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5 白馬幫劉三爺

清晨,鐵連山上一寂靜處,就滕青山、滕青虎二人。 “青山,你找我有事?”滕青虎最近春風得意,五十名伍長比試,他取得第一,得了百夫長之位,當然驕傲。 滕青山板著臉:“看你這樣子,你忘記了,六月份,可就是又一次招收新人。到時候黑甲軍會決出最弱的八名百夫長。讓這最弱的八名百夫長去和新來的一流武者,爭斗百夫長之位。” 滕青虎一怔,隨即摸著腦袋,嘿嘿笑道:“到時候該咋辦就咋辦!” “接著。”滕青山從懷里取出一本書籍,扔過去。 “這是什么?”滕青虎接過,這明顯是一些草稿裝訂而成的書籍,并非印刷版本。這封面的白色紙張上書寫有四個大字——烈火五式! 滕青虎驚訝地連翻閱開。 “青山,這,這……”滕青虎眼睛亮起來,驚喜看著滕青山,“青山,這可是和內勁配合的槍法秘訣啊!你哪來的?哎呀,我的內勁配合這槍法,威力就大了。不過看起來挺復雜的樣子。” 忽然,滕青虎一愣,怔怔看著滕青山:“青山,這,這是歸元宗的秘籍吧?宗內可有命令,他們賜予的秘籍,是不允許亂傳給別人的!否則就是違反宗規啊!我不能學!”說著連扔給滕青山。 “放心,我是那種不知輕重的人嗎?”滕青山笑著又扔過去,“這本秘籍《烈火五式》是我所創,你學沒事。” “青山你創的?”滕青虎瞪大眼睛。 滕青山又從懷里取出一本《烈焰槍決》:“這一本《烈焰槍決》才是宗內賜予我的,實際上,你學了《烈焰槍決》大成后,再學《烈火五式》更好。不過,我也不能違反宗內規定。加上,距離下一輪新人招募,時間太短,讓你先學《烈焰槍決》,你將根本來不及學習《烈火五式》。” 歸元宗宗規森嚴。 賜予一人秘籍,如果這人滿天下亂傳,那歸元宗還有什么秘密可言?所以,秘籍只有本人能學,如果傳于外人,那罪責可就大了。 危害輕的,估計都要關進牢獄一年半載,讓其悔過。 危害重的,比如將宗內非常重要的秘籍傳出去,那,廢除武功,或直接處死,都是有的。 不過像《烈火五式》這種自創的,歸元宗不禁止,相反,歸元宗一旦知道,還會非常高興的想要收錄這秘籍,根據新創秘籍的威力,還會給創造秘籍的人高低不等的獎勵。 “你直接學《烈火五式》,難度大些!不過我親自教你,問題不大。”滕青山很有信心,“你聽勁的能力,很不錯了。估計再過幾年,你就能達到人槍合一地步。”滕青山年幼時,很容易就達到人槍合一。 那是滕青山前世就是宗師的緣故。 而滕青虎,要達到人槍合一,這‘大槍樁’需要練很久。 “嗯,青山,我聽你的。”滕青虎有些期待。 “從今天起,每天早晨一個半時辰,傍晚一個半時辰,學習這槍法。”滕青山說道。 “是,表弟師傅!”滕青虎嬉笑道。 無論是《天涯行》,還是《烈火五式》,亦或是虎拳等,都是滕青山教他的,雖然滕青虎和他是表兄弟,可卻有師徒情分。這武功一道,不分年齡,達者為師。 “認真點,可別成為最弱的八名百夫長。傳出去,我面子上也不好看。”滕青山說道。 “放心,青山,我不會讓你丟臉的。”滕青虎說道。 …… 在接下來的曰子,滕青山細心教導。因為對表哥的實力很了解,因材施教,滕青虎的實力進步,完全在滕青山的意料當中。 《烈火五式》中的‘火上澆油’以及‘火中取栗’,這兩招,滕青虎算是有了小成。 而‘火樹銀花’‘烽火燎原’難度太高,滕青虎只能算是摸到邊,至于最厲害的‘火盡薪傳’,須知就是滕青山,上輩子就懂得黯然之境,也耗費許久,才創出這一招。滕青虎對這一招,是一竅不通。 對所謂的‘置之死地而后生’那種意境,一點體會都沒有。 沒法子…… 滕青虎在境界上,還有不少差距。 “火上澆油,是五招中最勇猛的一招,而‘火中取栗’則是最陰險的一招。有這兩條,表哥他在百夫長中,算是中上了。”滕青山很確定,“等回去,黑甲軍內部比試,就等表哥表現了!” …… 很快,駐守礦山的三月時間,期滿了。 這一天傍晚時分。 “青山兄弟,哈哈……上次,我和我弟弟,就說你前途無量,看,這才多久。你就已經是都統了!如果不嫌棄,叫我一聲兄弟就是!”華豐城城主‘桂慶’笑著說道,滕青山對這桂慶城主是很有好感的,至少對方沒有絲毫傲氣。 上次對他,就很不錯。 “桂兄,我也只是運氣罷了。”滕青山笑道。 “紫金偷盜,兄弟你也算是因禍得福。”桂慶神秘道,“你查出,那害白崎殘廢的兇手身份了么?” “嗯,誰?”滕青山疑惑道,對那兇手,他倒沒深究。 “是一個叫董延的年輕人為首的悍匪。”桂慶感嘆道,“那董延,在我華豐城,對一般平民而言,名氣不大,可富商、幫派的圈子里,卻是無人不知。那可是一個心狠手辣的小子,跟他斗的,就是贏的,也是慘勝。” 滕青山還記得,那個年輕人。 當時那年輕人的伙伴被殺死,那年輕人一副瘋狂的樣子去殺白崎,可突然卻放出暗器。 “那董延,我就見一面。”滕青山贊道,“不過他很陰險!看似瘋狂,也都是偽裝。而且,還有麾下還能有幾個一流武者。他的暗器,也夠毒。這樣的人,的確不好惹。” “是不好惹,這小子,當初十二歲,就敢毒殺一富商全家,連護衛都沒留,手段賊很。我剛剛得到消息,那董延,跑到徐陽郡了!還加入了徐陽郡一個大幫派。”桂慶說道,“我有感覺……這個董延,你看著,十年之后,必定是我揚州一個風云人物! 滕青山暗自一驚。 十二歲就毒殺一富商全家,的確夠狠夠毒。 “都統大人!”負責警戒瞭望的一黑甲軍軍士跑來,“駐守的另外一營人馬,估計馬上就到山腳。” “走,我們下去迎接。”滕青山連道。 當即,都統‘滕青山’和華豐城城主‘桂慶’二人一道下山。 清晨,在另外一營人馬都統和華豐城城主目送下,滕青山帶領麾下五百名黑甲軍,騎著戰馬,浩浩蕩蕩離開了鐵連山,向江寧郡進發! 來的時候,滕青山是百夫長,滕青虎是伍長。 而回去的時候,滕青山是都統,滕青虎是百夫長,人生之際遇,就是這么奇妙。 …… 黑甲軍戰馬飛奔,迅疾的前進官道上。 煙塵滾滾,官道上不管是富商行人、平民亦或是馬賊強盜,一律都退到路邊,唯恐驚擾到這黑甲軍。 踏!踏!踏! 戰馬飛奔,清晨出發,待到太陽刺眼時,滕青山他們已經出了華豐城區域,進入宜城境內。 “停!”滕青山一聲令下。 “律律~~~” 訓練有素的黑甲軍軍士們迅速地停下,一點都不亂。另外五名百夫長立即趕到滕青山身旁。 “都統大人……”田單等人看著滕青山。 “田兄,就在這,我和你們暫時分開吧,我和青虎他先回家一趟!而你們,直接去宜城吃飯歇息。想必宜城城主已經準備好酒菜!等到下午,我和青虎,再趕到宜城和你們集中。到時候一道出發,回江寧!”滕青山說道。 田單等人點頭。 來的時候,滕青山想回家不成,因為上面有白崎都統。而現在,滕青山就是都統,這一營人馬最高首領,他說怎么做自然就怎么做。 “終于可以回家了。”滕青虎大喜。 “這回去,老杜,田兄,你們四位帶領好人馬。”滕青山囑托道。 “都統大人放心。”四人都笑了。 滕青山微微點頭,隨即看向滕青虎:“青虎,我們走!”在眾多軍士在的場合,滕青山必須維護都統的威嚴,喊滕青虎,也得喊‘青虎’,而非表哥。 “駕!”“駕!” 滕青山、滕青虎二人駕著戰馬飛奔,很快就消失在了黑甲軍視野范圍內。 “我們也出發吧。”田單說道。 杜洪點頭,隨即朗聲道:“出發!” 當即這黑甲軍人馬又浩浩蕩蕩朝宜城方向進發,又跑了半個時辰,黑甲軍人馬終于抵達宜城了。 …… 宜城主干道上,浩浩蕩蕩黑甲軍前進著,那些攤販、商人、路人們都退到邊上不敢惹這些可怕的軍士,而在上次酒樓較多的路段上,宜城城主‘楊柯’正率領一群手下迎接黑甲軍到來。 “城主大人!”一名臉上有著刀疤的男子穿著錦袍,笑道,“這新任都統滕青山,那可是咱們宜城的,而且和我關系還很好呢。” 此人正是白馬幫劉三爺,劉三爺身為白馬幫大當家,也多了一分雍容之氣。 可知道劉三爺事跡的,誰不知道白馬幫劉三爺手段狠辣? “哈哈,是不是那滕青山實力太強,你劉三,才有意結交的?”一身白衫的中年男子哈哈笑道,“不過你運氣真不錯,這滕青山剛進黑甲軍不久,就成了都統。還是宗主親自任命。宗主對他,可是很優待啊……他現在年紀輕輕,以后定是前途無量。你也算有眼光,交到這樣的朋友。” 這劉三爺笑容滿面。 “哦,黑甲軍到了,走,你也去和你的好友滕青山見見吧。”這宜城城主‘楊柯’笑著說道,當即劉三爺和他一道上前去迎接。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