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17 第六層

第三篇第十七章第六層 青山、滕青虎二人朝門外走。 而門口的少宗主‘諸葛云’卻嗤笑看著那秦大師兄弟二人:“金劍門?哈哈……怎么,竟然敢威脅我歸元宗的人了?別說你們兩個后輩弟子,就是你們金劍門門主,也不敢在我歸元宗的地盤說這話!”表情似笑非笑。 秦大師兄弟二人一怔。 “這,少,少宗主……”那秦大結結巴巴,想要說話,卻不知道說什么。 “少宗主,他們兩個小子不懂事,他們也是為了救師弟,才那么說的。這天下間,道理最大!這事情秦三不占理,死了也怪不得人。還請少宗主勿怪。”那李老爺這時候也連忙說道。 “哼!”少宗主‘諸葛云’這才冷笑一聲,轉頭帶著妹妹,跟滕青山、滕青虎二人一同離去。 破碎的雅間內,這才安靜下來。 “你們兩個也是胡鬧!”李老爺臉色一沉,向秦大、秦二二人喝斥道,“秦三這小子手腳不干凈,惹了人,死了也就算了!你們兩個說狠話也不看清楚對方是誰!那可是歸元宗!你金劍門在徐陽郡日子很悠閑,閑敵人不夠厲害?王老哥撐著金劍門容易嗎,如果因為你們兩個,再交惡歸元宗……怕是金劍門都撐不了多久。” 秦大、秦二二人頓時冷汗淋淋。 這九州大地上,宗派也有高低之分。 九州八大宗派,無可爭議每一個宗派都極為的強大。 而歸元宗。能夠坐擁一郡之地。傳承過千年。根深蒂固。單單宗主‘諸葛元洪’。那都是九州大地上地超級強者。連青湖島也不愿輕易來惹歸元宗……歸元宗。在九州大地上。也算得上是大宗派。 揚州十三郡中。除了青湖島控制地九郡。以及歸元宗、鐵衣門控制地兩郡之內。還算平靜些。其他地兩郡之地混亂地很。 其中徐陽郡內。單單凌亂地一些小宗派就有數十個。強盜土匪勢力也是極多。 這些宗派。壽命長地成立百年。短則數年就被滅了。然后又有新宗派建成。這些所謂地宗派……和歸元宗一比。那就是螞蟻和大象。差距實在太大了。金劍門在徐陽郡。雖然也算比較厲害地宗派。 可和歸元宗一比。差太遠了。 因為金劍門。一個先天強者都沒有。 “秦大。”那劉如風皺眉道,“往日,我看你做事也算沉穩。今天怎么就糊涂了!那滕青山的實力,我看,除非你金劍門門主親自到來,否則,怕是沒人敵得過!” 這劉如風,是青湖島的核心弟子。 可是他在青湖島,也聽說歸元宗的一些高手大名。特別是宗主‘諸葛元洪’,在九州大地上,誰愿意惹諸葛元洪? 秦大無奈悲哀道:“三師弟他雖然平常為人差些,可是畢竟和我從小一起習武,數十年了,感情也深了。那滕青山要殺三師弟,剛才我也是急了,才那么說了,只希望能給我金劍門面子,饒三師弟一命!” “只怪我和大師兄技不如人。 ”那秦二臉上也有著悲色。 那李老爺低頭看了一眼已經身死的秦三,嘆氣一聲說道:“好了,將秦三厚葬了,這事情就算了,不準再提!那滕青山年紀輕輕,手段那么厲害。又和這少宗主關系匪淺,以后在歸元宗,怕是要身居高位。還是別得罪的好!” 都弄到這份上了,李老爺一家人,也就賠了攬月樓些銀子就回家了。 滕青山他們四人沿著中大街,過了運河橋,便沿著禹揚大運河的東河堤一路走著。 “沒想到這平民日子是這樣的。”一路上,諸葛云、諸葛青詢問滕青虎、滕青山二人,在滕家莊的一些故事,諸葛云恨聲道,“殺的好,那種雜碎,該殺!” “少宗主……”滕青山剛開口。 諸葛云便連不滿說道:“滕大哥,我都喊你大哥了,我最不喜歡別人喊我少宗主了,嗯,你叫我小云也行啊。” 滕青山略微一怔,隨即一笑:“也好,對了,小云,我想問問,這金劍門,是哪來的門派,竟然敢開口威脅?” 家有家規,軍有軍規! 在進入黑甲軍的第一天,晚宴聚餐的時候。黑甲軍的兄弟們便都囑托過滕青山,黑甲軍規矩。 規矩很簡單! 在外遇到打斗,不管有理沒理,先打贏再說!不管怎么樣,不能墮了黑甲軍的聲名! 話這么說的這么硬朗! 可是在暗地里,黑甲軍軍士們都是這樣認為的——只要不是那八大宗派,其他宗派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打了再說。至于是八大宗派,還是要給點面子的。如那青湖島,畢竟占據九郡之地,比歸元宗強了太多。 “我還真沒聽說過這個門派。”