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6 我叫滕青山

廣告① 廣告② 廣告③ 第三篇‘黑甲軍統領’開始!第三篇第十六章我叫滕青山九鼎記 九鼎記第三篇第十六章我叫滕青山 雅間內一群人有些發蒙。[要看最新文字版,爬書網] “秦三,你認識這位小兄弟?”那李老爺疑惑詢問道。 秦三自己也納悶呢。 眼前這年輕人自己根本就不認識啊,不過秦三聽到大老爺說,也知道眼前人是歸元宗少宗主的朋友,當即拱手道:“這位兄弟,在下正是秦三,可似乎,我不認識你吧!” 就在這時候,醒悟的慢了一點的滕青虎終于跑來了。 “不認識我?”滕青山表情愈加森冷。 “秦三!還認識你爺爺不?”一聲暴喝,滕青虎一下子沖進了屋子,狀若瘋虎,一把抄起旁邊的實木椅子,數千斤力氣灌入在這椅子上,便惡狠狠地朝那秦三狠狠砸了過去。 椅子當頭砸來,還有些發蒙的秦三也怒了:“哪來的狗娘養的!”同時拔出腰間的長劍就狠狠劈在那木椅上。 木椅碎裂,椅子碎片四散亂飛,有的砸在秦三身上,也有的砸在那桌上菜肴盤子里,盤子被砸碎了,菜肴也濺了出來。頓時一片驚呼聲,那李青鈺連彎身,護住自己的兒子。 “住手。”那李青鈺和她丈夫‘劉如風’幾乎同時怒斥道。 可被怒火充斥在心頭的滕青虎哪里還會住手?須知,那三個殘廢的人中,有一個正是從小就非常寵溺滕青虎的鄰居,滕青虎很喜歡這個二叔,進入獵人隊,也是這位二叔帶著他。 那次強盜劫殺,二叔斷了一條腿!好好一條漢子,一輩子廢了! “給我死吧!”滕青虎一個矮身,一記掃腿。 “青虎!”滕青山連喝道。 這次出來,大家可沒帶兵器。滕青虎如果拿著長槍,都不一定能贏。更何況現在沒兵器。 “找死!”秦三也是一心狠手辣之人,他不惹人就好了,誰敢惹他?現在別人要殺他,他哪還顧得了其他,整個人躍起,躲過這一記掃腿,同時右手持著那柄長劍狠狠朝下方劈來! 滕青虎一抓旁邊的四方桌的桌子腿。 “呼!” 那大桌子被舞的直接朝躍起的秦三砸了過去。 “哼。”秦三冷笑著,那長劍直接劈碎了四方桌,隨后緊接著劍勢不減,直接朝滕青虎劈過去。 就在這一刻—— “咻!” 一縷寒光在雅間內一閃而逝! “啊!”一聲慘叫,那秦三手中的長劍不由脫手。 “死吧。”滕青虎卻是一記上踹,踹向秦三的胸膛。秦三左手捂著右手,在落下的同時,右腳輕輕點在滕青虎的這一踹上,整個人借勢朝后方飛躍了一丈,卸去沖擊力這才落下。 他臉色蒼白地,左手握著右手手腕。 他右手手腕上正插著一柄飛刀! “好快的飛刀!”那劉如風眼眸中寒光一閃,不由看向瞬間投出飛刀的滕青山。滕青山剛才看見滕青虎有危險,當然要出手。 “住手!你們到底要干什么,說個清楚!”那李老爺怒喝道。 “小子,受死。” 另外兩名護衛,見自己師弟被射穿手腕,不由大怒。二人‘哐!哐!’兩聲,拔出了長劍。(看書就來 “住手。”李老爺也對他們喝道。 “老爺!”其中一個護衛急道,那李老爺冷漠道:“事情弄清楚再說!”隨即他看向門口的滕青山,這時候,少宗主‘諸葛云’和諸葛青也到了雅間門外。 這李老爺沉著臉道:“少宗主,你這位朋友是怎么回事,不問青紅皂白,一進來就要殺我護衛。還將我這好好一桌宴席,弄成這個樣子!” 諸葛云、諸葛青二人也迷糊的很。 不過諸葛云卻是嬉笑道:“李大老爺,你急什么急?不就是一桌宴席么,如果是我們不對,我賠一桌給你們。不過事先我們得看看,到底是誰對誰錯,對吧?” “我也很想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李老爺冷聲道。 “滕大哥,怎么回事?”諸葛云看向滕青山。 滕青虎卻急怒道:“還問怎么回事?你讓這個叫秦三的自己說!”說著死死盯著那捂著手腕的秦三,“秦三,你不會忘記滕家莊吧,不會忘記那一萬兩銀子吧!” 滕青山也冷漠盯著那秦三。 “滕家莊?一萬兩銀子?”秦三自己也迷糊的很。 這些年跟在那李老爺身后,秦三也暗地里貪墨了不少銀子。不過都是小打小鬧,那李老爺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至于‘滕家莊’,事情過去七年了,這天下間‘李家莊’‘王家莊’各種莊子不計其數,他秦三哪還記得住。 “你們到底是誰!”秦三拔出手腕的飛刀,點穴止血,上前兩步,和自己的兩名師兄并列,怒喝道,“我根本不認識你們!” “少宗主,你聽到了吧?”那李老爺沉聲道。 “呼!” 滕青山瞬間動了,雅間內憑空起了一陣風,在秦三旁的兩名師兄臉色大變:“找死!”暴喝著連刺出手中長劍,可是只聽得“蓬!”“蓬!”兩聲,這二人便飛拋起來。 隨后重重落在地上,口中溢出了鮮血,這二人連爬起來,眼眸中有著驚恐。 “高手!”他們師兄弟二人都達到后天巔峰,哪想手持長劍都在滕青山面前走不過一回合。