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9 誰殺的

滕青山朝山下飛奔而去。 “青虎,別怪我。”滕青山心中默默道。 在白馬幫千軍萬馬中,滕青山是能來回沖殺。可是……他一個人沖擊白馬幫千軍萬馬。白馬幫的人很容易就能猜測出他的身份,而且,千軍萬馬中,滕青山根本顧不過來保護李洛香,她照樣可能會死。 滕青山很清楚這一點。 而且白馬幫的人肯定會猜測:李洛香,一個普通姑娘。又能引出哪一個高手為她拼命? 大李莊不可能,那只有滕家莊傳說中的第一高手‘滕青山’了。再加上,千軍萬馬中,那么多人都盯著滕青山一個。不少匪徒去過滕家莊,見過滕青山。滕青山沒多大變化的容貌很容易被辨別出來。 到時候…… 災難便將降臨滕家莊! 為了一個從來沒見過的女人,讓整個滕家莊陷入危機。滕青山不會做!即使去做,也沒把握救下。其實最重要的一點……他根本不認識李洛香,去了,也不知道被虜獲的那么多女人中,誰是李洛香! 其實論苦難程度,其他死去的女人同樣不幸。是不是每個不幸的人都讓滕青山去救? 這天下間受苦受難,被強盜土匪擄走的女人多了,滕青山也沒有虛榮心膨脹到要救天下所有受苦受難的人。畢竟,這是世道決定的,無法人力改變。 “在這個亂世中,我只能努力保護我的族人!”滕青山默默道。 鐵山幫和白馬幫的匪徒們瘋狂互相廝殺,白馬幫所有人的臂膀上都扎著白布條。而鐵山幫所有人臂膀上都扎著紅布條!畢竟在亂戰中,千軍萬馬,根本分不清誰對誰。只能看扎的什么布條。 在鐵山幫人眼里,扎白布條的,一律殺。沒扎布條的,同樣殺! 只管殺,殺,殺!!! “嗖!” 滕青山竄進鐵山幫山寨內,將一名鐵山幫匪徒尸體臂膀上的紅布條解開,扎在自己臂膀上,滕青山抬頭看著前方一片亂戰:“上萬人馬廝殺,一片混亂。在這種混亂中,我悄然殺了洪四爺和那位少當家,誰會知道?” 忍了許久的殺機,終于奔騰起來! “他是叛徒。”一聲厲喝從后面響起,一名手持砍刀的鐵山幫匪徒親眼看到滕青山,偽裝成自家兄弟。 滕青山回頭瞥了一眼,目光一冷。 身形一晃。 “噗!”滕青山的右手仿佛閃電,劃過那匪徒的喉嚨,整個人喉嚨斷掉過半,“嗬嗬~~”鮮血汩汩冒出,匪徒整個人瞪大眼睛,轟然倒下,而滕青山卻是從這匪徒手中拿過砍刀。畢竟使用長槍的高手,宜城并不多。那會暴露自己身份。 所以,滕青山并沒帶輪回槍。 持著這一柄砍刀,滕青山迅速前進,靠近前方戰斗最激烈區域。 …… 踏雪寶馬上,全身穿著盔甲的銀發老者遙看遠處,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那王家三兄弟再小心戒備,也還是中了老夫的招,哈哈……” “師傅。”在旁邊還有一位騎著赤火馬的穿著盔甲的高大漢子笑道,“在宜城,師傅你老人家經營數十年,這鐵山幫瘋狂擴張。我們安插些奸細進去……哼,他們就是再小心戒備。還是不免中招。” 有奸細內應外和,破山寨寨門也就輕松的多。 “震杰!”這位銀發老者開口說道。 “爹。”在一側同樣騎著踏雪寶馬的鐵塔漢子應道。 “這王家三兄弟縱橫天下,手段兇殘。你和高手廝殺經驗太少。今天,你就坐鎮后軍,防止有人不戰而逃。