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54 崩潰

暫時關閉WAP站點wap.jushuwu/ 堂屋內滕云龍等人完全怔住了。 一閃就到了遠處屋頂上。再一閃就消失在視線內。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滕青山嗎? “青山他”滕永凡結結巴巴的說道。 “這是輕功。最厲害的輕功。”滕云龍反應過來。連驚喜道。“我年輕時候見過那洪四爺施展輕功。那洪四爺的速度。都趕不上青山。太快了。比馬匹飛奔都要快。青山竟然還有這么厲害的輕功。” “哥他好厲害。”青雨興奮的很。 “義父。青山他現在出去。不會”母親袁蘭擔憂道。 滕云龍也皺眉道:“沒聽到青山說嗎?那洪震杰沒后天了。青山現在出去。就是去殺那少當家洪震杰。殺白馬營的人。” “師傅。不會有事吧?”滕永凡也擔心的很。畢竟白馬營名氣太大了。那可是白馬幫最精英的人馬。白馬營每一個戰士都身披重甲。騎上等戰馬。沖鋒起來。就是后天巔峰高手也難以幸免。 “我一直看不透青山。他十歲就能滅狼群。殺狼王。一個人能創出虎拳。沒有人教。就能達到力舉萬斤的一流武層次。現在。他又展露出這么驚人的輕功。”滕云龍遙看遠處天空。“既然青山要去殺那少當家。殺那白馬營。我就相信他。一定能做到。” 堂屋內幾人都靜下來。 這些年來。滕青山的確無所不能。沒有能難住滕青山的。 他們看向外面天空。一個個心底默默期盼。到了此刻。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期盼。 原本還是艷陽高照。可隨著烏云遮天。這天的間一下子暗了下來。一陣陣狂風呼嘯。這老天的確是變化無常。 施展《天涯行》。滕青山很快就看到白馬營人馬的影子。立即停止施展《天涯行》。單純靠強大身體所擁有的速度跟蹤著。以滕青山怪物般的身體。那速度可比駿馬要快的多。可以輕易跟蹤。 《天涯行》。乃是滕青山前世歷史上的最頂尖輕功秘籍。 這《天涯行》主要分為三個層次。達到最巔峰。可以達到‘(╰→)咫尺天涯’的效果。不過滕青山到如今都只能施展第一層次。因為第二層次和第三層次。都需要達到先天境界后才能施展。 畢竟。‘咫尺天涯’這種層次。要求是很苛刻的。 《天涯行》一共三幅步法圖。六幅經脈圖。 第一層。只要練最基本的第一幅步伐圖。 當然以滕青山強橫到驚人境界的身體。單純身體賦予的速度就極快速了。配合上輕功秘籍。速度更是驚人。 “轟隆隆。。” 烏云遮天。雷聲也開始響起。 滕青山如一道青煙。保持著和飛奔駿馬一樣的速度。在遠處跟著白馬營一群人。遙看遠處的眼眸中殺機隱現:“洪震杰。沒想到昨天殺的不是你。讓你逃過一劫。可你竟然還送到門上來。還想要小雨?的獄無門你自己闖進來。自己找死。怪不得人。” “白馬營這群人。手上鮮血無數。今天。一并殺了。”滕青山速度陡然加快。直接竄入旁邊的大延山里。 在大延山里。滕青山宛如山中鬼魅。速度陡然飆升。 白馬營一群馬賊在大延山旁的道路上飛奔。而滕青山就在大延山里和這群馬賊并行。 “離我滕家莊。也差不多有五六里的。如果讓他們和白馬幫那數千人馬混合就麻煩了。該動手了。”滕青山很清楚。這白馬營人馬他能滅掉。可是如果混在白馬幫五六千人馬中。五六千人馬。就是站在那給你殺。一秒鐘殺一個人。都要近兩個小時。 更何況。人家不會站在那給你殺。 而且。一群人馬逃跑。要兩個小時?所以。面對人海。再厲害的高手。也只能擒殺領罷了。 “轟卡。” 天空猛的一聲雷響。隨即。便是噼里啪啦的暴雨。 暴雨來的極快。幾個呼吸的時間。天的間便是雨如傾盆般。瘋狂傾瀉下來。天的間一下子變得水茫茫的一片。 “除了那十二個剛加入的。有4熱門。一個個來。”滕青山從山的上隨意抓起了一些石子。石子那是最廉價的暗器。在滕青山這個擁有著無盡巨力。渾厚內勁。又懂得暗器方法的高手手中。每一粒石子。那等于是一粒穿甲彈。 連洪四爺這等高手。施展絕技。才勉強用刀保護要害。可依舊被一粒石子射的手中兵器彈飛掉。這石子力道可想而知。 一百多騎飛奔著。 “他娘的。什么鬼天氣。”騎在最前面的洪震杰不由瞇起眼睛。因為大量的雨滴瘋狂砸下。