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37 她是誰

從滕家莊趕到宜城,連半個時辰都沒需要。 “律律” 滕青山和滕青虎二人減慢速度。前面已經是宜城城門口。 “快讓開。快讓開。”那些城衛一見滕青山、滕青虎地裝束和戰馬模樣。連將周圍地人喝斥到一邊去。隨即恭恭敬敬讓滕青山他們兩騎進入宜城。 “哥!”青雨瞪大著眼睛,回頭看那城衛。“黑甲軍還真厲害啊,連城衛都不敢收錢。” “收錢?”旁邊的滕青虎笑道。“青雨。就是宜城城主。也沒資格收青山的錢啊。青山他現在可是都統。按照軍職等級,那宜城城主只是和青山他平級!”無論是官府還是黑甲軍。都是歸元宗控制地。 所以,也是有等級高低的。 江寧郡一共九大城。九城的城主,地位和黑甲軍都統相近。而主城‘江寧郡城’的郡守,地位則和黑甲軍統領差不多。 不過,無論是都統,還是統領,都是黑甲軍地! 所以,城主、郡守們心里會自然地低上一點。 “都統大人!” 在酒樓門口已經有一些軍士三五成群的聊天了,一看到兩匹戰馬飛奔過來。立即有軍士喊了起來。 “小雨,下馬。”滕青山將青鬃踏雪馬完全停下。青雨才小心翼翼地跳下,畢竟這青鬃踏雪馬身高過八尺。太高了些。 滕青山翻身下馬。立即有軍士來接過戰馬韁繩。 “都統大人!宜城城主在左邊地酒樓內一直等著呢。”有軍士低聲稟報道。 滕青山轉頭看去,剛好,那宜城城主‘楊柯’正帶著不少人走出酒樓,朝這走過來。估計滕青山剛才行進在街道上。被那酒樓中的軍士發現了。告訴了那位宜城城主。 “哈哈。滕都統,為了等你。奇雅中華會員。酒壺都熱了三遍了。”那楊柯揶揄笑道,“不過總算見到咱們黑甲軍最年輕地都統了!可惜啊……現在時間不早了,否則,我定要和你喝個痛快!” “等下次,我再回宜城,定會和楊城主你盡興喝上一番。”滕青山笑道。 “青山老弟。”一道聲音從楊柯身后響起。“嗯。這聲音是……”滕青山有些驚異地朝楊柯身后看去。只見楊柯身后的一群人走出一名面上有著刀疤地中年男子。 “劉三老哥。”滕青山臉上露出笑容。 “哈哈,青山老弟你當初要去加入這黑甲軍,我就知道,青山老弟你前途無量啊,可我也沒想到。這才半年不到,青山老弟你就已經是都統了。”劉三爺隨即瞥到周圍大量出酒樓的黑甲軍軍士。 滕青山笑著拱手道:“楊城主。劉三老哥。今天時間緊,等下次,我定好好招待二位。那我就先走了!” 隨即。在楊柯、劉三等一群人目送下,滕青山他們都上了戰馬。 “小雨,抓穩了。”滕青山低聲道。隨即高聲喝道。“出發!” 當即,五百黑甲軍浩浩蕩蕩。在滕青山的帶領下離開了宜城,一出城。當即策馬飛奔。黑甲軍以極快地速度。呼嘯著趕往江寧! 當天色昏暗下來時,滕青山他們才繞到江寧郡城的東城門口。那黑甲軍軍營所在,靠著東城門口,滕青山他們一進城后。很快就進入軍營。五百名軍士也都解散,各回各地住處。 第二天晨練。 滕青山剛出現在校場上。不少熟悉地百夫長好友,以及一些都統,都來道賀。 “青山兄弟,恭喜啊!” “青山。現在你可是最年輕地都統了。等過個十年半年。冀統領退位。咱們第一領統領的位置。你很有希望啊。” “成了都統,青山兄弟你不請客?” “對。得好好吃一頓。” 道賀的人有不少。或是真心。或是暗含諷刺。一個人一旦占據高位。有人崇拜欽佩。也會有人嫉妒暗恨,不遭人嫉恨是庸才。這話不假。滕青山當然不會在乎。不管如何…… 滕青山是今天晨練最風光的一人,大家都知道滕青山成了都統。 “各位,今天晚上。我在攬月樓擺宴。到時候,大家可得賞臉。”滕青山朗聲道。頓時周圍響應聲一片,在黑甲軍中滕青山人緣不錯。這時候。大家樂得捧場。和這位前途無量的都統拉近關系。 “滕都統!”一名黑甲軍軍士跑過來。恭敬道。“統領大人有令,讓都統大人你接受都統地物品、住宅,都統大人。您只需跟屬下走就是。” “前面帶路。”滕青山持著輪回槍。