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五章諸葛元洪

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第五章諸葛元洪 清晨。朝陽的光芒灑滿整個校場。 可是六千黑甲軍就仿佛冰冷的黑水深潭。讓整個校場都變得森冷。原本一路走來。還議論紛紛的三百多人不約而同地都安靜下來。這種氣氛下。沒人敢說話。 “嗯?”滕青山都感覺到自己胸口仿佛被壓住一塊石頭。略微調整呼吸。便恢復正常。 “這黑甲軍內任何一人我都不懼。可六千人在一起。這么遠。氣勢上就完全壓制住了我。”滕青山也不出聲。跟在人群中。一同朝校場走去。沿著青石鋪就的寬敝道路。三百多人進入校場的時候—— 六千黑甲軍。不少人都轉頭看來。目光中有自信。也有挑釁。 能成為一名黑甲軍軍士。是值得自豪的。 “哈哈……”朗聲大笑聲忽然響徹在整個校場上空。滕青山循聲看去。只見在校場遠處。四名穿著黑色長袍的男女并行朝校場最前方走去。發出笑聲的是其中一名黑袍老者。 這黑袍老者。鷹鉤鼻。頭發銀白。目光銳利。 “清風。我聽說這次入宗考核。有九名一流武者?”這黑袍銀發老者老遠便開口道。“我黑甲軍的八個百夫長空缺。不知道這九人。又能拿到幾個。如果一個都拿不到。那就有趣了。” 一直帶領滕青山他們一群人的灰袍中年人立即略微欠身。笑著說道:“二師伯。這次九位一流武者。可有幾個狠角色。可得讓你麾下百夫長們小心了。” 四名黑袍人并行。除了這為黑袍銀發老者外。還有三人。兩男一女。其中一位男子。足有九尺高。體型極為壯碩。他整個人面孔都泛著一股金屬光澤。宛如金屬鑄就一般。 另外一位男子。身高接近八尺。看起來較為年輕些。目光凌厲的很。他目光環顧下方黑甲軍。那些軍士都不由低頭。不敢與其對視。 至于這四名黑袍人中。唯一的女子。因為穿著黑袍。身材看不清。可身高卻過七尺(一米七五)。女人中算是很高的了。皮膚白皙。那如刀子般的冰冷目光。讓人不由忌憚三分。 “師弟。我黑甲軍出戰的。雖然只是最弱的八個百夫長。可也不是。這些什么一流武者。能輕易擊敗的。”那身形最為高大的九尺壯漢洪聲說道。他的聲音在胸膛里還帶著回響。 在這時候。這四名黑袍人走到了校場上方的看臺。 看臺上。擺放著五張椅子。這四名黑袍人分散著坐下。只留下中央的空位。 “拜見統領!”忽然黑甲軍中傳來低沉的一道聲音。 頓時。嘩啦! 六千黑甲軍整齊劃一。單膝跪下。身上重甲撞擊聲顯得很是刺耳。這六千黑甲軍同時喊道:“拜見統領!”不過在六千黑甲軍中。也有著站在最邊緣處的數十人略微躬身。并未下跪。 “起來吧。”開口的是那名黑袍銀發老者。 六千黑甲軍同時起身。 “他們四位……”滕青山仔細觀察著。那高高在上的四名黑袍人。“應該就是黑甲軍的四大統領!這才是真正的后天絕頂強者。并非一般一流武者所能比擬的。” 滕青山心底有著一絲戰意。 舉起一萬斤巨石。是一個界限! 達到這個界限。就是一流武者。就被稱為‘后天巔峰’。 可是只要有一本好的內勁秘籍。苦修數十年。達到后天巔峰并非難事。這也導致了……這天下間。后天巔峰太多了! 鐵山幫王家三兄弟。都是! 洪四爺。也是! 那位被滕青山殺死的‘李延山’也是! 一個小小宜城就那么多。宗派中。后天巔峰更多。 這次入宗考核的九名一流武者。那都是一流武者!完全能想象。這九州大地上。后天巔峰強者有多少。可是……每個人實力并非完全一樣。因為獨特的內勁功法。或者天賦異秉的人。 能瞬間爆發出數萬斤巨力! 比如滕青山。雖然沒有達到先天境界。只能算是后天強者。可是他的實力。可以輕易虐殺大群一流武者。 “黑甲軍。地位最高的就是統領!不知道。實力和我比又怎么樣。”滕青山也不敢太自大。 畢竟這個九州大地可以追溯的歷史便有數千年。對內勁的利用登峰造極。如那白馬幫‘洪四爺’就曾經擋住滕青山的‘石子’。而更厲害的四大統領。有哪些手段。還難說。 就在滕青山思考這短暫時間內。遠處又走來三道身影。高高坐在上面的黑甲軍四大統領。立即起身。略微欠身恭敬道:“拜見宗主!” “拜見宗主!”那灰袍中年人、以及數十名。在最邊緣的黑甲軍軍士也立即躬身。 “拜見宗主!”