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12 白崎都統

九鼎記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第十二章白崎都統 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第十二章白崎都統 這個田單,昨天滕青山和他喝了不少酒,也認定這田單是個豪爽的人。 “田單兄,是這樣的!我表哥滕青虎,是和我一起從家鄉,來這歸元宗的。昨天他成了伍長,到了你的百人隊里。我想……能不能,將我表哥調到我的百人隊里。”滕青山直接說道,“而我百人隊里,再調一個伍長到你百人隊里。” 田單眉頭皺起。 “怎么,有問題?”滕青山問道。 “你們是兄弟,將滕青虎調到你那邊,我當然不反對。可是……兩個百人隊,彼此換人,這事情,必須得經過都統大人他答應啊。”田單看著滕青山,“青山兄弟,我們那位都統大人,昨天晚上喝酒,你也見到了。那可是一個很有傲氣的人。” 兩個百人隊之間換人,的確得經過都統答應。 “你說,白崎都統?”滕青山眉頭微皺。 “青山兄弟你剛來這黑甲軍,估計還沒看穿白崎都統這人。你別看他看起來有禮。可實際上……骨子里傲著呢。他自持是歸元宗的核心弟子出身,對我們這些外來人加入黑甲軍的,有些瞧不起的!”田單說道。 在黑甲軍的軍士們,有兩個來源。 一個是歸元宗自己的弟。二個是大量外來人加入黑甲軍。如滕青山、滕青虎、公羊慶等人,都屬于第二種。 而伍曼、以及貴為統領的臧鋒等人,都是第一種。 第一種。因為從小就是歸元宗弟子。受歸元宗培養。實力有成后加入黑甲軍。這些人。當然更受歸元宗信任。一個軍隊地統領、都統等重要官職。實力是一方面。忠心卻更重要! “這種小事。白崎都統。估計不會為難我吧。”滕青山說道。 “青山兄弟你等會兒客氣點。白崎都統是個很要面子地人。他或許就答應了。”田單提點道。 “看。白崎都統現在就在那邊。”田單指著遠處說道。 滕青山順著指引方向看去。在校場地東部區域。那里有不少百夫長、都統等人獨自練習著劍法、槍法、刀法。還有不少人彼此切磋。其中有一個有著兩撇胡子地青年男子正練習著槍法。圈圓影。 這人正是第一統領麾下地三大都統之一白崎。 “嗯?”白崎目光一瞥遠處,只見滕青山、田單二人正并肩朝他走過來,白崎不由忖道:“他們兩個人過來干什么?”晨練的時候。對普通可是對百夫長、都統、統領就沒強制要求了。 “都統大人。”滕青山老遠便笑著喊道。 “哦,青山啊。”這白崎立即笑吟吟收起長槍,迎過來,“青山,這第一天晨練,感覺怎么樣?” “六千人一起晨練,挺帶勁的。”滕青山說道。 “說是六千黑甲。其實,在校場上并沒有六千人,只有五千多人。”這白崎都統摸了摸胡子。說道,“我們黑甲軍,長期是有部分軍士到外面完成些任務地。” 滕青山恍然點頭,旁邊的田單說道:“都統大人,今天青山兄弟來找大人你,是有一件事情請大人幫忙。” “哦,什么事情?盡管說,只要我能幫的一定幫。”這白崎都統說的痛快。 滕青山心底略微一松,便說道:“是這樣的,我的兄弟滕青虎。和我一同從家鄉過來,一起加入黑甲軍。他現在就是田單兄的麾下當一名伍長。我想。將我兄弟調到我這邊來。這問題應該不大 白崎都統聽了,卻沉默 “都統大人。”滕青山喊道。 “青山啊。”白崎鄭重道,“這是黑甲軍,黑甲軍的軍紀不是過家家,你說換人就遣到田單麾下。那是大統領親自定下的。我怎么能輕易更改?” “這只是一點,更重要地是。青山,你麾下的伍長們。都和軍士們熟悉了,帶領人馬。自然更得心應手。現在你讓兩名伍長互換,肯定會有一些不適應。” 白崎都統嚴肅道,“這件事情,我不能幫你” 滕青山眉頭一皺。 這個白崎,竟然跟他談軍紀了。這種套話,對滕青山活了兩輩子的人而言,根本沒 “都統大人,這僅僅是小事嘛。調換一下伍長,我相信我表哥和我麾下那位伍長,會很快熟悉新的手下。對我黑甲軍軍力沒有絲毫影響。都統大人,你就幫一下忙。”滕青山笑著說道,“我滕青山,會記住都統大人的恩惠的。” 