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25 都統大人你沒事吧

“那就請都統大人,讓屬下開開眼界,看看你的手段!”滕青山一拱手說道。 白崎都統嗤笑道:“滕青山,你從小到大待在那大山里,恐怕見過的厲害槍法一只手都數得出來吧!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這上等槍法的威力!”白崎都統有些張狂的笑著,隨即便走到了不遠處的一片空曠處。 “屬下期待的很。”滕青山微笑著也走到空曠處,單手持槍,臨陣以待。 而這時候,黑甲軍靠近的不少軍士都靠近過來。 “青山和白崎都統比試?”滕青虎連跑了過來,眼睛放光,看過去,“還真是!這個白崎和青山比,嘿嘿。” “青虎,你來了。你說青山大人能贏嗎?” “嗯,放心,青山他肯定贏,你們看著好了。” 軍士們之間也小聲議論著。 在周圍零零散散站著過百人,在這大山里駐守枯燥的很,白崎都統和滕青山百夫長比試,吸引了大家注意力。 “這個滕青山今天竟然敢挑釁我。哼,這個小子剛來黑甲軍就勾引青青師妹,還真以為自己是天才,了不起了!今天一定得好好教訓他,最起碼讓他躺在床上一兩個月,讓他知道我的厲害!”白崎都統胸腔內怒火熊熊,可是他也不敢趁機殺滕青山。 因為黑甲軍有規矩,不得趁切磋時殺人。 “滕青山,準備好了嗎?”白崎都統一身黑色勁裝,手持著黑色長槍,傲氣十足。 “都統大人盡管出手,讓屬下看看都統大人手段是如何的驚人。”滕青山同樣一身制式的黑色勁裝,持槍微笑道。 這話語中含刺的話,令白崎都統更怒。 “哼!” 一聲冷哼,白崎都統右腳猛地一蹬地,整個人猶如箭矢瞬間竄過數丈距離,手中長槍一個前送,猶如毒蛇吐芯,帶著刺耳的氣爆聲,直接刺向滕青山的胸膛。 面對這一招,滕青山卻笑了。 呼! 滕青山右手持槍,將長槍背在身后,腳下一點朝旁邊一閃,便輕易躲過這一槍。 “出槍啊!”白崎都統惱怒暴喝道,同時手中的長槍直接一個橫掃。 滕青山迅疾的腳下一點躍起,而后右腳在白崎的槍桿上一踩,整個人飛躍起來,同時朗聲笑道:“都統大人,屬下實力一般,可也不是這些粗淺的槍法所能傷到的。你還是拿出厲害點的槍法吧。” 白崎大怒,連續三步,跨出近十丈距離。 “噗!” 長槍眨眼功夫刺過十丈距離,氣爆聲猶如滾雷般,甚至于令周圍一些枯枝落葉飄飛起來。 “看我這招。”滕青山笑著,終于出手了! “呼!” 瞬間長槍幻化成萬千幻影,只聽得“鏘!”“鏘!”“鏘!”連續數聲撞擊聲,白崎都統的長槍便偏到一邊去,那白崎都統面對襲來的槍影,嚇得連倒地,同時左手一撐地便要往后飛退。 噗哧! 其中一道槍影抽到了白崎的胸口,可白崎還是靠左手撐地,借力更快的遠遠逃開。 “那槍頭幻影,好像一朵火焰!” “好快的槍。” 觀看到這一幕的人都驚嘆起來,滕青山面對白崎都統的攻擊,一開始竟然都不出槍只是閃躲,而當他一出槍,這第一招,就令白崎都統處于下風。 白崎猛地一拍旁邊一棵大樹,這才借力翻身站起來,他黑色勁裝胸口已經破了,露出了里面白色內衣。白崎有些狼狽,惡狠狠盯著遠處的滕青山:“好快的槍,沒先到這滕青山竟然還有這等絕妙的槍法。” 那一招,正是滕青山剛研究《烈火槍訣》總結出的第一招——火樹銀花! …… “青山他還真厲害,剛才那槍法,和他百夫長爭奪的時候,那種簡單而玄奧的槍法,完全不同。” “我看,今天白崎都統要栽大跟頭了。” “白崎平時囂張些,我們不是他對手,可青山卻能幫我們好好教訓他。讓他也知道,我們這些百夫長,不是那么好揉捏的。” 觀戰的一群人都小聲的議論著,看到平時高高在上狂傲的白崎狼狽樣子,都很興奮、快意。 …… 白崎瞥了一眼周圍觀戰的軍士們,那些軍士時而看他,同時低聲議論紛紛,白崎不由臉色漲紅。 他是極度要面子的人! “今天得小心了,否則,還真可能陰溝里翻船。”白崎目光一寒。 滕青山看著白崎,心中暗自冷笑,剛才完全有機會重傷擊敗白崎。不過,這么簡單就讓白崎輸,根本達不到自己所要的效果:“今天這一次,一定讓這白崎知道‘疼’,知道害怕!以后,再也不敢惹我!” 