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2 冀鴻到來(附爆發通知)

時,正是正午時分。 滕青山他們四人進入了白崎的住處,滕青山剛進入屋子,就聞到一陣淡淡血腥味以及草藥味,雖然大夫還沒趕到,可在這礦區兵衛、軍士那么多,懂得一些簡單治療方法的人也有,先簡單為白崎治療了些。 白崎幸好內勁渾厚,僅僅昏迷了兩三個時辰就清醒了。 “都統大人!”田單拱手說道,“老杜他已經親自帶人,趕往江寧郡城,將這消息傳到宗里去了。” 白崎那蒼白的臉上陰沉的很,目光更是陰毒,再也不復過往的瀟灑。 “查到那個和我交手的賊人身份嗎?”白崎冷聲道。 “這……沒有,我和青山老弟都不認識那幾人。而且其他人也沒看到。”田單拱手道。 “廢物!”坐在床上的白崎猛地直起身子,憤怒的喝斥道,“你們兩個不認識,難道不會畫?弄出畫像,給我去查。查出那個小子,還有那個銀發人,以及那胖子的身份。快去,給我查出來,抓到他們幾個!” 白崎雙目欲要噴火般,整個人都快瘋了。 廢物? 田單臉色一冷,看了看白崎一眼,卻忍住沒吭聲。 萬凡祥等人也是目光中掠過一絲不屑。過去那白崎人緣就不好。現在殘廢了。還擺都統地譜? 白崎掃過眼前四人。心中愈加憤怒。暗恨不已:“這群混蛋。見到我殘廢了。都看不起我了!”雖然恨。可白崎也不敢過分。因為他清楚……他一個殘廢地人。都統位置肯定坐不了。以后孤家寡人。如果得罪眼前四人狠了。對方完全可以以后折磨他。 “都統大人。”滕青山開口道。“這查賊人身份。我們當然會查!不過現在緊要地是。這紫金。到底是怎么偷帶出去地!不知道都統大人。有什么消息。” 白崎眼睛一亮。立即厲聲喝道:“去。快去。去將那胡童給我抓來!就是他。他是內賊!!!” 凄厲地聲音響徹在屋內。令滕青山幾人心中一跳。 “胡童?”滕青山四人一怔。那個善于奉承地華豐城城衛隊大隊長? “走。”田單第一個轉頭走出屋子,滕青山等三人也連跟上。 屋內頓時只剩下白崎,以及一名照顧他的黑甲軍士兵,白崎眼眸中兇光閃爍,掃過旁邊的軍士,便喝道:“你,滾出去!” 那軍士嚇得一跳,連跑出去。 白崎坐在床上,一掀開被子,看著那包扎好的斷肢,無聲的,眼淚流下來了:“我,我的腿,我的手……”白崎全身顫抖,腦中一時間涌出萬千念頭,他似乎看到以后黑暗的噩夢般日子。 “完了,我完了!” 白崎竟然低頭嗚嗚哭了起來,許久,他猛地抬頭,眼眸中閃過瘋狂的狠光。 “那放暗器的混蛋,我一定要殺了他,一定要!還有那胡童,就是他放走了那個苦工!”到了這時候,白崎已經將胡童都恨上了,“田單、滕青山他們幾個百夫長,一個個現在都心底瞧不起我!” 他想報復,可是,他感覺不到自己有報復的能力! “啊啊啊!!!”白崎仰頭發出了痛苦憤怒的嘶吼。 忽然,白崎感到腦袋一陣眩暈,便又無力地倒在床上。畢竟他失血過多,剛剛蘇醒,現在情緒波動太激烈,又這么發瘋嘶吼,自然身體受不住,又處于昏迷迷糊狀態了。 滕青山四人擔心胡童,不顧黑甲軍軍士命令,所以四人親自到胡童的住處。 “四位大人,胡童大人他今天早上就趕回華豐城了,說他知道華豐城內有一名醫,他要為都統大人請那位名醫過來。”面對滕青山四人,一名兵衛惶恐說道。 滕青山四人相視一眼。 “走吧。”田單嘆息一聲,便回頭。 “果然,那胡童是內賊。”萬凡祥冷笑道,“不過那胡童也聰明,看到白崎重傷殘廢,知道不妙,就逃掉了。” “早上就走了,現在都正午時分了,我們怎么追的上。”劉和嘆息道。 滕青山搖頭道:“追胡童是不可能的了,現在我們還是好好查查,紫金是怎么丟失的。” “嗯,先看紫金礦區礦洞深處,看有沒有地方,和黃金礦區連上了。好好查!” 紫金礦區的苦工們,開始被審問,一個個被審問。凡是有人說出,哪有通道,連接到黃金礦區,不但不懲罰,還獎勵一千兩銀子! 可是,沒有一個苦工知道。 審問不出來,黑甲軍軍士只能開始仔細地探查紫金礦洞,那些普通兵衛們,也開始探查黃金礦區的礦洞。整個礦區暫時停止挖掘,苦工們都在自己住處休息。 所有的黑甲軍軍士們都處于忙碌中,滕青山他們幾人也疲累的很。 很快天黑了。 “大人,大夫來了,大夫來了!”一名兵衛跑過來通知,滕青山一眼就認出,這名兵衛這是自己指派去請大夫的兩名兵衛之一,立即喝道:“大夫人呢?” “去都統大人那了。”那兵衛說道。 “走,我們去看看。”萬凡祥起身,滕青山四人便朝白崎住處走去。 