他們哪知道……滕青山本就是形意拳宗師,這空手近身戰,那是極為擅長的。 藤青山眼力,兩記崩拳,就讓那二人重傷了。 沒了師兄弟在旁邊,秦三急了! “啊!”那秦三發瘋的,完好的左手仿佛鋼爪,插向滕青山腦袋。沒有人會懷疑,秦三這手指絕對能插破顱骨。 滕青山一伸手,便抓住秦三的手腕,一扭! 咔噠! 秦三整個人都彎下腰來,疼痛的臉都白了:“你們到底是誰啊!我不認識你們!” “不認識我們。”滕青山冷漠盯著他,“七年前!你們在我們滕家莊定了182碧寒刀,你下了定金八千兩。我們滕家莊三十幾條漢子親自送碧寒刀,到宜城揚州商會館,你還記得?” 秦三眼睛一下子瞪得滾圓:“那群死去的山民?” 在秦三眼里,那群山民早就被強盜殺死了。雖然強盜們搶劫不成反被殺。可是并沒人將這消息再告訴秦三。 “哈哈,死去的山民?”滕青山冷笑了起來,“對,對,我們是差點死去。幸好……那群強盜實力很一般,殺我們不成,反被我們族人給殺死。 不過我們也知道了……是你!是你讓人透露消息給強盜們,說我們有一萬兩銀票,對吧?” 秦三眼眸中滿是難以置信。 滕青虎也咆哮道:“你這混蛋!當初我們去揚州商會管,就知道你這家伙不是好東西。碧寒刀,你和你老爺說是150銀子一柄,可給我們只有一百兩銀子。而后故意用內勁弄壞一柄碧寒刀,想冤枉我們,不給我們一萬兩銀子!” “你是大人物?是內勁高手?貪墨不到銀子,就發泄到我們窮山民身上!和強盜那一戰,我永遠不會忘掉!二叔他一輩子廢了,經常在練武場邊上,傻傻看著我們其他族人練槍,偷偷抹眼淚!你這個,都是你!”滕青虎咆哮著。 整個雅間,只有滕青虎的咆哮聲,其他人都安靜了下來。 大家都明白事情經過了。 “是他們,爹,他們是那群山民中人。”李青鈺低聲說道。 “我知道。”這李老爺臉色也難看的很。 他這個護衛‘秦三’手腳不干凈,李老爺心底也清楚。不過秦三這人很聰明,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跟了他這么多年,也沒惹出過什么大禍。 他也沒在乎過。 哪想…… 當初那群窮山民,竟然出了兩個高手。所以,窮山民的報復來了! “這位,應該是滕兄弟吧。”李老爺笑著說道,“事情經過我都明白了,這一切,都是我這護衛不對。不過事情發生了也無法挽回,還請滕兄弟給我個面子,饒了他的性命。我定會好好補償你們的。”(看書就來 滕青山轉頭看著他,臉上露出了冷笑。 “這位李老爺,我殺了你女兒女婿,給你點銀子,你答應嗎?”滕青山盯著他,同時滕青山的左手上出現了一柄飛刀。 李老爺一怔。 他絲毫不懷疑滕青山會甩出那柄飛刀。 “這……”李老爺遲疑了。 “所以,你還是閉嘴的好。”滕青山目光清冷,隨即轉頭俯視看著被他扭斷手的秦三,“秦三,在你眼里,我們當初那群窮山民就是螞蟻,你想踩死就踩死。而今天,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只螞蟻。我現在,也想踩死你!” 諸葛云、諸葛青兄妹二人都靜靜看著這一幕。 那諸葛青被嚇住了,她從來沒想到,那個總是微笑、有禮、沉穩的滕青山,竟然有這么可怕、冷漠的時候! 諸葛云卻相反,他的眼中竟然泛著興奮的光芒。 “住手!”其他兩名師兄都喊道,其中那名‘秦大’更是喊道,“滕兄弟,這事情是我師弟不對,不過,還請你饒了我師弟的性命。他是我金劍門的弟子,你殺他可是和我們金劍門為敵,他就是死,也該我師門處置,還請……” 那秦三眼中也有著對生存的渴望。 “青山,殺了他,這個,我做夢都想殺他。”滕青虎喊道,滕青山左手一伸,抓住秦三的喉嚨。 “不——”秦三臉色大變。 滕青山冷漠看著秦三,手指一用力。 骨頭碎裂聲! 秦三拼命地呼吸,可是他再也無法呼吸了,他的臉色慘白,眼眸中還有著不甘、恐懼、怨恨,緊接著眼神便完全暗淡了。滕青山一松手。秦三整個人便軟倒在地。 死了!(看書就來 “你,你……”那兩名師兄顯得急怒。 “我的敵人,要殺我自己動手。不用你們金劍門幫忙!”滕青山冷漠瞥了這二人一眼,“你們金劍門如果有人想報仇。我隨時都接著!青虎,我們走!” 青虎看了地面上的秦三一眼,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狗屎!”,這才跟滕青山一起走。 滕青山和滕青虎轉頭便朝門外走去,忽然走到一半,滕青山停下,轉頭看向那師兄弟二人:“對了,順便說一句,你們金劍門別找人報仇,都找錯人!你們聽清楚了,我叫滕青山!”爬書網——最好的文字閱讀站,提供chm、txt、jar、umd等多種格式電子書下載,歡迎注冊會員。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