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六章差太遠了

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第六章差太遠了 言情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九鼎記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第六章差太遠了 六千黑甲軍立即分散開。超速在他們原先站立的下方。正有八大塊鋪就了黑色巖石的擂臺。每塊擂臺都足有十丈長寬。黑甲軍軍士們都分散圍繞在一座座擂臺周圍。 “看來上次就是沒我老夏。老弟你也能輕易揍那兩個小子啊。”夏朔也絲毫不感到尷尬。“嗯。老弟。我先上擂臺了。你大可以來挑戰我啊。” 說完。這夏朔腳下一點。就飛躍上了數丈外的擂臺上。 原先的八名百夫長。盡皆上了擂臺。 這八人。都朝遠處四大統領、宗主方向略微躬身。 “開始吧!你們救人。可以選擇他們任何一人進行挑戰。”黑袍銀發老者淡然說道。其他三位統領和宗主。都高高在上。遙看八座擂臺上即將開始的比試。 “牛哥。今天咱們幾個兄弟。如果被他們給趕下去。那可丟臉啊。”夏朔轉頭朝旁邊一座擂臺上的百夫長‘牛展’笑道。 “就他們也想贏咱們兄弟?這些年代學。是白流的?就我老牛這拳頭。(╰→)哼讓他們一只手。他們也休想贏我老牛。”牛展的體型。和夏朔比較接近。都屬于大塊頭。 “牛哥說的對。哈哈!!!”其他六座擂臺上的百夫長們也都大笑了起來。 很顯然。這八名原百夫長。傲氣十足 “你們誰第一個挑戰!”牛展喊道。 “你個蠢牛。讓本姑娘教訓你!”第一個忍不住氣的。正是那位黃袍少女‘伍曼’。這伍曼腳下一點。便飄然落在了牛展所在的擂臺上。她也拔出了背后的長劍。 滕青山等另外八名一流武者。也不著急。畢竟只是十七人之間爭奪。看看別人的實力。對馬上的比試爭奪。是有益的。 “青山。你說那個丫頭能贏嗎?”滕青虎站在一旁。 “那個叫伍曼的丫頭?”滕青山搖頭道。“我無法確定。這個牛展。顯然廝殺經驗多。不過這個伍曼據說是歸元宗宗主的弟子。或許有什么特殊攻擊招式。看著就是!” 戰斗沒開始。滕青山也不敢下決定。 “哈哈。小曼這孩子。”宗主諸葛元洪。看到這一幕也不由笑了起來。 四大統領中唯一的女性統領。見到伍曼。臉上也難得露出一絲笑容。 此刻。幾乎所有人注意力都在這擂臺上。 那牛展眉頭一皺:“小曼。你來挑戰我?” “大蠢牛。你聽清楚了。你的百夫長位置。是本姑娘的了。趕快拿出你的武器。否則。后悔可來不及。”伍曼持著長劍。自信十足。 “哼。讓你一個毛丫頭。給打下去。我這四十年功夫就白練了。來吧。對付你。還不值得使用兵器。”這牛展插在一旁的長槍也不拔。就空手看著伍曼。 伍曼冷哼一聲。手中長劍一動 “咻!” 一道青色亮光劃破長空。長劍劍尖已經到了牛展身前。 牛展身形一側。右手迅疾地拍向在劍面上。眼看著就要拍到劍面。可伍曼卻是長劍一轉。劍刃竟然對著牛展的手掌。這牛展如果還像一掌拍下。手掌就要被削斷。 “蓬!”大地震顫。 擂臺上的巖石猛地爆裂。其中一塊巖石轟在伍曼的腹部。 “噗!”伍曼口中噴出一個鮮血。臉色都白了。 “你耍賴!”伍曼怒指向牛展。 原來這牛展剛才用手拍劍是假。真正的一招。是暗中用內勁震裂地面巖石。在伍曼靠近的瞬間。腳尖挑起一塊巖石。蘊含內勁砸向伍曼。 牛展哈哈笑道:“小曼。剛才我要下狠手。蘊含內勁多一點。 你就死了!這真正廝殺。不是你劍法高。就一定贏的。” “好了。小曼。你輸了。”在看臺上的宗主諸葛元洪朗聲說道。 “哼。大蠢牛。”伍曼一擦拭嘴角。恨恨地下了擂臺。 滕青山見狀也笑了。黑甲軍的百夫長們經歷過生死搏殺。經驗豐富。那伍曼在宗主的庇護下。能吃過什么苦?即使劍法厲害。內勁也渾厚。可真正廝殺卻是瞬間被擊敗。 伍曼下了擂臺。卻是走向滕青山方向。 “嗯?”滕青山眉頭一皺。 “伍曼師姐!”柔美的聲音從滕青山身后響起。滕青山轉頭看去。只見一襲淡黃色紗衣的絕美女子和那名青衣少年一同走了過來。剛才說話的正是那絕美少女。 那青衣少年嬉笑道:“師姐。