剛走到門外,就聽到屋內傳來罵聲。 “滾出去,滾出去!”很快就看到一名頭發花白的老者狼狽 ,這老者一出來見到滕青山四人,便立即拱手:“四] “怎么樣了?”滕青山開口問道。 那大夫立即恭敬道:“屋內這位大人身體好,受了這重傷,也還抗得住。現在只需要細心調養,然后再好好補補。”遇到殘廢,請再好的大夫也就這樣,最多調理好身體,可是斷肢豈能重生? 如果是滕青山前世社會,那斷肢完全能除盡毒素,再連上。 不過,這是古代,并非前世科技社會。 “田單!劉和!你們幾個在外面對不對!給我進來!”白崎的咆哮聲從屋內傳出來,“我讓你們將胡童給抓來的呢?人呢?啊!你們幾個給我進來!” “那胡童早就逃掉了,屬下等也沒法子,都統大人,你身受重傷,現在需要好好靜心調養,不宜動氣,我們就不打擾了。”田單高聲說道,隨即和其他人交流一個眼神,立即遠遠走開了。 現在的白崎,那就是個瘋子,去了,完全是受罪。 “你們這群混蛋!”白崎氣急的罵聲傳出來。 滕青山四人只是相視一眼,沒說什么。 在這個世道,每天都有很多很多的人在殺戮中死去,有的是為親人,為族人,或許還值得別人感嘆幾聲,欽佩一番。像白崎這樣的,貪財而遭難的,不值得同情。 夜,鐵連山上安靜的很。 滕青山那寬敞的石屋內,滕青山盤膝靜坐在床上,氣血流動速度緩慢,新陳代謝減緩,心跳也降低到極為緩慢的地步。 突然,一陣密集的腳步聲響起。 “嗯?”滕青山雙眸陡然睜開。 “大人,大人。”外面忽然沖進來一名黑甲軍軍士,急切喊道,“統領大人來了!” “統領大人?”滕青山一驚。 現在可是深夜時分,早晨杜洪百夫長趕往江寧郡,即使速度快,也要到下午才能趕到江寧郡。沒想到深夜,統領大人就到了。 滕青山立即沖了出去,老遠便看到遠處人影憧憧,滕青山立即飛速跑過去。 “青山兄弟,統領大人已經去白崎的住處了。”萬凡祥也剛穿好衣服,和滕青山一同跑著,滕青山低聲道:“統領大人,竟然這么快就趕來了,連夜趕路!宗內,對這事情是非常重視啊。” “嗯。”萬凡祥也連點頭,“青山,到時候可別將責任往自己身上攬。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懂。”滕青山點頭。 滕青山二人跑到白崎的住處的時候,那屋外一支支火把,亮堂的很,這時候,田單和劉和二人也并肩從遠處跑過來。四位百夫長相視一眼,便一同走進了白崎的屋子內。 “統領大人。”滕青山等四人躬身。 “嗯,你們來了。”銀發黑袍老者正站在床前,杜洪百夫長正跟隨在一側。這黑袍銀發老者轉頭冷漠瞥了四人一眼,“短短一個多月,竟然發生這樣的事!還有,紫金礦區是誰負責看守的!” “是屬下。”滕青山上前一步躬身。 黑袍銀發老者眼睛瞇起:“滕青山!” 滕青山也聽說過這位統領大人的事情,四大統領中,第一統領‘冀鴻’年紀最大,據說都已經一百多歲,輩分極高。連宗主‘諸葛元洪’都要喊他一聲‘二師伯’。既然是第一統領,自然是四大統領中第一高手。 可以說,冀鴻,那就是整個黑甲軍的第一號人物,是黑甲軍的定海神針! “你的事情,我等會兒再問你!”冀鴻冷漠看了一眼滕青山,隨即掃過其他四人,喝道道,“你們五個,先出去,沒我的命令,不準進來。記住,關上門!” “是,統領大人。”五位百夫長躬身,離開了屋子,關上了房門。 屋外。 “青山兄弟,這次你可要倒霉了,我們這位統領大人,那可是非常狠的一人。”田單壓低聲音說道,其他三位百夫長也看向滕青山,他們都慶幸,當初他們沒有被安排到去看守紫金礦區。 看守好,沒出問題,那是本分,沒獎勵。 可一出事,就就麻煩了。 番茄更新完畢,也想和大家說幾句。番茄前些日子搬家、裝修看貨等等,手指有鞘炎,一大堆麻煩事。現在手指好了!廢話不多說,番茄就想沖月票第一!這三年多,番茄一路走來就沒認輸過!也希望大家幫番茄一把!當然不能光說不練!爆發!每天三章持續爆發! 現在9月17號晚上11點30,現在月票為2678,從現在開始,到9月19號凌0!24半小時,番茄的月票每增加一百票,番茄就多爆發一天。增加五百張,番茄就每天三章連續爆發五天,增加一千張,番茄就爆發十天,增加兩千張,就爆發二十天!三千票,就三十天整整一月! 盤龍時,曾一天爆發過三千票! 現在,就看兄弟們的了!大家有多少票,番茄就敢爆發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