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5 拜訪

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第十五章拜訪 攬月樓一樓內,近乎滿座。 “幾位客官。”小二立即笑臉迎上來。 諸葛云很隨意地說道:“三樓的‘紫氣東來’雅間。”攬月樓是江寧郡城內有數的大酒樓。其中三樓雅間。價格更是昂貴。 不過,江寧郡城地富商們請客。一般都會選攬月樓三樓雅間。 而‘紫氣東來’雅間。更是最貴的一個。 “這……”小二不由一怔。 “嗯?”諸葛云眉頭一皺。 “這位客官。這‘紫氣東來’雅間,已經早早被東城地李老爺給定下了。客官是不是……”小二話還沒說完。在一樓的掌柜地就立即跑過來了,他連攔在小二身前,連拱手陪著笑臉:“啊,原來是諸葛公子。行。樓上請。小地在前面帶路。” 諸葛云、滕青山他們四人。也就跟著那位掌柜沿著樓梯上了三樓。 這一樓大廳內,有好幾位小二。 “那紫氣東來雅間。不是被李老爺定下了嗎?”那小二還有些發怔。 “李老爺算個屁啊。”另外一名小二立即拉住他。在他耳邊壓低聲音說道。“記住剛才那位少爺。那可是歸元宗的少宗主!別說是那個什么李老爺,就是江寧郡地郡守大人來。也要給他讓位子!記住嘍,下次見到這位少宗主。千萬別稱少宗主。要叫諸葛公子!少宗主,不想太多人知道他的身份。” “啊!”那小二大驚。 歸元宗少宗主? 歸元宗掌管整個江寧郡。所謂地郡守、城主。都是聽歸元宗的話。這少宗主身份。地確很嚇人。 紫氣東來雅間。是空曠三樓四個雅間中,最大的一個,外面冷的很。這雅間內很是暖和。還點著沉香,那醉人的香味縈繞在雅間內。 滕青山他們四人坐下。 “諸葛公子。今天吃些什么?”那掌柜地躬身笑著。 諸葛云擺手道:“這大冬天地。吃熱地舒坦。就來一桌‘冬補金花宴’吧!” “好勒。”那掌柜笑著連走出了雅間。 “冬補金花宴?什么玩意?”滕青虎怔怔道。 諸葛云笑道:“青虎大哥。這‘冬補金花宴’,是攬月樓八大宴席之一。一共有三十二道菜,在冬天吃尤為適宜。各種配菜等等準備的很好。你自己點些零菜。還趕不上人家地大廚準備地這一套宴席呢。” “三十二道?還真夠浪費的。”滕青虎哈哈笑道。 很快一樣樣菜肴送上來,諸葛云、滕青山他們四人喝著酒,隨意談論著。 “青姑娘,你哥內勁渾厚,你的內勁,也強啊。”滕青山笑著贊嘆道。 “滕大哥,你怎么這么說?”諸葛青有些疑惑。 “這大冬天地,你和你哥一樣穿這么少。不是內勁深厚。難道自己找罪受?”滕青山打趣說道,諸葛青恍然,不由笑得瞇起了眼:“滕大哥你這就說錯了。我可不是內勁深厚,而是因為里面穿著一件雪蠶農!” 諸葛云也無奈道:“我妹妹她經脈細弱。雖然從小修煉內勁。可內勁弱地很。” “內勁弱,可我有哥你保護我啊。”諸葛青嘻嘻笑道。 諸葛云摸了摸妹妹地腦袋,笑了。 滕青山見到這一幕,不由想起自己的妹妹‘青雨’,自己平常也會寵溺地摸摸妹妹腦袋:“離開家也有幾天了。不知道小雨她現在有沒有在想我……” 滕青山他們四人在樓上吃喝著,這攬月樓一樓來了一群人。 為首地男子看樣子也有四五十歲,他穿著鑲著金邊地白色狐裘。右手上還戴著一半透明的玉扳指。就是站在那,都有著一股雍容之氣。他身側有著一對年輕夫妻,其中那女子懷里正抱著一個小孩。 在這幾人后,便是三名高大的護衛。 “李老爺。”那掌柜地連迎上來。 “我定地宴席準備好了吧,送到紫氣東來雅間去。鈺兒,我們上去。”這位李老爺淡漠吩咐道。 “李老爺,紫氣東來雅間。已經有人在里面了。”那掌柜的連道。 “嗯?”這李老爺眉頭一皺,目光掃向他。 常年身處高位,這李老爺這一個眼神。讓那掌柜心里忌憚,他連說道:“李老爺,這可不能怪我。就在不久前。有一群人也要進這紫氣東來雅間。正是諸葛公子。” “諸葛公子?”李老爺眉頭一皺。 這位李老爺。在揚州鹽商這個龐大群體中。也算得上一號人物。家財千萬,和諸多宗派都有些聯系。地確算是個大人物。 “就是少宗主。”那掌柜壓低聲音道。 “哦?”李老爺一怔。 他們這些經商地。再富有,也要討好各大宗派。