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6 土皇帝

大李莊大門上,同樣掛著紅布、大紅花,很是喜慶。 有不少人都站在門口,遙看西邊。 “滕家莊的人還沒來呢。” “李老三,你回家等吧,著什么急呢?”有一些村民笑著打趣著一個憨厚的中年人,這中年人正是今天即將婚嫁的‘李洛香’的爹。“洛香他爹,回家準備一下,過一會兒人就快到了。”一婦女連拉著李老三回去。 李老三也就笑著和他的婆娘,先回家等了。 “我家洛香嫁到滕家莊,真是福氣啊,她男人還是能力舉兩千斤的好漢呢。”李老三便走路便感嘆著,“兩千斤啊,咱們大李莊整個莊子都沒這么了得的好漢。咱們家洛香,以后有福享嘍。” “看你高興的。”他那婆娘也笑起來。 “我就這一個閨女,能不高興?”李老三很是得意。 女兒能嫁給這么厲害的好漢,這李老三在大李莊也倍有面子,一輩子老實巴交,在大李莊默默無聞的李老三。可就因為女兒能嫁給這么厲害的好漢,這莊里的族人們,哪一個不高看他李老三一眼? 就在這時—— 地面微微震顫起來。 “馬蹄聲!滕家莊的人來了。”李老三大喜,連轉頭朝大李莊大門口跑去。 “洛香他爹,好像很多馬,有點像強盜來收年錢啊。”那婆娘一邊跑著,一邊說著。 “瞎說,現在啥時候,收啥年錢?這滕家莊肯定弄了不少馬匹,壯聲勢呢。”李老三美滋滋地說著,可就在這時候—— “馬賊來了!” “白馬幫的人來了!” 一聲聲高呼聲從前方響起,整個大李莊不少族人都連抄起刀槍,朝前面沖過去。那李老三也是有些發傻。“真是白馬幫。”李老三很快反應過來,也跟著大群大群的族人,朝前面沖去。 大李莊前的空曠練武場上,眾多族人持著兵器,畏懼地看著那一大群馬賊。單單沖進這練武場的馬賊就有數百,而在大李莊大門外,還有著大量的馬賊。這李氏族長還從未見過白馬幫出動這么多人馬。 “少當家,這年錢我們也交過了,不知道,少當家來我們這有什么事吩咐?”那李氏族長開口道。 坐在一匹青鬃踏雪馬上的,是一個身形如鐵塔的壯碩男子,這男子身穿青色鎧甲,頭上戴著頭盔,連他坐下踏雪寶馬也同樣鎧甲保護。這男子,正是白馬幫第二高手——少當家‘洪震杰’! 這白馬幫少當家透過頭盔,冷厲的目光掃下。 “你們大李莊今天,似乎有喜事啊。”這少當家朗聲說道,“不少人在大門口等著,是在等迎親的吧?”這位少當家的確很聰明,一眼就判斷出,這大李莊是娶女人進莊,還是嫁女人出去。 “這……”那李氏族長略微遲疑,便道,“少當家,今天,的確是我們大李莊閨女出嫁。” “哦,帶來給我看看。”少當家淡漠吩咐道。 “這不符……”李氏族長還未說完。 “啪!”一根長槍抽在李氏族長身上,將李氏族長抽的飛起來,而后重重落地,吐了兩口血。在少當家身側一位持槍的,同樣全身罩著盔甲的馬賊,透過頭盔冷聲喝道:“老頭,少當家讓你將那新娘帶出來,你就帶出來,再說一個不字,老子當場殺了你。” 大李莊的一群族人們被震住了。 白馬幫內也分精英和普通馬賊。而跟在這少當家周圍,全身罩著盔甲的一群馬賊們,顯然是絕對的精英。 “李老三,帶你閨女來。”李氏族長一咬牙,連喝道。 那李老三全身都發顫。 “少當家看你閨女,那是你閨女的福氣,快去。”李氏族長連喝道,他也感覺到不太妙……因為白馬幫出來收年錢,從來沒有出動過如此精英的人馬。這些跟在少當家周圍的馬賊,盡數連人帶馬穿著鎧甲。 單單這鎧甲裝備,估計就要不少銀子。 這李老三很快就跑回家,將那即將嫁娶的閨女給帶到了練武場上,而穿著紅嫁衣的李洛香還滿臉驚恐。 “這,這就是今天要嫁給滕家莊的閨女。”李氏族長連道。 