王和,你就替你師弟,率領白馬營,到時候輔助老夫,一舉殺了那王家三兄弟。”洪四爺淡然吩咐道。 “是,師傅。”那騎著赤火馬的男子連應道。 “爹,你也小心。”洪震杰有些擔心道。 “放心!你爹我在白馬湖,苦心鉆研《冷月刀訣》數十年,刀法更進一層。我不冒進,這王家三兄弟休想贏我。王和,你白馬營人馬不顧一切,先隨我滅殺那王家三兄弟。到時候,鐵山幫自潰!” 滕青山躲在山寨的一間閣樓里,遙看遠處。 “我偽裝成鐵山幫一員,一旦沖進白馬幫陣營,只會遭來無盡廝殺,真是麻煩。”滕青山右手上的砍刀上滿是鮮血,剛才他一路,已經殺死了數十名白馬幫的人馬,隨后,躲進這一間閣樓。 偶爾有白馬幫人馬沖進來,滕青山才會送上一刀。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洪四爺和他兒子。不過,這二人我都沒見過!”滕青山眉頭微皺。 洪四爺,宜城白馬幫大當家,那是傳說中的人物。見過他的人極少極少。 而他兒子‘洪震杰’,許多人只知道,白馬幫有個少當家,率領白馬幫最精英的‘白馬營’,至于少當家名字,許多人都不知道。更別說他的長相了。 白馬幫一般出來收年錢,都是手下人出來。偶爾二當家、三當家也會出來。 畢竟在白馬幫,地位最高的是大當家,其次少當家。接著,才是二當家、三當家。 “現在盯住那王家三兄弟,到時候,那位洪四爺肯定出來!洪四爺年紀應該很大了,刀法應該極強!這兩點,就能判斷誰是洪四爺了。至于那少當家,敢號稱白馬幫第二高手,刀法應該也很厲害。”滕青山仔細盯著遠處的王家三兄弟。 …… “哈哈,洪老兒!你他娘地只會耍陰謀手段,有本事,跟我們三兄弟殺上幾回合?”只見一光頭壯漢恍若魔神,持著一雙赤銅錘瘋狂揮舞著,前方的白馬幫匪徒們不是被砸爛了腦袋,就是被砸爛了身體。 王家三兄弟,老大王鐵山,手持一柄開山刀,無人能擋。 老二王鐵峰,手持一對赤銅錘,錘錘要人命。 老三王鐵海,一桿精鐵長槍,猶如蛟龍。 這三兄弟,率領鐵山幫精英人馬一路沖殺,一路勢如破竹,如摧枯拉朽般地沖殺。白馬幫大量匪徒被殺死,一時間,鐵山幫士氣大振。 “哈哈,三弟,你別喊了,這洪老兒,躲在白馬湖數十年,早就沒膽了。”那位手持開山刀的光頭壯漢大笑著說道,那柄開山刀揮舞下去,前方沖殺的一名白馬幫馬賊,直接被連人帶馬,一刀直接劈成兩半。白馬幫匪徒嚇得心膽俱裂。 這王家三兄弟盡皆身形壯碩,而且還都是光頭,容貌也極其相像。 “王家的三個小兒!你們不是要找老夫嗎?”一道爽朗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整個戰場上幾乎所有人都聽到了。只見一名全身穿在鎧甲,帶著頭盔的銀發老者手持一柄反射著冷光的長刀,踏著不少匪徒的腦袋,從上方直接飛過來。 頓時白馬幫匪徒們一片歡呼聲。 “好強的內勁。”王家三兄弟臉色微變。 …… 閣樓內。 滕青山眼睛陡然亮起來,盯著那個施展輕功的老者:“洪四爺!” …… 洪四爺手持一柄長刀,身形猶如幻影,連續點了十數人腦袋,便飛過過百丈距離。 “哈哈,受死吧。”一聲狂傲的大笑聲。 只見洪四爺手中的冷月刀一瞬間化為十余道刀影,同時籠罩向這王家三兄弟,王家三兄弟大駭,各自持著兵器連擋這刀影。