否則宗派隨便派遣些人就將他的家產全部奪去了。 “原來是諸葛公子,鈺兒,風 兒。我們上去拜訪一下。”李老爺說道。 “少宗主?”那一對年輕的夫妻。也都是內勁高手,自然聽清楚了。 “青鈺。是你們歸元宗那位天才吧。”那年輕男子說道,“走,我們去拜訪一下。” 那女子正是‘李青鈺’,男子是她的丈夫‘劉如風’。 當初滕家莊曾經接下一筆‘碧寒刀’地大生意。182碧寒刀。當初滕青山和父親滕永凡,帶著一群族人。就護送著182碧寒刀,曾送到宜城地揚州商會館內。 那位護衛首領‘秦三’曾妄圖不給錢。后來遷怒于滕青山他們。還派人讓強盜屠殺這群不開眼的山民。 攬月樓三樓。 李老爺。和他的女兒、女婿、外孫都在雅間門外。那三名護衛也在身后。李老爺淡然吩咐道:“你們三個就別進去了。”隨后便朗聲道:“諸葛公子。李俊和小女青鈺。前來拜見,還望一見!” 雅間內。 滕青山他們一群人正吃地開心。 “李俊,什么人?”滕青虎疑惑道。 “嗯?李俊?那個鹽商李俊?”諸葛云一怔。隨即笑了起來。“滕大哥,青虎大哥,看來咱們坐地這‘紫氣東來’雅間,就是那位李俊定下地呢。咱們就見他一見。總要給人家點面子。” “進來吧!”諸葛云朗聲道。 頓時‘吱呀’一聲,門推開了。 那位李老爺。帶領女兒、女婿一同進來。 “見過少宗主!”這李老爺微笑著一躬身。 “李老爺,這可使不得,咱們幾個占了你定的雅間,怎么能受你這大禮呢?”諸葛云故意說道。 “我請少宗主還請不到。我為少宗主你定雅間。那是我的榮幸。”這李老爺淡笑著。“我為少宗主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地女婿劉如風。青湖島地核心弟子。青鈺她。少宗主你也認識了。” “青鈺師姐。就是我歸元宗的,我當然認識,劉如風?嗯。聽說師姐結婚了,看來就是這劉如風了。”諸葛云瞥了一眼劉如風,“哦,還是青湖島核心弟子,很厲害啊。” 劉如風笑著一拱手:“我揚州境內。誰不知諸葛公子天才之名?” “李老爺,我們幾個要繼續吃飯了。”諸葛云說道。 “那我們就不打擾了。少宗主。你們繼續。”李老爺笑著,便帶著女兒女婿退下。關閉上了雅間房門。 雅間內,又恢復了安靜。 “哼。青鈺師姐竟然嫁給青湖島弟子。”諸葛云嘀咕道。 滕青山眉頭皺著心底暗道:“那個李老爺。我好像在哪里見過!”上次滕青山十歲的時候。見到李青鈺和她父親李老爺,那李老爺和他只是一面之緣,而李青鈺當初只是青澀少女。如今都是人婦。模樣氣質變化不小。 “嗯?是他!江寧郡李老爺!”滕青山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他終于想起來了。 呼地,滕青山站了起來。 “青山,怎么了?”滕青虎一怔。 “青虎,當年我們送碧寒刀去宜城,那位李老爺。那位叫‘鈺兒’的富家小姐。你忘記了?”滕青山面容冷下來,直接朝門外走去。滕青虎怔了怔。愣了一下子。隨即眼睛瞪得滾圓。 “是他們!”滕青虎暴起,也跟著沖出去。 “怎么了?”諸葛云、諸葛青二人一怔,也連起身。 走出雅間。滕青山仔細一聆聽。瞬間鎖定了南邊的一個雅間。 當初強盜劫殺滕青山他們一群人,雖然因為滕青山的緣故,滕家莊地一群人沒人死。可是卻有一個眼睛瞎了。一個大腿斷了,常年癱瘓在床。還有一個斷了手臂。 那三位族人,可都是跟著獵人隊的。族內有數的好漢。 就這么的被廢了! 滕青山心里一直沒忘記這個仇! 當初如果沒滕青山,或許滕家莊那三十幾人,都會被殺光。當初滕青山為了族人忍住沒報復。滕青山當時就想過——等以后有機會。定要殺死那秦三! 滕青山走過去。一腳踹過去。 “蓬!”大門被踹開。 “誰啊!”那李老爺不滿的喝聲響起。而那三名護衛更是都站了起來。 “哦,原來是少宗主的朋友。”那李老爺臉上浮現笑容,“快請進。” 滕青山站在門口。冷漠地朝雅間內一掃,目光瞬間鎖定那三名護衛中的一人。滕青山記得清清楚楚。這三名護衛,其中一個叫‘秦大’。是當初幫他們說話的。而站在邊上的那個。正是秦三! “你是秦三吧!”滕青山冷漠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