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48 人命賤如草

“哥幾個,都喝一口!等會兒,一口氣,滅了那鐵山幫!” 有幾個馬賊正傳遞著酒葫蘆,一人喝上一口,一個個馬賊眼中都有著兇光、狠光。他們都清楚……他們是攻方,那鐵山幫是守方。要滅掉足有三千核心弟子的鐵山幫,白馬幫死的人也不會少。 很可能,他們現在是這一輩子最后一次喝酒。 “啪!”狠狠一摔空的酒葫蘆,一個馬賊持著砍刀跳上馬,喊道,“哥幾個,走了!等勝了,回來再接著喝!” “接著喝!” 這幾個彪悍的馬賊也同樣一個個上馬。 這一幕在這片荒地上很多地方上演,不管是誰都清楚……這一戰,死的人會很多很多!這個世道就這樣,別看強盜匪徒們在普通平民面前耀武揚威、快意痛快。可是他們想要當宜城第一幫派,是要踩過其他所有幫派。 是要大量兄弟去流血的! 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把銀子,大把的女人! 這樣的快意日子,是無盡的鮮血堆積的! …… 在密密麻麻的馬賊中,有一群全身罩著鎧甲,連馬匹也罩著護甲的馬賊。這群馬賊盡數圍在少當家‘洪震杰’周圍,在地面上,有躺著一動不動的不少女人。 “兄弟們。”洪震杰環顧周圍,目光冷冽,“那王家三兄弟是彪悍,可咱們白馬營的兄弟,個個都是好漢!大家也明白,今天傍晚,我白馬營兩百兄弟,估計會有人倒在那鐵山幫,可我洪震杰說了,只要我有一口吃的!白馬營死去兄弟的女人、孩子,就有吃的!” “少當家!那王家三兄弟外面傳的厲害,可我們這群兄弟一個沖鋒,就將他們刺成蜂窩了!怕他個鳥!”一個足有八尺高的壯漢吼道。 “少當家,兄弟們酒也喝了,女人也干了!現在就去宰鐵山幫的崽子們,老子就是死在那,這輩子也夠了!” 一個個穿著鎧甲的兇悍匪徒,兇光直冒。 能夠在白馬幫,進入最精英的白馬營,哪一個不是兇悍之極? “好!”洪震杰猛地一躍上馬,面色猙獰,嚎叫一聲,“兄弟們,上馬!” 精英的白馬營兩百好漢,同時躍起上馬。周圍其他馬賊都不由自主的讓開點。 滕青山、滕青虎兩人,在遠處看到不少馬賊在喝酒喊著,時而一陣陣嚎叫聲傳來,顯然這些匪徒們都在靠嘶吼、喝酒等等來鼓舞膽氣。 “青山,他們這么喊,那鐵山幫的人發現不了?”滕青虎忽然詢問道。 滕青山觀察著遠處大量強盜:“當然發現!宜城就這么大,這數千馬賊浩浩蕩蕩移動,估計,鐵山幫早就得到消息了。不過,鐵山幫的人馬數量少,他們寧愿依靠牢固的山寨防御。也不會主動出擊的。那白馬幫也是知道這一點!” 滕青虎點點頭。 “表哥,這白馬幫八千核心子弟,今天出動的人馬最起碼得有六七千!而鐵山幫有牢固寨子依靠……這一戰,估計會很慘。”滕青山低聲說道。 “青山……洛,洛香她會死嗎?”滕青虎壓低聲音說道。 “我不知道。”滕青山說道。 其實滕青山心底卻明白,那個李洛香死亡可能性超過九成!這些強盜匪徒在決戰之前,發泄一番。為了不讓這些倒霉女人成為累贅,很可能在發泄完后,就直接殺死!拋尸荒野! 前方荒地上的馬賊不斷上馬出發,荒地上的馬賊數量越來越少。 片刻—— “人走光了。”滕青虎第一個從雜草叢中站起來,直接跑過去。 滕青山也是背負著輪回槍,跟上去。 這片荒地上一片狼藉,破裂的酒壇,扔的一地的酒葫蘆滿地都是。滕青山目光忽然一凝,遙看前方:“尸體!”只見遠處正有不少尸體,而滕青虎正仿佛瘋子一樣的不斷翻看一個個尸體。 滕青山連跑過去。 “都是女人!”荒地旁的溝渠里滿是一具具尸體,都是年輕的女人,一個個衣服破爛,甚至于有些全身赤裸。單單目光一掃,估計有好幾十具尸體! “都是被糟蹋的可憐人。”滕青山深吸一口氣。 “洛香,洛香!!!”滕青虎忽然大哭起來,抱著一只有著破爛褻衣的女子哭著,哭的甚至于失聲。這是他滕青虎這輩子愛上的第一個女人。 滕青山默默站在身后。 滕青山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只覺得一陣酸楚。 “嗤!”“嗤!” 滕青虎抓起旁邊一塊酒壇碎片,瘋狂的在地上挖掘著泥土,泥土飛濺,沒有多久,一個大坑就挖好了。滕青虎鄭重地抱起那個叫洛香的可憐女孩尸體,放進了這個深坑里。而后推土埋上。 暫時沒條件實行火葬,也就為她鑄一個墳吧。 跪在這墳前,滕青虎眼淚流下。 “表哥。”滕青山開口了。 “青山,讓我盡情哭一次吧,我沒法為洛香報仇,難道哭還不成嗎?”一路奔跑趕來,滕青虎只是希望他的愛人能活著,可是結果是殘酷的。其實,在這個亂世,這種事情滕青虎也聽說過。 可是當發生在自己身上,他卻感到了刺心的痛苦。 “誰說不能報仇?跟我去鐵山幫。”滕青山說道。 滕青虎猛地抬頭,眼睛瞪得滾圓,看著滕青山,驚呼道:“青山,你……” “還不走?”滕青山喝道。 滕青虎卻是連站起,連抓住滕青山,急切道:“青山,我心里恨不得將白馬幫少當家千刀萬剮!可是,青山,你別為了這個就冒然去殺那少當家!那些匪徒去我滕家莊收年錢,認識你滕青山的可有很多很多!你殺那少當家,肯定會被認出……到時候,白馬幫會將我滕家莊夷為平地的!你應該知道強盜的血氣,就是死,也肯定得為他們少當家報仇!” 看著此刻的滕青虎,滕青山暗自唏噓,自己的表哥的確懂得隱忍了。在這個亂世,不懂得隱忍,根本無法生存好。 至于強盜匪徒的血氣,滕青山也懂。 在這個亂世,許多強盜根本不怕死! 頭掉碗大個疤!這是許多匪徒掛在嘴邊的,即使滕青山施展絕世武力,一人滅殺那大當家、二當家、三當家以及少當家!可白馬幫余孽,如果誰想當新任大當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殺滕青山,滅滕家莊,為他們老當家報仇!這才有資格擔任新的當家! 這是規矩! 到時候,各種卑鄙手段,將無窮無盡。滕青山不怕,可滕家莊族人怎么辦? “我是那種魯莽的人嗎?”滕青山反問道。 滕青虎一怔。 對,滕青山在滕家莊似乎還沒犯過錯,做事情很穩重。 “青山,你的意思是?”滕青虎詢問道。 “放心,我是不會讓滕家莊陷入危險的。你看著就知道了。”滕青山轉身,“我們走,從大山里走,直接趕到鐵山幫那。” “嗯。”滕青虎雖然疑惑,可還是跟著。 鐵山幫依山而建,戒備森嚴,建造寨子那天起,就是準備抵擋白馬幫狂攻的。 按道理,攻下鐵山幫山寨大門,白馬幫得死很多很多人。 可是…… 山寨大門早被攻開了。 “殺了那些小崽子!兄弟們,沖啊!”咆哮聲嘶吼聲,在鐵山幫老巢這隨處響起,在這個時候,一個個都拼的紅了眼,白刀子進紅刀子出,鐵山幫和白馬幫的幫眾們,大量的死去。 …… 山上半山腰處,滕青山、滕青虎二人俯瞰這一幕。 鐵山幫大門早被破開,整個鐵山幫寨子各處都在廝殺,這種近身廝殺廝殺是最慘烈的,有人騎馬亂沖,有人躲在山寨屋子內放冷箭。完全是以命換命!整個山寨的墻上、地上隨處可見鮮血、尸體。 “這……”滕青虎臉色不由蒼白。 連滕青山都是倒吸一口涼氣!在前世社會,怎么可能見到過萬人近身瘋狂廝殺?下方的那些強盜匪徒們一個個都殺紅了眼,只要不是自家人,就是一個字,殺! “人命賤如草!”滕青山心底升起這樣的感受。 別看那些強盜匪徒,虜獲女人,搶奪錢財。可現在……卻是一個個失去性命。 在這個亂世,不管是誰,想獲得,就要付出。 獲得快意的生活,付出的就是每天刀口舔血。 想要族人們好的生活,族內男人們就要擁有足夠強的武力。 “青虎,你在這等著。”滕青山說著,全身筋骨發出震顫聲,整個人身高竟然詭異的矮下去一截,可手臂、雙腿,滕青山卻是明顯粗大些,“我下去一趟,我這輪回槍,你幫我拿著。” 滕青虎震驚看著這一幕:“青山,你……” “等你虎拳,練到極致,有一天,你也能做到。”滕青山自信說道。 普通人練肌肉,肌肉一硬就鼓起。不過普通人無法控制筋骨。 這內家拳,修煉到宗師境界,就能控制全身每一塊骨頭。許多人都知道,這骨頭和骨頭之間是有間隙的。有些人練習瑜伽,可以短時間內增高幾公分。也是這個原理。而身體鍛煉到一個極限的滕青山,完全可以讓自己矮上一截或者高上一截。 至于容貌…… 臉型骨頭固定,是難改變。可是,容貌這本來就是小事。因為一個人冷著臉和笑瞇起眼,容貌變化就很大。如果再抹上一把土、染上些血跡,在混戰中誰會認出來? 滕青山將束住頭發的繩子拉斷,披頭散發開來,同時摸了一把土在臉上,披散頭發也罩住臉。 “青虎,你認得出嗎?”滕青山笑道。 “這……”滕青虎依舊處在震驚中。 過去身形高大,很帥氣的一個小伙子。如今比過去矮上大半頭,整個人也粗壯一些,甚至于滕青山身形都略微佝僂些,整個人氣質都仿佛變化了。即使滕青虎,看到眼前人,都不敢相信,這就是之前清秀的滕青山。 前世身為殺手,這種簡單偽裝,根本不算什么。至于氣質偽裝,許多電視劇演員都會。一個年輕姑娘,要演成一個老大媽,并非不可能。 “青虎,你在這等著我就行了。”滕青山說完便朝山下沖去。 “小心。”滕青虎連說道,同時心底默默道,“身高體形都能改變,連我都不敢認這就是青山。那些到我滕家莊,對青山不熟悉的強盜們,不可能認出來。”其實即使有眼光毒辣的強盜懷疑,可估計一對比身高,就不會再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