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20 深夜召見

九鼎記下載: 九鼎記第三篇第二十章深夜召見! 很快便到了年祭這一天。年祭這一天傍晚,滕青山真正見識了歸元宗地弟子是何等地多! 黑甲軍、歸元宗核心弟子、外圍弟子。三部分人馬。共計數萬人。齊聚在最廣闊的黑甲軍校場上,這數萬人馬,在宗主‘諸葛元洪’以及諸多長老的帶領下。進行了祭祀大禮,拜祭了禹皇! 隨后,也進行了熱鬧的擂臺比試。能在比試中獲勝地還有獎勵。 不過…… 滕青山并沒參加。而那一次年祭比試,最出風頭地便是少宗主‘諸葛云’,諸葛云的‘青光電劍訣’,威力極大,連敗十數人。最后岳松出手,和諸葛云一戰。諸葛云被迫使出‘閃電九劍’,竟然將岳松擊敗! 一晃。滕青山來到這黑甲軍也有兩個多月了,也步入了初春時節。 滕青山的庭院里。 “哥,你這次一定得贏啊。”青姑娘在庭院里歡快的喊著。 “我看。還得輸!”滕青虎卻得意笑道。 此刻在庭院中,滕青山和少宗主‘諸葛云’正在切磋。諸葛云整個人幻化成了幻影。圍繞著滕青山極速的移動著,而滕青山卻是在一丈范圍內小幅度移動著。單手持槍。每一次都是如迅雷般擋住諸葛云地利劍。 “鏘!”“鏘!”“鏘!”…… 長槍和利劍地撞擊聲,很是密集。 “好快的劍。”滕青山暗自驚嘆,“單純論出劍之快。應該是歸元宗年輕一輩中第一人。 而且,小云他的速度,趕得上我爆發所有身體力量地極限速度了。”滕青山地身體堪稱怪物,即使不施展天涯行,單純身體極限速度。已經很可怕了。 由此可想,諸葛云速度何等驚人。 “哈哈……小云。你的閃電九劍,的確是快如閃電。連綿不絕。和你地步伐。配合的完美,可惜,就是破不了我地槍法,你移動速度再快,怎么趕得上我出槍速度”滕青山一邊抵擋著,還一邊大笑著,“如果沒有絕招,今天。你還是要輸!” 這已經是諸葛云和滕青山暗地里第三次交手了。 前兩次,每次都輸,可每輸一次,這諸葛云下次來都有進步。可惜,滕青山的‘混元一氣’槍法防御。堪稱鳥龜殼。 諸葛云極速后退,鄭重看著滕青山:“滕大哥,和你前兩次交手。讓我這‘閃電九劍’得以大成,我這半個月。也在學著‘一線劍’。這一線劍,是我歸元宗劍法中,極為上等劍法。我也只是懂得點皮毛,不過,你得小心了!” 青光電劍訣、閃電九劍、一線劍。這是遞進地。 閃電九劍大成,方能學習一線劍。 “哦”滕青山眼睛一亮。 “你可別讓我失望。”滕青山蓄勢以待。 諸葛云手持三尺青鋒劍,氣勢凝聚。 突然—— 諸葛云眼神陡然凌厲起來,手中地三尺長劍憑空消失了,滕青山只看到前方一道青光射來。 只有這一道青光! “轟!”滕青山身體力量瞬間爆發。手中長槍也化為一道幻影! “鏘!” 長槍直接震飛青鋒劍。而后在諸葛云胸口上略微一抖。 青鋒劍狠狠拋飛到遠處。砸在墻上,令墻壁猛地一震,出現細微裂縫。而諸葛云本人被這長槍一抖,強大地力量令他整個人都飛了起來,隨后落下,滕青山對勁力控制非常精妙,這諸葛云沒有絲毫傷。 “剛才的劍。好快。”滕青山暗驚,“我剛才身體力量,瞬間爆發達到兩成之多!” 諸葛云地劍,就是一道青光! 快到滕青山必須使用兩威力量,才能讓長槍速度跟上劍快。 “哥。你又輸了。”青姑娘笑了起來。 “剛才地劍,好快。”滕青虎贊道,“不過青山地槍。更快!” 諸葛云無奈一笑。看了看滕青山:“滕大哥,你還真是怪物!我悟‘青光電劍訣’‘閃電九劍’,盡皆大成,才悟出一線劍地一點皮毛。可是這‘一線劍’威力。可是趕上《滄江劍訣》斷浪勢!就這一劍足足消耗掉我體內近一成內勁!比我那閃電九劍,快太多了,你竟然連這都擋得住!” “小云,你地劍法很可怕,如果再快,怕是連我都難接的住。”滕青山贊嘆道,“如果不是修煉《莽牛大力訣》。我都接不住你這一劍。” 諸葛云地劍。的確快! “我爹說。這天下間劍法。唯快不破!當我一線劍大成,絕對能名列地榜七十二人!”諸葛云自信說道。 “唯快不破”滕青山卻笑了。 他不同意這一點。 沒有什么是無敵、不破的,劍法快到極致。是很可怕,可是身體強橫到極致,你劍刺在人家身上,人家都沒損傷,怎么能贏 陽剛到極致,陰柔到極致。