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四章六千黑甲

寂靜! 在場所有人。即使是那公羊慶和那位灰袍中年人。都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著滕青山。許久都說不出話來! 要舉起萬斤巨石。那是極難極難的。 這對瞬間爆發的內勁。有非常高要求。凡是能做到這一步。一般被稱為‘一流武者’。又稱后天巔峰! 人體儲存內勁的丹田。好比海洋。而經脈。就是一條條河流。 人一瞬間雙臂迸發出的內。看的不是體內內有多厚。(╰→)而是看經脈的寬度、堅韌程度。經脈愈是寬、愈是堅韌。才能瞬間流淌出更多的內勁。爆發出更強的內勁。如果經脈太細。就好像水壺的壺嘴。壺嘴太小。水壺中水再多。也難倒出來! 經脈韌度、那是經過修煉。不斷的擴展。才能提高的。 “十六歲的一流武者!”灰中年人震驚看著青山。“在我歸元宗。千年來。這種天才。也是屈指可數。這個叫滕青山的年輕人。足以和少宗主比擬。” “十六歲啊!” “一流武者。我十六歲。也才舉起五百而已。” “這個滕青山。是哪的人啊。這個時候周圍的武者們都議論起來。之前的‘公羊慶’和滕青山一比。差上一大截。畢竟公羊慶。那是成名人物。都三十六歲了。三十六歲的一流武者。和十六歲的一流武者。 誰潛力更大?在場的人。心里都清楚。 “滕青山。那是我宜城第一高手!” “宜城第一高手。是叫滕青山。那延山幫大當家‘李延山’。就是他一槍刺穿了喉嚨!” 宜城是江寧郡九大城之一。滕青山殺死李延山。被稱之為宜城第一高手。自然江寧郡內知道‘滕青山’名字的很多。大家一開始。沒敢將‘十六歲’和宜城第一高手對應上而已。 那太駭人了! “宜城滕青山?”那灰袍中年人爽朗笑道。“我在歸元宗。就聽說宜城滕青山的名號。可沒想到。滕兄弟你才十六歲!” 滕青山接過一流武者的牌子。也就退到一旁。 周圍武者們看向滕青山的目光中都含著一絲敬畏。畢竟那是一流武者。 “小曼。你來干什么。”那灰袍中年人喝斥聲響起。 滕青山朝中央空地看去。一名看起來瘦弱的黃衣少女步入了中央空地。嘴里說道:“師伯。我來當然是想加入黑甲軍啦!師傅他也說了。埋頭苦練趕不上生死之間磨練的。所以我就來參加黑甲軍了。本來我還以為。今天我是最小的一流武者呢。沒想到出現了一個十六歲的一流武者” 這黃衣少女嘴里嘰里咕嚕的。同時走向那一萬斤巨石。 “起!”黃衣少女一聲低喝。白嫩小手抓住萬斤巨石。 萬斤巨石仿佛是泥塑的。直接被高高舉起。 一片啞然。 這么個體型嬌小。嘴里還嘰里咕嚕的少女。竟然也是一流武者? “小曼。你師傅他答應你加入黑甲軍?”灰袍中年人皺眉道。 “哼。上次我要加入。師傅不準。他不是說了。等我哪天有一流武者實力。就讓我加入黑甲軍。現在我有了。難道師傅他貴為一宗之主。還說話不算話?”黃衣少女瞥了一眼那書寫記錄的歸元宗弟子。“小林子。你師姐我今年二十三。名字不用說了吧。快點把一流武者的牌子給我。哼哼。從今天起。我就不在歸元宗內門了。嘿嘿。我要去黑甲軍軍營去嘍!” “伍曼師姐。牌子好了。”那歸元宗弟子連遞過牌子。 這個黃衣少女手里拿著牌子。走到滕青山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皺眉道:“我以為我已經夠厲害的了。我二十三。達到一流武者境界。想震一震周圍這些傻大個呢。沒想到風頭都讓你給出盡了。” “你小子哦。叫滕青山吧。你才十六?和我那個怪物師弟一樣厲害?那種怪物。數百年歸元宗也就出一個。你也是這么個怪物?他。你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故意隱瞞歲數啊。”這個黃衣少女嘴里不停說著。 這個看似嬌小可愛的少女。太羅嗦了! 也太能說了! “嗨。本姑娘在跟你說話呢!”黃衣少女一掐腰。一瞪眼。說道。 “青虎。走。我們吃午飯去。”滕青山都不和黃衣少女說話。轉頭就和滕青虎離去。 “這個小子”黃衣少女瞪大眼睛。