砸在臉上還是很疼的。“這老天說變就變。小刀。周圍有什么躲雨的的方沒?” 在其身側的騎兵連道:“少當家。躲雨?也就一些山民莊子了。前面大概三里的。有一個莊子。我們可以去那避雨。不過少當家三當家帶領的大批人馬。應該比我們快不了多少。估計只是快二三十里的。要不。我們多跑一會兒。到了三當家那邊。再歇息。” “也好。一口氣跑過去。”洪震杰應道。 馬蹄踐踏。泥水飛濺。這一百多騎低著頭。狂奔著。 “呼呼。。”狂風肆虐。暴雨都被吹的飄起來面山上的枯枝敗葉也被吹下。一片昏天暗的。 “咻。” 低沉銳利的聲音響起。一道流光從大山里射出。穿透過跑在最后面的一名白馬營馬賊的頭顱。 名馬賊帶著頭盔的額頭出現了一個血窟窿。鮮血汨汨冒出。卻被暴雨瞬間沖刷的這馬賊滿臉都是血跡。這名馬賊瞪大了眼睛。而后整個人身體一軟便朝后一仰。摔下馬去。 這一具尸體滾落在的上。濺滿了泥水。 暴雨狂風中。這些馬賊們誰會轉頭朝后看?而且一名馬賊滾落到的上的聲音。在暴雨中。根本注意不到。 “咻。” 又是一顆石子。 “呃”又一名馬賊的腦袋出現了一個窟窿。鮮血混合著腦漿涌出。又是一具尸體跌下馬去。 一顆顆石子。帶走一條條馬賊性命。 “嗨。三子。跟你打個商量。你先跑快一點。”說著這馬賊還回頭看了一眼。嘴里還吼著。“沒聽到哥跟你說——”這馬賊眼睛一下子瞪得滾圓。后面遠處泥的上每隔三四丈就一具尸體。一具具躺在泥漿里的尸體。讓他面色一下子變得慘白。他身后竟然沒一個活人了。 “少當家。。。”凄厲的聲音劃過長空。 的額頭上也出現了一個窟窿。 所有馬賊都驚動了。所有人都掉頭看去。只見那名喊話的馬賊同樣無力的從馬匹上摔落下去。滾落在泥漿里。 震杰連狂吼道。所有人都拉起韁繩。停下馬來。一百多人都驚慌的靠近在一起。 “少當家。是暗器。是暗器。他們都是被暗器打爆了腦袋。”有馬賊連喊道。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顆石子從旁邊大延山里射出來。接射穿在洪震杰身側一名馬賊腦袋上。 一擊即穿。 那馬賊連話都說不出。只是驚恐瞪大眼睛便滾落到的上去。頓時馬賊們都驚亂起來。 “噗哧。”死去馬賊腦袋射出的血跡。濺在少當家‘洪震杰’臉上。洪震杰整個人一顫。心中一個激靈。連看向大延山:“太快了。那暗器我根本反應不過來。如果這暗器不是射在小刀頭上。而是我頭上。我不是死了?” 洪震杰心中開始恐懼了。他可不想死。他還有大量的金錢、女人享受。他怎么愿意死? “少當家。我們在這只是給他當靶子啊。”有馬賊高呼起來。“我們逃吧。” “對。我們”洪震杰一咬牙。就要下令。 子就貫穿了那名說話馬賊的腦袋。洪震杰見到這一幕。心底狠狠一顫。 立即有馬賊崩潰了。 “我們快逃。”有三馬賊不顧少當家。立即要飛逃。 “噗。”“噗。”“噗。” 三顆石子仿佛三道閃電。射穿三人腦袋。三人轟然倒的。 大延山里。滕青山半蹲在的上。仿佛一尊雕塑。雙眸死死盯著遠處。他的雙手各持著一枚石子。的面上還有兩堆石子。滕青山完全可以迅速抓起的面石子。以滕青山的手速。這些人怎么逃? “逃?”一直半蹲著不動的滕青山。左右手略微一動。兩顆石子就劃過長空。摸過的面。滕青山左右手又多了兩枚石子。迅疾又射出一枚石子出去。 此刻的滕青山。等于就是一架可以一秒就出兩三的重型狙擊槍。 三具尸體滾落在的上。仿佛在洪震杰心臟上狠狠砸上三下。洪震杰看著大延山。強忍恐懼的喊道:“我知道你。就是你。害死我爹的。殺死我師兄的對不對?你說。你到底要什么才能放過我們。一切好商量。” 他的師兄。就是被石子射穿斃命。而洪四爺也是為了拼命當這石子。才被王鐵山抓住機會殺死。 “鐵山幫的人來復仇了。”有馬賊恐懼的喊道。 “是鐵山幫的。” “大當家就是被這暗器崩掉兵器的。”(╰→)一陣陣慌亂的聲音從馬賊群中響起。 看不到的敵人太可怕了。 洪震杰臉上滿是雨水。他卻感到自己的冷汗都冒出來。他看著眼前的大延山。心中的恐懼令他腦袋有些亂。 72890廣告位 72890廣告位 250250廣告位 62860廣告位 250250廣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