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44 槍成

在出大延山之前,滕青山將在宜城購置的一套衣服又換成普通布衣,將那戰刀也藏在布袋里,這才猶如往常回莊子一樣,背負著布袋朝莊子里走去。 “青山進山回來啦!”滕家莊大門處的看守族人們笑著打招呼,滕青山也熱情的和族人們打招呼,離開莊子一天,這滕家莊也沒有任何變化。大家也都只當滕青山剛從山里回來。 畢竟即使在滕家莊,滕青山一般也是在家練習槍法或者形意拳,族人一般很難看到滕青山。 “哥!”練武場上一俊俏的姑娘歡喜的喊道。 “青雨。”滕青山非常疼愛這個妹妹,如今十三歲的青雨已經出落的非常漂亮了,女孩十四歲就成年,可以嫁人了。就是現在,已經有不少人來提親,想娶滕青雨了。不但是外莊的人,本莊的人也有。 畢竟滕氏一族是有著過千年歷史的一族,在歷史上,也曾有過遇到危險,遷徙的艱難日子,為了宗族傳承,堂兄妹、表兄妹成親并非沒有。 而現在滕氏宗族生活穩定了,一般只要三代內沒血親關系,就可以成親。 “青雨,爹在哪呢?”滕青山問道。 “在兵器鋪那邊呢。”青雨說道。 “你去叫爹回來。”滕青山囑托道,“噯,知道了。”青雨立即朝兵器鋪那邊跑去。而滕青山則是拿著布袋,朝家里走去。 片刻,滕青山家的堂屋里。 滕永凡、滕青山、滕云龍三人聚集在這,滕永凡更是立即拴上了堂屋的大門。 “青山,你那七斤二兩的紫光寒鐵,換了哪些東西?”滕云龍也有些激動。 滕青山驚訝看了一眼外公,一旁的父親滕永凡笑道:“青山,這事情在你去宜城后,我就去找你外公談過了,你外公可高興的很,他這個外孫這么了得,能跟蛟龍斗上一場,哈哈,就是你小子這么魯莽,你外公很不高興。還好,你外公答應,幫助我一起為你打造這件兵器。” “謝謝外公。”滕青山立即說道。 “哈哈,我當了一輩子打鐵匠,能打造一件神兵出來,死而無憾吶。”滕云龍笑聲爽朗。 “外公,你們看。” 滕青山說著揭開一旁的兩個布袋,其中一個里面滿是一塊塊星紋鋼的金屬塊,另外一袋里面滿是刺眼的、閃閃發亮的金條,一根根金條很是扎眼。 滕云龍、滕永凡二人倒吸一口氣,眼睛瞪得滾圓。 “這里是110斤星紋鋼和六十斤的黃金!”滕青山說道。 “六十斤的黃金!”滕云龍怔了片刻,隨即哈哈笑起來,看了旁邊的滕永凡相視一眼,“永凡啊,我這輩子,都沒這么見過這么多金子!六十斤,那可就是六百兩黃金啊!有了這筆金子,我滕家莊至少百年內,不怕銀子不夠用了。” 一根根金條,有一兩重一根的,也有一斤重一根的大金條。 這么一大堆金條,的確晃人眼,動人心。 “七斤二兩的紫光寒鐵,換這么多星紋鋼、黃金,值!”滕永凡也笑了起來。 “用星紋鋼和紫光寒鐵,打造一桿神兵。我做夢都不敢想!”滕云龍眼睛發亮,“打造槍桿最好的材料星紋鋼,打造槍頭最好的材料紫光寒鐵,這九州大地上,能超過這桿長槍的,怕是沒幾個了。” “永凡,我看,我們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大早,就開爐!”滕云龍說道。 “好的,師傅,打造這兵器過程中的各種東西都準備好了,就等開爐了。”滕永凡也笑道。 …… 第二天清晨。 兵器鋪的大院前后兩道門都關了起來,兵器鋪里面只有三個人——滕云龍、滕永凡、滕青山。