你不是說。要奪一個百夫長之職。給我們看嗎?這一下子就輸啦。哈哈你那青光電劍訣。是很厲害。可你太笨了。那么容易就中了招!” “死小云!”伍曼咬牙切齒。“還有。青青。你也陪你哥。欺負你師姐是吧?” 那絕美少女不由輕聲笑了起來。 滕青山注意到一幕——自己表哥滕青虎。正一眨不眨得盯著那絕美少女。不單單是滕青虎。周圍不少人都看向這絕美少女。 “這個少女。天生媚惑?”滕青山前世作為殺手。經過心理素質訓練。想要誘惑他很難。而滕青虎等一些純樸小伙子。就容易被誘惑到了。 “伍曼師姐。你說有一個十六歲的一流武者。叫滕青山的。在哪里啊?”那青衣少年連詢問道。 “看。這不就是?”伍曼指向滕青山。 這青衣少年眼睛一亮。連走過來笑道:“滕兄。我叫諸葛云!昨天就聽說你的大名了。這位是我妹妹諸葛青。”在他身側的少女也仔細打量著滕青山。微笑道:“我叫諸葛青!原來你就是滕青山。和我哥一樣的天才。” “他哪趕得上小云?”一旁的伍曼卻說道。“也就內勁渾厚點罷了。小云。可是三月就領悟青光電劍訣意境的怪物!” 意境? 滕青山仔細看了拿諸葛云一眼。他知道。這個少年就是傳說中歸元宗的天才——少宗主諸葛云了。 “又輸了!”伍曼忽然說道。 滕青山雖然在說話。也注意著擂臺上的比試。在伍曼之后。又有一位一流武者‘柳梁’上去挑戰。這柳梁和那位名叫司徒寧的百夫長也激戰許久。可依舊被一刀拍飛到擂臺外。輸了! 連續兩戰。挑戰方盡皆失敗。 “黑甲軍最弱的百夫長。都有這么強實力。”滕青山心中贊嘆。 “哈哈你們九個中就沒有一個厲害點的。這樣一邊倒。太沒意思了!”那牛展大笑著說道。在場觀戰的眾多黑甲軍軍士們也都大笑起來。那些黑甲軍軍士們心中還是支持這八位百夫長的。 三百多名。通過入宗考核的武者們卻是臉色難看。 “誰說沒有?”伍曼喊了起來。“大蠢牛。你歲數最大。我們這里。可有一個歲數最小的。才十六歲的一流武者。他就能擊敗你。” 滕青山愕然。 “滕青山。你給得給咱們掙點面子啊。”伍曼連使了一個眼色。頗有些請求的意味。 滕青山深吸一口氣。看著身前的擂臺。 在滕青山心中。一直夢想著會會天下高手。看看。這天下高手。和他內家拳到底有哪里不同。 “就從這一戰開始吧!希望你別讓我太失望。” 滕青山心中默默道。隨后手持輪回槍。整個人一躍便到了數丈外的擂臺上。無論是六千黑甲軍。還是三百多名考核過的武者。都盯著這擂臺上。 那八人中年級最大的牛展。對戰九名一流武者中年紀最小的滕青山。 “這個滕青山。看起來蠻沉穩的。沒一點急躁。”諸葛元洪遙看戰臺。笑著說道。 “可他畢竟才十六歲。有什么經驗。”那銀發黑袍老者卻是說道。 “看著就是了。”諸葛元洪饒有興趣觀戰。 數千人圍觀這一戰。 “十六歲的一流武者。”牛展哈哈大笑。“滕青山。對吧?你的名氣現在可不小。不過天賦再好。也是需要打磨的。就讓你牛大哥。打磨打磨你吧。” “牛哥。可別太狠了啊。”遠處的夏朔也哈哈笑著說道。 “放心。”牛展一伸手。抓起旁邊的黑色長槍。 滕青山手持輪回槍。平靜站在原地。 “看槍!”牛展猛地一聲暴喝。手中長槍攸地舞動。那桿黑色大槍仿佛一條黑色蛟龍猛地出洞。吞噬向滕青山。槍頭幻化成數道槍影。罩向滕青山的腦袋。 快。且狠! 滕青山見狀。心底暗自嘆息:“連人槍合一都沒達到。槍的勁。都無法完全掌控。可惜了” 滕青山手中長槍一震。 輪回槍如同一條利箭射出。在碰觸到對方的黑色大槍一瞬間。輪回槍仿佛游蛇。竟然借著那股勁道略微一轉。便輕易將對方的黑色大槍給卸到一邊去了。 “蓬!”輪回槍槍頭一震。拍擊在牛展的腰部。 牛展仿佛一個破舊的沙袋直接拋飛起來。飛起足足七八丈遠。落到黑甲軍人群中去。 “一點意思都沒有。”滕青山心中暗自嘆息。(╰→)他想要的。是找到能讓他眼睛一亮的高手。在前世的時候。他就站在了內家拳巔峰。在巔峰。是寂寞的。他需要的是能讓他驚喜的對手。 可似乎。那牛展距離滕青山的最低要求。還差不少。 一招。擊敗牛展百夫長? 所有人都驚呆了。剛才許多人都沒看清楚。只感覺滕青山很是隨意的一槍。就擊敗了牛展百夫長看似威力驚人的一槍。 “這個家伙”伍曼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