那老大‘王鐵山’實力最強,老二‘王鐵峰’兩柄赤銅錘保護范圍大,也沒受傷。 唯有這老三‘王鐵海’胸腹部位出現一道大的刀傷。 僅僅一次交手,洪四爺就傷了其中一人。 “你們三個,一個都別想活。”洪四爺落地持刀,眼神中蘊含著一股狂傲。 “高手!”閣樓內滕青山臉色微微一變,“這洪四爺一瞬間,竟然能出刀十八次,這,怎么會這么快?每一柄刀都是實的,并非虛影。”滕青山很清楚,即使以他的肌肉力量,要一瞬間同時施展,估計也就能施展出八九道刀影。 速度,趕不上這洪四爺。 可洪四爺的身體,絕對是無法和自己相比的。 “這就是刀法秘籍的威力?”滕青山暗道。 這九州大地上,無數年來,無數高手一代代下來,而誕生的一本本秘籍,也很是不凡。滕青山自己修煉的《天涯行》這本秘籍,靠內勁施展的身法,要比滕青山靠身體的極限速度要快的多。 輕功有秘籍,那刀法、劍法、槍法也有秘籍。 絕對不能小覷秘籍。 “刀法的確不錯,不過,我的槍法,也是內家拳逾千年精髓‘五行拳’衍化而來,可輕易抵擋,殺他也簡單。”滕青山精通的畢竟是槍法,“那是……都騎著青鬃馬?都穿著鎧甲?是傳說中的白馬營!” …… 洪四爺刀法凌厲,可王家三兄弟聯手互助,絲毫不落下風。特別老大‘王鐵山’的開山刀,還在洪四爺身上留下一道刀傷。 “咚!”“咚!”…… 大地發出震顫聲。 “不好。”王家三兄弟臉色大變,只見白馬幫人馬分開一條道,一支人、馬盡皆套著鎧甲的精英騎兵沖殺過來,為首的騎兵持著一柄和洪四爺同樣的刀,那刀法同樣凌厲,這一支精英騎兵隊伍沖殺起來,無人可擋。 鎧甲保護的嚴密,特別沖殺起來的時候,鐵山幫的匪徒輕易的被撞散開,大量匪徒被殺死。 而這些匪徒想殺對方,卻根本刺不破對方的鎧甲。 這一支兩百人的精英騎兵隊伍,仿佛一道鋼鐵洪流沖向王家三兄弟。 …… 閣樓上,雖然馬匹的鎧甲保護嚴密,可是還是露出毛色。 “這一支人馬,盡數穿著鎧甲。馬匹也是青鬃馬。定是白馬營!那為首的一人,更是赤火馬!他是白馬營的首領,而且刀法和洪四爺一樣!應該就是那白馬幫少當家。”滕青山目光一冷,手中撿起一塊石子。 …… 白馬營這一支絕對精英,沖殺起來,太可怕了。 他們根本不怕箭矢,不怕對方砍殺,那厚重的鎧甲可以輕易保護他們。 只管沖! “二弟,三弟,躲。”王鐵山臉色大變,連喝道。 面對這樣的鋼鐵洪流,人肉之軀的王家三兄弟,只能選擇躲。 白馬營的人馬仿佛一陣風沖來,大量的長槍槍影刺向王家三兄弟。在千軍萬馬中保命……是很難很難的。至少王家三兄弟還做不到。 “噗哧!噗哧!” 原本就受傷的老三‘王鐵海’沒逃得掉,被連續幾道長槍刺穿身體,整個人被刺成了篩子,而后被活活挑飛。 “三弟!”飛逃的王鐵山、王鐵峰兩兄弟臉色大變。 “哈哈,你們逃不掉的。”大笑聲從白馬營首領口中想起,只見他騎著赤火馬,帶領麾下騎兵,瘋狂朝王鐵山、王鐵峰二人沖過去。 就在這時候—— “咻!” 仿佛是一道飛火流星,從鐵山幫人群中飛過來,劃過長空。 “噗!”那道流光從這白馬營首領胸口穿透,輕易穿透鎧甲,這白馬營首領眼睛睜得滾圓,可還是從馬上栽下。后面的騎兵們立即拉住韁繩。一片驚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