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1 璞玉

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第十一章璞玉 夜已深。 江寧郡歸元宗內一片寂靜,幾乎所有人都入睡了。在歸元宗,宗主諸葛元洪的書房內,燭光卻依舊亮著。 諸葛元洪披散著長發,穿著寬松的白色長袍,赤著腳。手持著畫筆,就在書桌上的紙張上肆意地揮灑著墨水。他臉上竟然還帶著一絲笑意,顯然完全沉浸在畫的意境中去。 敲門聲響起。 諸葛元洪手一頓,滿意地看了看畫,這才將畫筆放在一旁,笑著說道:“進來 白天負責接待三百多名武者的灰袍中年人微笑著走了進來,看了一眼書桌上的畫:“宗主你的畫,是越來越傳神了。宗主你的絕學有衣缽傳人,可這畫技,還沒好的傳人 “也就隨意涂鴉,閑情逸致罷了。”諸葛元洪倒是不在乎,他看著灰袍中年人,“師兄,讓你查那滕青山的底細,查的怎么樣了?” “查過了。”灰袍中年人回答道。 歸元宗,可是掌控整個江寧郡的大宗派,在整個江寧郡的邊界、各個城池,都有著情報人員。歸元宗要查探滕青山的消息,幾個時辰,就能查探的一清二楚。諸葛元洪連道。 “宗主。”灰袍中年人臉上滿是笑意,“這個滕青山,那絕對是天賦異秉的人物!他出生在宜城大延山腳下的一個山民莊子滕家莊內。據說,六歲的時候,就能舉起百斤石頭。” 諸葛元洪眉毛一掀。 “十歲左右。槍法就高超地。能殺死狼王!” “十四歲那年。和王家三兄弟中地老二王鐵峰交手。相差無幾。” “十六歲。也就是今年。他更是曾經獨自一人殺了延山幫大當家李延山。被傳為宜城第一高手。而滕家莊。也是當地遠近聞名。有勇武盛名地莊子。”灰袍中年人一口氣說道。 諸葛元洪微笑點頭:“嗯。來歷倒是清清楚楚。” “宗主你放心。這滕青山地身世來歷非常清白。我們地人。早就收集了滕青山地一些消息。這個滕青山地父親。叫滕永凡。母親叫袁蘭。沒有絲毫可疑之處!”灰袍中年人萬分確信。 “和我猜測地一般無 諸葛元洪赤著腳,披頭散發走到窗戶前。“滕青山的槍法,我從未見過!應該是自創,是高手傳授的可能性很小很小!最重要的是,他的內勁運用太粗糙,內勁秘籍一定是最差的那種。”內勁秘籍心法、劍法秘籍等,可疑讓內勁發揮出莫大的威力。 如那岳松,《滄江劍訣》疊浪式這一招,瞬間攻擊力,是一般后天巔峰強者十倍。連滕青山。在隱藏驚人力量的前提下,也必須靠混元一氣槍法才能防御。 疊浪式之所以這么厲害。 劍法、心法等,缺一不 滕青山地內勁秘籍……并非是最差。而是……滕青山根本就沒有內勁秘籍!他之所以有內勁,是修煉內家拳的緣故。內勁只是修煉內家拳的一個附屬效果。 “年僅十六歲,在沒任何人教導情況下,竟然比魏老兄的得意弟子岳松還要強!這還是內勁差勁的情況下。這是一個真正的天才,一個,未加任何雕琢的璞玉!”諸葛元洪眼睛亮了起來。 身為一個宗派宗主,能得到一良才璞玉,是一種幸運。 “宗主。你什么時候準備收這滕青山為徒?”灰袍中年人不由開口道。 四大統領中,臧鋒是諸葛元洪的弟子!那女子統領關統領。也是諸葛元洪的弟子!諸葛元洪不但自身實力極強,在教導弟子方面,也是非常地厲害。能被他悉心教導的,沒有一個差的。 “不,我暫時不打算收他洪搖頭。 “這。宗主……你這是為什么?”灰袍中年人震驚的一種關系。 師傅地位。和父母地位相差無幾。 收滕青山為徒,和滕青山成為師徒關系。也更好地可以讓滕青山為歸元宗效勞。 “這滕青山的天賦,和云兒相差無幾。最重要的不是他的天賦。而是心性!”諸葛元洪說道,“云兒耐不住寂寞,雖然天賦極高,可是真正的高手必須耐得住寂寞!不過性格也不能強行壓制,否則只會適得其反,對云兒,我只能耐心等待。” 諸葛元洪對他的兒子期盼很高。 “而這滕青山不同,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種不符合他年紀的沉穩!如大山般地沉穩。