滕永凡為主,外公滕云龍為輔。至于滕青山就是一個打雜的。父親和外公,讓他忙什么,他就要立即去做。 各種雜事,滕青山做的非常迅速。 轉眼便天黑了。 滕青山正站在后門門口。 “青山,這些吃的都端進去吧。”母親袁蘭抱著竹籃來到了這,將裝有飯菜的竹籃遞給滕青山。 “嗯。”滕青山接過后笑道,“娘,今天爹和我,都不回去了。你們就關上門早點睡覺吧,不用等我們了。” “你爹和你外公,還真發瘋。打造一件兵器,覺都不睡。”袁蘭無奈搖頭,她只知道,她的男人和義父,是為滕青山打造一件兵器。可是她卻不知道……滕青山的這件兵器價值何等驚人。 “娘,爹他們也是為了我啊。好了,我要進去了。”滕青山笑著和母親說一聲,便進了兵器鋪又拴上了門。 “鏘!”“鏘!”“鏘!”…… 一聲聲,有節奏的打鐵撞擊聲響起。 滕青山遙看兵器鋪父親揮擊著鐵錘的樣子,一般打造兵器很快,可是滕青山這件兵器不同,打造槍桿難度不高。最難的就是——槍頭!畢竟論材料,這星紋鋼在高溫下更容易軟下來。 而萬年寒鐵難度就大多了。 這萬年寒鐵無堅不摧,就是在極高溫下,都不變形、融化。想要打造萬年寒鐵極難,即使在宜城,都難找到一個能打造萬年寒鐵的兵器匠師。 不過,滕家莊在兵器打造上浸淫過千年,有著獨特的經驗。別看名氣不大,可手藝的確很高。滕永凡、滕云龍敢來打造這桿槍就是有把握才做的,滕青山只是看到外公滕云龍經常將一些粉末撒到萬年寒鐵上去。 嗤嗤~~ 每一次撒上去,都產生極高溫,讓萬年寒鐵的部分略微軟化。 “這成為一個好的兵器匠師,也不容易。”滕青山對爹、外公做的,根本不懂。 黑夜過去,黎明來臨。 滕永凡和滕云龍二人沒有片刻休息,精力完全在兵器上。 又是一個白天過去。 天色暗了下來。 “哈哈……成了。”滕永凡大笑著持著一桿長槍從兵器鋪里走出來,一旁的外公滕云龍一臉疲憊,可眼中卻滿是興奮,也走進庭院中。 “青山,你看看,我和你外公打造的這桿神兵。”滕永凡一臉自信,向滕青山遞出了這桿槍。 滕青山心中忍不住有些激動,接過這一桿長槍,槍桿入手冰涼,讓人心中寧靜。這長槍的槍桿通體為銀灰色,而那槍頭為黑色,再配以紅纓。乍一看很普通。這槍頭,和一般鑌鐵槍槍頭一樣,脊高刃薄頭尖,脊背上還有著血槽。 槍頭雖然為黑色,卻很光亮,能影射出兵器鋪中火的亮光。 “青山,這桿槍,可是耗費了近百斤的星紋鋼以及八斤三兩的萬年寒鐵,槍總重108斤!槍長九尺六寸!”滕云龍哈哈笑道,“這紫光寒鐵,真他娘的難煉。就打造這一桿槍,差不多十八個時辰了。” 耗費十八個時辰,這桿神槍才終于煉成。 “咦,爹,外公,這槍桿怎么是銀灰色,也看不出星紋了?”滕青山有些疑惑。 星紋鋼本身是那種亮銀色,而不是這種樸素的銀灰色。 “這只是些小手段而已。”滕永凡哈哈笑道,“難道讓人一眼認出這是星紋鋼打造的長槍就好?” “嗯。”滕青山連點頭。 否則在這天下間闖蕩,估計星紋鋼的槍桿就會引起別人覬覦。還是看不出的好。而紫光寒鐵的槍頭,只有在漆黑情況下,才能勉強看到紫色光暈。所以日常,一般人也無法發現這槍頭是萬年寒鐵打造。 “這桿長槍的材料,是青山你進入碧寒潭,九死一生才得到的。”滕云龍感慨道,“再輔以我滕氏一族千年傳承打鐵手藝,這桿神兵才出世。” “這是我滕氏一族千年來的第一神兵!”滕云龍有些激動,而后看向滕青山,“青山,這桿神槍,你打算起什么名字?”