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8 動心

九鼎記VIP第三篇第十八章動心? 葛云和妹妹‘諸葛青’行走在歸元宗內的小徑中,此]T解去了面紗。 “妹妹。”諸葛云喊道,諸葛青沒反應。 “妹妹!”諸葛云又是一聲。 “啊!”諸葛青這才驚醒過來,看到哥哥賊笑看著她,不由想到剛才所想,不由有些臉紅,哼道,“哥,你喊什么啊?” “剛才胡思亂想什么呢,喊你幾聲你才聽見。”諸葛云嘿嘿笑道。 “我剛才……”諸葛青臉蛋紅通通的。 諸葛云低聲道:“小妮子是不是看上了哪個年少俊杰了?莫不是,滕大哥?”諸葛青臉紅的要滴血似的,有些羞怒道:“哥,別說了。”其實諸葛青這個年紀,過了年祭就成年了,正是少女懷春之時。 諸葛青眼光不可謂不高,因為有諸葛云這樣的天才哥哥,一般宗派內少年她看不上。 而滕青山的橫空出世,在百夫長爭奪的時候,諸葛青就有些留意滕青山。這次請滕青山出來吃飯,所以她才跟著。最重要的是……這次滕青山殺那秦三,那股狠勁,震住了諸葛青。 諸葛青說不清是害怕,還是什么,總之滕青山在她心里印象更深刻了。 說愛上,還早的很。 可至少。在諸葛青心底。已經有滕青山地影子。 “我就猜到。也難怪。像滕大哥這樣地俊杰。喜歡上也不奇怪。宗派里那些師姐師妹們。都和我打聽滕大哥這個十六歲地一流武者呢。妹妹。你得小心點。滕大哥被人奪走了。你后悔可就來不及了。”諸葛云揶揄笑道。 “哼。哥你就喜歡取笑我。”諸葛青一轉頭。故意不看諸葛云。可諸葛青心底卻有些疑惑:“難道我真地喜歡上滕大哥了?” 愛情這事情本來就很模糊。 是否愛。很難確定。 諸葛青心里一時間涌出諸多心思。亂地很。 “你們倆,這么晚,跑到哪去了!”這時候,不遠處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諸葛云、諸葛青轉頭一看,只見那一間屋子前,一襲白袍的諸葛元洪正坐在棋盤前,獨自一人捧著圍棋棋譜,他身前的棋盤上也擺著復雜的圍棋布局。 “爹!”諸葛云、諸葛青連喊道,同時走過去。 “爹,又下棋啊,我給你捏捏肩。”諸葛青乖巧地跑到諸葛元洪身后,為諸葛元洪敲背捏肩。 “云兒,去哪的?”諸葛元洪笑道。 諸葛元洪,是一個比較慈善的父親,他的兒子女兒,心底雖然對父親有著一絲敬畏,可平常卻是嬉鬧的很。 “我和妹妹,今天請了滕青山、滕青虎兄弟二人出去吃了晚飯。”諸葛云無奈說道,“可是怎么都沒想到,這飯吃到一半,就遇到了麻煩事。滕青山大哥他遇到了舊仇敵,他還一怒殺了那人。” “哦?”諸葛元洪神色沒絲毫變化,淡笑道,“你將事情經過仔細說給我聽聽。” “爹,是這樣的。”諸葛云立即開始敘說了起來,敲背捏著肩的青姑娘也時而在一旁講述,片刻,便將事情說了一個遍。 諸葛元洪聽了不由點頭,贊道:“這滕青山殺伐倒也果斷!” 對于所謂的金劍門,諸葛元洪根本沒有理會……在諸葛元洪眼里,那金劍門就是一只螞蟻,一踩就能踩死。根本不值得浪費精神。 “對了,爹。”這位青姑娘連說道,“滕大哥他今天殺那個叫秦三的時候,很輕易就擊敗了那秦三的兩名師兄。后來我們問滕大哥……才知道,滕大哥他竟然達到了《莽牛大力訣》的第六層!” “妹妹說的對。”諸葛云也興奮的說道,“的確是第六層,僅僅一天工夫,就達到《莽牛大力訣》第六層。那滕青山還說,他奇經八脈大多都通了,修煉才這么快。” “哦?”諸葛元洪眼睛一亮。 青姑娘說道:“現在滕大哥他如果再跟岳松大哥比試,肯定很輕易就能擊敗岳松大哥了。”隨即這青姑娘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壓低聲音道:“爹啊,滕大哥他修煉到第六層了,那秘籍石碑上只有前六層,這后三層修煉方法,我們是不是也給滕大哥啊。” 諸葛云不由瞥了一眼自己妹妹,笑了。 “對啊,爹。滕大哥他現在沒秘籍練,實力無法提升,是浪費時間啊。”諸葛云也說道。 “你們和那滕青山,關系還挺不錯嘛。” “不過《莽牛大力訣》畢竟是我歸元宗人級秘籍!前六層可以公開,可這后三層,不輕易外傳的。滕青山他畢竟只是初入我黑甲軍嘛。”諸葛元洪說道,“等他在黑甲軍呆幾年,或者立了大功,再說吧。” “幾年?