滕青山自嘲笑道,在進黑甲軍第一天,滕青山就記住了九州八大宗派的名字! “那就一個小宗派,徐陽郡的!”諸葛云滿不在乎地說道,“我揚州境內,青湖島、鐵衣門和我歸元宗 十一郡境內,是禁制其他人開宗立派的。所以,剩T種小宗派就特別的多,不過都是弱小宗派。金劍門……哼,要滅它,一個都統率領一營人馬,就能輕易滅個干干凈凈!” “哦,原來是在徐陽郡的。”滕青山恍然。 那公羊慶就是徐陽郡的。 徐陽郡和天南郡,應該算是揚州最亂的兩個郡。 而且一般大的宗派,派內弟子很少會墮落到去為一個富商看家護院、因為,青湖島、歸元宗這樣的宗派,官府力量是他們的外圍,完全可以讓弟子們進入到官府中去。 當官,當然比看家護院,要瀟灑的多。 “徐陽郡的小宗派,也囂張?”滕青虎一瞪眼。 “青虎大哥,那兩人,只是金劍門后輩子弟,不知道天高地厚。”諸葛云哼聲道,“我爹常說,我歸元宗的人,在外面別管遇到誰,先打贏了再說!只要不是做了大奸大惡之事,一切由我歸元宗頂著!” 滕青山聽了,笑了。這才是一個真正大宗派,敢說的話! “對了。”諸葛云忽然壓低聲音道,“滕大哥,今天,你擊敗那二人,瞬間就沖到那二人身前,令對方都來不及阻擋,就轟飛那二人。那二人,應該也是一流武者吧。滕大哥今天展露的這份力量、速度,可比昨天要強啊。” 昨天百夫長爭奪戰。 滕青山從頭到尾,靠的都是一桿長槍,本身的力量、速度,倒是一般。可今天,面對兩名一流武者,滕青山赤手空拳展露出壓倒性的優勢。 “哦,這也幸虧那《莽牛大力訣》。”滕青山笑道。 旁邊一直靜靜的諸葛青,有些驚訝地開口:“《莽牛大力訣》,黑甲軍的《莽牛大力訣》?青山大哥你實力提升,跟它有什么關系?” “這《莽牛大力訣》,我修煉到了第六層,所以,爆發力、速度等,都有了大幅度的提升。”滕青山直接說道。 “啊!”諸葛云驚呼。 “第六層?”諸葛青嚇了一跳,因為面紗擋著,看不清諸葛青的表情。 “青山,你,你第六層了?”滕青虎也大驚。 “這才僅僅一天啊。”那諸葛云不敢相信。 滕青山笑著點頭:“對,雖然只是一天,不過……我的奇經八脈,大多已經通了。所以,這前六層修煉起來是一氣呵成。 沒有任何問題。不過……這《莽牛大力訣》,的確厲害。讓我實力提高了一大截!” 諸葛云恍然,可是卻更加驚嘆。 “哥,到北大門了。”諸葛青說道。 當初入宗考核,滕青山他們是從西大門進的,而這次是從歸元宗北大門回的。 “滕大哥,我是越來越佩服你了。嗯……我和妹妹,也要回住處了。滕大哥和青虎大哥也要回軍營,我們就在這分別吧。”諸葛云笑道,當即這兄妹二人離去了。 滕青山遙看諸葛云離去的背影。 “知道我修煉到第六層……這消息,應該會很快傳遞到諸葛元洪的耳朵里吧!”滕青山默默想著,“在那諸葛元洪眼里,我身世清白,是值得拉攏的。估計,也該有些舉動了!” “青虎,我們回去。” 滕青山當即轉頭和滕青虎,一道朝黑甲軍軍營走去。 今天殺秦三,滕青山根本沒有一絲波動。 因為,這是武者的世界!殺戮經常發生,那些小宗派,死去弟子很正常。特別滕青山是歸元宗的人,那金劍門怎么敢惹? 在九州大地上闖蕩,滕青山也思考過滕家莊的安全問題。 一般的宗派,滕青山不懼! 因為就是后天武者,當面對千軍萬馬,特別是重甲戰士們,重甲戰士們一個圍殺,就能輕易殺死后天高手。 比如鐵山幫三當家,那可是后天巔峰武者,可是被那白馬營一個沖鋒就殺死了。畢竟武者們雖然修煉內勁,本身還是很脆弱的,雙拳難敵四手,面對強大軍隊的圍攻,可以輕易殺死他。 如今滕家莊,擁有數百名重甲戰士,還有大量持著弓箭的漢子。這樣的武力,就是馬賊們也不敢惹! 就連延山幫三千土匪,都被殺的嚇跑了。 一般后天武者,也不敢惹這樣的莊子,這樣的莊子,根本可以算是一個強大的幫派。 后天武者中……除了滕青山這個怪物外,恐怕還沒人能一人戰上千個勇武的好漢! 滕家莊本身的強大,令滕青山并沒什么畏懼。更重要的是……九州大地上,彼此廝殺。很少牽扯到宗族的。如果有人得罪滕青山,滕青山殺不死對方,難道去滅了對方宗族? 這種事情,除非喪心病狂的人物,很少有人會這么做。 因為那樣做,會被整個天下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