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52 沒死(附上架通告)

“洪四爺,是被那王鐵山一刀殺死的!當時情況比較亂,鐵山幫二當家王鐵峰,當時則是被洪四爺殺死。”滕青山開口道,雖然說,洪四爺的死,跟自己關系很大。可滕青山并不打算說出來。 說出來只是逞威風罷了,沒意義。 “報應,報應啊!!!”滕云龍忍不住大笑起來。 堂屋內其他人也都顯得很是高興。 滕云龍隨即笑道:“那老賊死了是大快人心。可他一死,這宜城估計要動蕩了。” “外公,我看,我們宗族得打造鎧甲!”滕青山鄭重說道,“這廝殺的時候,沒鎧甲保護,很容易丟了性命。可有了鎧甲,廝殺的時候實力要強的多。”單單看那白馬營,身披重甲,一個沖鋒就能輕易殺死很多人。 鎧甲好是好,就是價格昂貴! 打造一副鎧甲,可比刀槍要難的多,一副材料好,能包裹全身,做工好的鎧甲最起碼得一千兩白銀,足夠趕上一匹上等戰馬。如果說是簡略的重甲,也得兩百兩白銀。這也是為什么,一般莊子置辦不起鎧甲的緣故。 幾幅好的鎧甲,就讓一個莊子窮的沒錢了。 至于一些簡略的薄鐵甲,便宜是便宜,可以山民的勇武,長槍一個戳刺就能刺穿,薄的鐵甲,那根本沒用。要想能完全保護,必須得重甲。 當然利用珍貴材料,如‘萬年寒鐵’等,是可以煉制出既輕便,防御又好的鎧甲。可那價格,太可怕了。畢竟,一副鎧甲用料,可比刀槍要多多了。 “那玩意可貴啊。”滕青虎的父親‘滕永杭’眼睛一亮,可依舊咂嘴道。 “青山說的對,我們是該打造重甲了。”滕云龍前所未有的激動興奮,“咱們滕家莊,可以自己打造重甲。只需要購買材料就行!一件重甲的材料,我們自己選材,一百兩銀子差不多夠了。置辦上兩百件,那就是兩萬兩銀子!” “兩萬兩!”滕永杭有些震驚。 “這事情能做!”滕永凡站了起來,說道。 滕青山上次去宜城換取‘星紋鋼’,可是帶了足足六百兩黃金回來。滕家莊,不缺錢! “就是打造這么多鎧甲,要耗費很長時間!”滕永凡說道。 “嗯,到時候,多找一些族人去幫忙,重甲這玩意,對手藝要求不高。永凡,你那些學徒也都能打造!”滕云龍說道,“明天,我們就把兵器鋪擴大一下,那些學徒一起打造,盡早打造好這兩百件重甲。” “外公,爹,打造兩百件?”滕青山詢問道。 滕云龍哈哈笑道:“族里厲害的好漢,都穿上!” 滕家莊如今的武力的確很強,自從滕青山傳授了‘虎拳’后,虎拳成為滕氏宗族男子從小就修煉的拳術,六年來,體內產生內勁的族人已經超過五十位。其他族人雖然沒產生內勁,可內家拳的確有內壯效果,讓族人們力氣也大增。 過去滕家莊壯漢,普遍水平,是能力舉三百斤。 而六年過去,很多都能力舉四百斤。 過五百斤的都有不少,完全能穿著重甲健步如飛。 “外公,爹,我看族里有內勁的超過五十位,我們應該先特制五十套重甲。這五十套重甲,材料用好一點,給族內練出內勁的人使用。”滕青山提議說道。 “我看行!”滕云龍贊同,畢竟那六百兩金子,可就是六萬兩銀子。 滕家莊揮霍得起,好鋼得用在刀刃上,這金銀也得花在實處。 “青山,青虎。”滕云龍看向二人,“我知道,你們二人都打算加入歸元宗,這次青虎成親也沒成,算了,以后青虎你還怕娶不到媳婦?我想問問,你們打算什么時候加入那歸元宗?” 滕青山、滕青虎相視一眼。 “外公,等宜城局勢再明朗一些吧,都等這么多年了,也不急著一年半載。”滕青山還是有些不放心。 “嗯。”滕青虎也點頭贊同。 第二天一大早,太陽高照,滕家莊就開始熱鬧起來,滕永凡立即安排人去訂重甲用材,族內不少年輕漢子也都拆掉兵器鋪圍墻進行擴建,馬上要打造兩百套重甲,那工作量,可比打造182件碧寒刀要大多了。 滕青山家的庭院里。 “呼!”“吸!” 低沉有力的呼吸配合著一招一式,滕青山正在練習著形意三體式,看似緩慢如推磨,可是出拳卻如奔雷,產生氣爆聲,整個庭院里都起風了。滕青山完全沉浸在形意三體式中,這雙腿如根植在大地上。 雙手交替,快慢輕重結合。 左右輪換,滕青山練著練著,竟然感受到一股陰陽交替的意境。 沉浸在這種意境中足足一個多時辰,滕青山才停下歇息。 “到練武場上看看去。”滕青山持著輪回槍,很快就來到了練武場。 …… 練武場上很是喧鬧,練習槍法的,打熬力氣的,練習虎拳的,相互比試的,整個練武場上足有數百名漢子,一片熱火朝天。在場邊上有不少孩子、女人笑看著,談論著。一個個顯得都很開心。 “族內漢子們拼死為的什么,還不是為了族人們能過上好日子?”感受著這份其樂融融,滕青山心中很是溫暖,眼前這些,這就是族人們所守護的! “哥!”清脆的聲音響起,穿著花布衣,梳著兩條馬尾辮的青雨興奮地跑過來。 “在那邊看什么呢?看他們練虎拳?”滕青山笑道。 “他們哪有哥你打的好。”青雨抱著滕青山的臂膀,甜甜說道。 “看你調皮的都像個男孩子了,小雨,你可都快成年,快要嫁人了,也不學文靜點,看以后誰敢娶你。”滕青山故意訓道,青雨卻是一皺鼻子嬌哼道:“哼,哥……你也不看看,多少人到咱們家說媒,不過……那些男的,哼,我一個都看不上。我以后的男人,就是趕不上哥你,也得趕上你一半。” 滕青山聽了不由笑了。 仰頭看天,太陽已經到正中。 “小雨,過會兒要吃午飯了,我們先回去吧。”滕青山說道,滕青山話音剛落,大地震顫起來。 滕青山眉頭一皺就朝滕家莊大門外看去,只見遠處模模糊糊正有著不少人馬飛奔過來,整個練武場立即安靜下來,不少族人立即抓起長槍,甚至于有不少族人們連急切喊道:“馬賊來了!” 喊聲回蕩在滕家莊上空,頓時整個莊子大量族人,從各處持著長槍、弓箭朝練武場奔跑。 “白馬營?”滕青山眉頭一皺。 在大門外的馬賊,不管人還是馬,都罩著鎧甲,黑壓壓的一片,讓人心里不由發顫。滕青山見過白馬營士兵,當然一眼認出來,這一百多馬賊,正是白馬幫最精英的‘白馬營’。 “開門!”馬賊那邊響起大喝聲。 開不開門? 滕家莊守衛,以及不少族人都看向滕青山,滕青山開口道:“開門。” 頓時宗族大門轟然開啟,白馬營一百多騎兵進入了練武場。 “這白馬幫和鐵山幫昨天傍晚剛分個生死,白馬幫那么多人,還有傷殘,不可能夜里回去。估計早晨才從鐵山幫那出發。也就是說,這白馬營人馬,沒來得及回白馬湖,直接來到我滕家莊的。”滕青山也發現,“咦,不全是白馬營的人!” 剛才在遠處粗略一看,似乎都穿著鎧甲,可現在靠近一看,這一大群人中,還有十二人沒穿鎧甲。 “你們滕家莊的族長,是誰?”為首的白馬營首領,騎在戰馬上冷漠喝道。一百多連人帶馬身披鎧甲,黑壓壓一片,讓整個練武場氣氛仿佛凝固了,而且昨天殺戮,令這些白馬營馬賊們還攜帶著血腥氣,更讓人心中發顫,不少族人都不敢大聲呼吸,那些孩子們都驚恐地看著這群馬賊。 “是我。”滕云龍這時候從人群中走出來,滕青山立即跟在外公身后。 族人們都站在族長身后,持著兵器,一旦族長下令,不顧一切都會戰斗。 “滕青山,是誰?”這首領又喝道。 滕青山走上前一步,和外公并列,笑道:“我是滕青山,這位大人應該是白馬營首領吧,不知道來我滕家莊,有什么事?” 這首領冷漠的目光掃過滕青山,隨即咧嘴笑了:“你就是滕青山?盛傳你是滕家莊第一好漢,嗯,你的本事我不知道,可至少……膽子不小,今天,我來你們這是有一件大好事,送給你們滕家莊。” “大好事?”滕云龍有些疑惑。 在這首領身側的一名騎兵立即喝道:“你們都聽清楚了,這位是我們白馬幫少當家!等幾天,還將是我們白馬幫新任大當家!今天少當家來你們這,是招收真正的好漢,進入我們白馬營的!” 滕家莊這邊頓時一片喧嘩。 白馬營? 白馬幫中最精英的隊伍? “少當家?他沒死?”滕青山卻是心底震驚,旁邊的滕云龍也是疑惑看了滕青山一眼。 昨夜,滕青山明明說,那少當家已經死了! “他是少當家,那我殺的那人是誰?”滕青山瞥了一眼在戰馬上,這位少當家手中的兵器,也是和洪四爺一樣的利刀,“昨天我殺的那人,也是白馬營首領,和洪四爺一種刀法。”雖然不知道自己殺的那人是誰,可滕青山明白…… 自己殺的不是少當家,因為少當家就在自己眼前。 “凡是能力舉五百斤的漢子,就有資格加入白馬營!有一個加入,年錢減少兩成,有兩個加入,年錢減少四成……只要你們這,能有五個人加入白馬營!那,從今以后,你們滕家莊的年錢,就免了!”那騎兵大聲喝道。 頓時,練武場上一片喧嘩議論聲。 而少當家洪震杰卻是騎在戰馬上,仿佛帝皇巡視他麾下民眾一樣,掃視著這群人。 “嗯?”洪震杰目光落在滕青山身后的一個很清秀的姑娘身上,一身花布衣看似樸素,可那臉蛋卻白里透紅,仿佛一掐就能掐出水似的,看起來年齡不大,還扎著馬尾辮,有些青澀。可那鼓起的胸脯、高挑的身材卻說明,這個美麗的姑娘早發育成熟了。 洪震杰的眼睛不由亮了起來。 :寫小說就得上架賺錢,沒法子,番茄也是靠這個賺錢過日子的。嗯……今天夜里十二點后,《九鼎記》就開始上架!到時候會更新上一章章節。進入后,正常情況下番茄每天會在晚上七點、九點左右,各更新一章。一天兩章。當然明天是上架第一天,特殊點,更新三章。明天是9月1號,番茄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番茄,多砸月票,哈哈~~~嗯,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