跟著這名黑甲軍軍士離開了校場。 來到黑甲軍接近半年。滕青山還不知道都統是住在哪里的。 “都統大人!這一座住宅。就是你以后的住處!已經打掃干凈!而屬于你地赤血馬和寒鐵重甲,也在庭院內,都統大人還請將你的青鬃踏雪馬和赤鐵重甲準備好。估計過一會兒,有人會來收回。” 滕青山點頭。 “都統大人,這是這住宅大門和各個廂房鑰匙。”那黑甲軍軍士遞出鑰匙。 滕青山接過,便開了大門。仔細逛了起來。 這住宅就是在江寧郡城,應該也算得上很不錯地宅子了,有前庭、中庭、后庭三個庭院,住宅前面有三間屋子。而后面則是兩層地小樓,上下加起來也有六間。整個宅子單單房間就有九個! 庭院有三個,特別是中庭院,還有個水池。水中飄著睡蓮。 后庭院有馬廄。那匹赤血馬就在后庭院。 “都統的住處,可比百夫長住處。好太多了。”滕青山當即回原先地住處。招呼自己妹妹‘青雨’,也喊表哥青虎。一起開始搬家。將衣服等一些東西,一道全部搬到新屋子。 花費了半個時辰。東西才全搬到新家。 “哇。”青雨在房間的床上打滾,“哥,這床好軟好舒服啊。” “都統地住處。比咱們百夫長地住處,奢侈多了。”滕青虎贊嘆著看著四周。“青山。你這房間多,我可就在你這住了。” “我不準。你就不住了?”滕青山打趣笑道。 滕青虎摸著腦袋一笑。 就在這時候—— “青山大哥!青山大哥!”庭院門外傳來聲音,滕青山三人一道走出去。 吱呀! 開了門,門外正是諸葛云和諸葛青二人。 “青山大哥。我知道你升了都統。又搬了新地,是特地來賀喜地。”諸葛云說道,忽然諸葛云察覺旁邊的妹妹‘諸葛青’不太對勁,旁邊的諸葛青正盯著‘青雨’。因為此刻青雨正抱著滕青山地手臂。顯得很是親密。 諸葛青看向滕青山:“青山大哥。她是誰啊?” “你說小雨?”滕青山笑了。 諸葛青聽滕青山說‘小雨’這兩字。那么親昵,不由心底一顫。 “青青姑娘。”旁邊地滕青虎連說道,“這是青山她妹妹,青雨!” “這就是他妹妹?”諸葛青感到一下子心情愉悅起來。連跑過去,親昵地牽起滕青雨地手:“我聽說青山大哥有一個妹妹,原來是叫青雨,我單名一個‘青’,你的名字跟我很像。咱們很有緣呢。” 滕青雨看著諸葛青:“你叫諸葛青?對吧。” “嗯。”諸葛青連點頭。 “我昨天,也聽哥提起你呢。”滕青雨說道。 “真地?”諸葛青心底暗喜。 旁邊的滕青山,見諸葛青和自己妹妹青雨。見面就很投緣。不由很是高興,隨即便看向諸葛云:“小云,這是我妹妹滕青雨。我這次將她從家里帶過來,不過在黑甲軍,女人太少。都是大男人。所以,我想……能不能讓小雨她加入歸元宗。成為歸元宗的弟子呢?” 按照歸元宗規矩。對外收弟子。一般是十歲以下地。 “這沒問題。”諸葛云爽快道,“青雨她是你妹妹,你是咱們黑甲軍都統!是咱們歸元宗內部人,這點小事算什么?” 滕青雨也大喜。 昨天晚上剛來。滕青山就和妹妹談過這事,在歸元宗反正沒事。還不如學習內勁秘籍。而《莽牛大力訣》不太適合女人學。而妹妹青雨心中也很想學,當然不反對滕青山地提議。 “小雨。”青姑娘也說道,“這事情,我去說一聲就行了,不用青山大哥出面。” 青姑娘,那可是宗主的女兒。這點小事算什么。 “嗯。”青雨喜滋滋的連點頭,“謝謝你。小青。” 滕青山看著這兩個女孩子,才談一會兒,就‘小雨’‘小青’親昵的稱呼了。男人和女人就是有區別。 “小雨。你來我歸元宗,還沒好好逛逛吧?”青姑娘說道,“我帶你去龍崗看看,還有運河十里長堤。坐船游覽很好看呢。等晚上,更漂亮。” “好啊。”青雨連點頭。“我哥他根本沒時間陪我去玩。” 青姑娘轉頭看向滕青山:“青山大哥。我帶小雨她先出去逛逛啊。” “好,好。”滕青山樂得如此。 諸葛青從小在歸元宗長大,她陪青雨一起,青雨在歸元宗,肯定能很快認識一群朋友地,自己也不必太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