滕青山同時朗聲笑道:“都統大人,你的厲害槍法呢?在屬下面前,可不能藏拙啊。” “你不是要看我的《朝陽九槍》嗎?”白崎深吸一口氣,整個人氣息收斂,腳下輕輕一點,整個人無聲無息的,迅疾朝滕青山靠近過去。 就在距離滕青山還有三丈距離的時候。 “轟!” 白崎眼睛暴睜,面色猙獰,仿佛一個瘋子,手中的長槍從輕柔瞬間變得暴猛,氣爆聲響起,周圍的枯枝落葉四處亂飛,長槍仿佛一條出動的黑色蛟龍,嘶吼著吞向滕青山。 那股狂暴瘋狂讓人心中自然生出‘避其鋒芒’的念頭。 “哦?”滕青山眼睛一亮,“這《朝陽九槍》還真有不凡之處。”同時,滕青山施展出了如影隨形槍法! “咻!” 槍影如箭,簡單凌厲! “鏘!”輕輕一撞擊,白崎就感覺到手中長槍如同陷入了看不見的漩渦,長槍不自禁的朝旁邊偏去。 白崎臉色大變,怒吼一聲:“撥云見曰!”手中長槍瞬間變得溫和輕柔,仿佛云霧一樣輕柔,在刺向滕青山的途中,長槍在一瞬間速度陡然激增,瞬間的氣勢爆發,比之之前那一槍更為可怕! 撥云見曰,為《朝陽九槍》中最巔峰的一槍。 陰陽意境,融合在這一槍中。 不過白崎在‘撥云見曰’這最厲害的一招上,實際上只能算是小成。 “哈哈……”滕青山口中發出笑聲,同樣簡單的一記直刺!可和剛才看似同樣的一刺,速度卻快了一大截,空氣的銳嘯聲都顯得更加的尖銳刺耳。 “五萬斤力道!” 滕青山目光冷厲!到了這份上,他要讓對方輸的一敗涂地,直接爆發出五萬斤巨力!當初一萬斤力氣使用‘如影隨形’槍法,就能和岳松不相上下,這次施展五萬斤巨力,白崎怎么擋得住? 噗! 長槍略微暗含螺旋勁,硬是令白崎那凌厲的一槍給蕩到一邊去,那被蕩到一邊去的長槍撞擊在地面上,發出低沉的撞擊聲,頓時山地龜裂開,大量的碎石子濺飛開去,周圍觀戰的軍士們連忙閃身,躲開這些飛濺的石子。 “不可能!”白崎臉色大變。 “撒手!”滕青山一聲暴喝,輪回槍一震,撞擊在白崎靠近手部的槍桿上。 白崎只感覺到右手一陣劇痛,肌肉條件反射的就放開了,長槍拋飛起來。 滕青山手中長槍槍桿,借著反震的力道,直接拍擊在白崎胸口上。 蓬! 白崎眼睛瞬間瞪得滾圓,整個人直接拋飛了起來,口中一口鮮血噴出,隨后落在地上,沾染上一身的潮濕的泥土、枯敗落葉,顯得狼狽不堪。 …… “怎么可能?我,我,怎么可能?”白崎倒在地上,右手滲透出鮮血,可他卻完全被滕青山那一槍給震住了,他最引以為傲的巔峰一招‘撥云見曰’,竟然被滕青山輕松破解,而且還震掉他兵器。 那一桿長槍正斜插著遠處地上。 “青山大人,好槍法!” “剛才我還沒看清,都統大人長槍就飛起來了。” “青山大人好厲害!” 周圍軍士們議論紛紛。 滕青山爆發出五萬斤的力氣,瞬間施展的‘如影隨形’槍法,速度極快。在周圍軍士眼里,他們只看到滕青山手中槍影一閃,那白崎手中長槍就拋飛起來,同時白崎整個人就被砸飛起來。 完全不是一個層次! “都統大人,這就是你的《朝陽九槍》?”滕青山走到白崎的身側。 白崎身體一顫,看著眼前的滕青山。 “你,你……”白崎一擦拭嘴角的鮮血,抓著旁邊的大樹站了起來。 滕青山陡然又靠近,白崎驚得連退一步,喝道:“你要干什么?”此刻白崎對滕青山真的驚懼了。 “沒什么。”滕青山靠近白崎,壓低聲音說道,“白崎都統,你是都統,我是百夫長!不過……你也別欺人太甚。以后咱們在黑甲軍的曰子長的很,你若過分,也小心屬下忍不住火氣,干出些血腥的事出來,是吧?” 滕青山的目光瞬間凌厲如刀,近距離盯著這白崎。 白崎一個寒顫。 他感覺得到滕青山話語中的殺氣:“這滕青山……對,他雖然看似老沉,可畢竟才十七歲,如果我逼迫的他惱羞成怒,或許他可能一怒之下,會暗中出手就殺了我!”武者的世界,本來就是強者為尊,雖然說軍隊軍紀很重要。 可滕青山暗中出手,沒人看到,誰為白崎平反? 之前白崎不怕,是因為白崎認為自己實力強于滕青山,可這次,他終于發現二人的差距。 “都統大人,你沒事吧?”滕青山聲音陡然大了起來。 白崎臉色略微變了下,便反應過來:“沒事,只是小傷。”說著他便立即朝自己那桿跌落的長槍走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