那少當家‘洪震杰’居高臨下,審視著下方的新娘子,而這李洛香卻低著頭,根本不敢抬頭。這少當家冷漠喝道:“抬起頭來。” 李洛香全身一顫,不敢違抗,抬起頭看向戰馬上的少當家。 “長得不錯啊。”這少當家笑著審視一番,隨后朝旁邊的馬賊說道,“這個小姑娘看起來還真不錯啊,兄弟們今天要去滅了那鐵山幫,這個新娘子也就帶走,來犒勞兄弟們。來啊,將這新娘子帶走。” 立即有馬賊跳下馬來,朝那李洛香沖去。 “各位大人,不能啊。”那李老三連擋在李洛香面前,一下子就跪了下來。 李洛香也是臉色慘白,原本她今天夢想著要嫁給一個好漢,她還憧憬著以后能夠給自己男人生下兩三個娃,好好過日子呢。哪想婚嫁這一天,竟然遇到這樣的事情。 “滾蛋。”沖下來的三名馬賊,其中一個一腳就將李老三給踢飛,一把抓住李洛香。 “不,不,我男人是滕家莊滕青虎!你們不能抓我!”那李洛香仿佛瘋了,猛地一聲凄厲喊叫,李洛香很明白,一旦被抓到這馬賊窩里,那迎接她的,將是比進入地獄更可怕的事。 那李氏族長也連道:“少當家,洛香這閨女,是嫁給滕家莊滕青虎的,那滕家莊的人馬上就到了。” “別說滕青虎的婆娘,就是那滕家莊第一好漢滕青山的婆娘,我今天也照樣帶走。”那少當家‘洪震杰’不屑一顧,睥睨了一眼周圍,隨意點了三下,“這個,還有這一個,以及那個女人,都帶走!這滅了鐵山幫,之前也得讓兄弟們樂呵樂呵。” “好勒。” 不少馬賊興奮的跳下馬,去抓那三個女人,這洪震杰或許對年紀小的女人有特殊愛好,這三個女子看起來也都十四五,剛成年左右。 “放了我閨女。”一個大漢悲憤地咆哮著,手持著一柄巨斧就沖來,直接朝一個馬賊劈了過去。 戰馬上一全身罩著盔甲的馬賊手中長槍一送,恍若幻影—— 噗哧! 長槍貫穿這大漢的胸膛,這大漢眼睛瞪得猶如銅鈴,可是那戰馬上的馬賊冷漠著一拔槍,鮮血直噴。 “大師傅!” “大師傅!” 大李莊不少年輕人都立即痛呼道。 高坐在馬上的少當家‘洪震杰’冷漠道:“今天是三月初六,大好日子!也是我白馬幫滅鐵山幫的日子。你們大李莊最好識趣點,否則,我不介意在滅掉鐵山幫之前,先屠掉你們大李莊。” 大李莊的一群男人們氣的身體發顫,可一個個卻不敢出聲。 剛才那穿著盔甲的馬賊,竟然一個照面,就殺了他們族內的大師傅。這次白馬幫去滅鐵山幫,出動的那是絕對的精英。滅他們大李莊,絕對要不了多久。 “兄弟們,走嘍!”洪震杰朗聲喊道。 當即這些騎著戰馬的馬賊們一個個離開,那些被虜獲走的女子們凄厲地喊著。可任憑她們再喊,那大李莊的族人們都不敢有絲毫反抗舉動。地面上,那血還未冷的大師傅尸體,是那般刺眼。 “族長……”不少族內漢子都流下淚水,看向他們族長。 那李氏族長仰頭看天,淚水淌下:“這白馬幫就是咱們這土皇帝啊,咱們反抗,那就是死啊!”生存在這個亂世中,平民們也都有著自己的處世方法,面對白馬幫這種可怕幫派,這些莊子不到生死時刻,他們是不敢反抗的。 大李莊的族人們,抬走他們大師傅的尸體,也去安慰那些失去女兒的族人。 轉眼,這喜事就變成喪事。 沒法子,面對這宜城的土皇帝,掌控他們生存的土皇帝——白馬幫。他們只能忍受欺凌。這搶奪女人,已經發生了不止一次了。 沒過多久。 “族長,族長,滕家莊的迎親隊伍來了。”在大李莊門口的族人,遙遙看到那數十人的迎親隊伍,還有那高坐在大馬上,一身紅衣的新郎官。就連忙朝在練武場上的李氏族長報信了。 李氏族長臉色一變,苦笑道:“我們大李莊,怎么跟人家滕家莊的人交代啊!”隨即一咬牙,看向周圍族人,“沒臉也得去,走,陪我去接他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