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2 閻丹辰

第二天清晨,校場之上。 早春的寒氣籠罩校場,在校場最前面,密密麻麻有著眾多騎兵。一看盡皆為黑色的騎兵陣營,停滯在那,就猶如黑色的深潭,一股濃濃的煞氣讓人屏息。 “統領大人,我營人馬已經到齊。”白崎身披寒鐵重甲,手持一柄近丈長的黝黑長槍。而他胯下則是高過九尺,神駿非常的赤血馬。 “出發吧!”黑袍銀發老者,也是四大統領中第一統領‘冀鴻’大人冷聲道。 “出發!”白崎都統一聲令下。 他身后的密密麻麻騎兵動了。 五百名軍士,一律身穿上等重甲,手持長槍,坐下為價值千兩白銀的烏紋馬。 而領頭的五名百夫長,一律穿著赤鐵重甲,手持長槍,坐下為價值五千兩銀子的青鬃踏雪馬。 在白崎都統、五名百夫長帶領下,黑甲軍第一領、第三營五百人馬很快便離開了江寧郡城,沿著大道,朝華豐城方向趕去。 江寧郡城城外大概八十多里處官道上。 “駕!”“駕!”“駕!” 十數匹駿馬飛奔在道路上,濺起灰塵無數。 “爺爺!我們為什么要逃?難道那個賊人,還敢在郡城內殺我們?”一名少年騎著駿馬,同時還詢問著和他并列騎馬飛奔的老者,那老者嘆息道:“丹辰,你不懂!咱們不逃,咱們閻家可就真完了!” “你爹他太相信那個王放,不但陷入那王放的大騙局,還有把柄落在那王放手上。你爹生意全完了!還倒欠那王放五十萬兩銀子!五十萬兩銀子啊,將咱們閻家這點老底都給他,都不夠!更何況,咱們閻家本不欠他,就是這個惡狼,算計了咱們閻家。咱們現在只有逃,逃離江寧郡,到別的地方去。” 少年沉默了。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 原本在江寧郡城內,他閻家也是一富商人家,他閻丹辰生來便衣食無憂,而且年幼的時候,便進入青湖島,成為了青湖島的入門弟子。沒想到這次回鄉探親,竟然遇到這樣的事情。 他閻家,完蛋了! 他爹的生意全部完了,現在,只能帶著家里的老底,離開江寧郡。 本來按照家里規矩,他閻丹辰成年后,就從青湖島回家,開始經商。閻丹辰在‘青湖島’中的時候學功夫也算刻苦,在一群少年中也算身手可以。閻丹辰沒事的時候,就想象著等以后回家經商,弄幾個漂亮丫鬟,幾個護衛,安安穩穩經商,將祖宗家產維持好,過愜意的舒坦曰子。 可是現在看來,他閻丹辰命運要改變了。 “爹……”閻丹辰遙遙看向騎馬飛奔在最前面的男子,那就是他爹‘閻行’!一個很精明的商人,誰想,這次栽了大跟頭,一個跟頭,就將閻家幾代人努力付之一炬,只剩下家里的一點老底。 就在這個少年腦子里一片漿糊的時候。 “哈哈……閻大老爺,這么匆忙到哪去啊?”一聲爽朗的大笑聲在天空回蕩,這騎馬飛奔的閻家一群人臉色立即大變。 只見遠處岔道的雜草后面,飛奔出來一匹匹戰馬,為首的一人披散著長發,身形壯碩,手持一柄近五尺長的暗紅長刀。這披頭散發的大漢大笑道:“哈哈,閻大老爺,還想帶著錢財逃命?” 最起碼近百名馬賊出現。 “馬賊!”閻家一群人有人驚呼道。 他們十幾人,怎么敵得過近百名彪悍的馬賊。 “逃!”閻家一群人也不減速,瘋狂的駕馬想要逃跑。 “哈哈,咱們兄弟早就在這恭候閻大老爺了。”又是一聲大笑聲,從前方路道的轉彎角上沖出來了另外一群近百人馬賊。 閻家一群人立即拉住韁繩。 “老爺!” “大哥!” 不少人都看向閻家的管事人,閻丹辰的父親‘閻行’。 前面有馬賊攔截,后面又馬賊追殺,他們怎么辦? “各位兄弟,放過我閻家一馬,我感激不敬!各位兄弟,想要多少銀子,盡管說。”那閻行朗聲說道,到了這份上,只能用錢買命了。 “哦,閻大老爺,又出得起多少銀子呢?”那披頭散發的馬賊首領哈哈笑道,“咱們這么多兄弟,這每人都娶女人養崽子,也很耗銀子啊。” “這是五萬兩銀票!”那閻行從懷里取出厚厚一疊銀票,“各位兄弟放了我們一家,這銀票就是各位兄弟的。”閻家一群人都看著這些馬賊,他們都不想動手拼命,畢竟對方人太多。 “嘖嘖,還真是大手筆啊。” 馬賊首領笑了,“不過,我有點貪心。” 閻行一咬牙:“我閻家的金銀,都留給你們!還請放我閻家一條生路。否則……這銀票一旦撕碎了,可就不值錢了。”閻行語氣中蘊含威脅,大不了撕碎銀票,令馬賊也得不到銀子。 “嗯?”馬賊首領嗤笑一聲,“閻大老爺,你帶的金銀,應該是家里的老底吧。藏在家里的當然是真金白銀!你毀得掉銀票,還毀得掉真金白銀?” 閻行臉色一變。 的確,此次他逃命,放在馬匹后的是一根根金條。