面對六千黑甲軍贊嘆,都沒絲毫心靈波動的可怕沉穩!這種心性,加上他地天賦,以及那一顆赤子之心……他不需要我來教導。” “自己創造的道路,才是最適合自己的。我只需要稍加引領,一切,他自己來創造。”諸葛元洪淡笑道。 灰袍中年人若有所思地點頭。 “這是一塊璞玉!我歸元宗千年來,都難得一見的天才人物。將來他或許還是我歸元宗扛鼎人物。這樣一塊璞須得好好雕刻打磨。”諸葛元洪感嘆道。 灰袍中年人大吃一驚:“宗主,這個滕青山,你說他將來,會成為我歸元宗扛鼎人物?你的意思是,他,他能達到先天?” 在九州大地上,這些傳承過千年地強大古老宗派。 真正鎮宗的人物,那是先天強者! 諸葛元洪目光深邃,透過窗戶遙看夜空:“神與氣和,方能踏入先天境界。可遇不可求……我也不敢說他一定能踏入先天。可是,我歸元宗年輕一輩俊杰人物中,如果說誰最有希望。那,應該就是這滕青山了!” “好了,師兄,你也忙了這么久,早點回去休息吧。”諸葛元洪淡淡道。 那灰袍中年人也就離開了書房內。 書房內,昏暗蠟燭光芒幽幽。 披頭散發地諸葛元洪背負著雙手,遙看夜空,低聲呢喃著:“這滕青山,身世來歷很清白,可為什么。我總感覺他很神秘?到底哪里有問題!”能讓他看不透的人很少很少。 隨后,諸葛元洪走到書桌后地蒲團上,盤膝坐下。 一拂袖,蠟燭熄滅。 “吱呀!”書房房門自動關閉。 黑暗中,諸葛元洪閉上眼睛,盤膝靜坐。個黑甲軍軍營便熱鬧了起來,黑甲軍過六千人,這飯菜都是管飽的。一般單身地軍士。都是在伙夫營那邊隨便吃。而有家室的黑甲軍軍士,則是去伙夫營領飯菜回去,給家里女人、孩子一起吃。 黑甲軍軍士,是可以將女人、孩子,帶到軍營地。 畢竟一旦成為黑甲軍軍士,那就是一輩子的事情。歸元宗也不會太無情。是允許軍士們將女人、孩子帶來的。 整個伙夫營吃飯的地方,是四棟占地面積極廣的大屋子。每一個大屋子,寬足有十丈,長度更是有三十丈左右。黑甲軍一共四領人馬,這四棟屋子足夠容納黑甲軍六千人吃飯。 “哈哈。青山兄弟!” “滕兄,你來啦。” “大人。我們都吃過了,你才來啊。” 滕青山剛進來,許多人便熱情的打招呼,有同是百夫長的,也有一些普通軍士。在昨天晚上的慶賀宴席上。許多人都已經將滕青山當成了好兄弟。 “今天早上吃什么啊?”滕青山也笑著走過去。 黑甲軍伙食非常好。 饅頭、雞蛋、蛋餅、肉包子、餃子等等……放了一桶又一桶的。畢竟黑甲軍軍士都能吃,這么多人吃的東西當然好呢。”滕青虎一口一個雞蛋,兩口一個大肉包。吃的痛快。 “多吃點,等會兒晨練才有力氣。”滕青山笑道。 “青山。”滕青虎忽然皺眉道。“我雖然是伍長,可并不是在你的百人隊里。我是槍兵隊的,你也是槍兵百人隊的百夫長。你找找人問問看,看能不能將我弄到你的百人隊里!” 滕青山一聽,也覺得這是個問題。 當初自己被安排到第一領第三都統麾下,表哥滕青虎雖然也在第三都統麾下,卻不在自己百人隊里。 畢竟…… 也就那么些個伍長之職,要競爭。有空位,贏得人才上位。 而滕青山的百人隊里,伍長之職,并沒空位。滕青虎當然沒被安排進來。 “這只是個小事,等會兒我去問一下,將你弄到我這來,應該沒事。”滕青山說道。 “嘿嘿,還是跟著青山你這邊好。”滕青虎嬉笑道。 很快,二人便吃完早飯,和大量的黑甲軍軍士們一起浩浩蕩蕩的朝校場趕去。山麾下地一百名軍士,盡皆穿著重甲,訓練著槍術。在大量軍隊廝殺的時候,并不需要高超、復雜的槍術,簡單的戳刺即可。需要的是力量、速度! 滕青山則是仔細觀看、監督著。 忽然滕青山瞥向旁邊不遠處另外一個百人槍兵隊,那槍兵隊里,滕青虎正在其中。 “田單兄。”滕青山笑著走向那一個百人隊的百夫長田單。 同一個都統麾下,幾個百夫長昨天晚上當然喝酒認識持著長槍笑呵呵迎過來,滕青山很直接說道:“田單兄,我有一件事情,想請你幫幫忙。” “有事盡管說,我能幫忙的,絕對沒問題。”這田單豪爽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