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6 偷金者

九鼎記第三篇第二十六章偷金者 黑甲軍軍士們議論紛紛,看向遠處騰青山目光都不同了 實力強,就會被敬仰、崇拜。 “白崎都統最后一槍威力非常驚人,可是沒想到,這青山兄弟竟然那般簡單就破解了,還震飛了白崎都統手中兵器。”高瘦的萬凡祥百夫長驚嘆道。 “青山他在年輕一輩中,估計能排前三。”田單百夫長也說道。 這時候,騰青山持著輪回槍正走過來。 “青山老弟,你這最后一槍,可比當初百夫長爭奪時,要強太多了。看來,百夫長爭奪時候你隱藏實力了啊。”田單笑著迎上去,騰青山笑著道:“田單老哥,我那時候沒修煉《莽牛大力訣》,所以實力弱些,不得不說,這《莽牛大力訣》比我過去修煉的秘籍,要厲害的多!” “你修煉的是《莽牛大力訣》?” 另外四名百夫長都有些震驚. 因為能成為一流武者,內勁要雄厚,肯定有自己的秘籍。在田單、萬凡祥等四位百夫長看來,騰青山應該有自己獨有的內勁秘籍才對。 “當然是靠它,否則,怎么會提升這么多。”騰青山說道。 “那你修煉到第幾層了,威力這么大?”田單問道. “第八層。”騰青山說道。 四大百夫長彼此相視,目瞪口呆! 《莽牛大力訣》威力是大,可是卻難練,要練到第八層,那奇經八脈也近乎全打通了。 “難怪!” “青山他怕是吃過什么天才地寶。” 四名百夫長完全明白騰青山為什么變得這么強了。 騰青山看到這一幕,暗自點頭:“在黑甲軍中我也不能完全隱藏實力,也有必要展露一點出來,才能得到重用!《莽牛大力訣》第八層,這應該能令所有后天高手重視了。”這也是為什么騰青山剛才使用五萬斤力氣的緣故。 《莽牛大力訣》第八層,內勁瞬間爆發,也就近乎五萬斤力氣。 憑借這個層次的力量,騰青山有信心和任何一個后天高手交手!至于真實實力,只有在面對危險時候,騰青山才會爆發! 前些日子騰青山和白崎都統一戰,也迅速暗地里傳遍整個礦區,黑甲軍軍士們,協助駐守的兵衛們看騰青山目光都變化了,一個個是尊崇、敬仰騰青山。特別是宜城的兵衛們更是引以為傲! 騰青山是宜城的,宜城兵衛們當然自豪、驕傲! 一片漆黑,沒有星辰,沒有月亮。這礦區中各處立即點燃起火把,守夜的兵衛們也是巡邏著。 一個年輕的漢子趴在亂草叢中,目光炯炯地看著前方巡邏的兵衛:“這些兵衛就不累?早點到旁邊打睡去啊。”這漢子心中急得,進入礦區當苦工,拿著那點工錢算得了什么? 每天淘金,看著那些碎金子,當然動心。 每天淘到的金子,集中到小隊長手里,然后一起交到倉庫。他便是小隊長,每天都偷偷藏一點點金子,一次兩三錢金子,黑甲軍的人根本發現不出來。積攢個兩個月,也湊了一斤二兩黃金。 12兩黃金,那可就是一千兩百兩白銀,一個平民一年能賺二十兩銀子,算是不錯的了。這一千兩百兩,要干一輩子! 一咬牙,這漢子準備了兩個多月,今天晚上帶著金子便要逃出去。 “媽的,是死,是富貴,就看今天了。” 發現巡邏衛兵背過身,朝西邊走去。 “就這時候!” 一咬牙! 連吃奶的力氣都拿出來了,這漢子猛地一竄,立即竄過了第一條巡邏線,隨后立即趴在一略微凹陷的淺坑里。其實如果巡邏兵仔細觀察,還是能看到他的。不過現在是深夜,巡邏兵衛們也眼睛皮打架,累的很。 沒大動靜,他們不會注意。 呼吸兩口氣,這漢子不敢發出大聲音,死死看著遠處那棵樹。 “運氣還真好,跑過第一條要命線,沒被發現。”漢子暗喜,對苦工而言,這巡邏線被稱為"要命線"。 “下面估計沒那么好運了,一口氣沖出去。現在伸手不見五指,只要跑到沒火把的地方,我就有逃出去的可能。”漢子深吸兩口氣,蓄力,隨即整個人爆發,仿佛一頭矯健的豹子瘋狂朝山下沖去。 嗖!! 生死時刻,這漢子逃的前所未有的快!他只感到兩耳邊盡是狂風呼嘯聲。陡然—— “偷金賊!抓住他!”大喊聲響起。 發現了! 這漢子感到心臟根根有抽搐,頭腦發熱,在這生死存亡之時,這奔跑速度竟然又快了一絲。周圍沖殺過來的兵衛還沒來及的包圍住,那漢子就竄入山下一片漆黑區域。 “追,給我追!一群飯桶,這么多人都沒攔 金賊!”