這些都是他閻家鎮宅子的,鎮宅子當然不會用銀票。 “咱們兄弟不單單要你們的銀子,還要王大老爺的銀子!不殺你們,怎么領王大老爺的銀子?所以,你們全部都得死!”這馬賊首領哈哈笑著,“王大老爺,也吩咐咱們給你閻大老爺帶一句話——‘大哥,路上好走’!” 閻行臉色氣的發紫,凄厲喊道:“王老二,我死了,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兄弟們,殺!”馬賊首領陡然喝道。 頓時前后兩支人馬,近兩百名馬賊朝這十幾人沖殺過去。 閻行憤怒的咆哮,同時也拔出了腰間的戰刀。 “爹,帶丹辰逃。”閻行咆哮一聲,立即朝前猛沖。 近兩百名馬賊沖殺,這十幾人哪能幸免? “噗哧!”“啊!” 閻家的年輕男人們一個個被殺死,會內勁的也就四個人。閻行和他三弟,以及閻丹辰,還有閻丹辰的爺爺。 “娘!”閻丹辰凄厲喊道,連避過馬賊劈來的一刀,反手就是一劍刺穿那馬賊的喉嚨。 他不會內勁的母親,在第一波沖殺中就被馬賊殺死了。 那閻行如同瘋子一樣,連中三刀,依舊瘋狂殺戮:“爹,你快帶丹辰走!”這閻行努力擋在自己兒子、父親身前,讓自己老爹和兒子能逃走。自從陷入騙局,當最后醒悟的時候,生意就全完了,他就悔恨不已。 有許多次,他都想過自殺! 悔恨的閻行,到了此刻,已經不懼一死了,他只想讓兒子能活著! “丹辰,快走。”閻行咆哮道。 “丹辰,走!”爺爺也是喝道。 “爹。”閻丹辰雖然痛苦,可還是在爺爺的拉扯下,一同在刀光劍影中沖出人群,朝西方飛奔。 “嗤!”“嗤!” 一刀刺穿閻行的胸口,另一刀直接劃過閻行的頭顱,頭顱拋飛。 逃跑中的閻丹辰回頭看到這一幕。 馬賊沖殺只是幾個呼吸時間,閻家就只剩下閻丹辰和他爺爺。 “哈哈,想逃?”不少馬賊在后面追著。 “爹,娘,叔……”一直養尊處優的閻丹辰,從來沒想過會有今天這一幕。回頭看一眼,咆哮著的馬賊們揮舞著染血的戰刀,騎著戰馬正飛速追過來,馬賊們常年騎馬,馬術精湛,急劇靠近。 “丹辰,你快逃!”那爺爺喝斥一聲,就手持長劍欲要阻擋馬賊們。 “爺爺!”閻丹辰臉色大變。 就在這時候—— 地面劇烈震動起來。 “嗯?”馬賊首領猛地轉頭,只見后方遠處正有浩浩蕩蕩的黑色洪流沖過來,每一個人都身穿黑色重甲,騎著披著黑色重甲的戰馬,每一匹戰馬都足有八尺高,每一名騎兵都手持著長槍。 那可怕的飛奔速度,就好像咆哮的鋼鐵洪流! “黑甲軍!!!”馬賊首領臉色大變,凄厲喊起來,“散開,兄弟們,散開!!!” 可是不少馬賊還沒反應過來,原本還在百丈外的黑甲軍,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沖過來了,浩浩蕩蕩的黑甲軍沒有絲毫減速,就仿佛碾碎螞蟻一樣,從馬賊群中沖殺過去。那時而亮起的長槍寒光,帶走一條條姓命! “這是……”閻丹辰震驚看著這如同天降的一支可怕軍隊。 “黑甲軍,是黑甲軍。”閻丹辰的爺爺卻是大喜,隨即臉色大變,“丹辰,快到一邊。”黑甲軍沖殺起來,將他們順路殺了,那是正常的。 可是來不及了! 黑甲軍速度太快了。 從碾碎馬賊,到沖到閻丹辰爺倆面前,不足一個呼吸時間。 “呼!”一桿黑色長槍刺來。 閻丹辰和他爺爺,完全被浩浩蕩蕩的黑甲軍那通天的煞氣驚呆了,連反抗念頭都沒有。在黑甲軍沖殺的仿佛天地崩塌的氣勢下,就是武者們也沒有反抗的念頭。 “蓬!”那桿長槍突然一轉,在閻丹辰和那老者身前震兩下,閻丹辰和他爺爺便被震飛到旁邊田地里。 “我,我沒死?”閻丹辰愣了一會兒,他爺爺也愣了楞。 一名穿著暗紅色重甲的黑甲軍騎士勒住韁繩,持著長槍在一旁停下。 閻丹辰怔怔看著那騎士,他記著,就是這個騎士出槍將他二人震飛的。 “你們兩個,快些走。別被那些幸存的馬賊給殺了。”那騎士淡笑道。 “青山兄弟,跟他們說什么屁話,快走!”另外一名穿著暗紅色重甲的騎士喊道。 “駕!” 頓時,那說話的騎士也駕馬,飛速離去。 那爺爺遙看黑甲軍離去,唏噓道:“真是走運。丹辰,那可是歸元宗的黑甲軍!這黑甲軍趕路,途中如果遇到普通人,是會減速不傷普通人。可一旦遇到劫殺的強盜馬賊,那是一律殺的,這也是當練兵。” 回頭一看遠處幸存的臉色慘白的少數一些馬賊:“丹辰,我們快走。” “黑甲軍,青山兄弟,那個騎士是叫青山?”閻丹辰低聲喃喃道,隨即,在他爺爺催促下,連跟他爺爺,騎上旁邊一些逃到田地里的戰馬,連逃離開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