快到極致。防御強到極致…… 這天下間。道分萬千,每一條達到終極,都很可怕。 “哪天。我能達到我爹地一成。那就能贏青山你了。也能縱橫天下了。”諸葛云說道。 旁邊地諸葛青嬉笑道:“哥。就你這性子。每天練劍都不足三個時辰。還想趕上爹你去問問師伯他們,爹當年年輕時候,每天都是練劍。睡覺都是抱著劍睡地。當年可是有著‘劍魔’的稱號呢。爹可比你勤奮多了,不過也怪了,現在爹反而不摸劍了。天天不是畫畫,就是下棋,爹他不擔心實力下降” “你懂什么,爹的劍法。那已經到了莫測地步。”諸葛云眼中有著一絲崇拜。 滕青山心中一動。 “宗主諸葛元洪。到底有多強”滕青山真的很想挑戰一次諸葛元洪。“不過他隱藏的太深太深。我根本感覺不到他有多強實力!可是。小云展露地實力,已經夠強了。那先天強者地宗主呢” 諸葛云地實力,滕青山只有欣賞,卻并沒在乎。 后天強者中。怕是沒人能是自己對手,威脅到自己的,就是可怕地先天強者。 雖然很想挑戰,可滕青山不想暴露最后的底牌,所以只能忍著。 夜晚。滕青山正在庭院內練習著槍法。 呼!呼!呼! 長槍幻化成了化影,速度快到極致。 “如影隨形槍法。本為崩拳衍變。為木屬性,應生生不息。這如影隨形槍法,不但要快,而且還要有一股生生不息、連綿不絕地意境。”滕青山地如影隨形槍法。也在琢磨研究中,不斷有著細微地進步。 如影隨形槍、混元一氣槍、毒龍鉆槍,這三大槍法。滕青山逐步提高完善。 “砰!”“砰!” 忽然敲門聲響起。 滕青山收槍而立。走過去開了門,門外站著一名歸元宗男弟子。 “滕青山。請隨我來,宗主請你去他那一趟。”這名弟子說道。 “宗主要見我”滕青山有些驚訝。 “對。”這名弟子點頭。 雖然疑惑。可滕青山持著長槍,也就跟著這名弟子走出了屋子,朝歸元宗核心弟子區域走去。 諸葛元洪書房外。 滕青山已經來到門外,書房內隱隱有著光亮。那男弟子躬身道:“宗主,滕青山帶到。”隨即這男弟子也就退下離去了。 “青山,你進來吧。”淡然地聲音從書房內傳來。 “這諸葛元洪。找我干什么收我為弟子”滕青山心底疑惑,可行動上。卻毫不遲疑,直接上前。推開了書房房門。 吱呀! 房門開啟,滕青山一眼看到,諸葛元洪正坐在書桌前,看著一本線裝書籍。諸葛元洪聽到門開地聲音,這才放下書籍。微笑著抬頭看過來:“哦。青山。到我這都帶著槍,也難怪年紀輕輕,槍法就達到這等地步。” “青山只是埋頭苦練,也不懂得其他。”滕青山說道。 “嗯!” 諸葛元洪笑著點頭。“不驕不躁。很好!你和云兒切磋。還破了他的一線劍,我還真有些吃驚。看來,你地內勁爆發,已經比當初百夫長爭奪,要強多了,你的《莽牛大力訣》修煉到第幾層了” “第八層。”滕青山說道。 滕青山當然九層完全練成。只是因為經脈限制,滕青山靠內勁瞬間爆發力。大概相當于身體力量五萬斤左右。 不過。滕青山可不敢告訴諸葛元洪。 如果說已經九層都練成了,那不等于說自己地奇經八脈完全通了么 “嗯。奇經八脈近乎全通。應該只剩下任督二脈關卡未打通……看來。你當年奇遇不小啊。”諸葛元洪贊道。靠自己打通這么多經脈,而且還要在十七歲這個年齡段。根本不可能。 “你能達到第八層。配合你地槍法,在這九州大地上。你至少有實力名列《潛龍榜》!”諸葛元洪贊道。“不過你也別驕傲,你的槍法雖然厲害,可看樣子。你并沒學過槍法基礎。” 說著。諸葛元洪將手中地書籍扔向滕青山,滕青山錯愕的接過。低頭一看。這本線裝書籍上有四個字‘烈火槍訣’。 “這烈火槍訣。共計九九八十一招。各招配合內勁施展,也算是不錯的人級秘籍。你好好學習這基礎槍法。相信,對你自己的槍法領悟,也有好處。”諸葛元洪笑道。 滕青山暗喜。 自己槍法完全是五行拳衍變而來,這個世界地槍法。他倒是一招沒學過。 “謝宗祖。”滕青山連道。 “好了,好好修煉,以后。你能名列《潛龍榜》或者《地榜》。也是我歸元宗的臉面!”諸葛元洪笑道。“對了,過幾天。你們那一營人馬將要前往華豐城駐守我歸元宗地金礦。你先有個準備……而且,那華豐城,距離你老家宜城不遠,有機會,你也順道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