六千黑甲軍其他人盡皆單膝跪下。 那三人中。為首的中年人一襲白色長袍。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皮膚白凈。行走在路道上。仿佛是飄然飛行。在他兩旁。則是一對年輕男女。那年輕男子穿著青色錦衣。眼睛滴溜溜直轉。仿佛在想什么歪主意。 而那年輕女子。一身淡黃色紗衣。風吹紗衣飄。好似不食煙火的仙女。那雙眼睛更是純凈不含一絲雜質。嘴角帶著一絲淺笑。走路間。都帶著一股奇特的韻味。讓人為之心動。 仙女下凡? “好漂亮的女孩。”以滕青山的心性。見到這個少女都忍不住心頭一顫。 滕青虎以及其他人。完全就呆呆看著。 這白袍中年人。帶著這一對男女直接走上去。坐在中央的椅子上。而那一對年輕男女則是站在他身后。 這白袍中年人和四大統領隨意說了兩句。軍。笑著說道:“大家先起來吧!” “謝宗主。” 此人。正是江寧郡境內的絕對掌權者。歸元宗的宗主諸葛元洪! “我歸元宗黑甲軍。每半年就會吸收一次外界高手!這一次。一流武者足有九名。二流武者三十八名。最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其中有一名一流武者。年僅十六歲!” 諸葛元洪此言一出。下方的黑甲軍軍紀再好。也忍不住低聲議論起來。 “十六歲?怎么可能?” “和少宗主一樣的天才?” “哼。”看臺上坐著的五人中。那名冷峻的年輕男子冷哼一聲。黑甲軍立即安靜下去。 這諸葛元洪淡笑道:“二師伯。下面百夫長爭奪。你來主持吧。” “是。宗主。”那位銀發黑袍老者隨即站起來。環顧下方。朗聲道。“我六千黑甲軍。共分四領人馬。共有六十位百夫長!每半年。每一領人馬中的十五位百夫長中。都會有最弱的兩位百夫長被罷免!” “四領人馬。一共有八位百夫長。他們現在。將和那九位一流武者。一同角逐。爭奪這八個百夫長位置。”黑袍老者的話。引起了那三百多人的低聲議論。 滕青山也終于明白了角逐百夫長的規則。 讓現役中。最弱的八名百夫長。和他們九人競爭這八個位置。 “十七人。爭奪這八個百夫長位置。失敗的人。直接成為伍長!”黑袍老者冷漠看向下方。“牛展!洪興陽!夏朔!司徒寧……”這黑袍老者一口氣連續報出八個人名字。 “你們八人。將你們的青鬃踏雪馬以及赤鐵重甲。都送上來。”黑袍老者冷漠到。 頓時。從六千黑甲軍最邊緣處。走出來八個人。這八人各牽著一匹寶馬。寶馬上還疊放著一套暗紅色的重甲。這八人臉色都不太好看。顯然這樣太丟面子了。 “九名一流武者。也到前面來。”黑袍老者下令道。 “走。和那八位百夫長。到一塊去。”那灰袍中年人連催滕青山他們。 冷漠的公羊慶、調皮的伍曼。背負著輪回槍的滕青山……九位一流武者也走到了黑甲軍的前方。和另外八名百夫長并列。 “他們八個。是六十名百夫長中。最差的八個!”黑袍老者掃向滕青山他們九人。“不過。就是最差的八個。你們九人中。也沒幾個能贏得了他們!想當我黑甲軍百夫長。沒點本事。是不行的。” 一流武者。誰沒傲氣? 不比比。誰會認輸? 滕青山等九人都沉默著。只是瞥向旁邊的八名百夫長的目光中。都蘊含一絲戰意。 “比試方法很簡單!”黑袍老者朗聲道。“在校場上。有八塊建好的擂臺。牛展、洪興陽他們八人。一人在一座擂臺上。暫時先為‘擂 而你們九個一流武者。可以挑戰他們。挑戰獲勝。就是擂主。失敗了可以再挑戰另外一人!你們十七個人。每人都有兩次挑戰機會!當挑戰結束。還在擂臺上的八位擂主。就是八位百夫長!” “記住。擂臺比試。不可傷及性命。故意殺人者。死!”黑袍老者冷漠道。 在場高手很多。是不是故意殺人。一眼能看出。 “好了。牛展。你們八個。上擂臺吧。”黑袍老者冷漠下令。此刻。那八位百夫長。正和九位一流武者彼此觀察著。也同時朝那八塊擂臺走去。 滕青山的目光卻是落在那位仿佛人形黑熊的壯漢身上。 因為…… 這是熟人!就是那位。在攬月樓曾經仗義出手的黑甲軍百夫長‘夏朔’。 “夏兄。”滕青山笑著走過去。 “你是……”夏朔陡然一瞪牛眼。“前天。你是前天攬月樓那個年輕小子……你是一流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