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3 當自強不息

草藥味彌漫的屋內,冀鴻站在那,如同一桿標槍般筆直。 “唉……”冀鴻深深嘆息一聲,看了一眼殘廢頹廢的白崎,“白崎,你糊涂啊!本來以你的天賦,你的出身,我歸元宗一定會重重培養你。我也老了,這統領位置坐不了幾年,再過幾年,統領位置肯定是從我麾下的三位都統中選,三位都統中,你實力也差其他二人沒多少,而且你年紀最小。我歸元宗,要培養當然培養有潛力的。以你的實力,加上核心弟子身份,坐上統領位置,也并非不可能!可現在你……” 白崎聽著冀鴻安慰、嘆息的話,一時間悲從心來。 原本美好的未來,現在,變得一片黑暗。 “師祖!”白崎眼淚流了出來,痛苦泣聲喊道,“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師祖你得為徒孫報仇啊!” “哭,還哭!”冀鴻喝斥道。 白崎的師傅,正是冀鴻的弟子,冀鴻心底當然比較關心這徒孫。 白崎強忍住不哭,只是心中悲苦。 “你再哭,又有什么用?你怪的了誰?”冀鴻恨其不爭氣,“如果你不是懷有獨吞那紫金的念頭,怎么……” “師祖,我,我是想為宗內奪回紫金的。”白崎連道。 “還嘴硬!”冀鴻臉色一冷,“如果是為宗內,你何必一路跟蹤那個苦工。直接在山上,在那胡童搜人的時候,你直接命人將那個苦工搜身,不就成了?還需要一路尾隨,到山下再動手?你一聲令下,五百黑甲軍!別說那三四個一流武者,就是一百個一流武者,面對五百黑甲軍沖殺,都要潰逃!” 白崎嘴巴動動,不吭聲了。 明眼人一眼看出來,只是白崎殘廢了,也想給自己要點臉面。 冀鴻見白崎的慘狀,也沒再多說。 “你白崎也是黑甲軍的一條好漢,不就是斷了一條腿,斷了一條胳膊嗎?”冀鴻喝斥道,“就是我歸元宗歷史上‘柳天血’先輩祖師,他雙臂盡皆殘廢。可是就靠著一雙腿,甚至于創出‘靈蛇腿法’,名列《天榜》,名震天下!” 白崎咬咬牙,想說什么,卻沒說。 那柳天血祖師,好歹有兩條腿,可他白崎就一條腿。 “哼,別那副死了爹娘的臭樣子!”冀鴻目光凌厲,“就是當代,我問你,如今《地榜》排名第三的,是誰?” 白崎一震。 “唐,唐含!”白崎想起那人的事跡。 “這唐含,當年也是天資極高,名傳天下,名列《潛龍榜》的一代少年英杰。二十一歲那年,他雙腳雙手被敵人廢了!這唐含,那可是手筋腳筋都被挑斷,只能坐在椅子上,可以說手無縛雞之力!可人家,埋頭于暗器典籍中,鉆研三十年!一朝現身,憑借那無雙的暗器,曾經一人滅殺過百名一流武者!”冀鴻冷聲道,“后天高手中,誰敢說能穩勝唐含?他的暗器,奧妙不可測。那‘仙女散花’,就是先天高手都心懷懼意!如果不是手腳不便,移動上受到限制。他名列《地榜》第一都有可能!” 這后天巔峰高手,九州大地上千萬計,難以計數。 《地榜》上有七十二個位置,一般相近名次,實力都難分伯仲。一切都看臨場廝殺反應。 白崎低下頭去。 的確,唐含,情況比他糟糕多了。他好歹還有一條腿,一只手臂可以發力。 “這唐含,我也是欽佩不已。”冀鴻感嘆一聲,“當年他殘廢,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這……”白崎一愣,隨即道,“成親!” “對,他手腳殘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成親,他有九名妻子,兒子就有八個,女兒有六個!”冀鴻沉聲道,“當年唐含在苦苦研究暗器之術的同時,就是教導兒女!他的八個兒子,哪一個不是厲害的暗器高手?提到‘唐門八雄’,誰不豎起大拇指?這天下間,誰敢惹他們唐家?這唐含,當初苦心教子女,就想著即使他自己努力不成,以后靠子女撐起一片天來!這天下間提到唐含,誰不心懷敬意?你呢,一殘廢,就頹廢成這樣子!” 白崎想到唐含,心中也是一陣火熱。 一時間涌出諸多念頭。 可僅僅片刻,他就感到泄氣了,心中暗道:“暗器之術,浩瀚無盡。連唐先生,那般天賦,都耗費三十年。我,我……我行嗎?” 冀鴻看了一眼白崎,暗自搖頭,他這個徒孫,從小到大一路順風順水,沒有過什么大的挫折。