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7 跟我走

“前面就到了,青虎,你馬上就要看到你的新娘子了啊,哈哈……”滕氏族人們打趣著說道。 平常嘴巴很厲害的滕青虎,今天卻是有些臉紅,只是美滋滋笑著。 前面就是大李莊大門了,原本心情很不錯的滕青山卻發現這地面上滿是密集的馬蹄印:“這么多馬蹄印?能有這么多馬的,也就只有強盜土匪了。難道這大李莊遭了土匪?”滕青山朝大李莊仔細看了看。 沒看到什么血跡。 “估計只是路過。”滕青山暗道。 就在這時候,那李氏族長帶著不少族人走到門口迎接,這一群人一個個臉色都不好看,那李氏族長也只是擠出一絲笑容。 滕家莊一群人明顯感覺,氣氛不對! 平常迎親的時候,對方應該敲鑼打鼓,那些湊熱鬧的婦女們應該都跑出來看熱鬧才對。可這大李莊門口很冷清,就這么一些人出來迎接。也沒鑼鼓聲。 “李族長,怎么回事?”滕云龍下馬,皺眉詢問道。 來迎親,對方卻不敲鑼打鼓,而且對方也沒好臉色,滕云龍當然不高興。不過滕云龍也察覺到……其中應該有什么緣由。否則他滕云龍早就發怒了。 “親家啊!”一道人影忽然從人后面沖出,沖到滕云龍身邊,一下子就跪了下來,凄厲的喊道,“我家洛香……被那白馬幫給擄走了啊!!!你們,你們一定得救救我閨女啊,救救她啊!” 原本面上還有疑色的滕青虎,臉色瞬間一陣蒼白。 “李族長,到底怎么回事!”滕云龍面色難看,喝道。 那李氏族長苦笑著說道:“滕老哥,是我李家莊對不住你們!我怎么都沒想到……今天竟然是白馬幫去滅鐵山幫的日子,那白馬幫路過我們這的時候,那少當家一群人虜獲了我們族里好幾個年輕姑娘,其中就有洛香這孩子。連我們族里大師傅都被殺死了,我們是沒有一點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白馬幫,帶走我們族里的姑娘啊。” 滕云龍沉著臉。 “這群混蛋!”在馬上的滕青虎怒吼一聲,竟然跳下馬來。 “你要干什么!”滕云龍一伸手,一把就抓住了滕青虎,怒瞪著自己孫子。 滕青虎怒的全身發顫,他這輩子第一個心愛的姑娘,就被白馬幫土匪給擄走了,滕青虎怎么不怒? “李族長。”滕云龍拍了拍李族長的肩膀,嘆了一口氣,“我們滕家莊不是不懂道理的,這不怪你們!唉……遇到這種事情,除了忍,也沒其他辦法。三月初六……是個好日子。可沒想到,白馬幫也選這一天,去滅鐵山幫!早知道,就不選這一天了。” 大家也都明白。 白馬幫選這一天去大決戰,就是因為這一天是好日子。而滕青虎正因為選這一天成親,也導致李洛香被擄走。不得不說,這就是命!苦命! “李族長。”滕青虎盯著那李族長,“白馬幫的人走了多久?” “接近半個時辰。”李族長說道。 “青虎,跟我回去。”滕云龍喝一聲,滕青虎站在原地,雙拳緊握,咬著牙。 “親家啊,也就你們能救救我家洛香啊。”那李老三聲淚俱下,趴在地上,急得直磕頭。那李氏族長臉色一沉,連喝道:“將老三他拖回去,他現在,失心瘋了。”那些族人們連將李老三抓住,往莊里拖。 “救救我家洛香啊,求求你們了。”這李老三滿臉灰塵,還不斷磕頭,頭都磕破了。 滕青虎眼睜睜看著,原本即將成為他‘岳丈’的李老三被李氏族人們拖進族里。 “青虎,回去!”滕云龍怒喝道。 滕青虎不甘的看了一眼馬蹄印延伸的方向,最后還是一咬牙,回頭跳上馬,跟族人們一同往滕家莊方向前進。 …… 在回去的途中,滕云龍這才緩聲說道:“青虎,你已經不小了,你知道輕重!強盜土匪是干什么的?他們就是搶掠的!白馬幫坐鎮我們宜城,他們已經算好的了,收的年錢也就那么多。只是偶爾擄走一些女人,莊里的日子,這可比我年輕時候,好多了。” “你應該知道,你的二姑,就是被強盜擄走了。你去問問看,你爹他們這一輩份的,多少姑娘被擄走?畢竟那強盜土匪也是要生孩子的!要女人的!”滕云龍嘆息道,“每年虜獲各莊女人,那是慣例了。” 滕青虎不出聲。 邊走邊聽的滕青山心底感到一絲沉重,生存,的確是很艱難的一件事。 “這些年,我滕家莊的名氣也大了,那些強盜幫派,虜獲女人,一般也去找弱的莊子。也擔心我們滕家莊的人發瘋跟他們斗。”滕云龍感慨道,“我們二十年前的日子,就跟大李莊差不多!那是很艱難的。” “爺爺……”滕青虎張張嘴巴。 滕青山心底很難受。 他明白,這個世道,強盜土匪是消滅不掉的。即使他滕青山能滅掉白馬幫,估計立即會有另外一個幫派稱霸宜城。或許,那幫派會比白馬幫更加貪婪。 “要讓我滕家莊不受欺辱,單靠我個人力量,是絕對不夠的。”滕青山很清楚這一點,“唯有一個辦法……加入歸元宗,能夠在歸元宗身居高位!到時候,隨便吩咐一聲白馬幫,白馬幫恐怕就不敢再惹我滕家莊了。” 滕青山加入歸元宗的念頭更強了。 畢竟,在江寧郡,歸元宗那就是天!歸元宗要滅白馬幫,就像碾死一只螞蟻。 …… 正在行走的滕氏一群人,氣氛很凝重。 “青虎。”滕青山忽然開口。 不少人看向滕青山,滕青山開口道:“青虎,跟我走!” 滕青虎猛地轉頭看向滕青山,眼睛亮了起來。 “青山,你要干什么?”滕云龍大驚,“你也糊涂了?”滕青山在滕云龍心中,那從小就是非常聰慧的,而且做事情也從來不讓他擔心,很穩重!而且滕青山的絕世武力,也讓族人們,將滕青山看成族里的精神首領。 比如當年鐵山幫殺到滕家莊,出來說話的就是滕青山。 “外公,你盡管放心,我不會捅婁子的。”滕青山自信說道。 滕云龍看見滕青山表情,才略微心安一點,說道:“青虎這孩子雖然年紀比你大,可是做事卻比你魯莽……經歷了這件事情,對他以后也有好處。做人,總不能魯莽,全憑一時意氣做事。你也別讓我們擔心。” “我懂。”滕青山說道,“外公,你放心,不會出任何問題的。” 滕青虎這時候已經跳下馬來,跟在滕青山身旁:“青山!” “外公,你先帶族人們回去!我和青虎,很快就里。”滕青山說道。 “青山,你做事我不攔,但是我想說一句,不管做什么決定,你要記住,你背后還有我滕氏一族兩千多族人!”滕云龍說道。 “嗯。”滕青山鄭重點頭。 “青虎,我們走。”滕青山背負著輪回槍,就帶著滕青虎一同飛速朝鐵山幫方向趕去。 白馬幫老巢,是在宜城的白馬湖,白馬湖足有數十里方圓,是整個江寧郡都比較出名的大湖,中央還有著一座小島。這白馬幫就是將老巢安置在這座島上。處于湖中央,自然易守難攻。 這也是白馬幫屹立這么多年的一個原因。 而鐵山幫老巢,是在大延山東南邊上。 如果從白馬湖,趕到鐵山幫,需要繞過整個大延山。雖然說宜城南北邊界也就近兩百里,可是這路不是直的,而是要繞過整個大延山……所以,白馬湖到鐵山幫,足足有三百里路程。 白馬幫的人馬早晨出發,那熙熙攘攘的人馬,估計到傍晚,才能趕到鐵山幫。 “這白馬幫的人,中午應該沒停頓休息,就在馬上吃了些干糧。”滕青山看路上痕跡,判斷道。同時他和滕青虎二人,靠著兩支腿,沿著道路一路飛奔。如果是滕青山一個人,奔跑速度將遠超過戰馬,可滕青虎速度就慢了。 這滕青虎雖然能力舉兩千斤,可臟腑器官卻不夠強,最多趕上現代社會的馬拉松運動員。 從大李莊到鐵山幫,一百多里路程。 滕青虎跑的快累死,估計也要兩個多時辰。 “青山,洛香她會不會有事?”滕青虎喘息著,有些擔心。 “難說。”滕青山不敢保證,因為就是軍隊一般都會帶有軍妓,這強盜人馬,更加的亂。擄走些女人,好好發泄一下,這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不可能奢望強盜馬賊,能比軍隊更有紀律。 趕路兩個時辰,太陽都快落山了。 “看,前面是馬賊。”滕青山指著前面,前面遠處,那空曠的荒地上,坐滿了密密麻麻,大量歇息的馬賊們,其中已經有部分馬賊已經開始上馬,要繼續出發了。 “他們要出發了?”滕青虎說道。 “這地方,距離鐵山幫老巢,只剩下半個時辰的路。”滕青山皺眉說道,“我估計,白馬幫的人馬,一口氣趕到這后就開始歇息,吃飯。吃飽歇息夠,就會出發,一鼓作氣滅了鐵山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