一個大黑胡子壯漢憤怒的咆哮道。 “抓住他!” “別讓他跑了!”大量的兵衛們持著火把,朝山下沖。 就在這時候,一身黑色勁裝的騰青山走了過來,夜里騰青山一般不睡覺,而是靜修養心養體,這邊一有動靜,他立即感覺到了。 “大人。”那大黑胡子壯漢連躬身道。 “胡童,怎么回事?”騰青山詢問道,在這礦區這些日子,騰青山也認識不少人。這胡童,是華豐城城衛軍的大隊長。 在華豐城那算得上一個大人物,不過在黑甲軍面前,那胡童就乖巧的多了。 胡童無奈道:“偷金賊!沒法子,金子動人心,雖然多偷金賊被抓住殺了,可還是有人偷!” “這礦區偷金子的有多少?”騰青山說道. “礦區差不多有兩三千苦工,每年有上百人偷金子逃跑,不過,真正能逃出去的,不足十個。”胡童嘆息道,“不過這世道混亂,有些人不怕死,籌個一斤金子,就不顧小命了。能逃掉,那回去就能娶個好婆娘,過舒服日子了。” 逃失敗,是死亡。 成功,是富貴。 青山暗自搖頭:“還真是賭命!”隨即朝自己住處走去。 “怎么樣了?抓住了嗎?”那胡童喊道。 “大人,差一點就抓住了,我還給了他一刀呢,不過那小子跑的太快了,外面一片漆黑,那小子最后一骨碌一竄,我們就找不到了。”那些兵衛們泄氣地走回來了,那胡童嘴里立即罵罵咧咧:“一群飯桶,這開春以來,沒想到這才一個多月,就出現第一個跑掉的。” 礦區的日子就是這樣。 苦工們每天挖礦,壓碎礦石辛苦地淘篩金子。兵衛、黑甲軍軍士則是巡邏監督。騰青山他們則是練習槍法等,其他四位百夫長還好,騰青山最辛苦。他負責紫金礦區。責任最大,每天都不敢大意。 金子都讓人那么瘋狂了,更何況紫金? 騰青山在這不到一個月,就發現兩個人妄圖偷紫金逃跑,可他們沒法逃。紫金礦區周圍看守是最嚴的,逃出去的難度,可比其他礦區難的多。 對歸元宗而言,每年損失幾斤黃金,算不了什么。 可是,紫金損失,就心疼了。 “大人,我等會兒就回華豐城一趟,明天再過來,大人想要些什么,我為大人帶些過來?”清晨,那大隊長"胡童"看到騰青山在練槍,便走過來熱情說道。在胡童看來,騰青山年少、實力又強,前途無量,現在巴結好了,只有好處沒壞處。 騰青山笑看了他一眼:“你幫我帶些揚河酒吧!” 騰青山喜歡喝酒,騰青虎更喜歡。 “好嘞。”胡童笑得大胡子都顫起來。 華豐城,晚上,胡童的住處。 “董老弟,你可真是把我弄到火上烤啊,這事情敗露,我可擔上大干系啊。”胡童放下酒杯,看著對面的男子。坐在胡童對面的男子,身高也就七尺,算是偏矮的個子了,只是那雙眼睛算是機靈。 就是這么一個看似機靈,偷奸耍滑的年輕小家伙,胡童卻知道對方手段何等的根辣! 一個剛剛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在華豐城,不知道多少根人栽在他手里。 即使是城衛軍大隊長,胡童面對這個年輕人,想到對方的事跡,都感到心里隱隱發寒。 “胡老哥,這是五千兩銀票,事成之后,兄弟我還有重謝。”那年輕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道,“需要做的,我都和胡老哥你說了。你應該知道……這事情,你根本沒一點危險。到時候即使出事,我不供出你,誰會知道是你的問題?就是我供出你,你也可以說我和你有仇,故意咬你一口,你是絕對沒危險的。” “放心吧,胡老哥,我董延做事,你還不知道?”這董延說道。 看了看那五千兩銀票,胡童眼睛微微瞇起,隨后伸手將這銀票接過,放到自己懷里:“好,董老弟,看在咱們往日情分上,我就幫你這一次!不過,你的人,什么時候下山?” “三月二十八!你那位兄弟,上次我也帶給你見過了。你認識!應該不會出問題吧。”董延說道。 “三月二十八?放心,那天我就是不睡覺,也給你給事情辦好了。”胡童淡笑道,“不過,我只能幫我那一環,其他的,我不會管。” “老哥你這一環,是最重要的。來,咱們干杯。”董延笑著舉杯,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