九州大地上整天有著殺戮,殘廢的不計其數,真正能以殘廢之身,還創出威名的。少之又少,能成功的無一不是毅力堅毅之人。 “還沒做,就對自己沒信心,怎么能成?”冀鴻暗自嘆息。 “師祖,你說我……”白崎剛張口,冀鴻便喝斥道:“你想以殘廢之身,有大成就,就當自強不息。其他的,你自己慢慢想吧,沒人能幫你!”說完,冀鴻便大步朝屋外走去,只剩下白崎怔怔坐在床上。 滕青山五人聚集在白崎的屋外,雖然深夜時分,可一支支火把令周圍亮堂的很。 “吱呀!” 門開啟,冀鴻冷著臉走了出來。 “你們跟我來。”冀鴻掃了五人一眼,便朝前方走去。滕青山五人相視一眼,便無聲的跟在冀鴻身后。 走了大概數十丈,來到火光昏暗處,冀鴻站定。 “滕青山!”冀鴻喝道。 “統領大人。”滕青山略微躬身。 冀鴻猛地轉身,看向他:“我問你,這紫金被偷盜出去已經一天,你現在,有沒有查出,這紫金到底是怎么被偷出去的?” “還沒有。”滕青山回答簡潔,也不為自己都做辯解。 冀鴻看著滕青山,心中暗自點頭。他最討厭那些遇到問題就推卸責任的,不由的,冀鴻在心里拿滕青山和他的徒孫‘白崎’一比,不由暗自搖頭。隨即便冷聲道:“紫金礦區,關系重大!我歸元宗,宗主、長老他們,對此都非常看重。你看守失責,我暫時也不懲罰你,我限你,在十天之內,將紫金被偷盜出去的原因,給找到!其他四位百夫長,協同滕青山!” “是!”滕青山拱手。 “是!”另外四位百夫長也躬身。 “如果找到,那此事就作罷。如果十天之內還找不到……”冀鴻臉色一沉。 “放心,統領大人,十天內屬下必定找到紫金被偷盜出去的原因。”滕青山說的鏗鏘有力。 偷盜出去不外乎那幾種方法,不管是有內賊,還是地底有秘密通道,肯定有一點——紫金礦區的苦工當中,有人將紫金搜集的。所以之前黑甲軍軍士審問,肯定有苦工在撒謊。檢驗人是否撒謊,一般軍士不懂。可滕青山按照前世殺手審問手段,查出并非難事。 以滕青山的手段,對付這些普通苦工,從眼神、表情等,耗費不了幾天,就能查出。 “好!”冀鴻冷笑道,“希望你別是亂吹一氣!” “還有。”冀鴻掃過五人一眼,“那華豐城城衛隊隊長‘胡童’,通外賊!你們可將他抓住了?” “統領大人,胡童早晨事發,就悄然離開了。”田單開口道。 “統領大人,對這胡童,我們該?”萬凡祥也詢問道。 冀鴻冷漠道:“在礦區駐守的事情上,宗內一貫條規森嚴!這胡童通外賊,即使他是城衛隊大隊長也沒用。傳令下去,江寧郡境內通緝胡童!凡是能抓住胡童或者當場殺死胡童的,賞銀千兩以及我歸元宗人級秘籍一本!” 殺胡童? 滕青山心中暗嘆,那胡童本來是城衛隊大隊長。可因為這事,胡童連辯解機會都沒有,直接被處死! 畢竟…… 紫金礦藏,是歸元宗極為重視的。而且這次還令一個都統殘廢,歸元宗怎么會留情?有殺錯,也不放過。這就是規矩! …… 第二天天一亮,滕青山便命令黑甲軍軍士開始仔細搜紫金礦區,其他四位百夫長,也協助滕青山,讓麾下軍士幫助滕青山。 一時間,整個礦區風聲鶴唳! 整整三天,將紫金礦區搜了個遍,都沒查出秘密通道,內賊也難找。滕青山立即開始查問那些開采紫金的礦工。能積累十斤紫金,絕非一個人開采的紫金能積累夠的。所以,滕青山第一步就是—— 查出,哪些人會幫搜集其他苦工的紫金,一道交給黑甲軍軍士。 一查,有十五人,是苦工中公認的頭目,他們會經常集中紫金,然后統一繳納。 從這十五人中,滕青山只是耗費半天時間,就肯定了其中三個人有懷疑! 隨后…… 就簡單了! 直接讓黑甲軍軍士,以審問罪犯的手段,恐嚇、刑具威脅等等,黑甲軍一擺下陣勢,立即就有一個人嚇得說出來,開始審問僅僅半個時辰,另外二人也都嚇得將一切都交代出來了。 畢竟這三人只是普通平民,也沒經過特別訓練,怎么抗得住專門的審問。 原來,偷盜紫金出去的方法,不止一種。 而這十斤紫金,被偷帶出去的方法也查出來了。的確是有秘密通道,不過那通道很小,平常用礦石等擋住,加上那地方深、不顯眼。加上礦洞深處隧洞眾多,這才令黑甲軍軍士查三天,都沒查出那秘密處……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