白崎都統卻是不滿道:“青山,不是我說你,你們兩兄弟雖然不在一個百人隊里,可依舊同在黑甲軍里,每天都能相見,何苦要讓你表哥到你隊伍里呢?這件事情,我不能答應!而且,你也得管管你的性子,我們是黑甲軍,可不是什么亂七八糟的幫派,不能什么事情都隨自己心意!” 滕青山心底有些不滿了。 這個白崎,一副這里是黑甲軍,得講軍紀的口氣。地方,都避免不了人情世故。談軍紀,也要看啥時候。如果關鍵時刻,重要事情,滕青山當然不會要求。可讓滕青虎到自己隊伍里,只是一件微不足道地小事。 可對方,硬是拿著雞毛當令箭。 白崎這種說辭,一般毛頭小子或許會被忽悠住。可滕青山畢竟有兩世經驗。 “青山兄弟。”那田單連使眼色。 滕青山也沒有再求這白崎,和這田單一道走開了。 白崎都統,看著滕青山離去的背影,心底冷笑:“哼,一個山下窮小子以為有兩手厲害的槍法,就以為自己了不起了?什么東西!”對天資極高的人,一般有兩種反應。 一種是佩服、敬佩、欣賞。第二種就是嫉妒。 這白崎都統說話冠冕堂皇,可實際上卻是心胸狹隘的人。滕青山昨天出盡風頭,白崎心底就有些不滿。 “這是黑甲軍,可不是幫派!在黑甲軍最看重的可是忠心。沒有忠心,你就是實力再強,也別想當都統、當統領!”白崎冷笑,百夫長可以靠實力爭,可都統、統領就是歸元宗任派了。 “你也就一輩子當百夫長的命,一輩子在我手底下的命。”白崎此刻心里痛快的很,愜意地又開始練習起槍法了。”滕青山無奈一笑說道。 田單安慰道:“青山兄弟。你也別太在意。那白崎都統,說話冠冕堂皇。可這人骨子里根本看不起我們。可沒辦法……人家是歸元宗核心弟子,歸元宗信任他。不過歸元宗,并不阻止百夫長、都統、統領之間挑戰比試。你完全可以去挑戰他,揍他一頓出口氣也好。只要別出人命就成。” 百夫長、都統、統領,都是一流武者。 歸元宗并不禁止彼此挑戰。 “揍他一頓?”滕青山略微思考,一笑,沒多說什么。 揍人出口氣? 莽撞小伙子可能會干。可滕青山不可能做這種對自己沒好處,反而有壞處地事情。不管怎么樣……現在這白崎都統。對大部分百夫長都是瞧不起。沒有特別針對他。 可如果自己揍對方一頓出氣,那以后,可真是卯上了。 “現在還沒必要。”滕青山心中暗道。 這種心胸狹隘地小人物,還不值得去招惹,畢竟小鬼難纏。 晨練結束后,軍士們休息在地上隨意談論著。 “嗨,兄弟們。”滕青虎大大咧咧的,和麾下地九名軍士談道,“來到這歸元宗。應該能學內勁秘籍的吧。我怎么沒看到什么秘籍啊,歸元宗也沒給我啊。” “大人。”其中一名軍士哈哈笑道。“進入黑甲軍,當然會有內勁秘籍修煉。” “我怎么沒看到?”滕青虎皺眉道。 “大人,這內勁秘籍就雕刻在校場北邊的那塊大石碑上啊,每一個黑甲軍軍士都可以看,都可以練的。”另外一名軍士說道。“那內勁秘籍,是黑甲軍統一的內勁秘籍。威力也算不錯。不過一些厲害高手自身就有內勁秘籍,是不需要練習那種內勁秘籍地。” “北邊的石碑上?大家都能看到?” 滕青虎眼睛一亮連站了起來。看向北方,在校場北邊地確模模糊糊有一尊高大的石碑。 滕青虎很清楚……他和滕青山。都是修習虎拳,才有地內勁。虎拳從本質上根本算不上內勁秘籍。對內勁秘籍,滕青山和滕青虎二人,都是非常渴望的。 “叫啥名?”滕青虎感到自己心跳加速 “莽牛大力訣!算是很不錯地內勁秘籍了。”軍士們說道。籍。”也有軍士贊道。 在普通軍士眼里,《莽牛大力訣》的確算很上等的秘籍了。而在岳松這種有名師教導的人眼中,根本看不上《莽牛大力訣》。不過對滕青山、滕青虎這種,根本沒有練過內勁秘籍地人而言。 《莽牛大力訣》可是個寶 “莽牛大力訣?”滕青虎立即一骨碌站起來,直接朝不遠處的滕青山跑過去,他要告訴滕青山這個消息! Ps:兩章完畢嘎,滕青山終于要開始練習內勁秘籍了啊!(,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 讀者交流群:①群65757296 小說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