地上誰不知道? “幫他一把,對我們也沒壞處。”諸葛元洪淡笑道,“前幾天的百夫長比試,你看了吧?” “嗯,看了。”冀鴻點頭。 “看到那滕青山的表哥‘滕青虎’的槍法嗎?”諸葛元洪說道。 “嗯?”冀鴻有些驚訝,“那個滕青虎,厲害的有兩招,一招狂暴狠辣,另外一招詭異陰險,怎么了?不過那槍法,我歸元宗好像并沒有。” “我再提醒你一句,我曾給滕青山一本《烈火槍訣》。”諸葛元洪說道。 “《烈火槍訣》,給滕青山?那《烈火槍訣》我也看過,有九九八十一招,威力一般。”冀鴻有些遲疑,隨即眼睛一亮,“宗主,你是說他滕青山,將那槍訣……” 諸葛元洪點頭:“《烈火槍訣》每一招威力一般,可滕青虎那兩招,我確定,是從《烈火槍訣》中融合創造出來的!不過,那滕青虎實力一般,只學會兩招。我估計,那滕青山自己,將《烈火槍訣》領悟融合,創出的槍法,應該不止兩招。而且那招式威力,應該比滕青虎施展的更大!” 諸葛元洪目光毒辣,看那百夫長比試,滕青虎施展的招數,就猜出來了。 “這,融合《烈火槍訣》,再創出更厲害的槍法?而且,短短數月時間,這……”冀鴻搖頭苦笑,“我還是不敢相信,滕青山他達到這層次了!” “二師伯。”諸葛元洪開口道。 冀鴻微微躬身。 “這次,為那位九少爺‘朱崇石’保護送貨的事情,就交給滕青山!讓他再選兩個百夫長,以及黑甲軍的兩支十人小隊!”諸葛元洪淡笑道,“十萬兩銀子,我派滕青山帶領人馬,那位九少爺算是賺著了。” “那位九少爺,我會傳訊過去,讓他后天一早會帶人在我們黑甲軍軍營北大門等著。”諸葛元洪又補充道。 鴻領命,冀鴻很快離開了書房。 諸葛元洪遙看黑甲軍軍營方向:“短短數月,能創出這等槍法!我之前對你評價,還低了!看來不久之后,我歸元宗,也能出現一個同時名列《潛龍榜》《地榜》的天才了。” 歸元宗,沒有人能名列《潛龍榜》,至于《地榜》,也同樣沒有。 一個人要同時名列這兩榜。 等于說,三十歲之前,要能名列《地榜》!這個條件太苛刻,這天下間人口太多,自然有天賦有毅力的人很多,諸葛云只能算是歸元宗的天才,在整個揚州,比他天賦更了得的都有。更別說整個九州了。 能同時名列《地榜》《潛龍榜》,那將名震整個九州。 晨練,校場之上。 剛剛從冀鴻那得到命令的滕青山,站在一營人馬面前,冷聲道:“百夫長杜洪、滕青虎,你們各自在自己麾下選一支十人小隊。明天一早,和我出發前往楚郡!” 按照統領的命令,自己要選兩個百夫長,杜洪是年紀最大有經驗,而這次,有自己在其中,也可以讓表哥‘青虎’得到鍛煉。所以,才選了這兩位百夫長。 “是!” 杜洪、滕青虎二人躬身領命,隨后立即選了麾下一支十人小隊。 “沒想到才回來不久,都來不及去看招收新人,就要出去!”滕青山雖然這么想,可心底很是期待,楚郡在整個揚州的最北邊,從江寧郡要趕到楚郡,要趕近兩千里路程,因為要押著貨物,每天能行個兩百里,算不錯的了。 “青山兄弟,前往楚郡?” 杜洪和滕青虎走過來,低聲說道。 “嗯,是幫忙押解貨物,老杜,這一條路上有危險嗎?”滕青山詢問道。 “請咱們黑甲軍押解貨物的,那都是大生意!麻煩不小。而且從咱們江寧郡趕往楚郡,近兩千里路程。中間還要經過最亂的徐陽郡!麻煩定不小。”杜洪皺眉道。 滕青山遙看北方。 危險? 滕青山可不怕什么危險,來到這個世界,一直在江寧郡內。終于可以好好闖蕩一番了。 “這一趟,可得好好看看天下間的高手實力了。”滕青山心中期待,在歸元宗內他不好打殺,可在外面,他就是首領。到時候爆發真正實力和些高手廝殺,隱瞞身邊這幾個人并不難。 “都去準備一下,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可就出發了。這來回加起來,可得有四千里路程。”滕青山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