立大功?”青姑娘在旁人面前文靜,可在她爹面前,卻會撒嬌耍潑,“爹,那岳松,你不是準許他盡情看我所有人級秘籍嗎?他也只 宗派。” “他是他,滕青山是滕青山。”諸葛元洪故意不答應,岳松,那是魏巫崖的弟子,諸葛元洪受魏巫崖所托,當然會熱情招待岳松這位后輩子侄。 青姑娘站在那,故意沉著臉不說話。 “哦,看來我的寶貝女兒看上那滕青山啦。既然這樣……云兒,你就陪青青,去密室,取一本《莽牛大力訣》全本。選個時候,送給那滕青山!”諸葛元洪無奈道,“沒辦法,這是我女兒想給滕青山秘籍,如果不給,以后,可沒人給我這個做爹的捏肩敲背嘍。” “是,爹!”諸葛云爽快應道。 青姑娘臉有些紅。 “爹,我回去睡覺了。 ”青姑娘立即飛跑著離開。 “爹,我也先回去了。”諸葛云說了一聲,也跟著離開了。 諸葛元洪看著這一對兒女,臉上不由浮現一絲笑容,隨即看了看黑甲軍方向:“這個滕青山,竟然一氣呵成練到第六層,看來我猜測的不錯。他的確是有奇遇,吃了天才地寶才擁有那么多內勁,憑借天才地寶,改變了他的體質,打通了這么多經脈……《莽牛大力訣》就這么給你吧,看你憑借這一本《莽牛大力訣》,又能達到什么地步!想當我女婿?得好好看看!” 諸葛元洪隨即不再多想,又埋頭沉浸于他的棋局當中。 深夜。 滕青虎早就睡覺了,可是滕青山卻是在庭院內盤膝靜修,內家拳早就修煉到極致,五臟六腑、氣血流動等,滕青山能夠完美控制,在這種靜修狀態,呼吸微弱到幾乎無法察覺,心跳更是減緩到每分鐘只有數下。 這般盤膝,處于空寧之境,靜修一個時辰,便趕上三四個時辰的睡眠。 當黎明前的黑暗過去,天地間出現第一抹亮色的時候,滕青山睜開了眼睛。 隨即起身,滕青山便打了盞茶時間的三體式,便停下了:“當年,內家拳達到宗師境界,大家以為達到極致了。姬際可祖師,創出‘虎形通神術’,能令宗師實力再一次提升!我現在,更是達到前所未有的極限。那我能不能像姬際可祖師一樣,在前人基礎上,再創出更強的秘法,繼續提高內家拳威力呢?” 內家拳,是滕青山的根本。 如今《虎形通神術》對滕青山已經無效,身體力量達到一個極限無法再提升。 “形意拳源自于‘三體式’,我只能從三體式中尋找答案。可是,怎么找?”滕青山也感到,在衍變槍法過程中,自己的拳法境界,比前世高了不少。可是,這對自己身體素質提升暫時并無幫助。 “算了,內家拳創出更高巔峰,千年來,也沒人再做突破。不能操之過急!現在我增強實力,唯一的辦法,就是靠內勁!”滕青山很清楚這一點。 如今自己《莽牛大力訣》修煉到第六層。 以自己經脈承受能力,可以有三萬斤左右爆發力。結合自己雙臂十八萬斤巨力,自己如果筋骨力量、內勁力量一同爆發,雙臂力量將超過二十萬斤。 對于厲害的武者而言。 都是比較脆弱的,一般有個一兩千斤力氣算不錯了,和內勁相比,可以忽略不計。可滕青山相反,他的身體卻更強。 “只可惜,那《莽牛大力訣》我只有前六層!這后三層,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得到。”滕青山心中暗道。 當天清晨,吃過早飯后,黑甲軍的軍士們又開始了晨練。 “喝!”“哈!” 軍士們穿著重甲,一次次刺著長槍。 滕青山就在自己百人隊旁邊練習著槍法,不過,和軍士們練習的不同。滕青山手中長槍刺出速度極快,已經幻化出十數條幻影,一條槍影接一條槍影,仿佛一個輪回,連綿不絕。 “大人!” “大人!” 那些練槍的軍士們忽然喊道。 “嗯?”滕青山轉頭看向這些軍士,其中一名軍士連指向旁邊不遠處:“大人,那邊!” 滕青山轉頭看去,只見校場邊上,一身綠衣的諸葛青正朝他這邊連招手。滕青山這才收槍朝那邊走了過去。 “青姑娘,你怎么來了?”滕青山有些驚訝。 “哦,是我哥。”諸葛青說道,“他昨天和爹,要了這本《莽牛大力訣》。不過現在他正在修煉,沒時間,所以就讓我過來一趟,將這《莽牛大力訣》給你。這可是全本,九層內容都有。”說著從懷里取出一本包裹著布的書籍。 滕青山大喜:“幫我謝謝你哥,也謝謝青姑娘你辛苦跑一趟。” Ps:兩章完畢,啊番茄要發憤圖強,努力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