“好。滕青山是吧。我記住了!”黃衣少女晶瑩的小鼻子皺皺。轉頭就走開了。周圍那群武者們很自覺的讓開一條路。別看人家只是個嬌小姑娘。 可人家是一流武者啊! 這些大宗派內。男女都能修習內勁。單從外表是無法看出實力高低的。 禹揚大運河。上連禹州。下通揚州。綿長近萬里。貫穿半個九州。一直通到揚州東邊的無邊東海中。這一條‘禹揚大運河’。乃是當年禹皇統一天下后。治理天下河道時。因勢利導。開辟出來的一條河道。 正因為這一條河道。才令揚州繁華富饒起來。 禹揚大運河。是從江寧郡城內貫穿而過。歸元宗。處于江寧郡城東南區域。整個歸元宗足有近十里方圓。剛好被這禹揚大運河分為東西兩大部分。 運河西邊。歸元宗的區域。那是外門弟子所在處。 運河東邊。才是歸元宗的核心區域。這一塊核心。以‘龍崗’丘陵為界。分為南北兩塊。南邊。那是歸元宗內門弟子們修煉所在。歸元宗的宗主、長老、護法等等盡數居住在那。足有上萬人口。 而龍龍以北的歸元宗區域。則是黑軍軍營所在處。 “歸元宗。竟然被分成東西兩部分。我們要去黑軍軍營。竟然要坐船!”滕青虎站在船頭甲板上。感嘆著說道。 此刻天色昏暗。已是※晚時分。 整整一天的黑甲軍入宗考核已經結束。能舉起一千。才有資格進入黑甲軍成為新兵。經過篩選后。繼續留下的才是真正的黑甲軍軍士。那些只能舉起五百斤的。連進入黑甲軍軍營資格都沒有。 “三百六十三人!九個一流武者。三十八個二流武者!以及三百多個。能舉起千斤的三流武者。”滕青山唏噓感嘆道。“半年的招募。就有這么多高手。黑甲軍還常年保持六千人數量。也難怪會那么強。” 上午的確只有三個一流武者。可是。大部分高手上午都沒急著露面。待到下午。那些高手才一個個露上一手。 “青山。那個叫伍曼的姑娘。走過來了。”滕青虎壓低聲音道。 “伍曼?”滕青山撇了一眼。那個黃衣姑娘的確走來了。 “走。我們到后甲板去。”滕青山對這個黃衣少女。有些頭疼。還是避開點好。 “看到我就逃?”黃衣少女一瞪眼。隨即轉頭。看向了冷酷的刀疤男子。她笑瞇瞇走過去。“嗨。公羊慶!你那羊角山大當家的位置。做的好好的。來我歸元宗。加入黑甲軍干什么?對了。你那些羊角山強盜散不散?如果沒散。讓我去做大當家玩玩。怎么樣?” 公羊慶眉頭微微一皺。連轉身。 “到岸了。大家上岸。”公羊慶連向七名兄弟發話。 初到黑甲軍軍營的這一夜。滕青山他們根本沒有接觸到黑甲軍。因為。他們還不能算是真正的黑甲軍軍士。所以。是在黑甲軍軍營最外圍。一人一間簡陋屋子暫時居住一夜。 第二天清晨。數百人正分散在一個個露天的石桌旁。吃著大碗粥、大量的肉包子、饅頭等。 這些。想吃多少。就盡管吃。 “表哥。今天可要進行黑甲軍百夫長爭奪、伍長爭奪。表哥你得小心點。記住槍法要訣。按照我說的。重在聽勁。”滕青山提醒道。大槍樁。滕青山年幼的時候就傳授給了族人。 大槍樁。看似簡單。卻是練好槍法的上等方法。 “放心吧。青山。”滕青虎自信十足。 “咚!”“咚!”“咚!” 大地微微震動。震顫聲傳來。 “各位。”那位灰袍中年人朗聲道。“黑甲軍六千軍士。已經到校場。大家也趕緊過去。” 頓時。熙熙攘攘的三百多人扔下碗筷。隨意擦拭了一下嘴角。一個個拿著兵器就朝校場走去。當距離校場還有老遠一段距離的時候。滕青山他們一群人就看到了遠處校場中的黑甲軍! 黑壓壓一大片。分成四大塊。寂靜沒有一絲雜聲。 六千人聚集在一起。沒一絲聲音(╰→)。盡皆穿著黑色的重甲。濃濃的煞氣。還有那空氣中散開的血腥氣!看到這黑壓壓一片。寂靜的黑甲軍。就好像面對幽深黑沉沉無邊的大海。讓人感到窒息!驚恐! 連滕青山都感到心中一窒。其他武者們不少人臉色一下子都白了。 “六千黑甲!”滕青山深吸一口氣。 當見到黑甲軍整個軍隊的一瞬間。滕青山完全明白宗派為何能夠高高在上。面對這樣的六千黑甲軍。單單這股傳承了一代代的濃重煞氣。就足以讓人喪失抵抗的勇氣。 熱點書庫/ 小說搜索 按書籍作者 按書籍名稱 按書籍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